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邻家铺子男孩

作者:喻芷楚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19-11-28   点击:


  大明商城。地下商铺有二十多爿。格局因铺子内容不同而不尽相同。但都是一目了然。
  这二十多爿铺子,有四五家是有一个小孩的,或男或女。
  水煮铺子蕊姐的儿子和烙烧饼的水哥的女儿以及剃头铺子文哥、果汁店晴姐、全屋装修的刘老板都分别有一个儿子。他们都来自不同地区,外省人。
  五个小孩年龄差不多,七八岁光景。
  每天下午下课他们都会集中到铺子里来,节假日就更别说。
  水煮铺子蕊姐的儿子名潘健,大家叫他健仔。健仔是五个孩子中最活跃的,其次是刘老板的公子名刘言,大家称呼他言公子。
  健仔、言公子在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也算得上死党。
  他们同水哥的女儿,文哥晴姐的儿子玩的也挺不错,只是他们都是一年的小朋友,和他们都是二年级的小朋友比,他们有点自恃高一点的骄傲感。
  健仔和言公子下午下课到铺子里来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是检查三个小弟妹的作业,且考下他们。
  水哥的女儿很不满意他们,他们来问话她就翘起嘴回他们说干嘛要告诉你,你们是我的老师吗?你们自己很好吗?昨儿我还听花姐姐说你们昨天留堂了,做错作业了。哼!一个愤怒鄙视的转身。健仔和言公子很没面子,相视,想,花姐姐听谁说我们昨天下午留堂是做错作业?我们明明是在辅导那些差生好吧?谁?谁?乱传流言?健仔想着就发怒大声喊出来了。
  惊得左右客人一齐看向他。正忙碌的蕊姐看见,慌的叫儿子过去。健仔一脸坏表情到妈妈身边,还问妈妈是不是她说的?蕊姐没时间答他,黄昏时间正是吃饭时间,客人来拨又一拨,只有两个工人,一个大厨。客人又在叫,催命似的。蕊姐推儿子命令快去厨房看水煮好了没。
  健仔也顾不得生气,机械地快步到厨房,大厨看见他,点点下颌,示意厨桌上一碗水煮快端出去,健仔当然看见,马上抢身端出水煮,边上有水煮桌位。
  健仔端的小心翼翼,毕竟水煮滚热,碗满。他只见红红的辣子油面下闻着是混合的香味。有牛肉卷、羊肉卷、鲜虾、鲜蘑菇和好几个杂菜。它们的香味齐齐地钻进他鼻子里,不觉肚子咕噜地翻转开来,感觉饿死了。
  客人看到他一步一趋都是笑,问他行不行?他不理,只等水煮放下才说:“毛主席教导我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姐儿哥们你们看我行不行?”
  他这样说姐儿哥们是因为水煮铺子前坐的多是年轻人,有几个年岁大的也只埋头吃东西,并不理会这边。
  一时大家都是笑了回,蕊姐让他别学他爸爸贫嘴,继续工作。
  水哥的女儿眼看健仔很忙,很高兴跑去发饰店,看有没新发饰。发饰店小妹瞅着她就抓住给她弄新丸子头,寻了一支古风花给她簪上,然后将她抱到镜前看,说:“锦媛,看看好看不,快去外面转转,看哪个姐姐会喜欢?”
  锦媛甜甜一笑说:“是不是有姐姐喜欢就免费送我这个?”
  发饰店小妹点头说:“锦媛就看你的了,做模特从现在娃儿开始!”
  锦媛狠厉点头,做了一个加油手势。锦媛绕着地下商城跑了一圈,每个铺子店面前她都会停留会。
  她到全屋定制前,人很少,言公子在做作业,他姨在陪一个客户看产品。
  锦媛站了会想上前看言公子做作业,可是又怕言公子问她写作业没?她讨厌写作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坐下来拿出作业。她觉得作业里有一个巨大的虫子随时等着吞噬她。
  锦媛拒绝书本,她只欢喜首饰店和发饰店和发饰店旁的童装店。里面有闪光明朗漂亮的东西,她渴望穿上童装店漂亮的衣服,戴上发饰店所有漂亮的发簪花朵。
  但是,水哥并没有许多钱给她花销在装饰方面。她虽然不懂遗憾,但会羡慕,言公子一身帅气小哥装他就很喜欢,她知道有款相同的女款。所以她怔怔地看了几眼言公子准备离开。言公子刚好抬头看见她笑:“锦媛。”他笑着起身说,“我饿了,去你家买个牛肉饼先垫垫肚子,阿姨说还要半小时我爸爸才来接我。”
  锦媛白眼他说:“你为什么不去吃健哥的水煮?”
  言公子细细看眼锦媛,。锦媛娇小玲珑,红唇一点,上白下蓝的校服,一个丸子头,簪支桃花簪,显得活泼清纯可爱。
  言公子看了会说:“花姐姐又让你做推销妹吗?”
  锦媛摇头说:“没有,是我喜欢。你说好看吗?”
  言公子嗯声说:“如果你做完作业了我就更喜欢。”说着拉起锦媛到她家烙饼铺。点了牛肉饼,又去蕊姐家点了碗菜汁汤。然后就坐在蕊姐家铺子边上主人家休息的位,或者说是健仔做作业的位子。健仔书还拿出书包,他在铺子里进进出出。锦媛挨着言公子问:“你可以去帮他忙吗?你看健哥累的满头大汗。”
  言公子摇头说:“男人的事男人自己解决。”
  锦媛又白眼他,再瞅瞅健仔。
  刘言和健仔比。刘言温润如玉,瘦瘦高高。潘健结实健壮,不负潘健名。
  潘健忙得团团转,刘言悠闲自在。锦媛看着心里就是不舒服,一屁股撞开刘言自己坐下说:“男生也不会让女生,你羞不羞?”
  刘言嘿嘿笑说:“好像是你惹得健仔不高兴,这会想讨好他恐怕来不急,你看他脸色到现在还没缓过来,你知道他可是很在乎名声的。”刘言说着有些吊儿郎当地瞅锦媛。
  锦媛被堵了几分钟方说,我也是听花姐姐说你们昨天下午晚回来就是因为作业做的差,老师才留你们堂,我听到很不高兴,想你们怎么可能会作业做的不好,打死我不信,可花姐姐说是你姨说的,千真万确错不了。
  “所以你非常生气,对我们采取这样恶劣态度?”刘言笑,一时也想起昨天下午到商城,花姐姐带一个客户来他们家店看产品,顺便问他姨今天为什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他姨一面回答,一面应着另一个客户的话,因而期间一定是有声音差了她们的话,于是刘言重新将他姨说的话复述一遍后说:“你不信现在去问我姨,是花姐姐听漏了,我姨是说‘几个小孩子课堂作业完成的太差,班主任就把刘言和潘健留下来帮忙指导他们完成作业。”
  锦媛似信非信,抬眼刚好看见一个妙龄美女款款走过来。她不由笑,上前甜甜地叫刘言姨,然后便将刘言话向她核实。忙碌的潘健听了一个正着,想,不读书危害真大,你说这花姐姐吧,脑子动动,想想我潘健平时所为也应该知道我是个好孩子嘛!唉,不读书的女人害人不浅。想着不由自主瞭眼看锦媛。锦媛也正后悔,向他看,四眼相碰,锦媛尴尬,却是马上转脸对刘言说:“言哥哥,我们去你那做作业,要不爸爸打烊回家做就很晚了。”
  刘言向潘健做了一个OK手势同锦媛离开。
  没一会潘健的爸爸下班来铺子帮忙,潘健有功夫休息。
  他闲下来也没个停,他先光顾了锦媛家的烙饼铺子。
  他很俏皮地在高高的烤饼台前叫锦媛爸水叔,来份野菜饼。水叔边上的打工妹玲姐笑说他他还欠着水叔两百块呢,问他几时还。他不以为说:“爸爸说人不死,债不烂。”说着又是嘻笑说,“再说了,玲姐姐你看我都来烙饼铺子吃饼,你们也可以去吃我家水煮,来个最高的套餐,不贵,才五十八块,咱们邻铺,熟人,打个九五折,很划算。”他说完笑的无比灿烂。
  边上的客人和他一样笑的开心,还引来了一些人围观,问情况。有人也顺便买了一个烙饼。
  健仔是商城的开心果。
  时间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锦媛每日依然是要健仔催作业,充做老师辅导她,一年级的锦媛对数学头痛,那些个1234567890像一个魔鬼对她张牙舞爪,她害怕。每日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16-8=?”锦媛两双手扳手指也扳不过来,看会潘健又看本子。潘健在背英语单词,刘言盯着锦媛看她如何落笔,忽然潘健欺头过来看说,我吃了你家八个烧饼,言公子也吃了你家八个,我们一共吃了你家几个烧饼?锦媛急的立刻叫你们干什么吃掉我家十六个烧饼,付钱没?一百六十块,快拿来!
  潘健噗嗤笑的差点没断气,同时立刻马上说对:“锦媛,8+8=16,16-8呢?或者说我们买了十六个烧饼再退回八个,我们还有几个?”锦媛瞪他恼说干嘛要退八个?那我爸爸不是只卖了八个少赚八十块?
  刘言直接翻白眼倒进他们家卖的大床里死过去,潘健则乘胜追击笑:“对了十六少了8是8那你看你的作业,16-8=?”锦媛嘿嘿笑说是8,笔往本上填写8。
  锦媛在健仔的辅导下学习进步很大。
  只是有一天健仔家的铺子搬走了不知去了哪,刘言说是回了他的家乡,他的家乡在哪里?刘言说不知道。锦媛问爸爸,爸爸说健仔的外婆和婆婆身体不好,他妈妈要回去看护她们,健仔也跟着回去了。
  锦媛又问健仔二百块钱还了吗,爸爸说还了。锦媛不说话了。想她还欠健仔二百块没还,健仔根本没有借她家钱,是她央健仔帮她借的,她喜欢一个玩具要二百块,她跟健仔说,健仔同她去看也是喜欢连说值得拥有,锦媛你买吧,我来借。
  锦媛带泪从她的小书柜的暗盒里取出一只有半尺高和宽的小红木箱,再缓缓打开,里面一只红色小狐狸,精神抖擞,一双小粒大的眼睛笑咪咪看着她,她曾说健哥哥这红狐狸笑的很傻,很像你。
  锦媛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泪就睡着了。这醒来以后,再不拖延逃避写作业。很主动的,默默地跟着刘言做功课,听刘言讲她不会的数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紫衣侯同题】紫衣侯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题】项宏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商城是经商的大人们打拼的世界,而他们的孩子们以自己的天真烂漫和单纯无邪,在这里编织了另一个和大人们的世界不同的美好的世界,他们不仅彼此产生友谊,而且给大人们的世界增添一缕灿烂阳光。邻家铺子的男孩,一个很好的视角,写得细腻有情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雨打月光

    1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估计你经常出没于这些地方!

    16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西部老师早上好,审核辛苦!其实真是差不多,就在我们印象城商城地下楼超市边就是这样一块地方,买菜逛商场都会去那走走看看

      16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