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老实当官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29   点击:


  写在前面的话:下面将要讲述的故事的主人翁,是我在故乡的邻居。主人翁的仕途经历让人惊奇。当今社会的物欲横流,为官场潜规则埋伏下了温氤的土壤,吞噬了不少精英豪杰的壮丽人生。主人翁的经历,看似另类,却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期望;也体现了党为人民谋福祉的宗旨从未改变。
  (一)
  柳劳实,象他的名字一样,老实得三脚尖也踢不出一个屁来。据此,凡认识柳劳实的人,大概也因偕音之故,大都叫他“牛老实”,有时,干脆连偕音的姓也省了,直接便叫“老实”。柳劳实也懒得纠正,心想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吗?管你叫什么,只要能与别人的姓名区分开来就行。当然,单位里工资表上丶花名册上的姓名,还是得填上:柳劳实。
  老实年轻的时候,被分配在市政府办公室当通信员。也就是干些政府与各部门之间上传下达,跑跑腿什么的。
  俗话说:傻人有傻福。老实就亲身印证了俗语的英明和正确。
  一次,市政府急需市畜牧局的一份材料,老实便冒着三十八丶九度的高温,赶到市畜牧局办公室索取。市畜牧局办公室的朱秋娟,见老实满头大汗,想给他沏杯茶水;可一看,茶盅没了。便将自己用的口杯续满水,递给老实。许是天气太热,或是确实渴了,老实接过口杯一饮而尽;然后,索要了材料,急匆匆地赶回市政府。可是,半个小时后,老实又风扯火潦地闯进市畜牧局办公室。
  朱秋娟问:是不是材料不齐?
  老实喘着气摇头。
  朱秋娟再问:是不是材料弄错了?
  老实还是摇头。
  朱秋娟急了道:哪你惊风火闪的到底为什么?
  老实喘均了气说:我刚才来用了你的口杯,千万别再用了。我患感冒两天了,谨防被传染上。
  朱秋娟惊诧道:就为这事?顶着个大太阳又跑了一趟?
  老实使劲地点头说:对呀。我怕你接着用,万一被传染就麻烦了。
  朱秋娟道:打个电话来,不就完了?
  老实说:办公室电话正用着。担心你接着用了口杯出问题,便赶来了。
  朱秋娟感概着:都说这是块榆木疙瘩,真还一点也不假。
  还有一次,朱秋娟到市政府办公室送材料,不料,刚上二搂不小心左脚下高跟鞋后根折断,将脚也拐了,痛得直咧嘴。恰巧,老实从办公室出来,见状,二话不说就搀起朱秋娟进了办公室,将她往滕椅上一塞,伸手抓起左脚便是一阵左搓右捏,直弄得朱秋娟既羞涩又往心眼里直喊舒服。接着老实又提起折断的高跟鞋一路小跑出办公室,片刻后便捧着修好的鞋放在了朱秋娟面前。
  两件事,没有多少语言,只有行动。老实便俘获了朱秋娟的芳心。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俩人就住在了同一屋檐下。这段佳话,引来同事及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暗暗称奇。
  (二)
  老实和朱秋娟婚后,过着虽然平淡但却恬适安逸的日子。
  市政府办公室里的许多人员,都因工作需要,或下派丶或挂职,走了一茬又一茬。唯独老实,象是船板上的钉子,丝文不动。
  起初,朱秋娟也有些想法,向老实唠叨着是不是该在逢年过节,或者市领导们的生辰佳日里,去串串门,意思意思。也争取个下派挂职的机会。但老实就是不应诺,反说自己根本就不是当官那块料。一生图个平平安安的也就心满意足了。每到这时,朱秋娟也就只好叹息,摊上了这块榆木疙瘩,自认合该吧。好在俩人婚后不久,就有了爱情的果实——女儿柳絮出生了。老实除了工作,便一心放在朱秋娟娘女二人身上,把个娘女二人象菩萨一样的供着,惹得左邻右舍,同事丶朋友羡慕不已。朱秋娟也就渐渐地淡忘了争取机会之类的事了。后来,下岗失业风靡起来,许多人因此而弄得焦头烂额。朱秋娟暗自庆幸自己和老实,都还捧着“铁饭碗”,便不再寄予过多的奢望。
  命运偏偏喜欢与人们开一些生活的玩笑。当朱秋娟寄望老实有所作为的时候,命运之神远远地躲在云岫里暗自嘻戏。现在,老实即将迈入知天命的年季了,本该静下心来,平安稳健地度过不惑后的驿程。但命运之神却不肯放过老实了,急匆匆地要将他推上红尘的波峰浪尖,有意要让这块榆木疙瘩生点春芽丶开一丝窍息出来。
  (三)
  老实被任命为市辖郊县城乡建设和规划局局长。
  这个职位上的前六任局长,都走了同一条归宿——监狱。市委组织部长在找老实谈话时,就叮嘱过老实,这是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职位,稍不留神,就会踏进雷区。组织上已不敢轻易安排这个职位上的人选,只是你老实的名字被叫了二十多年,想来应该名副其实,不致于重蹈几位前任的覆辙吧。
  意外的任命,还是让朱秋娟喜颜于色。晚上,特地做了几道菜,算是给老实饯行。席间,老实问已读初中的柳絮:老爸要去外地工作了,不能再天天陪着你和你妈了,有什么话给老爸说吗?
  柳絮道:爸,我不喜欢你当官。
  老实说:怎么啦?
  柳絮道:我同学的爸就是当官进的监狱,后来,同学们都不理她。害她孤单单的好可怜。
  朱秋娟忙说:别瞎说,你爸可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不会干傻事的。说时向老实暗递着眼色。
  老实接着说:絮儿,爸爸是都快五十的人了,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和妈不用担心的。
  柳絮道:爸,我知道你是世上最好的爸。所以,千万别当贪官哦。
  朱秋娟急忙打断柳絮的话道:看你这孩子,尽瞎说。你爸肯定不会当贪官的。
  郊县正在建设市卫星城,两大块工作如火如荼般进行。一是旧城改造。计划需要拆迁几十万平方米的旧宅老城。二是新增城市发展的建设规划,相当于再造两个郊县规模。城乡建设和规划局在城市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不言而喻了。
  (四)
  走马上任第一天,老实便遇到了麻烦。
  上午,老实在局机关与众同仁的见面会上讲话刚开头:很意外被选调到这个岗位上来。说实话,我不懂建设规划,所以是来向大家学习的……
  忽然,楼下的大门前就传来了吵闹声。老实停住讲话,到窗前查看。紧跟着过来的杨副局长急忙解释说:是东城片区的拆迁户。因为补偿问题来闹了很多次了。
  老实说:政府不是专门拨付了补偿款吗?难道是补偿款没到位?杨副局长道:不是款到位的问题,而是这些拆迁户始终认为补偿不合他们的要求……
  此时,大门前的吵闹声更大了。门卫保安与近百名群众形成了对峙。双方激动的情绪,显而易见随时都有升温的可能。老实急忙赶下楼去,对着门前聚集的群众喊道:我是新任城乡建设和规划局长,我叫柳劳实,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对我说。
  群众听说是新来的局长,便纷纷述说开来,因为人多,七嘴八舌也不知道谁说了什么。老实便挥着手说:大家这样乱轰轰的反映不了任何情况。我看是不是这样,大家留下材料,给我些时间,仔细调查你们反映的问题,然后再给大家答复,怎么样?
  一位群众代表挤到老实跟前,递上一份材料说:这些材料,你们局里面都有。都几个月了,却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听说开发商最近要来强拆了,这些问题不解决,到时恐怕会发生矛盾,惹出麻烦的。
  老实接过材料道:问题没解决前,我代表建设局表个态,决不强拆。请大家相信我好吗?
  聚集的群众,听老实表了态,便分散离开了。紧跟在身后的杨副局长悄声地对老实说:柳局长,你不该急着表那个态。这问题是县上定的,补偿和拆迁都得县上说了算。我们不过是执行机构之一而已。
  老实说:昨天,县委苟书记不是说我们局是旧城改建的主管单位吗?哪补偿和拆迁又该哪个部门管?
  杨副局长道:虽然具体执行的是我们,但县上有个“城市建设指挥办公室”,是由分管城建的刘副县长牵头的。具体实施方案,都得他点头才能办的。
  老实说:我先看看这些材料再说吧。到时,我去找刘副县长沟通便是了。
   
  老实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仔细看了拆迁户们反映问题的材料。矛盾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旧房的补尝上。为了弄清楚事实真象,老实走访了部分拆迁户家庭。
  在东城厚街的王大爷家里,老实看到王大爷一家七口人,挤住在五十多平方米的狭窄空间里,屋小拥挤不说,墙壁剥落不堪,屋顶漏缝依稀。说起旧城改造,王大爷举双手赞成。但就旧屋补偿问题,王大爷可窝了一肚子气。王大爷说,政府的补偿金是按旧屋面积每平方米180元计算的。王大爷家54平方,只能获得9720元的补偿。而同城商品房的售价已达每平方米1200元左右。王大爷拿到的补偿款仅够购买到8个平方的商品房面积。所以,王大爷就不高兴了,说旧房虽然破烂了点,但好歹也挤下了一家人;如果拆迁了,九千多元的补偿款,只能买到商品房的一个阳台,全家人如何是好?
  在皂角院,老实了解到陈兵一家三口住的是原单位二十多年前分配的职工住房,一室一厅30多平方米。单位破产后,俩口子双双下岗,女儿正读初中;日常生活靠俩口子摆地摊维持。说起180元的补偿款,陈兵就激动地说,现在连生活都成问题,房子再拆了,五千块钱的补偿款根本就买不到一间可以住人的房屋。所以,他表示坚决不拆。如果谁敢来强拆,他已做好了与强拆者同归于尽的准备。
  其他拆迁户的情况也基本差不多。老实想看来群众反映的问题是对的。老实寻求解决的办法,找到杨副局长了解补偿款的具体情况。杨副局长说,其实县里计划的旧房补偿款是每平方米780元;但开发商认为拆迁费用很大,加上疏通有关部门,需要必要的开支。除去这些,到拆迁户手里每平方米就只剩下180元了。
  老实一听,火冒三丈:如此说来开发商就黑掉了每平方米600元的补偿款?谁给了他哪么大的胆子?拆迁费用不是说由开发商自己承担吗?怎么又转嫁到了拆迁户身上?
  杨副局长讪讪地道:其实也不是开发商独吞了这600元。其中,还有“城建办”丶国土丶公安等多个部门都沾了一点,当然,我们局也不例外。因为这些部门都要为拆迁出些力办些事。所以,大家都沾点边的。
  老实怒道:胡闹。这纯碎是胡闹。你们就不怕老百姓戳你们的脊梁骨吗?
  杨副局长不悦地说:大家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何况上面还有刘县长拍板啦。
  老实道:其他部门暂不管。我们局拿了多少,一律退回去。刘县长那里,我去说。
  (五)
  老实因与刘副县长吵了一架,刘副县长决定暂缓东城片区的拆迁工作。县委丶县政府却不满意刘副县长的这个决定,重新责成城乡建设和规划局具体负责组织实施东城片区的拆迁工作。
  原先从刘副县长手中拿到东城片区拆迁改建工程项目的开发商粟伟,因工程项目的实施权转移到了城乡建设和规划局,原订的拆迁方案也同时作废了。老实责成粟伟按政府计划的补偿标准,全额补偿到拆迁户手中,否则,就重新公开招投标。粟伟说,在全国范围内也没有这样搞拆迁的。至多也就是说少提一点拆迁费用而已。老实说,我这儿就这样,该给拆迁户的一分也不能少。
  粟伟与老实的第一次交锋便以撞钉子而告终。去年,在中南街片区的拆迁改造项目中,仅拆迁8万余平方米的旧宅,粟伟就赚了5000余万;当然,这里面包含着“孝敬”各部门的数字;到最后落到粟伟腰包的纯利也就是2000万左右。而这次东城片区拆迁规模比中南街片区大了近一倍,总拆迁面积达到了15万平方米,涉及到三千余户人家。粟伟原想在东城片区上再弄个5丶6千万应该不是问题;何况与刘副县长都签了合约,眼看鸭子就要煮成熟食,只等着数钱了。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精,非逼着要按县政府预定的拆迁补偿全额支付,哪还有个铲铲的搞头。其实,凡旧城改造的拆迁,我国一直实行的是“以拆养拆”政策;即拆迁商以拆除的旧城材料充抵拆迁费用,一般情况下,都是绰绰有余。而且,一般旧城拆迁商同时也是改建项目开发商,其中隐藏的利润更是惊心动魄。放弃这单买卖肯定是不合算的。粟伟以他滚荡房地产行业近二十年的经验,不相信现在官场上还有不沾腥的猫;认为只是自己还没弄抻老实的软肋在哪里,心想只有找准目标靶心,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粟伟开始投石问路。在邀请老实吃饭遭拒绝后,便单枪匹马拎着50万元现金,直接闯到了老实的宿舍。
  老实正在看材料,开门见到粟伟,只一眼就瞧见了他手中的密码箱。便说:看来,粟总是有备而来了。
  粟伟一听,心头一阵狂喜,暗想着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沾腥的猫嘛。笑呵呵地应道:柳局长还真是个忙人呢。晚上也没休息?
  老实说:既来了,就坐会吧。边说就边让座。
  坐定之后,老实便直接了当地问粟伟: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来呢?
  粟伟打开箱子道:这是50万。还请柳局长笑纳。
  老实瞪眼看着满满一箱的百元大钞。50万!妈也。自己工作了二三十年,还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口里不由自主地念道:乖乖隆的咚。粟总还真是大方呢。
  粟伟见状,以为事情应该搞定了,便想再说点什么。老实抬手打断了粟伟的欲言:本来东城片区的项目合同你以与刘县长签了,只要你按政府原定的补偿计划分文不动地补偿给拆迁户,合同仍然有效;在拆迁和改建工程上,你依然可以赚一把。只是,你今晚拿这些钱来,只得逼着我重新公开进行招投标了。因为,你既有用不完的钱了,还包揽什么工程?不如清清静静用这些钱去享享福,该多好呀。
  突然变味的一席话,让粟伟丈二和尚摸不着了头。愣愣地看着老实,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老实乘粟伟呆愣之际,伸手合上箱筘,塞到粟伟手中,说:我话说明白了吧?该怎么办?你自己去想吧。如果下周里,还没看见你兑付拆迁款,那对不起,我只有重新搞一次招投标了。今晚,就不留你了。还是赶紧去办点正事吧。
  (六)
  粟伟又一次在老实面前碰壁了,心里琢磨着这家伙究竟是装傻?或是真的清廉?按说50万,应该不是个小数目了。初次打交道,也该算不是薄礼了,难道还嫌少了?但从老实刚开始的情景和口气,几乎又不像装傻?难不成,这个老实,还真是个清廉的官吏?可近二十年爬滚翻打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世道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清官。这个老实,还真让人琢磨不透。
  攻下老实,是志在必得的事,而且还刻不容缓。于是,粟伟再生一计:以刘副县长的名义,邀请老实吃饭。
  下午,老实接到刘副县长的电话说:老实呀,上次是我态度不好,惹得大家都不愉快。你看我又分管着城建口,这样下去对工作很不利。我想,今晚上咱是不是聚一聚,相互沟通沟通。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工作嘛。
  老实想,人家县长都高姿态了,自己可不能装混哟。便应道:刘县长,那好。你看在什么地方,我请客。
  刘副县长说:那用得着你请客。我看,就在世纪花园酒店,怎么样?晚上六点半。
  老实便点着头:行。六点半,世纪花园酒店见。
  下班后,老实准时出现在世纪花园酒店。一礼仪小姐迎上来,热情地问:您是柳局长吗?
  老实点头。
  礼仪小姐说:刘县长已到了,请跟我来。
  老实跟着礼仪小姐到了红叶厅,只见刘副县长已座在餐厅的沙发里,餐桌上已摆好了十多道菜品。刘副县长站起来,两人一番客套后,便邀请老实坐上餐桌,说:今晚就你我二人,咱好好聊聊。
  老实说:恭敬不如从命了。两人再次东扯西拉地闲聊起来。
  不一会,餐厅门被推开,粟伟手端酒瓶,带着一位时髦女郎而入:听说刘县长在这里,特意赶过来敬杯酒哦。噫,柳局长也在,真是相请不如巧遇呢。刘县长丶柳局长,咱们可得多喝几杯。
  老实说:粟总,咱还真是巧了呢。
  粟伟道:柳局长,你看咱这不是有缘分嘛。
  刘副县长指女郎问粟伟:这位是?
  粟伟忙答道:这是我们公司新聘的秘书,大学刚毕业。哦,对了,她姓柳,跟柳局长同姓呢。
  老实说:今晚巧事还不少呢。粟总带着柳小姐来,该不是只喝酒吧?
  刘副县长忙说:今晚咱就只喝酒,不谈公事。
  粟伟赶紧应承道:只喝酒,不谈公事,不谈公事。
  酒过三巡,也许是刘副县长的盛情难却,也或是老实不堪酒量。一阵你来我往后,老实便有了醉意,一时疏废了辩识东南西北的能力。刘副县长说:老粟呢,你看柳局长都醉了,是不是找个地方,让柳局长休息一下。
  粟伟忙道:柳小姐就住在酒店,现成的房间,让柳局长就上去休息吧。
  刘副县长说:那就麻烦你和柳小姐扶柳局长上去休息吧。
  老实被粟伟和柳小姐一左一右地扶着离开餐饮房间,入电梯上楼,进了房间,放在卧室床上。粟伟向柳小姐眨着眼说:这下全看你的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好柳局长。柳小姐一边诺诺应着,一边送走了粟伟。柳小姐看着床上睡眼惺松的老实,缓缓地脱去自己身上的外衣,轻轻地斜躺在老实的身旁,双手开始触摸着老实的双颊……
  老实打个酒嗝,翻过身,嘴里喃喃到:酒……酒味……真……真浓……
  柳小姐不自禁地抬起手背,在鼻孔处闻了下,感觉确实有一股酒味刺鼻而来。便下床向卫生间走去,不一会,卫生间里就传来淋浴的水声。老实一个鲤鱼打滚般翻坐起来,鼓大了眼晴,依次从床头丶梳妆台丶挂衣架丶窗户一一瞧过;忽然轻脚轻手地跳下床来,奔到墙角的电视机旁,伸手从延长出来的天线顶端扯下一枚正对着床上的摄像头,然后,轻轻地退至房门前,悄然离开。
  (七)
  老实按计划,通知办公室起草东城片区重新招投标公告。公告尚未发布,得到消息的各路房地产商蜂涌而至。纷纷表态坚决按政府原预定计划,补偿拆迁户。老实便告诫大家按公告步骤公开进行招投标,各竞标单位一律一视同仁。不久,办公室抱来各竞标单位的竞标方案,让老实过目。老实便埋头进竞标方案里逐条仔细审阅。
  忽然,朱秋娟打来电话说:老实,你咋那么大的胆子?刚下去几天,就弄了这么大一箱钱?看着都吓人。老实啊,你可千万别干傻事,拿这些钱可是要进监狱的哦。
  老实一愣:什么钱不钱的?你可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朱秋娟说:不是你托人带回来的吗?
  老实说:我没托人带什么东西呢,更别说钱了。
  朱秋娟说:今中午,有个叫粟伟的人,说是你的朋友,托他带回来个箱子。那人走后,我打开一看,不得了哦,满满一箱子钱,都是百元大钞,少说也有几十万呢。
  老实赶忙说:那钱动不得,你可千万别动。我这就赶回去。
  老实叫上办公室李主任,要了一辆车,直接返市回家。到家后,见箱子还摆在茶几上,老实问朱秋娟:这钱没动过吧?朱秋娟说:我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动,连摸都没摸一下。老实和李主任一起清点了下数目,整整50万元。然后,原样装好。
  老实对朱秋娟说:你把事情经过给李主任讲一遍。老李,你记一下。看是把这钱交到检察院或是纪委。
  李主任说:柳局长,我看嫂子先别说了,你直接打电话给纪委,让他们现在就派人来你家,嫂子再把情况直接告诉纪委,让他们去处理。这样既减少麻烦,又尊重了上级。你看行不?
  老实一听,便点头说好,立即给市纪委打了电话……
  老实返回局里,粟伟已在办公室等着。见老实回来,粟伟忙迎上前来说:柳局长,可回过家了?你看,我都与刘县长签过合同了;是不是就不用再投标了?
  老实说:我可是给了你机会的。但你不珍惜。我也没办法了。实话告诉你,你送去我家里的那50万元,已经被市纪委拿去了。有什么话,你自己去纪委说吧。
  刚说着,县检察院的两名检察官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粟伟,其中一人便说到:粟老板,我们正到处找你,没想到你竟又到柳局长这里来作客了。我看你什么也别说了,跟我们走吧。
  粟伟愣的一下便焉了,两眼直直地盯着老实,心有不甘地说:没想到,你这人还真不按游戏规矩出牌……
  不几天,传来消息说,粟伟因行贿罪被批准逮捕;同时,因他检举刘副县长受贿又立了功。而此时的东城片区拆迁工程已开始有条不紊地顺利进行。
  (八)
  远离这座城市后,便没有了老实的消息。时隔六年,今年中秋回到故土,去老实家串门,老实没回家。与朱秋娟的闲聊中得知,老实继东城片区改建项目峻工后,恰逢郊县换届选举;最初上级确定的县政府班子候选名单上,并没有老实;但有超过了67%的人大代表在候选名单上添上了老实的名字,老实便在民望之下当选了副县长。这个结果,是老实事先没有料到的;也是组织部门所没有想到的。
  老实当选副县长后,仍就分管着城建口;在后来的新城开发建设中,老实以憨厚的作风,维护了城市建设中的一片净土,受到上级领导和百姓的交口称赞。今年5月,老实已被破格提升到了县委书记的岗位。
  朱秋娟说,没想到老实的仕途会这么顺利;当初只希望以他近似于痴呆的憨厚秉性,别惹麻烦就行;没想到他竟然将官做得那么好。这是很多人穷其毕生精力而追求,也难如愿的结果。老实这一生,值了。
  写完这个故事,本想去老实工作的郊县看看,但因种种原因终没有成行。于是,我想好人终会有好报!也算是我给老实的由衷祝福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雁过长空

下一篇: 《 一夫两妻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老实人自有老实人的福气,这是一句俗话。小说主人公柳老实就是因为人本分老实厚道,而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并且还因此当上了官,还因为老老实实当官,老老实实为百姓办事,不但远离了从当官到坐牢的怪圈,还又升了官。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多见的,但却是人们所盼望的,盼望我们的父母官们个个都清正廉洁,执政为民,不以权谋私,不贪污腐败。一篇正能量的小说,为主人公点赞,为老胡点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