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冷吟同题】冷吟是杀手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09   点击:

  这再聪明的的女人啊,一旦涉及情爱,就变得不聪明了,甚至是不可理喻。
  我说的是情爱,不是爱情。表达爱情总是有一些美好的词语,比如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是情爱吗,或许暧昧可以形容,或许说风月无边。
  小城的风月场,三个人。冷吟、兰蔻,加上一个我。
  冷吟是一个人,写的那些长短句迷惑了小城不少女人,女人形形色色,有知性的女人,工厂的女性,商场的卖员,职场的女性。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外表冷淡甚至任何时候都清醒的如冰山的兰蔻也喜欢冷吟。这是我亲眼所见,有一次在案发现场,我从地上冷冰冰的尸体收回眼光的时候,看到他两眉来眼去。
  我一向对我的直觉无比自信。没有法子,我是小城唯一的刑警,在外人眼中,我在小城的断案能力比福尔摩斯还高明。兰蔻是我的助手。
  我眼中的世界,灰暗,处处充满着罪恶,甚至小城十万人口在我眼中,没有几个好人。好人中就包括兰蔻,没有法子,她是我的助手,而且是一个年轻貌美,性感妖娆的助手。但是自从无意中看到她和冷吟眉来眼去,我觉得她也不见得是好人。
  但我眼中的坏人如果不是我将要接手的案子的嫌疑人,就都不算太坏,反正吧,刑警的角色让我保持一种习惯,与谁不要太近,与谁也不要太远。该无情的时候必须无情,该有情的时候也是不要有动感情,总的来说,就是不要有太多情绪,特别是把个人喜好、情感带到案情中去。
  但是我对冷吟真的是不喜欢的。原因简单,小城中我应该是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但是冷吟的长短句迷倒众生,包括兰蔻,包括兰蔻之前的女人。
  所以小城虽有十万人众,到最后爱恨情仇纠缠,就是三个人,我、兰蔻、冷吟。一个刑警,一个刑警美女助理,一个人。
  所以,没人的时候,我就在想,必须让冷吟倒霉一次。有时候恨得牙痒痒,看到身边的东西就砸,实在没砸的时候,就掏出口袋里的手枪,砰砰几下,万物都成樯橹,灰飞烟灭,包括阴影中的冷吟。有一次,一个不小心,流弹擦伤推门而进的兰蔻,子弹在她额头擦出一道印痕,鲜血流出,殷红如火。
  “你就这么恨我?”她恼怒问道。
  我吹一吹手枪残余的烟火,斜眼看她一眼,说:“以前不恨,以后难说。”
  “那你怎么才能不恨我?”作为助手,被我记恨,兰蔻知道结果。所以有时候啊,她是高傲的,有时候不得不承欢。
  “杀了冷吟。”
  “不行。”她本能说道。
  看我冷笑,她不再言语,坦诚相见之后她踌躇而去,临走时候问我:“如果冷吟是杀手呢。”
  “那不就好办了吗?我是刑警,他是杀手。警察和罪犯之间,最终的结果,就如猫和老鼠的结果。”我翻身而下,刚才的兴奋劲重新勃起。
  所以,在一个案发现场,鬼使神差的,冷吟作为旁观者,刚要兴大发,就被作为嫌疑人带进了局里。
  “要刑讯逼供吗?”我坐在被固定了手脚的冷吟对面肆虐问道。“对付犯人,我有很多手段,不比你对付文字的手段少。”
  “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冷吟有点慌乱,毕竟,他就是一个诗人,平时人五人六,但是在这冰冷的审讯室里,是我的地盘。
  对呀,我凭什么说他是凶手,案发现场是一个郊区冷库,平时少有人去,今天冷库的头头,也是小城的一个风流人物,社会关系不太复杂,但是也不太简单,就是有了点钱,喜欢上女人了。今天带一个新勾搭的小蜜去自己地盘视察,突然就死了,身上没有任何外伤,表情也不太痛苦。
  “你觉得我需要证据证明你是凶手吗?”我问,刚好看到兰蔻端进来一杯饮料,冰凉的,可以算作冷饮。
  我无意中抬头,看到兰蔻看冷吟的眼神有点慌乱,再看冷吟,看到兰蔻,眼神中冒出一些希望出的火花。
  心中冷笑,这对男女,还是有不少故事。
  “兰蔻,冷吟是不是凶手?”我问,眼睛逼视兰蔻。
  兰蔻短暂的慌乱之后,说道:“是。”
  “你血口喷人,你不能这样。”冷吟爆发了。没想到兰蔻诬蔑他,暂且算作诬蔑吧。
  “冷饮,冷吟。好啊,你不是凶手,谁是凶手?”我终于确定,摇晃手中的冷饮,“要喝一口吗?你两。”
  “我不喝。”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眼神慌乱。
  好啊,问题出在这杯冷饮上。我想起案发现场,那个人没有外伤,应该是中毒而死。
  但是,冷吟是杀手,难道兰蔻也是?
  我回到案发现场,找寻证据,没有发现任何的冷饮痕迹,也没有发现任何下毒迹象。
  兰蔻始终跟随在我身边,在我寻找证物的时候,突然说道:“冷吟除了是一个诗人,还是一个化学老师。”
  “这能说明什么?我只要证明冷吟是杀手就行,现在冷库头头死了,要证明冷吟杀了他,先要找出冷吟的杀手动机。”要把冷吟定罪,先要有铁证。
  “情杀呗。冷吟被那个小头头横刀夺爱了,这夺‘妻’之恨,当然就是动机了。”我看看兰蔻,更加确定了,要将冷吟是凶手办成铁案,否则,这杀人动机早迟会转嫁到我身上。
  刚才兰蔻说冷吟是化学老师,好像是一种暗示。我们果断去冷吟的宿舍,在他案头,发现一本书《世界农药大全》,在639页,发现一条注释:杀螟硫磷,化学名:fenitrothion。作用机理与特点:胆碱酯酶抑制剂,具有触杀、胃毒作用的非内吸性杀虫剂,杀虫谱广,亦有一定渗透作用。
  在640页有一道浅浅的折痕,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书页之间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蔻香水味道,这是我和兰蔻第一次后送她的那瓶香水。当时,兰蔻说,她这一生,从此只用兰蔻了。
  有这本书,加上兰蔻亲力亲为去现场采集的杀螟硫磷残剂,冷吟成为本凶杀案的凶手基本确定无疑。
  从此,小城的风月场再也没有诗人,人家说到冷吟,都会说一句:哦,冷吟啊,什么狗屁诗人啊。
  冷吟是杀手。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钓鱼岛海战

下一篇: 《 【冷吟同题】冷吟疯了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首先,侯爷是我们老大,其次才是小城刑警。老大说冷吟是杀手,冷吟就是杀手。其实冷吟是不是杀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喜欢了我们老大喜欢的女人。兰蔻也喜欢冷吟,这是我们老大主观臆断的,但是凭女子敏锐的第六感,兰蔻分明在误导老大。事实上这样判案定案本身就是可笑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才是我最关心的。事实上误不误导与本案件无关,老大要的只是一个定罪冷吟的理由,理由成不成立,这都不重要,谁叫老大是小城唯一的刑警呢? 这个故事是引人入胜的,引人入胜的是讲故事的方式和它独特的叙述语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9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