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着墨的一天

作者:徐学明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1-18   阅读:

  
  星星还在眨眼,路灯仍在闪烁,路边的树影婆娑,人行小道上急匆匆的走着一个穿棉衣的老头。不知有什么急事,他直奔公交车站,顾不着看满天的星星和时不时划过天际的流星,也顾不着红绿灯。一会儿跑,一会儿走,总之走的比较急。
  公交站静静地站着,似乎在想什么心事,自顾自地全然不管一个老头左顾右盼。什么尊老爱幼它不予理睬,至于你急什么也不干它的事,自然高傲地昂着头。这个老头只好耐着性子等待,看着站牌若有所思地——你孤傲什么,有什么了不起?无脚不能行走,无脑没有思想,人们把你杵在哪里你就必须在哪里,只需规规矩矩,哪里也不准去,当然它想走也走不了。它倒也很听话守规矩,腰杆挺得直直勤勤恳恳履行职责,从不敢耽搁,有时显得比较孤独而已。
  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天地之间有了一条明显的缝隙,星星也累了回家睡觉了,至于月亮嘿嘿早就溜走了,此时公交车姗姗而来。这个老头双手将敞开未扣扣子的棉衣左右交叉一拉就登上张开黑洞洞大口的铁家伙嘴里,瞬间被吞噬。
  106路公交不喝油,据说环保没有什么污染,静静的没有噪音。清远这几年在创全国文明城市,所以电力客车多了起来。你还别说真得不错,可能是老司机了,当然路也非常好,就像平静无风的水面,没有皱褶而且笔直。坐在上面如果不是看见迅速逝去的树影,你还真不知道车在运行。其实这车一步三回头也是一个原因:上班寻食的人类由于生活好了,金龟子也多了,路也就被淤塞了。五公里的路,尽然在众里寻他千百度中走了一个半小时。
  到达约好的地点,时间还在不太远的地方等着呢,于是这个老头脱去棉衣,找了一个移步换景曲径通幽的地方。这里没有金龟子,没有跳广场舞的大妈,更加没有大嗓门的喇叭,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于是沉静在108式杨氏演绎中。你看那个猫步多么轻柔,似乎要把演绎的精髓在这轻灵的脚步中体现,又似悄无声息去摸鬼子的岗哨,总之针落地的声音可以听见,但他的脚步却隐藏在针的声音之后……
  “上车出发喽——”循声望去,主席挥着手招呼大家往豪华大巴走去,这个老头演绎正好结束。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应邀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名笔会”的成员(十一位名刊、名社的名编辑)以及本地部分作家数十人去英德英西峰林小镇采风。这群人有的穿着棉衣,有的穿件毛衣,更有的只着单衣。有的英姿焕发,有的靓丽如花,而有的白发双鬓鱼尾耕田,五线谱深深印在额头,但大家有说有笑,有点像一家人赶集。
  穿过水泥钢筋的森林,高速公路迅速地逝去,林荫小道上穿行,时间在悄悄地流失。你在想什么呢?有两人在身后讨论平仄问题,述说着一首词的韵律;左边的人精精有味的说昨日的邂逅,右边的小说家在构思人物和场景的布局,稍远处的人在听着有心人介绍路边的风景,而你有点热脱去了棉衣,一言不发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又似一个虚心专注的倾听者,因为在这群作家中,你的年龄虽长写作的作龄却较短,人家无论是歌还是小说,无论是散文还是散文随手就来提笔就到常常一蹴而就,而你三思不得要领。你在想,无论是唐诗宋词你从来没有说看不懂的而有人写的所为的现代诗却云山雾罩看不懂,迷糊在懵懂中。
  车在山间蛇行,树在弯道上迅速撤退,时不时的招手致意,不知名的草将头低到更低处,小溪唱着山歌跳跃着奔走。你看见前方几十只彩蝶翩翩起舞,似在开什么庆祝会,有的花间低旋,有的追逐,而有的在嬉戏,好一派热闹景象。
  你看见了一条横幅“热烈欢迎清远市作家协会莅临千军山”,你在想,这里就是千军山?四周都是山,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不就是山吗?有千军的雄姿?有排山倒海的气势?而横扫千军如卷席更是无从谈起,稀松平常得很。你纳闷,你有点失望,有点惆怅。莫不是还没有到千军山吧,你在心里嘀咕着独自疑问。
  你随着人们下车后发现,一幢景间别墅的门旁高处有一块匾,系着花结的红绸,你忽然想起,应该是“清远市作家协会创作基地”,因为今天要举行挂牌仪式,是了,是了。果然,第一个程序就是挂牌。那十一位名家依次站在牌匾两侧,市作协主席居中,一声令下,随着红绸的缓缓下落,照相机、手机、摄像机的咔嚓的声响成一片,俨然小的交响音乐会。
  入秋以来,几乎没有下过一场雨,不知何时龙王有了一点心事飘了一滴眼泪。你看见前方曾经碧波荡漾的荷花池已经干涸,荷花早没了踪影,只剩下几根干瘪叉叉戳在那里;欢快的泛着小小浪花的小河变成了曾经,原始森林树木树梢的叶面可以当锅用了,就连旁边的小草也泛黄耷拉着脑袋。于是,你不再欣赏景致,你就与那天点评小说的杨大师听他聊写作,聊谋篇;你与《诗刊》丁编辑请教诗歌的平仄与韵律以及意象与重构;你们谈曾经听着军号声长大,你们聊共同的话语,虽然你的诗歌写的很不像样,依然无碍大局,你们边走边聊,不看远处不瞅近邻,你们聊得投机,你们聊得开心,看看你们手舞足蹈的表情就知道这一切。
  正午的阳光格外灿烂,这群人坐在别墅的阴影里或者在遮阳伞下边吃午餐边聊见闻,来自省外的大师更是大家关注的对象,谈得最多的还是文学创作。
  太阳偏西的时候,车轮又开始启动。
  车,在小道上蠕动;作家们眯着眼睛小息,不时有村落从窗外走过,你注意到这些村落几乎都是两三层的小楼,密集成群,有的楼与楼之间太过亲密,有的就是人们称之为的握手楼,之间没有树没有草,房屋之间没有绿化,村前大都有一干涸的小池塘。你干脆也闭上眼冥想昨晚令你有所思的梦……
  不知不觉间,你随人们进入一片不一样的林区,前面花花绿绿,两边摆满了特色货物,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门楼,还有滚动字幕,原来是英西峰林小镇啊!
  最早映入眼帘的是群山。你看,在水一方的山,山连着山山牵着山沟壑镶嵌,似兄弟似姐妹血脉相连,昂着头挺着胸向着同一个方向;神奇啊,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雄伟啊,蔚为壮观。那气势如同猛虎下山、如同百万雄师过大江,什么叫势不可挡?这就是最好的佐证。它的雄伟它的壮观它的气势……我翻遍了辞海不知道如何表达,有诗为证:
  当我用异样的眼望着你时/身边的人告诉我/你仅仅是上帝的随手作品/是自然的产物/震撼实无必要/你只是井底之蛙/然而我知道
  你在地心积聚了千万年/你在地幔中汹涌澎湃/直致有一天/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在隆隆声中崛起
  我心潮澎湃地聆听过千百次赛马/我曾上百次在两弦上摇曳/见过非洲草原的角马奔腾/未曾见过你的恢弘/似铁甲似铁流火山喷发
  是谁成就了你的锐不可挡/是谁挥手使你奔腾呼啸/如同百万雄师/亦如万条蛟龙翻江/军团蚁太过渺小
  USA航母南海横行/小男孩广岛游弋/俄罗斯导弹洲际巡航/华夏轰六登场/在我心中翻起的浪花/峰值一样/而你/让我两眼发直
  这就是你对千军山的感觉
  导游向你的右手方向挥手,那里有一颗夜明珠大家要不要欣赏一下?哪有不看的道理?夜明珠被藏在山洞中。灯光下,一颗绿色的硕大球体在围栏中矗立着。围栏内小额的人民币、外币如同地毯铺了一层。夜明珠又一次使你眼睛放光。有诗为证: 
  随着人流走进不起眼的山洞/令人窒息的光华/以远古的神秘与蓝/向人们砸来/心跳加速/血压直奔一百八 
  灯光骤然熄灭/一米五直径的球体/通体碧绿/幽幽的蓝光夺目/以至穹顶星光灿烂/贝若是你的母体/孕期定超千年 
  你若生在战国/必然是硝烟弥漫/若太平洋有水路直通峰林小镇/十一条航母就会横行/太可恨了有人垂胸顿足/你为何躲在英西 
  多少千年的风歺露宿/使你如此丰满/多少光年的滋养/使你通体精华泛蓝/以你绝世的容貌/见证沧海桑田/述说历史蜕变 
  华夏挥汗如雨劳作/为理想日夜筑梦/你们深知/从哪里来耕耘何方/上帝说/送上一颗光华四射的珠/照亮你们回家的路
  一大片沙漠的骄子,仙人掌类的花,火一样的红,摇头晃脑阐释自己的坚强和无谓,彰显着自己强大的生命力,时不时还动用浑身的刺在前来观赏的人群中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对此,你无动于衷。
  正前方,一块伫立的巨石吸引了你的目光,不是它长得特别,也不是质地特殊,是因为毛主席“不到长城非好汉”真迹的魅力抓住了你的目光,何止是抓住了你的眼,你看,一大群作家依次纷纷轻轻抚摸与之合影。你在一撇一捺中搜寻苍劲有力的笔划,体悟入木三分的力量,你在逐字逐句中领悟句中豪情,也在真言中抒发感情。你在想……
  万里长城在这里绵长,沙漠娇子可以移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的真迹可以雕刻可以在这里矗立,气势恢宏的千军山在静静的宽阔水面非凡面世,夜明珠在这里幽幽蓝颖。前者可以人工修造,后者呢?你在感叹“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的绝句。
  这一天,不值得着墨吗?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上一篇: 《 天才评论家

下一篇: 《 曹丕宝宝心里苦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这一天,是值得着墨的。虽然它只是许多普通日子里的普通一天,虽然作家们的采风也不少。可是,你细细看去,还是有许多的不同,生命还是昨天的生命,可是轨迹还是有了不同。就如那万里长城还在,沙子还在唱着自己的歌,可摸城墙的人毕竟换了,连心境也换了。所以,这还是值得着墨的一天。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花落无声

    细细拜读,韵味无穷。感谢老师带来的佳作,祝您新年快乐!

    2020-01-23

    回复

  • 吟湄

    这个写法很别致。问好,祝新年快乐。

    2020-01-20

    回复

  • 沁芳闸

    老师的文字,细看,很有意思。

    2020-01-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