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钓鱼岛海战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1-08   点击:


  (一)
  傍晚时分,老天爷忽然下起了丝丝细雨。雨珠由最初的稀疏,逐渐密集如帘;窗台上的盆花,受不了凌辱,泪水融着雨珠涌出盆外,直砸下几十米距离的地下,摔落个粉身碎骨,随着流淌不息的雨水漂向远处。
  陈国栋凝视着雨天散出的水雾,寻思着这场雨会下多久?按预定计划,他今晚上应该与陆勇、王学才对“保钓七号”舰进行出发前的最后检查,以确保船舰性能丶保障供给的完好就绪。但这场雨来得很不是时候,以至他原打算在借今晚对船舰作最后检查时顺便带上船去的几个合成强力粘胶粉箱子被滞留,也滞留住了自己的出行。
  “铃……”陈国栋拿起电话筒便传出王学才的声音:“老陈,下这么大的雨,粘胶粉怎么办?那玩影受了潮可就不起作用了。”
  陈国栋说:“你叫上老陆,多找些塑料布来,将箱子密封扎实些,应该可以防潮。”
  王学才应道:“好的。我们一会就过来。”
  半个小时后,陆勇和王学才来到陈国栋家。三人用塑料布将几个装有合成强力粘胶粉的箱子覆盖得结结实实密不透风,然后分别扛上肩头,出门而去。
  (二)
  清晨,天刚蒙蒙亮。计划中的十八位“保钓”成员都准时登上了“保钓七号”舰船。陈国栋看已到出发时间,便向王学才道:“起航吧。”
  刘学才握住舵盘应道:“是。起锚。出发。”
  “呜……”汽笛一声长鸣,舰船缓缓离开码头,驶向茫茫大海。
  “保钓七号”原是俄罗斯海军退役战舰,满载排水量455吨,长56.1米,航速36节。原装备有4枚反舰导弹,1门76毫米AK176舰炮,2座AK630速射炮,以及轻型防空导弹。但在退役后,武器装备系统或被拆除、或被废置,仅能供改建为游舰使用。该舰被奥大利亚一华裔购买后赠给“中华保钓联合会”用于保钓活动。
  陈国栋不高的个头,伫立在驾驶舱窗前,眺望着尉蓝的海水如一面光滑的平镜,折映着海鸥时而高飞时而低嘻海面的自由翱翔。从海军转业已经二十年了,战舰生活的画面却始终在脑海里时隐时现。当年,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一名年轻的副舰长,陈国栋驾驶着战舰长年巡逻在祖国的东海海域,或执行战备值班巡航、或进行现代化战争的军事演练、或奉命为出海渔民保驾护航。总之,在这片水域融入了他太多的青春和汗水。近几年里,中倭在钓鱼岛上的争端、纠纷、摩擦日倾升级;特别是小鬼子依仗《美倭安全条例》,利用我国政府的一再忍让,不断在钓鱼岛海域制造事端,驱赶我国渔民、闯毁闯沉我国渔船、无理阻拦干挠我国渔政船舰执行公务、非法阻挠我国民间保钓志愿者宣示主权活动。三年前,陈国栋加入了“中华民间保钓联合会”,并成为该组织负责人之一。此次“保钓七号”出海,便是计划前往钓鱼岛海域进行宣示主权活动;并计划在钓鱼岛上筑建主权碑和树立国旗。
  同舰十八人均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华民间保钓联合会”成员(其中,包括4名香港和澳门人士),并将与事先协商好的“台湾保钓联合会”汇合,共同前往钓鱼岛。
  本次活动因事先向海事部门和当地政府提出了申请并获得批准。当“保钓七号”起航不久,政府方面便派出了一架直升机和一艘护卫舰随行护航。
  “保钓七号”在距钓鱼岛80公里海域处,与如期而来的台湾“保钓船”汇合。
  (三)
  “保钓七号”与台湾“保钓船”胜利汇合后,便继续向钓鱼岛海域航行。一路急行,出乎意料地竟然没有碰上倭国人的巡逻舰,这在保钓史上极为鲜见。约晚上六时左右驶近钓鱼岛前,因岛前礁石密布,“保钓七号”和台湾“保钓船”都无法直接靠拢岛屿,保钓成员们便只能改乘快艇登陆。
  陈国栋经过与台湾保钓志愿者负责人程一仁协商,决定由陈国栋方派出12人,带上国旗丶筑建主权碑碑石及筑碑所需的合成强力粘胶粉剂乘快艇登陆进行作业,余下的6人及台湾保钓志愿者9人,共15人留守“保钓七号”舰和台湾“保钓船”,监视海面,以防小鬼子巡逻舰前来干挠破坏。
  带领登陆作业的是陆勇,这位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员,身高体大,坐在快艇舱首,就象一樽势大力沉的石雕。快艇瞬间便抵达岸边,陆勇率众人弃艇登岛,至岛高点,各人分工开始筑建主权碑及插升国旗。
  陈国栋与程一仁通过望远镜注意着岛上作业情况以及附近海面情况。此时,天色已暗,朦胧浑浊的月色,透着稀微的光泽。远处岛上作业的人影时隐时现。
  不一会,陈国栋透过望远镜看见五星红旗已在旗杆上迎风飘杨,便对程一仁说:“看来,陆勇他们马上就要完工了。想不到,今天竟然这么顺利。真是天助人愿啊。”
  话刚落音,护航的直升机上传来呼叫:“保钓七号注意,东北方向有两艘倭国巡逻舰成编队方式正向你处驶来。请注意警戒。”陈国栋用望远镜向东北方向一看,果不然,小鬼子巡逻舰正全速驶来。陈国栋立即与程一仁商量,考虑到台湾保钓船船小又是木制结构,万一发生冲突,会吃亏;决定留下两人操作外,其余人员全部转移上“保钓七号”并与保钓船拉开适当的位置,以防不测。
  几分钟后,小鬼子巡逻舰便逼近了“保钓七号”舰。当陈国栋准备应付小鬼子可能的挑衅时,其中一艘小鬼子巡逻舰竟直地越过“保钓七号”舰,直达岛礁处停住,使用舰灯照射着岛上。舰灯照映出旗竿上的五星红旗后,开始喊话:“岛上的人听着,我们是倭国海上保安厅巡逻舰。你们已侵犯了倭国领土,限你们一分钟内,降下旗帜,撤离钓鱼岛。”
  与此同时,我护航的直升机也已飞抵倭国巡逻舰上空,并向其喊话:“下面的倭国巡逻舰注意,你们已非法驶入了中国领海,并干涉干挠了中国公民的正常活动。请你们立即退出中国海域。”
  双方的喊话在无休止中进行。突然,倭国巡逻舰的舰炮发出一束白练,紧接着一条水注直扑岛上刚刚升起的五星红旗。在水注的压力下,旗竿“啪”的一声折为两节,五星红旗随之徐徐下坠;忽然,一条人影飞扑而至,双手擎住下坠的半节旗竿,转身面向倭国巡逻舰方向,用双手再次高高举起五星红旗。小鬼子见已经折断的旗帜再次被人举起,便又一次使用水柱冲击,企图冲倒擎旗之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人影迅速扑向擎旗人身后,用尽全身之力顶住擎旗人不被水注击倒;接着一条又一条的人影扑向擎旗人身后,任其小鬼子使足了吃奶的劲,也丝豪憾动不了擎旗人的身躯。五星红旗仍旧在钓鱼岛上迎风飘杨。
  也许是擎旗人的胆魄刺痛了小鬼子的神精,也许是飘杨的五星红旗触疼了小鬼子兽性。忽然,“轰”一声巨响,一团火光从小鬼子巡逻舰上激射而来;万恶的小鬼子开炮了,它终于撕下了乔扮的伪装,露出了禽兽的本性,像一百多年前的倭寇沿海衅事挑起了“甲午战争”、像七十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制造了“卢沟桥事件”一样,倭国小鬼子又一次企图利用钓鱼岛挑衅事端,从而实施更加不可告人的阴谋。
  炮声震惊了“保钓七号”上所有保钓成员和志愿者。陈国栋握紧愤怒的拳头,狠狠地砸向驾驶台板上,说道:“鬼子开炮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反击!要灭掉鬼子的威风!要让小倭本人知道中国人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
  “对!”“跟小鬼子拚了!”“想办法跟他对着干”,全体人员无不义愤填膺地吼着。
  程一仁挥手止住大家:“要干。但不能莽干。不要作无谓的牺牲。要想个办法出来,既能消灭鬼子,又能最大可能地保存自己。大家都想想,怎么过干法最好?”
  (四)
  炮声响起的同时,我护卫舰全速驶向倭国巡逻舰停靠海域,并向倭国巡逻舰发出严正警告:“倭国巡逻舰听着,你们公然侵犯中国海域在先,继而又挑衅滋事,并公然向手无寸铁的中国公民开炮。现警告你们停止炮击,并立即驶出中国海域。如若不听劝阻,我舰将进行自卫反击。”
  “轰隆隆”“轰隆隆”,炮声继续。倭国巡逻舰继续向钓鱼岛上手无寸铁的中国公民实施炮击。我护卫舰忍无可忍,舰长一声令下,一串火光从舰炮口愤射而出,“唏涮涮……”倭国巡逻舰舰面如爆竹开花火光四溅,片刻间便酷似一艘火船,只听得几秒钟前还耀武杨威怒目咧嘴的鬼子们一片狼嚎鬼叫,缺胳膀少腿的东奔西窜,或就地打滚、或纵身跳海……
  另一艘倭国巡逻舰见同伴受伤,为了阻挡我护卫舰的乘胜追击,全速横擦过来,与我护卫舰展开了激战。
  陈国栋眼见倭本国巡逻舰被我护卫舰打燃起火,已有不少鬼子伤残。此时,该舰开始转变方向,大有准备逃窜的意图;便对大家说:“这受伤舰要跑。现在这舰上部分鬼子已受伤,剩下的鬼子不多了。我们靠上去,夺了鬼子这艘舰怎么样?”
  “可是,我们手上没有武器。怎么跟鬼子拼?”有人问道。
  “榔头、钢管、铁锚都可以当武器。上了敌舰还可以夺伤残鬼子的武器。另外的鬼子极有可能大都躲在机舱里,并不知道我们会上敌舰,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有人答道。
  陈国栋与程一仁一碰头,说:“行。就这么办。大家分头去找家伙。我这就将舰靠过去。”
  眨眼工夫,“保钓七号”挨拢了受伤敌舰。陈国栋手握一柄斧头,率先攀过舰弦,迎面与一受伤鬼子相遇。受伤鬼子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人敢登上倭国巡逻舰,初碰面便吃惊地瞪大着双眼,不知所措。趁鬼子楞呆之机,陈国栋一个箭步窜上,辟手便是一斧背头,“卟哧”一声,鬼子便倒地晕死过去。紧接着十多人相继跳上敌舰。陈国栋取下鬼子腰间的手枪,拉住程一仁道:“我率人去驾驶室,你率人去机舱。咱们分头行事。”
  程一仁说了声“好”,便挥手带着台湾保钓志愿者向机舱摸去。下到机舱,程一仁再将七人分为三组,分别寻找目标。此时,程一仁一行已从受伤的鬼子处缴获了两支冲锋枪和一支手枪,正好保证了每组有一支枪可用。程一仁摸到一舱门前,侧耳贴在门上,听到舱里有声音,便轻脚细手地慢慢拧开舱门,推开一条缝隙,只见两个鬼子正埋头摆弄着一枚鱼雷弹,似乎在作发射前的准备。程一仁向两个同伴一使眼色,三人如旋风般扑向鬼子;因出其不意,两个鬼子未来得及作任何反应,便成了俘虏。
  在机舱里的其他二组,一组扑了空,搜了几间舱室都没人。一组却遇到了麻烦,他们摸着闯进一机舱门,却发现那里有五个鬼子,正在操纵发动机高速运行;志愿者们闯进去后端着冲锋枪大喊一声:“不许动。将双手抱在头上”。鬼子一惊之后,见只有三人,并且只有一支枪,其中一个鬼子趁前面的鬼子挡住了视线,从腰间拔出手枪便欲射击;但匆忙中忘了子弹还没上膛,举枪空击的瞬间,被志愿者一梭子连发,打成了马蜂窝。其余鬼子见状,纷纷蹲在地上自觉地双手紧紧抱住脑袋瓜子。
  再说程一仁率志愿者下机舱的同时,陈国栋吩咐一个同伴带两个人去后甲板搜索,自己则率人摸向驾驶室。刚上驾驶室舷梯,忽然从驾驶室里冲出一名鬼子,嘴里叽哩咕噜地叫着什么,陈国栋不由分说,抬手就是一枪,鬼子应声身子一斜摔下舷梯;陈国栋急忙挥手让身后握着冲锋枪的王学才赶快上去堵住驾驶室舱门。王学才会意,疾步窜上舷梯,对准驾驶室,端起冲锋枪一阵猛射;但转眼间,见王学才忽然身子一仰,便知是中弹了。陈国栋一声怒吼,大步冲进驾驶室,见一受伤的鬼子正缓缓垂下握枪的手,便狠狠地扣下板机,直到枪膛里发出空响……
  少顷,程一仁率同伴押着六名被五花大绑的鬼子走上甲板与陈国栋汇合。此时,我护卫舰与另一艘倭国巡逻舰仍在激战中。直升机也加入了对敌舰的作战。双方却打得难解难分。
  陈国栋问同伴:“有没有会舰炮的?”
  立即有两位同伴举手回应:“我会。”“我也会。”
  陈国栋说:“那好。你俩快上舰炮,我们去增援护卫舰。”
  陈国栋指挥着两名同伴,调转舰炮向着敌舰方向,瞬间操作完成。陈国栋命令:“装填炮弹。”
  “装填完毕。”同伴应道。
  “发射!”
  “发射完毕。”
  “轰隆隆”敌舰没想到背后的“同伴”会向自己开炮,前面又有护卫舰的炮火压制,天上还有直升机的监视和冷枪。仗打到这个份上,傻子都该知道怎么办了。再也顾不上丢不丢人?哪里还有什么军国面子?赶紧逃命吧。一声长鸣,象是跪地求挠,拖着一束黑烟,狼狈地逃离了钓鱼岛海域……
  此时,登岛作业的同伴们乘快艇返回了“保钓七号”,陆勇和另一同伴受重伤,另有四、五名同伴受轻伤,其余人无恙。
  经过二十余分钟的激战,经清点,此役共击毙鬼子5人(不包括已跳海者),俘虏包括受伤在内的鬼子23人,缴获巡逻舰一艘。我方王学才壮烈牺牲,两人受重伤,十余人轻伤。
  (五)
  次日,倭国向我国政府提出“抗议”,企图借此掩盖真相,混淆国际舆论。
  我国政府发表严正申明,详细阐述了钓鱼岛海战始末。重申钓鱼岛历来都是中国领土,绝不允许任何人侵犯。任何国家、组织、个人胆敢来犯,必将予以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之。钓鱼岛海战是我国军民维护领土主权的自卫行为,实属正当的正义行为。对倭国倒打一耙的“抗议”,不予接受。
  是日,倭国纠集自卫队数十舰只,编队列阵于我钓鱼岛海域,企图威骇我国领土安全。我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奉命开进钓鱼岛海域,执行保卫国家领土安全任务。双方对峙半小时后,在我强大的人民海军威慑下,虚张声势的鬼子灰溜溜地再一次逃离了钓鱼岛海域。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冷吟同题】冷冷吟

下一篇: 《 【冷吟同题】冷吟是杀手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一场激烈的钓鱼岛海战,以一人牺牲、两人重伤和十余人轻伤的代价,夺回属于的我国主权的钓鱼岛,真是大快人心!但读者们要注意,这是作者虚构的一个精彩故事。虚构也是以中华名族的子孙们的保钓行动为基础的。在官方韬光养晦的那些年代,只有民间保钓行动,台湾和大陆的民间保钓人士,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不怕危险不怕牺牲的精神,勇敢顽强地以渔船到钓渔岛宣誓主权,他们在鬼子的坚船利炮面前,吃尽苦头,但绝不放弃,他们是民族英雄,值得我们景仰。现在好了,我们国家的渔政执法船,代替了民间两岸的民间人士保钓,也着实让鬼子们疲于应付。虽然民间保钓已成为历史,但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勇士们的英勇精神和他们所作出的贡献!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西部井水

    向英勇的民间保钓人士致敬!向本文作者致敬!

    1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