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文化散文

浅夏这模样

作者:子隽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5-18   点击:


  置身如烟的浅夏,眼前常会出现一幅水墨。所有的美,都在朦胧的世界里不动声色的蜕变,然后,成长为一种大美。
  就在一个黎明,浅夏穿越了仲春的慵懒,成就了一个热烈的季节。今年的春,由于疫情的纷扰,仿佛有点漫长,由于太过专注地抗疫,还未来得及细读春的艳丽,以盛大的仪式与春天作别,夏天便急匆匆来了。庚子之春,人们历经新冠病毒袭扰后,一些沿用了多年的生活方式,像极了一个软件,在特定的环境下,需要升级,甚至变革。
  每每浅夏来临,总喜欢捷足于湖光山色处,凝望芳草茵茵,让缕缕馨香沁入心扉。田间或路边小草的头顶上,悬挂着一串串玲珑晶莹的露珠,映衬出晨曦的淡雅与清澈,那一抹绚丽娇俏的朝霞,随心所欲地倒影于池塘的怀抱。初夏的水媚,比春天的绿意多了几分温暖,如果说春水映霓裳,春江花月夜的意象,充满了灵性与浪漫,那么,浅夏里你将会领悟到流水的灵动与婉约,它们与多情的夏夜交融,使这座小城出落的越发光彩夺目绚丽生动。你若置身山野客栈,农舍小院,那山,那水,那房前屋后的古槐,老榆,那扑棱棱飞出的鸟儿,都让你迅速丢掉所有的慵懒,与浅夏一起舞动。
  五月,我捷足于紫金山,大峡谷,秦王湖,北方漓江刘家村,泽丰园等山水间,夏的颜色已有所深厚。溪水不语,百转不回,鱼儿们却在一个回旋处,固守着熟悉的领地,不随波逐流。鸟巢已旧雏鸟鸣,幽深的山川,成了鸟类和谐相处,拓展生存技能与成长的营地。所有的树木,都已挂果,晶莹圆润。近闻,有阵阵清香,且稍带青涩。每一条山径,都深藏于绿荫之中,你纵使已经登高,却没有气喘吁吁的感觉,这就是天然氧吧的魅力。稍稍驻足,便会联想到盛夏,想到盛夏烈日炙烤着大地时,人们会更加钟情于这山这水。
  心中的浅夏,比姹紫嫣红、缤纷多姿的春天毫不逊色。总觉得还在绵延着一场场花事,色泽并慢慢深厚。已安静下来的植物,泛着圆润与光亮,葳蕤浓郁,披珠叠翠般讨人喜欢,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昭示:让人们在最年轻时,努力打拼,为自己最美的江山奠基。
  又要迎来小满时节。小满未满,万物都在急切的蜕变。所有的春花,在岁月的感召下,不动声色蜕变为果子,继而成就一季丰硕。故土有一句农谚:小满见三新,到了小满时节,一些早播作物渐次成熟,小麦,油菜开始收割,那些禾下汗滴,已经有了收获。在南国.早熟稻子业已成熟,一派丰收景象。
  农谚是对大自然的解读。然而,如今科技却可以改变物象,人们利用科技手段,比如高温、寒冷、干旱、湿润,可以改变植物成长成熟的规律。因此,在寒冷的北方,可以吃到头顶黄花的黄瓜,紫色发亮的茄子等蔬果,加之南北快运,在中午的饭桌上,即可吃到海南早晨摘下的蔬菜,捕捞的海鲜。往昔,吃上时令蔬果,那是一种满足,现在,时令蔬果的概念,早已淡出耕种的舞台。
  “大落大满,小落小满”,在那自给自足的耕种年代,浅夏的雨水一如甘霖般的值钱,小满时节雨水愈丰沛,夏季愈是大丰收。若是干旱无雨,加之干热风劲吹,那一望无际的麦田就会颗粒不收。当一项项水利工程投入使用,夏收作物旱涝保丰收,人们早以告别因歉收而带来的饥饿。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种植结构的调整,实施“退耕还林”,一些地方已经不再播种小麦,种地人也像城里人一样,到市场买面吃。
  一立夏,世界便多了一份朦胧之美,有时候,很长时间不曾落雨,只是有些潮湿,乳白色轻雾弥漫在空气里,笼罩着远处的山川,偶尔也会笼罩眼前的小巷,天气极力制造着一种不通透的热。一片片灰暗、轮廓毛糙的云朵,悠闲自得地徘徊在上空。一阵风儿吹过,云朵稍稍移动,但丝毫不能驱走闷热。来自乡下的老人们说,冬病夏治,即便热的透不过气,也不提倡开空调、电扇,至多拿着一把芭蕉叶扇子,摇来摇去。
  浅夏与盛夏,它们的界线并不分明。2016年,刚立夏不久,天气十分闷热,人们逃离似的跑到郊外、山野、广场、公园。夜深了,七里河畔降暑的人依旧不肯离去。周末,一家人趁着早晨的凉爽,驱车赶往朱庄水库消暑。几十米高的大坝下,陡峭的两岸与参天绿荫的遮盖,倍加凉爽,甚至感到有些薄凉。泄洪的河道,水质清澈,蚀骨的凉。当坐在水中的鹅卵石小息时,忽然发现刚戴不久的戒指,不知什么时候丢入水中。家里人安慰说:破了财,免了灾。我却一次次潜入水中寻找,竟然发现一丝金黄色眼前一亮,戒指沉落在水底的一块石板上。失而复得的惊喜,在那个浅夏,留下了一抹印迹。
  岁月的美,美在季节的融合与承上启下。浅夏从不辜负春的艳丽,以自己的一腔火热,让艳丽蜕变为一种深厚。季节有“节令”之称。就在立夏的前几天,建设大街绿化带与开元湖畔的石楠,繁茂的叶子依旧是红得发紫,让路人驻足观赏。立夏一场小雨降落,仿佛一夜间,所有的叶子变成了粉色,绿色,深绿色。锦带花,在春天只是含苞,立夏开始绽放,一直到中秋。立夏第二天一早,我漫步开元路和龙泉大街,路畔的锦带花却绽放似火。我在思忖,我们的祖先是何等智慧,创造的二十四节气与植物生长竟是那样的吻合!
  夏并不漫长。流逝的岁月,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方可真正感知夏季的热烈与生机,当与夏季作别时,才会对一季的美好如数家珍,不曾冷落相伴一程的光阴。无论在热烈或者清净的岁月里,倘若能为自己的江山多收藏一些美好,岁月便会少一份薄凉。人生之旅,不一定要繁花似锦,而一定需要足够的平和与清宁。
  当置身于夏的踏板,回首一程的景致时,总会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总会有一些记忆无法搁浅。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沉淀了喧嚣,过滤成千帆过后的安然时,那些曾经的欢心或者缺憾,都将成为一张底片,在抵达的路上时而翻看,让那些欢喜成长,把缕缕缺憾放逐云烟。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茏茸捷骏动河山》

下一篇: 《 夜深人不静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浅夏是个富有诗意的季节,确切地说她不是一个季节,既不属于艳丽的春天,也不属于火热的夏天,她融合了春夏,却比春夏更美。作者以对季节敏锐的感触,为我们轻描淡写出一个水墨画般美丽的浅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东方玉洁

    能这么细腻的体味自然,是真的心静,难得。

    8天前

    回复

    • 子隽

      @东方玉洁 玉洁晚上好!浅夏的美,有时会让人流连忘返,陶醉其中。岁月的美,美在季节的融合与承上启下。浅夏从不辜负春的艳丽,以自己的一腔火热,让艳丽蜕变为一种深厚。季节有“节令”之称。就在立夏的前几天,建设大街绿化带与开元湖畔的石楠,繁茂的叶子依旧是红得发紫,让路人驻足观赏。立夏一场小雨降落,仿佛一夜间,所有的叶子变成了粉色,绿色,深绿色。锦带花,在春天只是含苞,立夏开始绽放,一直到中秋。立夏第二天一早,我漫步开元路和龙泉大街,路畔的锦带花却绽放似火。我在思忖,我们的祖先是何等智慧,创造的二十四节气与植物生长竟是那样的吻合!

      8天前

      回复

  • 子隽

    谢谢花落无声主编编发稿件并给于加精!下午好!

    8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我也很喜欢浅夏。每到这个季节,心中总有莫名的喜欢与感动,却不能像作者那样写出来。

    8天前

    回复

    • 子隽

      @花落无声 主编过谦了!浅夏一直是我钟爱的季节!每每浅夏来临,总喜欢捷足于湖光山色处,凝望芳草茵茵,让缕缕馨香沁入心扉。田间或路边小草的头顶上,悬挂着一串串玲珑晶莹的露珠,映衬出晨曦的淡雅与清澈,那一抹绚丽娇俏的朝霞,随心所欲地倒影于池塘的怀抱。初夏的水媚,比春天的绿意多了几分温暖,如果说春水映霓裳,春江花月夜的意象,充满了灵性与浪漫,那么,浅夏里你将会领悟到流水的灵动与婉约,它们与多情的夏夜交融,使这座小城出落的越发光彩夺目绚丽生动。你若置身山野客栈,农舍小院,那山,那水,那房前屋后的古槐,老榆,那扑棱棱飞出的鸟儿,都让你迅速丢掉所有的慵懒,与浅夏一起舞动。

      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