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紫衣侯同题】紫衣侯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25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紫衣侯:古龙小说《浣花洗剑录》中无所不能的剑客,他神一般的剑法与公候般的气度,作为中原武林武功最高的剑客,海内外第一剑法名家,懂得天下一百九十三种秘门剑法。
  一
  项城市读完《浣花洗剑录》之后,便晨昏颠倒地把自己当了紫衣侯,将那把核桃秋镶的弯刀当了宝剑四处砍伐,一时他爹种的竹子,他妈栽的玉米甘蔗,邻居家的樱桃花椒老鹰茶树,还有放牛路上的五倍子树、野核桃树、野桑葚树……,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都被砍得树仰草翻。
  项城市原本就有点遭村里大人讨厌,这之后在村里处境越发难堪起来,因为他还“带坏了”李吟湄、罗立琼、朱成碧这些女孩子,之前她们每天都乖乖在家帮着干农活,偶尔上学读书。偶尔的原因不是她们不爱学习,而是村里的学校没有公办老师,仅一个读了几天初中,家里实在穷得拿不出学费,不得不回村的女孩子当了代课老师,那女孩就是后来疯了的“人”冷吟的姨妈。因为项城市总能翻山爬树,找野天麻、隔三秋、麦门冬、野川芎、重楼等中药材拿镇上去卖给供销社,又能下套套斑鸠、野鸡、猥子这些野物,拿去镇上的餐馆帮家里换盐巴钱。他那有点农闲就打山的爹也能赚点副业,家里条件比其他人好过一点。项城市也没搞出什么大祸骚,也就难得管他,偶尔去上几天学也还学得起走,搞得那个姨妈更喜欢项城市而隔阂看着树叶动都能发呆的冷吟,但那个姨妈不喜欢项城市用卖药材的钱买回的古龙、金庸、梁羽生,让班里那几个把猴子赶去深山,把野猪吓得掉下悬崖仍然用不完力气的青勾子娃儿整天嘿嘿哈哈,干了不少破坏。比如简竹练习铁砂掌把格出教室和办公室的青石板敲断一次又一次,累得他的石匠爷爷天天往石料场走,胡子上的石渣灰都没擦干净过;赵小波在竹子里装石头当双节棍练,把学校唯一的挂在屋檐上的铜钟敲出了窟窿,把唯一的木头钉的篮球架捶得稀烂。项城市的书不仅给男孩子看,也给李吟湄和罗立琼、朱成碧看。只有冷吟不看,冷吟虽然也想有剑,但那是李白的剑,挂在腰间装酷的。
  我们村的女孩原本只需要认得自己名字,去赶场分得清楚茅厕的男女就可以了,但是李吟湄的爹说女娃儿还是多读点书好,卖菜要会算账。所以村里的几个女娃儿都沾了光,多读了几年,谁晓得项城市把这些没名堂的武打书给男孩看就算了,还给她们看。她们看了倒是没有拆墙也不砍树,但她们几家的猪还等着她们割猪草来喂,大人还等着下工能吃上夜饭。那时候只有部分人家才点得起煤油灯,所以要赶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回家,好看得见吃饭,吃过饭摸黑在火塘烧水洗脸洗脚,烫热火了才能把潮乎乎的被窝烘热,才能一觉睡到天亮,缓解一天的尘劳。从她们迷恋上项城市的武侠小说,不是把猪饿得翻出了圈,就是大人从地里收工回来锅灶还没点燃。气得她们几个没少挨骂,她们的妈没少去吼项城市的妈,却因为项城市家的撵山狗太厉害不敢靠近,只能使劲吼项城市他妈才能听见,人的声音终究又输给群狗之吠。
  项城市还有很多在村里的事,讲几件就能挤占他自封紫衣侯的后来。一九八八年,项城市十五岁,嘴角有了绒毛,声带开始沙哑,读完小学不费力就考上了初中,却是不愿意再读了,想做打山匠。打山匠是我们村的叫法,书上和城里人叫猎人,听起来很威武的样子,项城市家最威武的不是他爹,也不是老打山匠的他爷爷,而是几代人为打山养的几条撵山狗,有几代狗就威风了几代。项城市家外那条路连着三个组的道,有了那几代狗的威风,几个组的人硬是在离他家几百米远的地方走出几条远道。所以那几个妈也只能私下诅咒项城市和他家的狗,然后回家威胁自己的女儿。用药团药猫药狗这是后来富起来才有的事。连项城市的妈,这个打山匠家的女人都在叹息人心跟着钱变黑了。她说不来人心不古这个成语。除了项城市,也就是后来的紫衣侯,项城市的妈还将成为紫衣侯这个故事的二主角,全因二十多年后的一场精准扶贫脱贫攻坚战役。这才是让我愿意费笔墨讲项城市的原因。
  二
  项城市是一九九二年离开村子进城的,进城的原因是因为冷吟,读了初中的冷呆子取了村里最漂亮的李听雨,让他四年的努力白费,他用打山换来的钱给李听雨买包子吃、买纱巾戴、还买手帕擦嘴巴,让她在一群割猪草的女孩子里最招眼。
  项城市到底是项城市,没有用他悄悄购买的剑去恩仇冷呆子,而是在离开村子那天给了冷呆子一笔厚礼,五十元钱,并对他说了一句武打小说里面侠客常说的话。那台词太滥,就不赘述了。
  进了城的项城市,没有了在村里鱼入江河兽入深林的自在,而是乌龟上沙滩老虎进荒漠的促狭。用他后来跟员工说的话讲,他吃过餐桌剩下的菜,睡过最脏的地下室,搬过最重的水泥板,见过城里人无数的眼神。项城市没说城里人的眼神是什么眼神,王大马却说啥子眼神都干不赢打山匠的眼神。王大马是冷吟疯了,故意说整李听雨没眼力见的。
  总之,项城市吃过无数人没吃过的苦,坚持过无数人没有过的坚持,他终于发迹了,富起来的项城市干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买房买车,不是纳妾养三,而是轰轰烈烈地把项城市改成“紫衣侯”,所有下属称他“侯爷”,还准备把公司注册成“膜武红尘”。他全日制本科的夫人在耳边软语:“墨舞比膜武好,物仰其墨,长袖善舞。既有你笑傲江湖的侠情,也能文入事业的浩存。”于是就有了日后京城商人和全国文人长聚,集原创文化和杀虫一体的公司——墨舞红尘集团公司。
  成了侯爷的项城市顺理成章地有了房有了车,有了成功人士标配的一切,但他仍然听夫人的话。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又应该能接受的,项城市是尊重文化人的,当年他给冷吟五十元就是出于对冷吟读了三年初中的尊重,虽然他只喜欢读武侠小说。当了老总以后的紫衣侯,在贤妻的规划下就不止读武侠小说了,他女人让他读《资治通鉴》、《史记》、《世界通史》等,还让他读《金瓶梅》。项城市曾抓着他女子的手问:“不怕我成为西门庆吗?”全日制本科老婆已经是墨舞红尘财务总监,淡淡回答:“是让你学习西门庆怎么投资做生意的,顺便再看看他是怎么作死的。”项城市最大的智慧是尊重夫人的智慧,并将夫人的智慧用好用活。项城市常常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回想少年时光,也会想到李听雨,想到李听雨的时候,他会给学校、医院捐点钱。冷吟疯了,李听雨娘家送去治病的钱,其实是项城市悄悄给的,不过那时候的项城市还不风光,还在亲自杀老鼠、逮蟑螂、拍蚊子。
  项城市是一个有情义的人!村里人都这样讲,他们忘了曾对项城市的厌恶和诅咒。项城市不是个东西,那么多钱,还让她妈吃“精准扶贫。”村里人都这样讲,他们忘了项城市对全村人的慷慨和帮助。
  三
  村里刚开始有精准扶贫政策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后来的待遇有那么好,都不愿意当,毕竟当贫困户还是有点丢脸。据说某个村还发生过实在安不下去抓阄的事,还有的村里实在没办法,让自己亲戚把这些名额强行分摊了。这样的事情也只是以讹传讹,我们县我们村没有发生过,包括项城市的妈,从一开始就没纳入,她也不愿意当精准扶贫户,并不是她觉悟高,而是她觉得当贫困户不安逸,说起“烧皮”丢脸得很。
  这样讲也没有问题啊,问题的问题就是后来“两不愁三保障”政策出来,加上层层帮扶,政策“待遇”芝麻开花都追不上。据说一些人心里开始失衡了,当了贫困户的比谁得的多,没当的恨当了的,因此挤眉弄眼的指桑骂槐的人越来越多。苦了那些帮扶干部从早到晚讲政策,核实资料,帮着干活,检查一层一层来,群众有意见,自然有反应,整改落实再反复核查。上面也及时出来文件要求重新核实,不能漏评一户,也不能错评一户。经过全面核实,旁边那个村清退了一户,我们村本来都是符合条件的人才能当贫困户,情绪都平稳了,以为工作就这样顺利下去。这时候有一个人闹起来了,她要当贫困户,而且异常坚决,
  谁都没想到就是项城市的妈。她先是找村干部闹,接着是乡干部和帮扶她的县里来的干部,项城市的妈作为非贫也和其他非贫一样享受着非贫的帮扶待遇,只是没有享受到贫困户子女读书免费、医疗只交一点门槛费,还有住房补贴等。但她家没人读书没人生病,项城市女儿户口在京城,又在那边读书。但是村里水、电、路、农家书屋、文化室、电视广播等基础设施建好后,所有村民都能享受,反正是几代人几十代人都没敢想过的政策和待遇。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任谁做思想工作都没用,每次检查项城市他妈都要去找检查组表达不满,给帮扶她的那个干部带来系列整改材料。实在没办法了,干部们想只有请项城市做工作了。也就是紫衣侯。项城市把电话一次次打给他妈,这个过去对打山匠唯命是从的妇女,并不是因为项城市有了钱才变得固执,无数次苦口婆心地谈话,项城市他妈才说出心底的怨气:“她说她也晓得家里不缺钱,儿子捐出去的钱更多,手下还养了那么多人。她就是见不惯里面一两个“懒人”,以前都是穷才懒的,现在也等着上面照顾,凭什么要让懒人停尸靠骨,让勤快人赚钱来养他们。儿子虽然赚了钱,但是也受得苦。”怨气找到了,疏导没用,挂了电话项城市他妈依然我行我素。
  “会哭的娃儿有奶吃。”项城市他妈总算闹到“贫困户”待遇,“被”精准了,从她当了“贫困户”那天就来了个女“帮扶干部”,从早到晚陪着她,帮着她干这干那,听她唠叨,一切都顺着她。她这辈子虽然生了个有钱的项城市,但从来没被这样关怀过。那段时间,老太太是心里心外的舒坦,但过了一些日子,这个劳动习惯了的农村妇女,又从内心深处生出愧疚,对帮扶她的那个“女干部”说了心里话:“干女儿哎,要不是你们这样来帮扶。我们村里这些老人很多年都没人过问了,病了都自己挨着,哪里痛就熬着。儿女都去城里打工、上班、赚钱,年头年尾回来一回,有的几年都不回来。你们来不仅给带来了政策,还陪着我们说话,带大家去医病。项城市也孝顺,却离家那么远,我表面上闹懒人,主要是羡慕那些帮扶干部天天管的“贫困户”,像儿女一样亲侯着,陪着。我们就是缺你们说的关爱啊。”一席话说得姑娘抹了泪,这样的话其他贫困户也私下讲过,从最开始对政策的需要,到后来更多是感情的依赖,这些干部像他们的孩子,却比儿女孝顺,寂寞的村子因为这场脱贫攻坚,有了几十年前的模样,有了人情有了人语,这些老人有了人尊重,有人知冷知热,有人送去治病有人解开心结。
  项城市的妈当了“贫困户”,想不通的人又有了,村里只好请那个“帮扶干部”把项老太太带到城里去玩,组织其余的所有人开了一个会,这个会让很多人都红了脸。村长,就是李吟媚的爹说:“你们晓得她的贫困户怎么当的吗?这是项城市的一个缓兵之计,她所有待遇都是项城市单独拿的钱,为了让老太太相信,那个干部也是项城市挑的一个愿意来体验山区生活的女下属。我们瞒着大家是不对,但是你们的嘴守得住吗?推开这些不说,村里大事小情,项城市给了多少钱……?”一屋子人开始沉默。
  李村长接着说:“村里瞒着老太太贫困户一事,做得不对,我给大家道歉,并及时改正,但你们想想,为什么要瞒着你们?有没有从心底想过自力更生,有没有觉得等靠要是不对的?我们穷,骨气呢?以前的人为什么怕别人说穷,现在大家都争着喊穷?为什么?大家反思一下。政策这么好,不能只望着上面等等等、要要要,人家项城市有钱是哪里来的?等来的吗?要来的吗?人家娃儿从小吃的苦,你们没看见过哇?”李村长一席话说得大家都低了头。没想到项老太太争当贫困户这个反面教材,反而成了一个正面素材。
  四
  王大马说过一句话:“木板房漏风,嘴也漏风。”项老太太很快就晓得自己的贫困户不仅没捡到“便宜,”等于是儿子花“高价钱”买的。她哭着来找李吟湄的爹,李吟湄的爹看见项老太太流眼抹泪的走来,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些吃饱了的,好好的事情又搅黄,还嫌不够忙吗?但他不敢说,他只能笑脸。
  硬起头皮上,咋办!干工作不脱层皮不啃硬骨头不行,当年红军二万五,如今只是让群众脱贫,这个老党员抓了抓不多的头发,迎上去:“项大嫂子,咋哭了?”
  “我的贫苦户是咋回事,老脸没地方放了。”李吟湄他爹想了想,等她哭完看看又提什么要求再说。半个小时老太太才抽抽搭搭哭完,抹干净眼泪的老太太直了直腰,清了清嗓子。“我不是真的想当贫困户,就是想有个人陪,你看王大嬢,李二麻子几个我们一起耍的老娘,都有帮扶人员天天去,我是眼热。我也想明白了,争当贫困户不对,给你们添麻烦了,以后拿我教育大家。”
  经过项老太太这次风波,后来的扶贫工作出奇地顺利,在干部们的帮助下,我们村所有贫困户提前脱贫,我们县提前高质量脱贫摘帽。听李吟湄的爹说项城市,不对,紫衣侯准备回来投资生态农业,项目已开始规划,村里出去的一部分年轻人就能回乡就业了。
  再说一件事就不说了,紫衣侯给我们县每个村送了一百册书籍,其中就有那套《浣花洗剑录》。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猜 疑

下一篇: 《  邻家铺子男孩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小说几乎全是侧面描写,虽然没有对项城市外貌的描写,但是大家都能感到项城市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叫我说,大家就按照找侯哥的样子想象得了,不需要描写。文章代入感很强烈,我怀疑都是真事,我们的侯哥,从来都没有丢失一颗侠者的心,侠之大者,胸怀天下。在作者娓娓道来的叙述中,一个英雄立了起来。赞一个。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 粒儿

    我想知道后来呢……

    11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个人认为紫衣侯并不是此篇文章的主角。所以用紫衣侯命名,有失偏颇。此篇围绕精准扶贫那些事,道出了孤巢老人的心酸与寂寞。也从某一方面说明了精准扶贫的利与弊——过于物质的“扶”,会让人心倾斜与失衡。没有区别对待的“扶”,从某种角度来说实际是成全了部分懒人。(我不管说得对不对,我只负责说。

    15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这脑子怎么长得,俺怎么就一点也没有呢?

    18天前

    回复

  • 寄北

    红尘紫衣侯,城市有玩偶

    18天前

    回复

  • 一尘

    比拟联想,是中有非,非中有是,仙剑情缘,网络侠客,现实人物,有根有末,政策剖解,举一反三------,真是大卡登台,亮相出彩,受教了

    19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我在想,夫妇共同研读《金瓶梅》是啥样一个场景呢?

    19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19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每个人都有出场,以不同的身份。哈哈。

    20天前

    回复

  • 吟湄

    这是抢跑

    20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侯哥,她把你的那点家底事都公布于众了,够吟媚们,冷吟们八卦一阵子了。

    2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帘外落花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