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8:动乱的时局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12-08   点击:


  早晨一上班,欧阳把昨天的报纸放到他桌上,兴奋地说:
  “全都动员起来了。”
  我无言,还没有领会他说的话。欧阳便指点版面上学潮,市民关于《再生缘》的讨论,还有就是督军征兵的动员。学潮攻击的对象是小城统治阶层的封建余孽,诸如纳妾,童工使女和雇工。《再生缘》的辩论围绕孟丽君与命运的抗争,一部分年轻人同情女主角对君权、父权、夫权的斗争,不惜选择悲剧的结局。另一部分是妇女和中老年人幻想通过曲折的斗争,实现阶级调和,达到喜闻乐见的大团圆。
  “你有什么意见?”他问我。
  “我喜欢大团圆。和蕙姐一样。”
  “调和论者,可怜的人,你们不碰得头破血流是不能革命的。”
  “你看,这些跟征兵有啥联系?”
  “他们,统治者,预感到了身陷矛盾,要打一仗转移目标。”
  “和谁打呢?”我问。
  “北军打着统一的旗号,南军打着革命的旗号,督军要掂量自己的利益投谁,但仗还是要打的,显示自己的力量。讨个身价。”
  欧阳的分析我不太理解,也不太关心。只是想见蔻蔻。看动乱中怎样摆脱这种困境,有什么出路。。
  下午说是为插图的事和蕙姐打了招呼,去蔻蔻住处,见门锁着,心里有些不安。回来绕道参议会门前,一群学生在请愿。抗议当局在学生中征兵,抓人。横幅写着“驱狐(胡),打狗(苟)”我知道这指的是督军和他的助手。
  晚上,吃饭的时候,说起这事,问父亲,他说督军要招兵,还抓了几个搧动学生闹事的人,说他们是南方派来的奸细。
  第二天一上班,孟叔召集我们开会,手里拿一篇稿子,说是督军的,要登在头版头条。“这就是他在参议会上讲的。还说我们的报纸理应开导一下市民。”于是,孟叔唸稿子,讲了一个大概:
  “……清廷逊位之后,军阀蜂起,南方的打着共和的旂号顺应潮流,独享‘天时’;北方的,虎据中原,控制华夏的腹地,占尽‘地利’;我们这个小城有什么特点和优势?那就是‘人和’,从交通和商贸来说,有长江和运河水系,可谓四海通渠,舟楫之便。在文化上来说,我们的昆曲、越剧、弹词、小说、俗文更是贯通古今,交融南北。谈到小城人民的性格,从不那么激烈,既不像蛮夷那样毫不通达,也不像燕赵勇士那样动辄亮剑。在这样的土地、民风、道德传统上我们该怎样治理呢?那就是要宣扬孔道,提倡儒学……”孟叔念到这,欧阳笑了:“终于点题了。”
  “听着”孟叔继续,“儒者,柔也,小城各个阶层都要和睦相处,报纸要多讲中庸,参议会立法一部《论语》治天下,学校里要清除南方份子提防他们宣传阶级半争,搧动学潮……”念到这,社长停下了,拿眼睛环顾一下大家,我见欧阳在讪笑。
  “在我们社里,怎么议论都好”孟叔提醒,“可不要锋芒外露。欧阳,说的就是你,枪炮在人家手里,要想到我们的饭碗子。你们看小瑜,听得那么认真。”
  的确,我在字里行间听督军的心思,想这些和蔻蔻家的门锁有什么联系,莫非蔻蔻被他软禁了?我心里一阵痛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轻视

下一篇: 《 漂泊—震惊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军阀混战,时局动荡,学潮迭起,反封建,争人权,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主人公“我”只关心自己的所爱,选择逃避现实,估计是不行的,现实会紧紧地抓住他,读者们请拭目以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民国初年十余年的军阀混战像中国历史上的军阀战争一样多是运用纵横捭阖的外交手段相互吞并少有大规模的血腥战乱。小说忠实地反映了这一特点。

    2018-12-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