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轻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7   点击:


  漂泊-----失落
  陶静说,江波,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些,我只是希望,你要慎重,找一个可靠的人,对一帆要好。
  江波说,这你不用操心,我们父子的深情厚义,你尽管放心,而且,我要找的人,首先还要我父母满意,他们看人比我准,第一条就是,人要贤惠知礼。
  陶静那头愣了一下。
  她叹了口气,还是怪我是吗。
  江波反问,这有意义吗,我怪你不怪你,你会介意。
  陶静有些伤感,江波,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你家人包括你父母都不喜欢,可是我有我的理想。
  江波有些烦躁了,陶静,不要说这些了,你有现在的生活,是你自己选的,说这些,没意思,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了,我不干涉你的生活,请你也尊重我的选择。
  漂泊-----关机
  江波挂断了电话。
  因为怕陶静再打扰,他干脆关机。
  他想,贺美玲看现在的时间,肯定不会打扰自己休息了,她是个细致体贴的人。
  江波一夜无梦,第二天起床,他有些奇怪,居然没被陶静影响了睡眠,看来陶静对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了,时间真的改变了许多。
  他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是有些放松的感觉。
  过去的过去吧。
  他看了看房间的绿萝,想想还是陶静买的,他决定,把花送给向光明,他要换几盆别的花。
  
  漂泊-----表姐
  小前台和江涛说,姐,你表妹带人来看房,说要你接待。
  江涛惊讶,我哪来的表妹,她回头,愣住了。
  沈冬梅一身名牌的站在那里,她到是变了不少,主要是气质,她原来着装,走大红大绿的路线,有些俗不可耐,现在不同了,她穿的是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白色的毛衣外套,长发居然做了拉直处理,就那样披在肩头,有些清雅的气息。
  江涛心中不知怎的,有些不是滋味,如果沈冬梅还似从前那样,她到是能俯视她,可现在的沈冬梅,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好似她笃定江涛要认这个表妹。
  江涛心中不悦,二人明明一般大,凭什么她是表妹,可是让外人看了,也是江涛比人家大呀。江涛发现,沈冬梅化的是淡妆,自己的妆反而太浓了,到是自己俗气。
  漂泊-----对比
  江涛一步一步走过去。
  她提醒自己,这是公开场合,自己的办公室,一定要冷静,一定要优雅,一定要微笑。职业化的笑容,还是有些尴尬。
  沈冬梅把江涛介绍给身边一个中年女人,一看就是个阔太太,这是李姐,给两个女儿买房,一人一套,要同一层的,你们这是一梯两户,正好。
  江涛微笑着面对李姐。
  李姐果然爽快,听了简单的介绍,看了看样板间,当即就订了十二层的两套。
  江涛现在的微笑,到是情真意切了。
  她一算提成,自然欢喜,两套提成,要五万了。
  
  漂泊-----祝贺
  沈青到是真心祝贺。
  你表妹厉害,哪里找来的客户,大手笔。
  江涛微笑,但有些苦涩。
  沈青说,你要是一年有几笔这样的单子,就脱贫了。
  江涛只好说,沈经理,我是外地来的,哪里有多少亲朋呀,这也是撞上了。
  沈青说,要有销售意识,不要分外地本地,你知道多少销售,都是外地人。
  沈青走了,江涛陷入沉默。
  她明白,沈冬梅现在开美容院,那里的客户,都是有钱的人。要不要开掘一下这个客户群。
  
  漂泊-----忌妒
  终还是没有联络沈冬梅。
  江涛对沈冬梅是有些忌妒。
  想想那天,沈冬梅的亮相,好多销售员都说,姐,你表妹,比你小不少吧,好漂亮呀。是研究生吗,气质真好。
  江涛当时咬牙,只好说,是,她比我小,是研究生。
  小前台挺惊讶,姐,你怎么好像不高兴。
  江涛只好换了招牌笑容,哪里不高兴,我是太高兴了。
  她让人比下去了。
  可是她不能像从前那样,把沈冬梅骂一顿,隐隐的她还希望,沈冬梅再给她介绍客户。
  漂泊-----亲戚
  沈冬梅在三天后,打来了电话,江涛呀,你总要谢谢我吧。
  江涛只好敷衍的说,我请你吃饭吧。
  沈冬梅咯咯的笑了起来,这笑声有些刺耳。
  江涛说,别这么激动,这笑声,有损你的高雅形象,沈冬院长。
  沈冬梅不笑了,不用你请我,我请客,你来就好了,不过要充当我的娘家人。
  江涛一愣,你什么意思。
  沈冬梅说,我那个朋友,他老家来亲戚了,说要见见我,他那个媳妇病死了。我可能有机会转正。
  漂泊-----怒火
  江涛心中有一团火。
  沈冬梅说,江涛,你是个聪明人,别和钱过不去,我可以再给你介绍两个客户,你不是要还房贷吗。
  江涛的大脑清醒些。
  她准备出席这个宴会。
  江涛到是特意修饰了一下。
  不过,她承认,她比不了沈冬梅,她不化妆,就不敢出门。
  还好,这顿饭,没那么难应付,对方对江涛到是还客气,问了问江涛的学历,知道江涛一家三口都在这,孩子上了学,也购了房,丈夫是技术工程师,到是赞叹,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孩子。
  漂泊-----礼物
  给江涛的礼物,江涛吓了一跳,一条爱马仕的丝巾。
  她想拒绝,对方忙说,您别客气,一点心意。
  江涛微笑点头。
  江涛心中想,这个沈冬梅找的什么人家,好有钱。她到是一步登天,可是她能离得成婚吗。
  江涛不知道,同一时间,苏建远正在附近,他看见了这一幕。
  苏建远开始不相信,江涛一向不喜欢沈冬梅,现在却成了沈的娘家人,表姐,他感到有些恶心,他本想冲进去,可是周边是同事和客户,他忍了。
  
  漂泊-----质问
  江涛到家的时候,还是欢喜的,那条丝巾,打动了她,她太喜爱了,可是这样的丝巾,太贵,她真不舍得自己买,销售中心好多小姑娘都有,有的是靠自己的提成,有的是男友送的。
  现在她也有了。
  江涛推开门,看见苏建远横眉立目的看着她。
  表姐回来了。
  这一句话,江涛吓了一跳。
  苏建远走过来,表姐,你真让我恶心,你什么时候成了沈冬梅的表姐,成了她的小姐妹,成了和她一起长大的。
  目光落在丝巾上,苏建远突然放声大笑,一条丝巾,你就忘记了自己姓什么。
  
  漂泊----丝巾
  江涛看见丝巾,她马上说,你不要胡说八道。
  江涛想,苏建远知道了,他知道多少,怎么知道了,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她明白了。好巧不巧。
  江涛说,她帮我介绍了个客户,我只是感谢她,她说我是她表姐,我不好不承认。
  苏建远看着江涛,表姐比大嫂子好听是吗。
  那个男人是哪个,沈冬梅的奸夫吗。
  江涛的脸有红,不要说那么难听,是男友。
  苏建远冷笑,一个有老公有儿子的女人的男友,江涛你真开放,你真行,你是不是打算,给自己也找一个男友。
  
  漂泊----污辱
  江涛大怒,苏建远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污辱人,我江涛不是那样没品的人。
  苏建远冷笑,你有品,你有品,有品把弟妹说成表妹,你安的什么心,你象什么样子,跑去给沈冬梅当娘家人,你是婆婆家人好不好。你这就有品,一丘之貉。
  江涛不知如何解释。
  她只是无边的委屈和愤怒,细思源头,沈冬梅是苏家的儿媳妇,这是苏家带给她的委屈,她马上还击,算了吧,你当时在场吧,怎么不上去揭穿,跑回来和我发什么脾气,你是不是怕你一揭穿了,沈冬梅索性不要脸了,干脆直接离婚,你妈,没法在月月收钱了。得了吧,你们家人,什么品性。
  漂泊----无理
  苏建远惊讶,江涛你想什么呢,我不揭穿,是给你面子,你在场,我闹翻了,你有面子吗。
  江涛冷笑,我没什么,沈冬梅是苏家的儿媳妇,你的弟妹,和我什么关系,我做这个表姐,是因为她给我介绍客户,我感谢一下而已。她又不是江家什么人,不是我嫂子,我忌讳什么。
  苏建远火了,你口口声声苏家的儿媳妇,别忘记了,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苏家的大儿媳妇,起码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你和沈冬梅都是,你就是。
  江涛翻了翻白眼,冷笑,我是你媳妇,和苏家没什么关系,我没吃苏家的没喝苏家的,我不是沈冬梅,十万彩礼娶回的,我江涛是带了嫁妆去的,别忘记了你给你妈的钱,还有我的
  
  漂泊----指责
  苏建远火大了,江涛不要偷换概念,你是我媳妇,就是苏家的媳妇,我是苏家的长子,我是苏家人,你就是,小蕊,叫苏蕊,不叫江蕊好不好,小蕊也是苏家的人,这一点你认不认都一样,别人会这么认的,你不承认有什么用。
  江涛突然发现,无话可讲了。
  她低头,苏建远继续说,你和沈冬梅到走得挺近,她给你介绍客户,就成了你表妹,你愿意替她背书,不管她做什么男盗女娼的事,你都乐意,贴上自己的标签,你真可悲。
  江涛抬起头,我不是为了这个家吗,我需要钱,我要提成,她给我介绍客户,我为什么不要,我和钱有仇吗,你能挣多少。
  苏建远冷笑,我挣多少,我比你挣得多,我们都是本科生,你的专业呢,都丢掉了,你自己不是喊男女平等吗,怎么挣钱又不讲了。
  
  漂泊----打架
  江涛火了,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不是为了小蕊吗,要不是小蕊,我能不干销售员吗,你不要不知好歹,小蕊是你闺女吗,你说这种话。
  苏建远说,虚荣,就是虚荣,本来小蕊跟着你妈蛮好的,你非要接来。
  江涛冷笑,你不是说小蕊姓苏吗,你们苏家的孩子,凭什么放在姓江的人家,我爸爸说的对,这就是男子没本事的表现。
  苏建远的脸白了。
  江涛,你不要胡说八道,你个泼妇。
  这句话,让江涛大为光火,好,我是泼妇,就给你看看,她冲上前,先打了苏建远一个耳光,苏建远火了,推了一把江涛,江涛跌在地上,索性大哭起来。
  漂泊----害怕
  他们争执和打闹,小蕊都看在眼里。
  小蕊也哭了起来。
  她没有上前,就是站在原点,她和江涛不太亲,江涛总是批评她,她看着父亲,苏建远有些后悔,不愿意让女儿看到这个恶劣的形象。
  小蕊的眼泪,让苏建远清醒过来,无论怎样,他还是父亲,要负责任。
  他上前,安慰小蕊,好了,不要哭了,妈妈和爸爸闹着玩呢,小蕊,天不早了,明天上学,睡觉好吗。
  小蕊点头,没看母亲,江涛非常的失望。
  漂泊---失眠
  这一夜江涛失眠了,她有一时的冲动,想要离开这里,丈夫不贴心,女儿对她也没感情,有些失望,可是想想,如果现在离开,会让小蕊委屈,明天她能不管小蕊吗,总不能和丈夫吵架不管女儿吧,那样江波会指责她。她本来想让江波帮帮她,可是怎么开口。这事挺丢人的的,沈冬梅的事,上不得台面,似乎有些理亏。可是苏建远居然敢推她,女儿居然不扶她,这样的事,让她有些灰心。
  她和苏建远都有些生气,互不理睬,苏建远这次火大了,他感觉江涛做事没了底线,她以前瞧不起沈冬梅,可是现在为了一个提成,居然和沈冬梅狼狈为奸。
  苏建远为家里的事心烦,弟弟不省心,弟妹这个样子,这个家迟早要散。他为两个侄子忧心。
  漂泊---苦思
  苏建远思来想去,此事不能和公司的人讲,会让人笑话死的,只好求助于江波,早上起来,他主动送小蕊去学校,不理会江涛。
  到了公司,他匆匆安排了一下工作,给江波打电话,江波有些惊讶,苏建远主动给他打电话,还是头一次,他马上接通了,建远,怎么了,江涛有事吗。
  苏建远忙说,江涛挺好的,我有事,和你商量。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见一面。
  江波说,中午饭行吗。
  二人约好了。
  漂泊---诉苦
  听了苏建远艰难的叙述,他有些吱吱唔唔前言不搭后语,不过江波是做业务出身,到是听懂了,有些惊讶,这是江涛干的事吗,他有些惊讶。
  江波沉默了。
  苏建远说,我不想沈冬梅和我弟闹离婚,他们感情是谈不上,可是两个孩子,总是要人管,我们这个年纪,能照看几年。
  江波心想,照目前来看,人家要是找好了下家,你弟拿什么相拦,大不了给十万彩礼好了。
  江波皱眉,建远,你看那个沈冬梅,对孩子怎么样。
  苏建远说,挺好的,她一直对他们挺好。
  江波说,建远,这事还是要你出面,一是和沈冬梅谈,以孩子打动她,让她不要离开家,哪怕是目前这状态,二是直接和男方谈,当然你要出示沈冬梅和你弟的结婚证明什么的。让对方放弃。当然这样会得罪了沈冬梅,你看呢。
  漂泊---尝试
  苏建远头脑清醒了许多,他点头,我还是和沈冬梅谈吧。
  江波建议,你最好拿到孩子的照片,或者把孩子接来,这样比较有效果,苏建远手机里有不少孩子的照片,接来,他摇头,算了,还是先试试吧。
  苏建远决定去找沈冬梅。
  沈冬梅看见苏建远的时候,愣了一下。
  苏建远说,我不是你表姐夫。
  沈冬梅马上恢复了状态,大哥。
  苏建远说,我们在哪里谈。
  沈冬梅指了指隔壁的咖啡厅。
  看着桌子上的孩子的相片,沈冬梅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是江涛告诉你的,苏建远摇头,不是,那天吃饭,我正好在那个饭店。遇上了。我对江涛和你都挺惊讶,你们太能适应了。
  漂泊---警告
  苏建远不太会用词汇,江波说,你直说好了,以情动人。
  苏建远先是谈了两个孩子的情况,尤其是苏健有多聪明,老师如何夸赞,现在这个年纪,如何重要,冬梅,你是个好母亲,你不会不考虑孩子的前途吧,如果你离婚,会对他有什么影响,现在哪怕你过年回去,让他心里也是一个安慰,你们还是一家人,如果你离了婚,孩子等于见不到你了,我妈的态度,你明白。你也不可能,带着两个儿子嫁人吧。
  沈冬梅低头。
  这一刻,她又似一个娇弱的女人。
  苏建远说,冬梅,只要你不离婚,我全当不知道,如果你要离,也替孩子想一想,过几年好不好,那是你的儿子呀。
  漂泊—责任
  沈冬梅的表情有所触动。
  苏建远继续说,我知道你对建成不满意,可是你想想,你的亲戚朋友,像他这样的人是不是有许多,有些事,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起码他不反对你在外面,你有你的自由,何必要把事情作绝,他不会同意离婚,他要是闹腾,你不怕影响了你现在吗,那时候,你不是沈冬,你是沈冬梅。有些事,放一放,缓一缓,可能不一样,全当你多点时间,给孩子尽责任了。等孩子大了,不受影响了,你再做自己的选择,得到他们的理解,不伤害母子感情,这不好吗。
  沈冬梅低头。她有她的不甘心。她看多了,人们轻视的眼神,而这眼神不是因为她,是因为苏建成。
  漂泊—轻视
  沈冬梅想想现在,走到哪里,都有人羡慕的眼神,包括江涛,江涛是没讲什么,可是江涛肯当这个表姐,就是一种姿态,江涛的眼神中没了轻视,现在是忌妒,她就喜欢这种忌妒,证明她比她强太多了。
  沈冬梅看着照片中的儿子,她有些不忍。
  她明白,保持现状可能最好,找个理由拖着吧,现在闹离婚,看样子是费劲,别的罢了,苏建成是窝里横,可那个婆婆不是省事的,为了孙子,为了儿子,她不会妥协,那老太太不扒她层皮不会罢休。
  而且苏建远一向话少,今天说了这么多,就是一个中心,他也不会默许她离婚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