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文化散文

《茏茸捷骏动河山》

作者:英沙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5-13   点击:


  新年刚过,春雨潇潇洒洒不停歇。好容易月末放晴,我与朋友老周等人来到了城南的南郊公园,畅快地游玩了一个下午。湘江赋碑文广场就在湘江之滨,南郊公园的矮山上,三角形的巨石上镌刻着书法家李铎将军题写的“湘江赋”三个大字。后面附有《湘江赋》的全文,类似于古骈文体,文笔流畅有古风,文末标明作者是赵缺。
  我很好奇这个赵缺是何方人物,上网一查,发现他竟然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知名人,青年才俊。赵缺精于儒学,著有《孝经正译》、《那些年,我们读错的经》、《新千字文》(合著)等书籍。于是很感慨,写赞道:
  自古英雄生草莽,大风歌赋起青萍。
  向有雨云能依托,蛐蜒升化作蛟龙。
  记得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也是三天两头下雨,澳洲的朋友加恩来长沙。他是一个黄头发白皮肤的外国人,五十余岁,朋友老周妹妹阿敏的丈夫。加恩不懂中文,但他每次休假,都来了中国。而每一回来,长沙的巨变都令他惊叹不已。
  友善好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人说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又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澳大利亚孤悬海外,加恩可算是四海之外的兄弟了。加恩来了之后,老周忙得不亦乐乎,又安排我作陪,天气偶尔放晴的时候,带着加恩四处游玩。
  加恩曾是一名中学教师,为人敦厚实诚,骨子里有些文人气质,一路走,我就教他“长沙英文”,伸出四根手指道,这是福哦(four的拟音),又将四根手指弯弯道,这是旺得福哦(wonderful),其实这两个单词发生联系,好象是马可教的。加恩乍一听,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立刻笑了。
  在北辰三角洲的长沙规划馆,通过展厅里各种科学设施的全面展示,加恩领略了今日长沙现代化建设的成就,当我说到八十年前的抗日战争中,长沙全被烧光了,而今,长沙这座城市完全是从废墟上重建的,经过多年的努力,才有现在的规模时,他伸出大拇指道,长沙,旺得福哦。
  长沙旺得福哦,多么美好的祝愿,长沙不仅旺,还因旺得福,这种祝愿出自一名外国友人的口中,更是难能可贵,有这个祝福,长沙不旺都不行了。
  我们到了岳麓山,游览了岳王亭、忠烈祠、73军抗日将士纪念碑,又到了天心阁,看到了文夕大火警世钟。我用英文跟加恩交流,介绍各处的情况,可是他好象并不满足。因为每一个景点处的英文说明并不多,我的英文也实在有限,于是他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让我帮他查找一本介绍长沙历史风土人情的英文版书籍,最好是有图片加说明的。
  开始,我以为这个愿望很容易达到,可是,接下来的好几天,我几乎寻遍了长沙城,都未找到系统介绍长沙的英文书。失望之余,我灵机一动:何不自己动手,将长沙的历史文化写出来,再翻译成英文介绍给他呢?
  于是,我写了岳麓山,写了梅溪湖,写了谷山,写了靖港,并把我多年前的一篇游览靖港的游记也翻译成英文,一起在微信上发给了加恩。加恩如获至宝,读了又读,非常高兴地说,来中国这么多次,系统地了解长沙,还是首次。
  我很享受写作和翻译的整个过程。首先,我收获了加恩满满的友情,其次,因为离开学校太久,学过的英文都开始生疏了,通过撰写和翻译,倒逼着自己重温,等于让我进修了一次英文课,也是极好的学习与提高。其三,加恩的有意深入钻研,促使我去详细地探究长沙的历史,这种系统化、条理化的了解,完全是前所未有的,它对我的思想境界的提升,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真正受益的是我,而被长沙的历史所震撼的,更是我。
  我们不妨从靖港说起吧。
  那天,我们到达靖港时恰是黄昏,天黑得很快,靖港的暮色清凉,水上十数条乌篷船泊在水中,夜色里长空如洗,星光闪烁。靖港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它的出名,首先当然是唐朝的李靖,其次,恐怕要数曾国藩了。
  晚清的历史,通俗地说就是:老大被闯进家里的洋鬼子拿洋枪洋炮顶住了脑门,想尽办法反抗不成,结果还被手下废掉了。而曾国藩的出手,让大清王朝苟延残喘,又延续了五十余年。
  咸丰二年(1852年),曾国藩因母丧在家丁忧。这时,太平天国如火如荼,席卷半个中国,给沉沦在西方列强侵扰掳掠的噩梦中还未醒过神来的清政府又一当头猛棍,打得整个朝廷眼冒金星,摇摇欲坠。尽管清政府从全国各地调集了大量的八旗军、绿营兵,但腐朽的军队根本不堪一击,溃败如决堤之水,一泻千里。为剿灭“长毛”之乱,皇帝在内忧外患之下,不得不启用汉族官吏,加急颁发奖励团练的命令,三催四促,责令吏部侍郎曾国藩到衡州练兵,组织湘军,力图利用地方武装遏制洪水猛兽般的起义,又派人赴广东购买西洋火炮,重建内湖水师,打算在关键时刻与太平军决一死战。
  曾国藩投笔从戎,骨子里仍然是文人。咸丰四年二月(1854年),曾国藩向全国发表《讨粤匪檄》,湘军誓师戡乱。当年五月,湘军在靖港水战中被太平军石祥贞部击败,出师遇挫,曾国藩投水自尽,被部下所救。咸丰五年二月十二夜(1855年),湘军与太平军在鄱阳湖决战,石达开总攻湘军水师大营,湘军大败,烧毁湘军战船百余艘。曾国藩座船被俘,曾国藩几乎死在乱军之中。咸丰六年(1856年),太平军挟胜利之威,将曾国藩退守的南昌围得水泄不通,石达开险些攻破南昌城,活捉曾国藩。
  我十分佩服的是,数年之中数战之败,他居然没有被挫了锐气而消沉下去,反而如狡兔般几落几起,屡败屡战,直到攻克南京,平定江南。靖港虽然是曾国藩的首败,却成了他日后走向胜利和辉煌的起点。我真的好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支撑着他,沿着这条十分艰险的路走下去的呢?
  据说,南昌之围解后,咸丰帝十分高兴,御笔一挥,任命曾国藩为署理湖北巡抚。曾国藩一直是顶着侍郎的头衔带兵打仗,没有兵权,巡抚就不一样了,那是手握实权的封疆大吏啊。
  皇上话音未落,大学士祁寯藻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子城为在籍侍郎,与匹夫无异,其登高一呼,竟致从者数万,恐非国家之福也。”言外之意就是,曾国藩这家伙铁杆粉丝众多,几乎是万民追捧奉为偶像,一撇肆撇子的人都跟着他跑,比皇帝还威风,一个小角色,他得瑟个啥呢?这家伙今天能拿下南昌,谁能保证他日后不会反戈一击拿下北京,自己做皇帝?
  此言一出,曾国藩的面目开始在皇帝的眼前变形,甚至狰狞起来,他觉得已经看不清楚这个人了。所以曾国藩在署理湖北巡抚任上没干多久,旬迁兵部侍郎,等于是没收了兵权。张汶祥刺马后,方才改两江巡抚。此后数年,清廷支使着曾国藩为其卖命,却又时刻提防着曾国藩,生怕汉人得势,威胁满人统治,处处限制打压。
  但是,太平天国被剿灭后,又确有一大帮汉族名臣登上了历史舞台,曾国藩、郭嵩焘、胡林翼、骆秉章、彭玉麟、沈葆桢、陈宝箴、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他们各显其能,而且都担纲了清室中兴的主力,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时代背景来看,随着满人逐渐被汉化,清朝政府已经认识到,汉族数千年所积累的资治方略和经验,才是治理国家的好方法,吸取汉族文化的精髓,用汉人做官,是与时俱进的必由之路。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晚清时代,西洋各国和东洋鬼子都在欺凌中国、蚕食中国,而各地的揭竿而起,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清朝政府就象点燃屁股的火箭,随时都可能被喷发的火焰冲到天上去。它更需要一帮汉臣来替它挡枪子,扶危墙,躲灾祸。到了清末,八旗军和八旗子弟堕落得无可救药,完全指望不上,若非一大班汉臣的鼎力扶佐,清政府早已经垮台。可叹天不假人,大清王朝气数已尽,民国乍兴,他们所付出的努力最终还是付之东流了。
  其实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当中,无论社会安定还是动乱,官场上浑水摸鱼的大有人在,甚至批量生产贪官、昏官。但我始终觉得曾国藩这班人不一样,他们绝对不是贪官、昏官,也绝不是为当官而当官,他们另有所图。
  他们当官到底图什么呢?
  我从中找到了一些线索,例如,左宗棠是林则徐的学生,林则徐非常赏识左宗棠;湘军初起,胡林翼和陈宝箴同为曾国藩的左膀右臂;曾国藩与郭嵩焘为岳麓书院的同学;陈宝箴能得到曾国藩的赏识,全靠郭嵩焘的举荐;胡林翼与左宗棠、李鸿章关系甚密,等等。那就是说,他们本来就是朋友或者战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默契,一起替朝廷出力。
  在国力积贫积弱的形势下,他们推行洋务运动,主张保留君主制,建立宪政,奉行变法救国、兴教救国、实业救国,在军事、经济、教育等方面开展工作,扶植薄弱衰竭的民族工商业,开矿办厂,制造枪械、军舰,企图以政治上的君主立宪、军事上的富国强兵、经济上的实业兴邦来拯救腐朽没落的清王朝。
  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陈宝箴等汉臣的推动下,胡雪岩、盛宣怀、乔致庸、叶澄衷等一大批民族巨商在时代中应运而生。自古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场景:官员与商人联合在一起,不是为了官商勾结贪污捞钱,而是一起办实业、兴国力,帮的都是国家。
  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时,全国官办的企业达到了数百家,这个名单比较长,著名的有天津机器局、开平矿务局、安庆军械所、江南制造总局、轮船招商局、汉阳铁厂、湖北织布局、福州船政局、上海轮船招商局、上海机械织布局等,这些都是官吏和实业家为国家兴办的企业,它们是中国民族工业的最初雏形。在兴办教育上,他们也做了很多事,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许多公办学校,如京师同文学堂、上海广方言学堂、广东同文学堂、湖北自强学堂、天津水师学堂、江南水师学堂、天津武备学堂,等等。
  加恩听了我的讲述,也对中国这些往事感到十分讶异。我讲不清楚,他更不明白,还问我:一个行将垮台的王朝,还扶植它干什么呢?这些人,是在逆潮流而动吗?
  我其实对加恩提出的问题也很迷惘,于是不断地寻找,思考其前因后果。直到后来,我走进岳麓书院,才略有所悟。
  岳麓书院座落在长沙岳麓山的山脚,一处地势平坦开阔的所在,清幽的院落,绿树浓荫如盖,屋宇层叠交错。一个晴朗的上午,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这里。加恩并不知道,这里又是一个令他啧啧称奇的所在。只见岳麓书院的门前两厢高高地挂着一幅楷书对联: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
  书院正堂供奉着明朝理学家朱熹的半身塑像,墙壁上还有朱熹手书的“忠、孝、廉、节”四个大字,各种文字说明,将儒家学说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演绎得淋漓尽致,可惜加恩一个字也没法看懂。我只好沿着我的思路对他简单地复述着:
  北宋开宝九年(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由官府捐资兴建,正式创立岳麓书院。北宋祥符八年(1015年),宋真宗召见岳麓山长周式,御笔赐书“岳麓书院”四字匾额,嗣后,历经南宋、元、明、清各代。清光绪廿九年(1903年),岳麓书院与湖南省城大学堂合并改制为湖南高等学堂。
  湖南省城大学堂的前身是湖南时务学堂。1897年初,岳麓书院山长王先谦与张祖同、蒋德钧、熊希龄等士绅筹议成立宝善成制造公司,同时“创为添设时务学堂之议”。这一动议得到了陈宝箴、黄遵宪等维新派官吏及谭嗣同、唐才常等维新派人士的支持,遂决定开办时务学堂。当年9月,《知新报》刊发了《时务学堂缘起》,阐明了时务学堂的办学宗旨:“广立学校,培植人才”、“用可用之士气,开未开之民智”。而后,时务学堂定址在今长沙市三贵街内。
  时务学堂是清朝废除科举制后的第一个学堂,是岳麓书院的拓展分校。当时所谓时务,强调“实业救国”,时务就是洋务,就是学习西洋的先进技术以为中用。因此时务学堂兴办的初衷是培养机械、制造业等领域的高级技术人才。后来学堂的教习与师生共同引入了西方民主进步思想,教风与学风为之一转,时务学堂成为了维新思想衍生和发展的重要道馆。
  开办时务学堂的真正当家人就是湖南巡抚陈宝箴,曾国藩的学生。1899年,时务学堂改为求实书院,1902年改为湖南省城大学堂。1903年,岳麓书院与湖南省城大学堂合并成立湖南高等学堂,随后又变更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
  1917年5月,知名教授杨昌济、杨树达等向湖南省政府呈文,倡议合并湖南高等师范学校等,筹办湖南大学。1928年省立湖南大学正式挂牌。1937年,被国民政府确立为国立湖南大学。
  这些就是从岳麓书院到时务学堂,再到湖南大学的历史沿革。
  岳麓书院兴办之初,即以孔子为宗师,开山堂,授经学,以儒家学说培养经世之材,素以“经世致用的实学思想、以人为本的仁爱思想、勇毅奋进的尚武精神”作为传道授业的主旨,其中山长张栻还提出了成就人才,传道济民的办学方针,强调君子应该修养积累自己的品德,从而推广彰著,德化万民。
  《周易》上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厚德载物,是指只有品德高尚、本领高强的人,才能担当天下大任。君子必须苦练内功修为,以济天下苍生。载物的含义就是指承载伟业,负重前行,担当国家和民族的栋梁。这就是儒家所倡导的君子人格。荀子说,“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诸葛亮也说,“夫君子之行也,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曾文正公文集》中如此写道:“古之君子之所以尽其心,养其性者,不可得而见;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则一秉乎礼。”
  明代,岳麓书院所推崇的以程朱理学为导向的一整套理论,更加倡明了儒家学说的精华要义。它要求人们具有广博的爱心,乐善好施;要有道德操守、讲诚信;要正确处理义利关系,见利思义;要有承担责任与苦难的勇气,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和自信心,以及热爱祖国、关心他人、勤奋上进、勇于奉献等品质。它主张一个有道德的人,应当像大地载育万物和生长万物那样宽广厚实,具备崇高的道德和博大精深的学识,对国家民族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持之以衡的坚定的人生方向,不以外物诱惑或外因干扰而动摇改变。“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简直就是时代完人或者伟人的白描,也是中国历来把大政治家、大学问家称为“大儒”的最根本原因。
  学以致用是岳麓书院的立足点。从南宋胡安国、胡宏父子创立湖湘学说起,就把经世当作重点。张栻主张经世力行,强调行是知的来源。魏源也主张以经术为治术,力主扭转泥古不切时务的考据学风。曾国藩提出以礼经世,进一步弘扬了勤政爱民的思想。
  儒家学说的另一个重要思想就是人本观。
  数千年前,孔子教人修文德,立忠信,特别注重推己及人。强调应该重视人的道德修养、打造完美的社会伦理准则。《礼记•礼远》中说:“天下为公。”姜尚《六韬》说得更加直白:“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
  朱熹也说,“天下者,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私有故也。”又说,“读书志在圣贤,非徒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顾炎武则认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程朱理学更强调内心修养,强调向善、勇敢、理智,主张以德治国。强调知识分子个人的身心修为要达到相当的高度,必须将社会、民族的伦理思想与个人信仰和修为完美结合,要求儒家弟子从文化的自觉性上达成对国家、民族的认同与共识,从而匡济天下,泽被苍生。谭嗣同则较详尽地阐述了民本君末、先民后君等观点。
  那么,一个德行高尚的儒家弟子应该具备哪些品质呢?时人认为,应该有如下作风:在学识上,必须能文能武,独当一面,本领高强;在品德上,必须勇于担当,心怀天下,无私奉献;他还必须具备勇毅的精神:不怕牺牲,疾恶如仇,舍身求法;亦必有朴实的作风:生活简朴,劳动自足,起居有节。
  清朝末期,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多元文化不断激荡磨合,西方的资本主义民主思想通过各个途径进入中国。而最终积淀下来的,仍然是儒学的精髓。儒学在风云变幻的历史运动中屡经考验,不断获得新的阐释和升华,逐渐具备了超越伦理价值和政治秩序的哲学涵义,成为中国传统思想的核心与道德的主流。
  余秋雨先生在他的《千年庭院》一文中说:“岳麓书院的力量,在于以千年韧劲,弘扬了教育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性。”世间任何东西厚积得多了,必然有一个总的爆发,文化是这样,文德也是这样。
  岳麓书院以德为先,为中国培育了大量的人才,造就了许多扶危济世之良臣。自宋朝始,一批又一批德才兼备的志士从岳麓书院奔赴社会,成为各个时代的中坚力量,深刻影响着中国历史的走向。历朝历代,很多书院弟子以身许国,明清至民国初期更是岳麓书院人才勃发的鼎盛时期。
  鲁迅曾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南宋末年,蒙古军队兵围潭州,岳麓书院的学生放下书本,参加守城,大部分牺牲于战斗中。岳麓书院担任过山长的欧阳守道,他的学生文天祥以一介文士之身领兵抗侮,兵败被俘,解至元大都,元世祖忽必烈亲自劝降,许以中书宰相之职,文天祥宁死不屈。
  学者王夫之领兵抗清,失败后亡命天涯,屡遭通缉,一生颠沛流离。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吴三桂称帝衡州,千方百计找到王夫之,请其写一篇劝进表,王夫之坚拒不从,遁入深山。
  咸丰二年(1852年),左宗棠在岳麓书院治学,太平天国大军围攻长沙,省城危急,左宗棠应湖南巡抚张亮基之请,慨然出山,夙兴夜寐,坚守危城,不敢有丝毫懈怠。迈入政坛之后,1866年到1880年期间,左宗棠领命带兵平乱西北,扶棺西进,历尽艰难险阻,收复新疆。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谭嗣同在得悉变法失败,慈禧太后即将捕捉改良义士之时,坚决不肯逃避,奋然以身殉国。
  根据岳麓书院墙壁上的传承脉络图谱可知:
  清代时,岳麓书院的山长罗典传道于欧阳厚钧,欧阳厚钧传道于曾国藩、郭崧焘、胡林翼等,曾国藩传道于陈宝箴,陈宝箴在岳麓书院的熏陶影响之下在长沙城内开时务学堂,师资有梁启超、康有为、谭嗣同、唐才常等人,又传道于蔡锷、陈天华、黄兴等学生,而后继之人有毛泽东、蔡和森、肖子升、柳直荀、郭亮、李富春、肖劲光、徐特立等有志青年,他们坚持在岳麓山下学习,倡导救国救民,以天下为己任。岳麓书院,爱晚亭下,都留下了伟人的身影和足迹。在毛委员的领导下,一大帮湖湘子弟走上了光辉的革命道路,这才有后来的北上誓师,抗日救亡。罗霄山上,延水之滨,崛起了另一支红色的“湘军”。
  李太白有诗云:“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当历史的潮流在犀利而急促的节奏中奋然前行之时,总会出现一些暗礁歧流。史家记载,在天京城破的前夕,曾国藩经历了比战火更加严酷的考验。
  1861年8月,咸丰帝突然驾崩。8月23日,胡林翼从湖北匆匆来到安庆湘军大营,时天色已晚,曾、胡二人秉烛长谈。胡林翼说,来安庆前,左宗棠让他捎来一封信。说着就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信匣。只见信纸上没有多余的字,仅仅两行小楷,写了一副对联:
  神所凭依,将在德矣。
  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此前此后,安微巡抚彭玉麟亦送了一封密信过来,信中半是提醒半是敲打地说:东南半壁无主,老师其有意乎?
  曾国荃曾谈论说,吾兄是两江总督,加上闽浙总督左宗棠、四川总督骆秉章、江苏总督李鸿章三个现任总督,还有五个现任巡抚,全是湘军嫡系。兄手握20万湘军精兵,再遣李秀成收纳10万太平军降兵,拥30万精锐之师,前锋直指,势如破竹,即可攻破京师,恢复汉家江山,吾兄将成为一代帝王。
  1861年秋,湘潭人王闿运以帝王之学游说曾国藩,劝其莫急于攻灭太平军,而应将天下大局逐渐导向三足鼎立之势。
  两军阵前,曾国藩劝石达开投降时,石达开说,曾大帅是举足轻重的韩信,何不率众自立?
  忠王李秀成被俘后,也曾表示:愿以长江两岸数十万太平军之众投诚,拥戴曾国藩为帝。
  决断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某天深夜,安庆湘军大营议事厅红烛高照,如同白昼,主将曾国荃联合湘军集团高级将领密谋之后,湘军将领三十余人齐集,企图重演“黄袍加身”的历史剧,拥戴曾国藩登基做皇帝。曾国藩一进大厅,目光一扫,立刻心知肚明,未等众人开口,他当堂找来红纸,挥毫写下“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两行大字,翩然转身离去。
  南京师大郦波教授评论此事说,万事齐备,不欠东风。
  可是,如果众将劝进成功,中国最多只会多出一个“草头天子”,在那样的乱局当中,成败利钝,真正只有天知道。但有一点一定会实现,那就是,坐实曾国藩是狼子野心的乱臣贼子,而非家国天下的中流砥柱、济世良臣。更加严重的是,中国将进入全面混战,社会进一步动乱,局面不可收拾,中国可能就此灭亡!
  戡乱者成为乱源,是曾国藩极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做的。他用两句诗表明了自己清高、淡雅的心境。他不愿去称王称帝。他之所以出山平乱,不是为了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也不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利,而是为了天下苍生。那么,他打垮太平军、歼灭洪秀全之流的心路历程亦立刻显露出来。
  李自成进京做了些什么?洪秀全又做了些什么?他们就做了一件事:残害百姓。他们所谓之当皇帝、做官,是据天下为己有,中饱私囊。这样一群专横跋扈、胡作非为的乌合之众,登上政治和历史舞台,立刻就沦为了两脚禽兽,甚至禽兽不如。他们烧杀抢掠,巧取豪夺,鱼肉百姓,又怎能不人人侧目切齿痛恨?又怎能不分崩离析一败涂地?
  李自成1629年起事,1643年称王。进京后,一是掠夺明抢,二是贪腐成性。他们在城内城外广设关卡,索拿卡要;又将投降的明朝官吏和土豪士绅吊起来严刑拷打,逼迫其交出家财和窖藏的金银。进京后,李自成等从皇室内宫和国库共搜出银三千七百万锭,金一千万锭,从大臣和士绅的家室中搜出七千万两白银。又恣情贪色,将明皇的后宫佳丽纷纷纳为己有,还四处搜罗美女,供其享乐。
  1851年,洪秀全自封天王,起兵造反,亦是搜括民财,挥金若土。竟致因分赃不均导致争权夺利,互相残杀。“荼毒生灵数百余万,蹂躏州县五千余里,所过之境,船只无论大小,人民无论贫富,一概抢掠罄尽,寸草不留。其掳入贼中者,剥取衣服,搜括银钱,银满五两而不献贼者即行斩首。”(曾国藩《讨粤匪檄》)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十年天地干戈老,四海苍生痛哭深”。曾国藩所处的那个时代,政腐、洋祸、天灾、匪患,各种乱象丛出不穷,国土沦丧,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满目疮痍,中华民族面临灭顶之灾。“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家、国、天下,一篇多么难写的大文章啊。
  曾国藩自己也说过:“吾所过之处,千里萧条,民不聊生。当乱世处大位,而为军民之司命,殆人生之不幸者。”国事衰败,社会黑暗,百姓处在患难之中,想要施救,终究力不从心。因而觉得于乱世中做大官,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我终于明白了,他是在以他自己的方式救中国,不是狭隘的大汉族主义,而是虑及整个中华民族。“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救民于水火,是天大的事,是他必须要担当的大任。
  这副重担,他毅然决然地担起后,其他一切都是浮云了!
  《曾国藩家书•道光二十九年》中如此写道:“余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官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总不靠做官发财,以遗后人。”
  我因此写了一联,以纪念他:
  赤心蹈汤火,保家卫国忠昭日月;
  慷慨拯危亡,舍生忘死义秉千秋!
  有人志存高洁不愿做皇帝,有人却削尖脑壳要当皇帝。
  1898年,六君子慷慨赴死,时务学堂老师谭嗣同在北京菜市口英勇就义。消息传来,同为时务学堂老师的唐才常带领自立军,悍然发动自杀性袭击,被捕而死,朝廷四处缉捕自立党人。时蔡锷就在唐才常的起义队伍之中,侥幸逃脱。
  这一逃,蔡锷就投奔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袁世凯。自立军事态平息后,袁世凯又资给路费和生活费,助蔡锷东渡日本,后来又举荐蔡锷至云南任职。袁世凯对蔡锷有救命之恩,知遇之恩,举荐之恩,袁对蔡,那是亦父亦兄的关系。袁世凯当上总统之后,又将蔡锷调到身边,委以重任。若蔡不反袁,在北洋政府当个副统帅,甚至以后接班,都有可能的。
  1915年末,袁世凯自称皇帝,欲将天下囊为己有,使蔡锷无比愤怒。蔡锷恨透了残民害民的君主制,他实在想不通,他敬重的大哥竟然与日本签订了卖国的《二十一条》,私心膨胀要称帝,蜕变成独夫民贼。蔡锷毅然抛出“为四万万同胞争人格”的誓言,冒着巨大的危险从北京辗转回到云南,组织云南军队发动了护国起义,出兵讨袁,两千云南兵对抗十万袁军,以寡敌众,鏖战数月竟取得胜利,袁大总统的皇帝梦仅仅做了八十三天。
  这让我想起了一千多年前关云长的割袍断义、挂印封金;想起刘备说“吾与汉贼誓不两立”。蔡将军旗帜鲜明地反对复辟,力主共和,与袁世凯的决裂,大义凛然。
  讲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加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叹息不已,以为我还在对洋人侵华的往事耿耿于怀,沉浸在当中不能自拔。
  他不知道,我慨叹的远远不止这些。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一百多年来,中国一次次遭遇灾难般的劫运,又一次次从灭绝的灾难边缘得到救赎,找到生机,历经磨难而浴火重生。历史在这里没有被折断,没有戛然而止,只是转了个弯,古老的文明,仍然引领着中华民族的长江黄河融进世界的汪洋大海。
  苦难的祖国面临危亡的时候,在长沙,在湖南,在中国,总有一大批的忠勇之士、忠贞之士勇敢地站出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积极救亡图存;晚清如此,辛亥革命时期如此,日寇侵华时期更是如此。一言以蔽之,我们今天的和平与幸福,都是无数先贤拿鲜血、拿命换来的。岳麓书院的开宗大义,就是救国、治国、兴国的人文观和价值观。这是湖湘文化的精髓,更是中华文明的根基。
  华夏文明之所以能承启流转,绵延数千载而生生不息,就是因为有这些精英们的存在。他们的家国情怀,他们的厚德载物之精神,他们的牺牲小利成就大义、牺牲自我成就大我的气节,仍然根植于民族文化的深处,流淌在我们的血脉当中。我们有这么多的优秀前辈、风流人物,民族幸甚,中国幸甚!
  有这一代又一代的杰出人物,长沙才能从废墟中站起来,中国才能从废墟中站起来,中国人民才能从废墟中站起来。这种自强不息、刚强不屈的意志与天地共存,与日月争辉。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国的前途、把自己的人生同民族的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把自身的梦想完全彻底地融入国家和民族的梦想、将毕生奉献给祖国的人,他的灵魂将永生!
  那晚,在靖港的灿烂星光下,我不禁抬头望向天空,心想,天上那么多的星,以那么多的世界名人的名字来命名,曾国藩又是哪一颗星呢?
  2018年11月底,加恩假期已满,即将离开长沙,临行时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与我拥抱,说着感谢的话。看着飞机飞向蓝天,我知道,加恩此行,确有收获,他带走的,不仅仅只有中国人民宾至如归的盛情,还有很多很多。
  加恩走后不久,我又涉猎了一些其他文献和资料。
  1927年11月,毛泽东同志在工农革命军军官教导队开学典礼上,明确要求学员做好“三不八能”。“三不”即不嫖、不赌、不偷;“八能”即能写、能说、能唱、能算、能打仗、能吃苦耐劳、能生产劳动、能诚实可靠。他谆谆告诫每一位共产党员,我们这支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1945年9月,毛泽东同志为《大公报》题词:“为人民服务”。
  1992年,习近平总书记为怀念为国操劳殉职的焦裕禄同志,写了一首《念奴娇》词,他深情地写道: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
  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
  2014年3月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随访到中国,习主席夫人彭丽媛郑重书写了“厚德载物”的翰墨送给米歇尔,四个大字朴实无华,刚柔相济却又意味深长。
  2015年,中央编译局在的《中央•文献重要术语译文发布》中,着重提到了林则徐的名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并将这两句诗作为重要学术术语颁布,同时发布了官方版本的英文和日文翻译的准确文本。
  我还在一些历史文献上找到了如下记录:
  从古到今,长沙湘江东岸沿江一带比较平直,从来没有自然形成的优良港湾,商船、民船无处停泊。勉强泊舟,一遇大风恶浪,樯倾楫摧,互撞翻船不计其数。康熙二十五年(1686),王艮任偏沅巡抚,主导开挖新河。不久淤废。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维新运动的主将、湖南巡抚陈宝箴在清政府财力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力劝长沙巨商朱昌琳,官商合资,兴修湘江、浏阳河口的江堤水利,修缮疏浚新河垸,以利官、商、民船避风于港。工程进行到一半,戊戌变法失败,陈宝箴因极力主张和支持变法,被摘去顶戴花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陈宝箴被慈禧太后赐死。
  光绪三十年(1904),为开埠之急需,湖南省府官员又请出朱昌琳担纲修缮新河,建设良港码头。新河港口码头花了五年多时间建成,花费白银十九万两,购地五万,官方出资七万,朱昌琳出资三万,其余四万由朱昌琳向银号借贷,分年分期偿还。疏浚后的运河呈东北至西南走向,宽窄适当,无风无浪。一时之间,新河三角洲一带商贾云集、百帆竞发,水路运输从长江走汉口到城陵矶,再到靖港至长沙,靖港与长沙物流互通,新河码头成为两地之间的水上交通和货运集散地,长沙从此有了自己的良港和商埠。商家和市民纷纷在此开设店铺,生意买卖兴隆,成为当时十分繁华和热闹的一个区域。
  1938年,日本鬼子轰炸长沙,新河码头毁于战火。过去,新河三角洲至落刀嘴、陈家湖一带,被长沙市民亲切地称为新码头,至今地名犹存。
  快要过年的时候,我与老周相约游橘洲,恰巧在橘子洲头看到了《我和我的祖国》大型歌咏节目长沙站的现场布置。湘江之水泱泱环抱的洲岛广场上,无数盆栽的状元红组成一个巨大的“福”字,红得象火,艳得象霞。巨大的“福”字背后,毛泽东的半身巨幅雕像矗立在船形的洲岛之首,俯瞰着奔流的湘江和繁荣的城市,目光炯炯,深沉而慈祥。我以崇敬而仰慕的心情,瞻仰着这尊栩栩如生的雕像,不禁想到,伟人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高尚的品德和人格。毛泽东把一生都献给了他的祖国和人民,为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奋斗的人,人民永远都会记着他。
  思绪萦回,年味将尽,春雨还在淋淋地下着,电视里的播音员在叙述,中国很多城市仍然寒霜雨雪。走到室外,徜徉在潮湿而清新的空气里,在北大桥上看雨中的长沙,江水滔滔向北奔涌而去,城中群楼高耸,气势恢宏。这时,江边的茶梅也应景似地开了,大红色的花朵繁星般点缀在绿叶中,开得很有底气。不禁吟出一首词来:
  采桑子.春萌
  万里江天飘雪粒,轻寒次㣢,冷风次㣢,长城内外还春意。
  老树前头花先发,怯见人夸,又被人夸,一枝香气蘸天涯。
  英沙2019年2月28日
  
  
  附:《湘江赋》(作者:赵缺)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西北昂扬之风,或在昆仑乎?东南神秀之韵,尽在湘江矣!
  夫湘江者,出百越,过永州,踞长江之腹地,领洞庭之源头。恰此绵长,斜穿一省;何其浩大,广纳诸流。冷渡苍山,经行峡谷;暗浮翠岛,环绕沙洲。有时收敛,似蛰龙伏身之隐;倏尔开阔,化鲲鹏展翅之游。
  若其夹岸风光,春秋如画;漫江景致,遐迩闻名。赤壁夺乱霞之辉;白沙混流云之色。千里扬帆,常载翩翩绮梦;两堤垂柳,轻挥脉脉幽情。草木粘天,几回弥望;波涛拍岸,无语聆听。驰骋新城,何不驱车道路;留连古迹,悠然驻足轩亭。
  况乃以江湖之浩瀚;播华夏之文明。藉石碑之篆刻;著往事之零星。虞舜远巡,伤心而逝;湘妃遥盼,泣血犹凭。碧水遑遑,问正则悲吟何处;清风飒飒,掩少陵哀叹余声。终古之愁,只今谁识?童子观潮,但羡伟人之搏浪;老翁扶杖,闲谈儒将之征兵。
  复能致万顷以宁谧,与兆民以丰登。鱼肥米灿,橙黄橘青。椒如烈火,茶胜玄冰。礼仪兼备,仓廪充盈。遂有江东布衣赵缺,竭其才以献小赋。
  赞曰:思彼乡之好景兮,动此夜之心旌;仰天然之灵气兮,愿湘江之永澄;喜黎庶之安康兮,祝吾国之中兴;慕先贤之啸傲兮,作斯赋以和鸣。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心迹之四十三(组章)

下一篇: 《 浅夏这模样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让人文与山河结合,沧海苍田中从哪讲起,从一个外国友人加恩想了解长沙文化讲起吧。作者著书并翻译还带他实地去看,有时候外国友人加恩看的听的一脸茫然,一个式微的清王朝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有才能的汉人去扶持它,岂非逆天而行?为什么官商结合一起,为是为了利益是为了实业救国?因为“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因为“君子以厚德载物”,因为这也是中国历来被外强入侵却始终没有亡国的原因。中国总有埋头苦干的人,总有拼命硬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英沙

    中国为什么要借洋理论回来,与中国具体革命实践相结合?就是因为,在积贫积弱的世道里,觉得底蕴的理论没法救国。但事实上,中国皇权数千年来,都有着它系统的治国理论,它们能够维系统一的国家那么久,说明这些内容是有生命力的。无论在何时,中国迫切需要理论来引导民族的发展,迫切需要接地气的本民族理论家来高屋建瓴地指引中国的航向。孔孟之道是一种,王禅纵横心法是一种,陆王心学与程朱理学是一种,毛泽东思想是基于儒家、法家、兵家等更高的理论。在这当中,儒学理论是几乎所有民族优秀理论的坚实基础。

    14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胸怀天下的人,仁人志士,大写着人

    14天前

    回复

    • 英沙

      @落叶半床 谢谢编委的关注,问好!

      14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岳麓书院孕育出了一大批国家英才,他们都是是拯救中华民族于危难的国家栋梁。学到了很多历史知识。

    15天前

    回复

    • 英沙

      @花落无声 谢谢文友佳评,问好!

      15天前

      回复

  • 英沙

    感谢文友和编辑们的惠顾和佳评!此篇是《故乡的风景》、《穿越大地的回声》之姊妹篇,原题为《大风歌赋起青萍》,取自题诗之一句,内容和意义上与上两篇文章有某些重叠处。名字本来也很好,但有些揭竿而起的味道,容易引起歧义。故改为《茏茸捷骏动河山》。茏茸,古文中亦写作笼茸,茏笼互通,指马毛飞扬,群马集聚的热闹场面。我觉得笼字不好,有束缚感,故选了茏字。葱茏,也即是茂盛的意思。有字斟句酌、严格要求的文友,亦可指责我写了一个错别字,接受批评。谢谢!

    15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读罢酣畅淋漓,史料丰富翔实,确属专业之作。一篇《湘江赋》牵出一部大历史。

    15天前

    回复

    • 英沙

      @东方玉洁 谢谢文友,问好!

      15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读罢,有想哭的冲动。

    16天前

    回复

    • 英沙

      @沁芳闸 谢谢编辑,问好!

      1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