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猜 疑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24   点击:


  瓢泼似的大雨,宛若在与这个春天告别。告别就告别吧,干嘛弄得又是风又是嚷的,跟村西头闹死了男人的怨妇油菜花一般,搅得天地人心都不得安宁。大雨沥沥涝涝淋漓尽致地冲涮着存积了一个季度的尘埃,却无法洗脱梁才勇心中无名的烦躁。
  这狗日的天气,尽与人着对。开不了工,爹娘老婆就得喝西北风。梁才勇心里暗骂着。勇娃子,喝酒去。四子喊着。来了。梁才勇答应着,一溜小跑辇上去。几个工友在老何用几块木板铁皮混搭起的简易酒肆里,叫了一斤老白干,就着一碟花生米、一碟豆腐干喝着闲酒。
  兴才,你老婆肚子是不是又大了?四子逗着兴才。嗨,我那婆娘的肚子,就他妈是个窑洞子,一不注意又怀崽了,烦人着呢。兴才答道。四子又调侃起,勇娃子,你看人家兴才,一枪一个准。你是打的空包弹?还是歪把子?
  梁才勇斜了眼四子,老子不高兴,行不行!四子讥笑说,行呢,那干嘛成天逼着虎头叫你干爹?兴才忙打圆场说,四子别哪壶不开提那壶。勇娃子是和老婆还想玩几年。没看人家城里的夫妻,不忙要崽的多着啦。那能象我,一下就拖出几个,尿片奶粉都搞不赢,婆娘叫,崽子吼,弄得头都大了。
  梁才勇瞪着兴才问,烦了?兴才说,有点。梁才勇说,真的?那送个崽我给你养?兴才斜着眼说,真想要?梁才勇点点头。兴才却慢慢地揺着头说,这可不敢个人做主,得先问问我那婆娘。
  正说着,梁才勇电话响了,一看是母亲,忙说,妈,啥事?妈说,大好事。秀秀怀孕了。梁才勇一愣,妈,你说啥?妈大声说,秀秀怀孕了。哈哈哈,我老婆怀孕了。兴才,你那崽我不要了。梁才勇大笑着说,今天我请客,来,喝!喝!喝个一醉方休!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梁才勇想自己与陈秀秀结婚都六七年了,秀秀的肚子始终不见动静。弄得每次回家,爹娘都会唠叨个不停,还常受工友们讥笑。这下好了,秀秀怀孕,瞬间的感觉自己腰杆也直了。奶奶的,这场雨还真是及时雨呢。
   
  受过夏日的炼狱,金黄的秋色挂满了丰硕沉甸的果实。陈秀秀生产了。正如梁才勇及爹娘所期盼,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欢天喜地的兴奋,比过年还高兴。梁才勇给崽取名叫浩儿。在家服侍老婆和崽,一晃就到过年了。因为多了个崽,这年过的比以往任何年都热闹。
  一天,陈秀秀的表哥袁涛来串门,抱着浩儿说,这崽长的真秀气,水灵灵的眉细脸润,将来一定是文曲星。恰巧,油菜花过路听见,就说,涛子,你咋看谁都和你一样的假斯文伪君子模样。涛子说,去,去,什么话到了你嘴里都变味烤糊了。油菜花说,说说嘛,又不是你的崽,你招什么急。
  涛子与陈秀秀当年恋爱过。秀秀父母因涛子一副白面书生样,既不会农活,也没体力挣钱,死活不同意。涛子一怒之下,离开秀秀去外面闯荡了。秀秀二年得不到涛子音讯,在父母撮合下最终嫁给了梁才勇。去年,涛子在外学了一手修锁配钥匙的手艺,挣了几个钱,回家准备娶秀秀,到家才知秀秀已嫁人。不知涛子是旧情难忘?或是在外漂泊够了?反正没再外出,而是就近在县城里摆了个摊,隔三叉五总会回村去看看秀秀。
   
  春节一过,梁才勇又外出打工了。一次与同乡喝酒时,四子已有些醉悥,继续要与梁才勇干。梁才勇说,你娃都醉了,还干个啥。四子说,我没醉,不信,我还可以背出油菜花说的原话。梁才勇问,油菜花说什么了?四子说,她说,浩儿不是你的种,是涛子的。梁才勇大怒说,你他妈的混蛋!油菜花那骚货的话也相信?四子说,你傻呀,秀秀几年都不怀崽,涛子一回来她就怀崽了。梁才勇只觉天旋地转,拂手一挥,满桌盘碟尽数滚落一地。四子吓得再不敢吭声。
  梁才勇在郁郁闷闷中度过了些日子,转眼到了浩儿的周岁。陈秀秀让梁才勇回家,为浩儿办场周岁酒。酒宴上,乡邻们逗着浩儿说,看这崽白净细肉的,怎么一点不象勇娃子的浓眉大眼。秀秀笑着说,这就对了,我家浩儿将来是文曲星,会读书弄墨的,怎能象他爹三大五粗地只能干粗活。梁才勇一听,鬼火立即上涌出来吼道,先人板板,老子三大五粗怎么了?你还不是嫁来了。这龟儿子到底是谁的种?给老子说清楚,不然,老子跟你没完。秀秀一怔,旋即怒道,你胡说什么酒话?人家这不是开玩笑嘛。梁才勇也凶道,什么开玩笑。你自己看这龟儿子哪里象老子?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干了啥事?我梁家的种,咋会象这龟儿子贼头灰面的。说完,一巴掌搧了上去,秀秀猝不及防挨了一掌后,看梁才勇当真了,泪即涌下道,你个没良心的,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呢。说着,丟下浩儿,气愤地掩面进屋躲了起来。梁才勇想,鉴定就鉴定,老子明天就带这龟儿子去鉴定,看看到底是谁的种!
   
  第二天,梁才勇带着浩儿去市里作了基因采集,等待亲子鉴定结果。过了几天,梁才勇去市里拿回鉴定报告,只见报告结论写着:不支持生物学上的亲子关系。梁才勇带着报告怒冲冲地回到家,将报告摔在秀秀面前恨恨地说,你这个贱货,干的好事,自己看看吧。秀秀一看报告也傻了眼,哭天抹泪地说,冤枉呀,浩儿真是你的!我从没干对不起你的任何事。报告怎会这样?梁才勇恼羞道,到这个时候你还喊冤?老实说,崽是不是涛子的种?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他!秀秀忙拉着梁才勇道,请你相信我,浩儿真是你的。我和涛子也没任何关系。梁才勇盯着报告,哪还听得进解释,说,你滚吧,从此别再踏进我梁家门。
  秀秀被逐回了娘家。几天后,梁才勇去秀秀娘家找秀秀一块去办离婚手续,进屋就见秀秀与涛子正说话来着,不禁怒火上涌吼道,先人板板的,你这狗男狗女,这还没离婚啦,就迫不及待地偷鸡摸狗起来了。说罢,上前一巴掌煽向秀秀,再紧接着一拳砸向涛子。涛子一边骂梁才勇混帐东西,一边不甘示弱地与梁才勇扭打在一起。一会儿功夫,左邻右舍涌出一大堆人,围在屋前看热闹。有询问为啥的,也有说秀秀偷情被逮了个正着的。秀秀哭喊着阻劝不了两个男人,又听乡邻如此议论,突然冲进里屋抓起一瓶农药出来,吼道,梁才勇,我以死来向你证明我的清白吧!说着,一仰脖子就咕噜咕噜喝下了整瓶农药。梁才勇和涛子同时被秀秀的举止吓呆了。涛子先反应过来,朝梁才勇大吼一声,你个混球,还不快救人!梁才勇一愣,人命关天啊!哪还顾得还未散尽的纷争,急忙横身抱起已无生存意识的秀秀冲出门外,一路向镇卫生院奔去。到卫生院医生赶紧对秀秀进行了洗胃等急救。梁才勇在急诊室外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心里却在想,难道真冤枉了秀秀?值得她以死抗挣!可鉴定报告明确浩儿与自己不存在亲子关系,又是怎么回事?这时,涛子也赶来了,见梁才勇仍是疑惑未定,说,你要真不放心,让我与浩儿也做一次鉴定。梁才勇瞪着涛子说,你敢去做鉴定?涛子肯定地点头说,为啥不敢?我和秀秀清白着啦。梁才勇看涛子语气坚决,不仅对自己的猜疑产生了怀疑,却又无法彻底抹去心中的疑虑,便喃喃地说,做做也好。
  很快,浩儿与涛子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与梁才勇的鉴定结果一样,都不支持与浩儿有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这下,所有人都被糊涂了,浩儿既不是梁才勇的,也不是涛子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秀秀因抢救及时,只是身体有些虚弱,并无大碍。面对两份鉴定,坚定地说,浩儿就是梁才勇的。梁才勇陷入迷惑和苦恼之中。
   
  一天,梁才勇在电视上看到省城有位专家介绍有关亲子鉴定的节目,便留意记下了专家的电话,然后给专家打电话讲述了自己的苦恼。专家建议梁才勇带浩儿去省城,再做一次鉴定。梁才勇带着浩儿去省城,在专家的指导下再次采集了基因,进行分析鉴定。不久,结果出来,梁才勇与浩儿基因中的15对染色体,12对发生了变异。故从一般意义上的生物学分析,梁才勇与浩儿不存在亲子关系。但仔细分析基因变异,可以确定浩儿的遗传基因正是梁才勇变异基因传染所致,采用理论综述,浩儿与梁才勇存在血源关系。一场风波终告真相大白。
  梁才勇诚心诚意地向秀秀道了歉,请求得到秀秀的原谅。秀秀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思忖,反反复复权衡了利弊得失,最终选择了原涼梁才勇。涛子也因自己的私欲给秀秀带来了痛苦而自责,离开家乡,远赴外地闯荡去了。梁才勇一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场本不该发生的创痛,在无聊的猜疑中暴露,又在科学技术面前遁形,但愿能还平凡世人一片和谐欢乐。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晋级风波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题】紫衣侯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无聊人的一句无聊话,差点毁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嗑瓜子嗑出个臭虫,什么仁都有。如果听信他人谗言,可能伤害自己的老婆;如果只相信老婆的话,可能便宜了隔壁老王。科技也跌跤的时候,还是相信事实好,因为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小说带有浓浓的泥土气息和生活味道,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我欲飞翔

    但愿能还平凡世人一片和谐欢乐。

    20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陕西有句话叫做“真金不怕火炼,亲娃不怕试验”,看来这话放哪都行!

    2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古月银河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