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蹊跷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16   点击:


  (一)
  宽敞的大厅,金碧辉煌,红毯铺展的通道上彩色拱门喜气洋洋;180余张餐桌前人头攒动,坐无虚席;随着欢快音乐的戛然而止,大厅灯光暗淡,西装革履的主持人宏亮而极富激情的声音响起,余音绕梁:“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杨军先生与彭梅小姐盛大结婚典礼,现在开始!有请新郎、新娘闪亮登场——”,配合着主持人的话音,几束追光灯扫射过大厅,齐刷刷地定格在拱门前,照耀着一对新人。
  婚礼即将步入高潮,期待的人们却突然看见追光灯前站出几名警察。其中为首的高个子警察出示了证件,向新郎说道:“我们是警察。你是扬军?”
  “是。”新郎点头道。
  “你涉嫌一起强奸案,请与我们回刑侦队接受调查。”为首高个子警察道。随即又问新娘:“你是彭梅?”
  “嗯。”新娘点头。
  “也请你一起去协助我们调查。
  大厅里,千余名宾客在瞬间愣怔之后,开始七嘴八舌地沸扬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强奸?杨军咋会干那样的事?”
  “警察同志,你们弄错没有?今天可是人家大喜的日子。”
  “你们咋早不抓、晚不抓,偏偏在婚礼上来搅局?”
  个别亲朋的情绪开始激动,纷纷上前围住警察。高个子警察手持传唤证,向众人展示,说:“我们是依法办案,请大家配合。”
  这时,大厅里的扩音器响起来了:“各位亲朋好友,请你们让开道,别妨碍警察执行公务。”众人回头向典礼台望去,见说话的是杨军的父亲杨天益,便不好在坚持,缓缓让出一条道来,眼看着新郎新娘被警察带走。
  望着大厅里凝惑不知所措的宾客,杨天益说:“请大家放心,这只是一场误会,他俩会没事的,一会就回来了。”
  “杨总,到底咋回事?这事弄得……”
  “嗨,我就给大家说了吧。杨军和彭梅谈恋爱,这年轻人在-起干柴烈火的把持不住;杨军呢,一个不注意就将本该婚后办的事给提前办了。彭梅呢,一想不开,就报了警。后来,杨军道了歉,彭梅也接受了。年轻人闹着玩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以为没事了。没想到警察今天会来。这就是场误会,我相信,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对不起大家,扫了大家的兴。今天,就当吃个预备酒,改天我再重摆酒宴,酬谢大家。”
   
  (二)
  市公安局刑侦队里,刘大勇单刀直入地询问着杨军:“7月14日晚,彭梅曾报警,指控你对她进行了强奸。有这事没有?”
  “啥?强奸?我堂堂杨军,从不干那种缺德的事!”杨军斩钉截铁地说。
  “你没干这事?彭梅怎么会报警,说你强奸?”刘大勇问。
  “嗨,我和彭梅是在谈恋爱。干那事也是你情我愿。那天,她不开心呗,就瞎报案了。”杨军道。
  “你与彭梅啥时开始恋爱的?你俩又怎么认识的?”刘大勇问。
  “两个月前吧。彭梅到我家一分公司求职,我正好去分公司遇上她在面试。我觉得这妹子不错,就让分公司录用了她。然后,就和她开始了恋爱。”杨军道。
  “彭梅今年多大?哪所学校毕业的?家在哪里?”刘大勇问。
  “这……我都不太清楚。我只看她漂亮,就一见钟情了。管她那些干什么?”杨军道。
  “你俩既然在谈恋爱,她家在哪里,今年多大,这些最基本的情况,你都不知道?”刘大勇问。
  “我喜欢她就行了。我管她那么多干嘛。”杨军道。
  “你这套说辞,不符合逻辑。你必须如实将问题说清楚,才能有助弄清事实真相。这是刑事立案,不是民事调解。有人报案,我们就有责任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你得明白自己现在的位置。”刘大勇说。
  听见刘大勇如此说,杨军干脆不再说话。任刘大勇问什么,都三缄其口,装聋作哑。
  刑侦队另一间询问室里,干警杜丽也在询问彭梅:“7月14日晚你报案称,杨军强奸了你。今天又和杨军举行婚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杨军是恋爱关系。那晚,我心情不好,干那事后,我一气之下报了警。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向你们道歉。”彭梅说。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怎么认识的?”杜丽问。
  “两个月前,我去公司求职,碰巧遇到了杨军;看他人高马大挺帅气的,就暗暗喜欢上了。后来,他经常来公司,一来二往就熟悉了。随后,自然而然就开始了恋爱。”彭梅说。
  “杨军的家庭情况,你知道吗?”杜丽问。
  “知道。他父亲杨天益是屈指可数的大亨,拥有上亿的资产;在他名下有6家公司。杨军是他的独子。”彭梅回答毕,却反问道:“这事都过去快两个月了,我报案时,你们没调查。今天,我和杨军举办婚礼,你们却突然来了这么一下,算什么意思?”
  “我们要处理的不止你这么一个案件。调查也需要时间。再说,你报案时,我们及时对现场进行了勘查,也对你的身体进行了检查。如果,你们真是恋爱关系,从现场勘查和对你身体检查的结果并不完全吻合,还存在着一些疑点。”杜丽说道。
  “什么疑点?”彭梅问。
  “例如,你房间里物件的散落,你被撕裂的衣服;你身体检查结果证实的伤害程度,都与你们是恋爱关系不相符。”杜丽说。
  “嗨,他那人脾气大,想干什么,就非得干成。就造成这样了。”彭梅说道。
   
  (三)
  就在杨军和彭梅分别接受询问的时候,彭梅的父母来到了刑侦队办公室。
  刘大勇热情地接待两位老人,与其拉起了家常。
  “大叔、大妈,你们知道彭梅在与杨军恋爱吗?”刘大勇问。
  “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大概二十天前,彭梅回家说起这事,我和她妈听后,觉得这事太快,也有些不靠谱。就劝女儿慎重考虑段时间再说。可女儿大了,也不听我们的了。这不,突然来个电话,说结婚了。女儿结婚是多大的事啊,我跟她妈前天就急着赶来了。结果,婚礼上又出了这事。我们也弄不懂,究竟出了什么事?所以,就来这里,想问问清楚。”彭父说。
  “大叔、大妈别急,事情是这样的。7月14日晚,彭梅来报警,说遭到杨军强奸。我们接警后,便开始了调查。我们在调查中得知,彭梅竟然要与杨军举行婚礼,感到不可思议,觉得其中会有什么蹊跷。为了防止彭梅再次受到伤害,所以,我们果断采取了措施,将杨军和彭梅带回来,进行进一步调查。彭梅没与你们说报案这事?”
  “没有呢。”彭父说。
  “大叔刚才说‘太快’、‘也有些不靠谱’,是什么意思?”刘大勇问。
  “彭梅今年才刚刚大学毕业。毕业后,我们劝她就在老家找个工作,一来女孩子在家方便,二来全家人也在一起,多好。但她坚持要来大城市发展,在这里她独自一人,举目无亲,我们很是担心。上个月,她妈去医院检查,被发现心脏有问题,医生建议安置支架,需要十多万元的手术费。我打电话让彭梅回来,并不是要她想办法筹措手术费;因为我们在区市还有套房子,卖掉后支付手术费绰绰有余。我是想趁这个机会,让她回来安心在老家找个工作,然后一家人都在一起。她回来就说,她恋爱了,并且很快就会结婚。我和她妈一听,就愣了。她才来这里还不到一个月,这么快就恋爱上了,而且马上还要结婚。我心里不踏实,就问她,对方是干啥的?她说这户人家富得很,公司就有6家,资产上亿。未来的公公许诺将来会将所有家业都交给她和老公打理。我越听越不靠谱,人家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看上我那丫头。所以,我和她妈都表示不同意,劝她再好好考虑。可她不听呀。结果,就弄成这样了。”彭父说道这里,忽然想起一事,忙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张纸,递给刘大勇,继续说道:“这张条子,是昨天我在彭梅抽屉里找到的。我当时看了很奇怪,就放在口袋里,准备问彭梅。因为今天要举行婚礼,我就将这事忘了。刘队长,你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刘大勇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杨军与彭梅举行婚礼后,彭梅去公安局撤销报案,公司两天内支付彭梅10万元。”落款的时间上盖有公司印章。刘大勇仔仔细细看完纸条上的内容,思考片刻后,说:“这可能就是彭梅与杨军举行婚礼的原因。如此看来,杨军与彭梅的婚礼很有可能是场假婚礼。目的是为杨军洗脱强奸的罪名。”
   
  (四)
  刘大勇返回询问室,将纸条放在杨军面前。说:“杨军,这张纸条是咋回事?”
  杨军看到纸条一愣,半晌才喃喃地说:“估计、可能、应该是我父亲给彭梅的补偿金吧。”
  “你父亲为什么要补偿彭梅?”刘大勇问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杨军喏喏地说。
  “你与彭梅领取了结婚证吗?”刘大勇问。
  “没有。还没来得及。打算婚礼后再去补办结婚证。”杨军说。
  “没领结婚证就举办婚礼,这是正常恋爱结婚的程序吗?婚礼后,你会真心与彭梅去领结婚证?”刘大勇询问声音越来越严厉。
  “我、我,不知道。”杨军头上开始冒出汗珠。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你父亲写这张纸条给彭梅,是诱骗彭梅落入你们设计的假婚礼圈套;利用彭梅承认你俩是恋爱关系,逃脱你犯下的强奸罪行。事已至此,你只有积极配合我们把案情说清楚,才能获得主动认罪,争取得到从宽处理。既使你不配合,我们以案发现场勘查结果和对彭梅身体检查的结果,就可以确定你的犯罪事实。到时,你只能受到从重从严的处理。”刘大勇厉声告诫杨军。
  “卟嗵”杨军忽然一下跪在地上,双手抽着自己的脸庞,忏悔道:“我混蛋!我混蛋!是我强奸了彭梅……”
  “如实从头说起。”刘大勇将杨军拉回椅子上座好,说道。
  “7月14日,我陪几位客人在分公司食堂吃晚餐,用完餐从楼上下来;正好看到公司员工在大厅里聚餐,大家看我去了,都高声地招呼着让我也喝两杯;我便过去与员工喝了两杯,喝酒时,看见一个姑娘很漂亮,我却不认识,便问旁人,有人介绍说,‘这是公司新来的,刚大学毕业,叫彭梅。今晚大家聚会就是为了欢迎她’。刚说到这里,几位客人也下楼来了,我便忙着去送客人;在送客人的过程中,又谈了些事,就耽误了很长时间,我返回大厅,员工们都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一个刘姐和彭梅还在;我上楼拿了包下来,听见彭梅问刘姐,晚上还有没有公交车。我顺口就问她,‘你住哪里?’,她说‘滨江路嘉宾花园旁边’,我说‘正好我也往那方向走,就坐我车吧,顺道送你’。听我一说,彭梅很高兴地就答应了。我将她送到嘉宾花园旁,看她独自向一条小巷走去。那条小巷很暗,我就叫住她,说我送你到家吧。那巷子廷窄,我和她并排走着,几乎身子挨着身子,从她身上我忽然闻到一缕莫名其妙的香味,到了家里,她一边脱外套一边招呼我坐;我看她家里摆设很简单,就问她‘房子是租的吧’,她说‘是’,我说‘房子不错,就是窄了点’,她说‘一个人住,凑合了’。这时她已脱去外套,只穿了一件紧身T恤,看上去非常性感;再听说她个人住,我一时心血上涌,就上去抱她;她一怔之后,开始剧烈反抗;但我已被血潮的上涌冲失了理智,下手对她狂撕烂扯,她那娇弱的挣扎几乎没起什么作用。就这样,完事后,我便匆匆逃离了现场。接连几天,我没敢去分公司,找了个下属去分公司打探情况;下属打探后,回来告诉我,分公司那边没事;不过,听公安局一哥们说彭梅已经报了警,我一听知道这祸撞大了,急忙去找父亲。我向父亲说了事情经过,父亲气得大骂了我一顿。我想出去躲避一段时间,父亲说那不是办法,现在网上都可以通缉,躲在哪里也不安生;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能说服彭梅承认与我是恋爱关系,性质就彻底不一样了。我担心彭梅不会同意,父亲说让我别管了,他去想办法。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说服彭梅的,反正事后不久,父亲告诉我,准备给我和彭梅举办一场婚礼;我很诧异,难道我就此便要和彭梅结婚了吗?说实话,尽管我对彭梅干了那事,但只是一时性起,要作为结婚对象,我很难接受。父亲说只是办一场婚礼,又不登记领取结婚证;婚礼后,让彭梅去公安局撤销报案,处理完报案,怎么处理我与彭梅的关系,全凭我自己拿主意。我听父亲如此安排,便同意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些。”杨军如实交待完案情经过。
   
  (五)
  杨天益被传唤到刑侦队。
  “杨军涉嫌强奸,你是否知道?”刘大勇问道。
  “你是说彭梅吧?彭梅与杨军是恋爱关系,年轻人玩走火了,也正常。那应该不算强奸,最多也只能是非法同居。是吧。”杨天益不紧不慢地答道。
  “可是,据我们调查,杨军和彭梅并不是恋爱关系。”刘大勇说。
  “怎么会不是恋爱关系呢?你们不是从婚礼现场带走杨军和彭梅的吗?没有恋爱关系,他俩怎么就结婚了呢。”杨天益道。
  “他俩登记领取结婚证了吗?”刘大勇问。
  杨天益一怔,道:“领取结婚证只是时间问题。”
  刘大勇拿出纸条往杨天益眼前一放,问:“这张纸条上说的是什么意思?”
  杨天益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事情要糟;却仍狡辩着:“那不过是我给彭梅的补偿,毕竟孩子受了委屈嘛。”
  “为什么要彭梅在婚礼后,撤销报警?”刘大勇问。
  “年轻人气盛,赌气就报了警。我当然希望他们别玩得太出格。所以,希望彭梅能撤销报警。”杨天益道。
  “杨天益,你别兜圈子了。”刘大勇再拿出杨军的询问笔录,说:“事情经过杨军已彻底交待了。他涉嫌强奸的事实清楚。现在的问题是你是怎样说服彭梅承认她和杨军是恋爱关系的?”
  杨天益看完杨军询问笔录,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子;面对事实,不得不承认:“嗨,这都是我的错。出事后,杨军来告诉我,我气得直想一脚踹死那畜生。但我只这么个独子,不愿意就这样让他吃上官司;我就找来彭梅,问她打算怎么办?彭梅仍在气头上,说要让杨军千刀万剐;我告诉她,事情已经出了,既使杨军进了监狱,也挽不回你的委屈和损失。但是,如果可以换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坏事也许可以变成好事。彭梅说这事本就很坏了,咋还会变成好事。我说我先给你保一媒吧,让你和杨军举办一场婚礼,证明你们俩以前是恋爱关系;杨军本质不坏,就是贪玩了点;你与他结婚后,我们共同管束杨军;我们杨家这份事业还要靠她和杨军来挑重担。彭梅听后,心思有些松动;我就赶紧说,为了表示我们的真诚,从今天起,调你到公司管理层工作,薪酬加两倍。正说着,彭梅接到一个电话,从她接电话的口语中,估计她家里遇上了些麻烦事。待她说完电话,我问她有什么困难,她吱呀了半天,才说她母亲被查出心脏有毛病,需要10万元的手术费。我说这个手术费我给了,但要她认真考虑我刚说那些话。她经过再三考虑,答复我,同意照我说的办。听她同意了,我当即就给她写了纸条,算作是保证吧。随后,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就安排了那场婚礼。事情就是这样。”
  “你在处理这事的过程中,是真心想让杨军和彭梅结成夫妻,还是只为了开脱杨军的罪责而敷衍彭梅呢?”刘大勇问。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只想尽快平息此事,至于杨军和彭梅能不能真的成为夫妻,则要看他们自己了。”杨天益道。
  “你说要让彭梅和杨军挑起你杨氏家业重担的话,也只是一时的敷衍?”刘大勇说。
  “当时情况下,我只能如此说,彭梅才有可能对我的话进行考虑。而且,我是真的当天就将彭梅调到了公司管理层,也增加了薪酬。”杨天益道。
  “你这样做,其实都只是为了杨军。你的行为,已经涉嫌包庇犯罪,你知道吗。”刘大勇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望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我只想把孩子撞的祸和对受害人受到的伤害都解决好,这也算有罪吗?”杨天益不能接涉嫌有包庇罪的事实。
  “凡是触犯了法律的事,都必须按法律来处理。这是国家依法行政,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和谐的根本措施。如果,一个人犯了罪,其他人都按自己的思想意识去处理,这个社会不就全乱套了。”刘大勇耐心地开导杨天益。
   
  (六)
  彭梅看过杨军和杨天益的笔录,再次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悔不该轻信杨天益编织的鬼话,使自己不知不觉落入了别人设计的圈套,与杨天益一样背上了涉嫌包庇的嫌疑。
  法院经过审理,作出判决:杨军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杨天益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期三年执行。彭梅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行六个月,缓期二年执行。
  一场强奸犯罪,犯罪人理应受到法律制裁。但围绕犯罪牵涉渗入的自以为是,盲目与法较量,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白白地增加了二项犯罪的成本。任何企图与法律抗拒的逆流,在依法治国、法治社会的今天,必将被正义的法律之剑,斩得残垣破碎,抱头鼠窜。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别墅风波

下一篇: 《 沧浪奇缘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警察闯进婚礼议程,宣布新郎涉嫌强奸,而新郎父亲向大家解释说不过是新郎新娘提前办了婚后应该的办的事。小说的开头便牢牢抓住了读者。蹊跷一点点解开,原来是两家法盲演绎的一段包庇强奸的所谓婚礼。小说脉络清晰,故事引人入胜。结尾又为大家普及了一堂法制理论课,足见作者为文为人的厚道。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古月银河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