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震惊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8   点击:


  漂泊—矜持
  若是换了从前,沈冬梅就此罢休。
  可现在的沈冬梅,有了沈冬的身份,她抬起头淡然一笑,大哥,我是尊重你,才坐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其时这事和你没关系,我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就能离婚,不过,你说的对,我是一个母亲,会顾忌儿子的感受,但我是为了儿子,不是为了你或者你母亲你兄弟,我不欠你们的,我只是欠孩子的。
  苏建远点头。
  沈冬梅起身,大哥,这面子我给了,只一次,我在上海的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多事,否则,我会马上闹离婚。说完,她袅袅婷婷的走了,走前往桌子上放了两张百元钞票,意思是她请了。
  漂泊—刺激
  苏建远没有胜利的喜悦,他明白,沈冬梅今非昔比了,她变了,一切只是维持现状,人家是为了孩子,不是为了他兄弟。他替苏建成叹息。
  他给苏建成打电话,一句话,你争点气,能不能挣钱是一回事,但状态要好,做个好爸爸,打理好自己,少喝酒少抽烟,像个男人。
  苏建成不耐烦,现在主要是沈冬梅给钱,他的鸡场,挣的钱不多,够他花了,抽烟喝酒到是够了,但孩子和母亲的生活费,其实是花的沈冬梅的。他说,不用你管,你又不管我,你要是管我,给我在上海找个工作,不受气的,轻闲的,让我住你家,你肯吗,别在这假模假式的事多。我过我的,你少管我。
  
  漂泊—叹息
  苏建远放下电话,叹了口气,他和她,真不般配,沈冬梅有一百个缺点,人家做保姆,人家做销售员,人家开美容院,人家一直在努力。沈冬梅是想把日子过好,得到别人的尊重,不要被人轻视,可是苏建成张口闭口都是别人要怎么帮他。他还那样理直气壮,三十大几的人了,张口就是你给我干什么。
  苏建远给母亲打电话,劝了母亲几句,妈,你还是管管建成吧,他那样子,沈冬梅能看上他,让他状态好些,给冬梅打几个电话,关心人总会吧,总这样子,这家早晚要散了。
  母亲到是明白这一层,我知道,我说着他呢,就是不听,在我面前,还点头,出了门,谁晓得,我现在都让健健和康康给冬梅打电话,为的不就是这个吗,有这两孩子拴着,还好些,我知道沈冬梅有外心,能怎么样,先这样吧,反正她给孩子生活费,就成。过一天算一天吧,我只求这两孩子,能快点长大。
  漂泊—明白
  这一刻,苏建远明白了,母亲一直都明白,只是她不管,她只要带好两个孙子,儿子和儿媳妇的事,她都不管了,这对于他和江涛到是好事,他真怕母亲手太长事太多,把江涛惹烦了,可是连弟弟和弟媳妇也不管了,让他有些无奈。
  母亲现在也许明白,沈冬梅不会老老实实一个人过,可那又怎样,人家给钱,光靠儿子的钱,她哪里能那么舒服,所以她睁一眼闭一眼,不管了,这是聪明,还是糊涂,苏建远不好评判。他想到江波的话,个人有个人的事,谁也不会为谁活着,你不要太自责了,你尽力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毕竟你还有一个家。也是有责任的。
  想到自己的家,他也苦闷。
  江涛现在和他越来越离心,他们几乎没有聊过天谈过心,一是太累,二是没话题,一说就吵,一闹就翻。
  漂泊—失望
  他对江涛深深的失望。
  为了钱,她居然成了沈冬梅的表姐,这让他有些不齿,江涛眼中没有他的面子和尊严。
  他深深的无奈。
  他想了想,管好孩子吧。
  小蕊还不如健健和康康,那两个还有奶奶管,自己的女儿,奶奶不亲,姥爷不管的,可怜。
  他站起身,看了看时间,这一下午的时间都过了,这一天,都耗费在这件事上。
  他的工作,要加班赶出来。
  
  漂泊—敲打
  江涛看见江波的时候,先喜后纳闷,江波怎么来了。江波外形帅气,小姑娘们都暗中观望。
  江涛得意的想,这是我大哥。
  江波的表情到还温和。
  影响你工作吗。
  江涛摇头,没事,现在不太忙,你到我的工作室,内勤有间小小的办公室,算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江波坐下来,你和建远闹矛盾了。
  江涛一愣,有些生气,他和你讲什么。
  江波叹了口气,你不让他和我讲,和哪个人讲,和同事,还是女同事吗。
  江涛皱眉,大哥,你什么意思。
  江涛语重心长,江涛,不要太任性了,有些事,要顾忌对方的面子,你办得事有些过了,那个什么冬梅的事,你是大嫂子,怎么好做人家的表姐,这不荒唐吗。谁受得了。
  
  漂泊—怨气
  江涛也有理。
  我怎么了,人家帮了我的忙,介绍了客户,我拿了提成,不好拒绝呀。
  江波摇头,夫妻感情呢,面子呢。
  江涛说,我最烦有些人,本事没多少,面子不少。
  江波有些不悦,你怎么这样,家庭不重要吗,你们两个人在这里辛苦打拚,你要珍惜,不要总是替自己想,你真想离婚吗。别以为他不敢,他这个年纪,外形正有气质,有小姑娘喜欢,你不要后悔。
  江涛冷笑,他那个家,哪个姑娘瞎了眼。
  江波打断他,你怎么这样,他那个家怎么了,你管什么了,这几年你在上海,离得远,不用管了吧,人是你选的,现在说这种话,他工作上进,也有成绩,人家怎么没人爱了。
  漂泊—怨气
  江涛看江波生气了,这才缓和了下态度,哥,你不要生气,我晓得的,我就是有时候,说话不走大脑,有时候火上来了,压不住,我有我的压力,我知道你讲的对,我以后注意,你放心,他疼女儿,不会有外心的。
  江波这才说,你也要懂反思,不要一昧的不讲理,由着性子闹腾,日子总要过吧。这事是你不对,你低个头,说个对不起,给他个面子,不然怎么样,冷战,还是打架,也要替孩子想想,小蕊说你在家好凶狠的,说你是大灰狼。
  说到这江涛委屈,这孩子没良心,我都是为了她吃苦,为了她好,可她,一直不和我亲。
  漂泊—反思
  江波看妹妹委屈,也叹了口气,你怎么不想一下自己的错误,小孩子最真实,你怎么对她,她怎么对你,她的态度就是一面镜子。
  江涛叹了口气,我就是脾气大吗,是恨铁不成钢,希望她哪里都好,不是为了她吗。
  江波摇头,你呀,冷静些,想想换了你,你受得了吗,我们都打那时过来的,有用吗。除了把孩子推远,有什么用。
  江涛不说话了,她有些恍惚。
  江波看看妹妹,心想,我们家怎么都这么不顺,自己离婚,妹妹这脾气。
  他拍拍江涛的肩膀,好了,脾气好些,你想,你们毕竟在这有了房子,孩子也上了学,你们工作也稳定,这比好多人强多了。
  漂泊—知足
  江涛点头,你要我知足,我知道,你和妈妈一样,总是说人要知足,可是贷款,我怎么知足。
  江波摇头,路是你选的,不要抱怨。其实你家建远不错了,两次换房,都依了你,算是不错了,不就是因为,咱家帮了你们家,他才这样,要不是咱家出钱多,凭什么你说了算,你也知趣些,这几年他挣的多,这房子的贷款是他在还。不要太过头了,现在的情形,你挣的不如他多。
  江涛点头,我知道,可这是他应该的,男人不应该这样吗,他不这样,他有什么用。
  江波叹了口气,这个妹子,怎么就是一条理用遍天下,就是别人都应该,她最委屈。
  他站起来,你呀,人家把应该的事做好了,你也有应该的事,你做了吗。你是个好妻子吗。
  
  漂泊—道歉
  江波拿过妹妹的手机,给苏建远发个短信,一句话,建远,我错了,对不起。
  江涛急着要抢手机,短信已经发了。
  江涛说,哥,你干吗,我哪里错了。
  江波说,听话呀,你错没错,都要有这个态度,因为你伤害了他的自尊,你是有不对,起码你在沈冬梅的事情上不诚实。
  江涛瞪眼,哥,你真烦。
  江波看了看妹妹,我走了,你要记着我的劝,不许再乱发脾气,不许再当什么表姐,嫂子就是嫂子。顶多你说是亲戚就成了,傻瓜。
  江涛一想对呀,我说什么表姐不表姐,就是一亲戚。
  
  漂泊—亲戚
  亲戚沈冬梅,真的给江涛介绍了两个客户,江涛现在就和人讲,这是我老家的亲戚。
  有了提成,她到是欢喜,想了想,提前还了点房贷吧,算是她的贡献,对于苏建远,她还是听了劝,给苏建远买了条领带和公文包。这两样东西一放,就是一个态度。
  苏建远收到短信,到是一个安慰,这对于不低头强势的江涛,太难得了,看见领带和公文包,到是真的释怀了,他要的不多,只一个笑脸就成,他马上喜笑颜开,江涛想,他挺好打发。
  江涛的日子恢复了平静。
  到了寒假,小姑娘强烈要求,回老家,我要找姥姥去。江涛无奈,让江波把小蕊带走了。
  漂泊—轻松
  小蕊一回家,家里安静了许多,江涛马上感觉轻松了不少,这养一个孩子,简单太累了。
  她叹息一声,我都奇怪,人家要二胎三胎的,一个我都累死了。
  苏建远摇头,你妈带两个,我妈带两个,都不说累。
  江涛马上应战,我妈带两个,是帮我们的忙,你妈是帮你弟的忙,是一回事吗,我们小蕊,可没沾你们苏家的光。
  不是我说,苏建成就是你妈惯坏了,原来什么事靠你,结婚了,孩子也不管,都是沈冬梅挣钱,她带着,苏建成跟大爷似的。
  
  漂泊—让步
  苏建远想起江波的话,夫妻之间,不用讲理,讲不清,还费神,省事的办法,就是沉默。
  苏建远去浇花了。
  江涛有些得意。
  她以为是苏建远理亏了。
  苏建远是不愿意和她费话了。
  江涛得意起来,心情大好。
  江涛说,建远,我们去外面吃吧,我想轻松一下。
  苏建远皱眉,姑娘走了,老婆也不肯做饭了,他只好点头。
  
  漂泊—洒脱
  江涛真的轻松了几天,不用管孩子,不用做饭,又成了二人世界,她感觉这才是日子。
  苏建远到是一天一个电话,问小蕊的情况,和岳母交待小蕊的一些情况,李会莲说,你放心,你要注意身体,你们自己做饭,不要老吃外卖,或者外面的饭,不干净。
  苏建远点头,心中纳闷,怎么媳妇一点不如岳母的顾家。
  他无意中说一句。
  江涛大怒,我和我妈比,你想什么呢,我爸爸那样子,就是那会儿,放现在,我妈也不会接受,现在的小姑娘哪会那样,真是把自己当保姆,还不花钱。
  
  漂泊—观念
  江涛看了看苏建远,你还有这想法。真奇怪。
  苏建远不解,这有什么不好,美德就是美德,像你现在这样,是一个好母亲吗,如果你妈和我妈,都像你,那谁帮我们带孩子,你妈这么想,小蕊就是我们自己照看了,不说现在,小蕊刚出生时,你能上班吗,你明明享受了人家的照看,反过来,又看不起,太虚伪吧。
  江涛一时语塞,但马上说,我不管,反正我不那样生活,为了儿女做牛马,我不干,我不认为是美德,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谁也不是奴才。
  苏建远耸耸肩,不以为然。
  
  漂泊—小蕊
  千里之外的小蕊,正和哥哥在院里追逐,回了这里,她像小鸟儿一样,性格开朗了许多,人也活泼起来,一帆也找到了当哥哥的感觉。
  两个人疯玩了一下午,两个孩子都很快乐。
  小蕊回了家,李会莲说,小蕊给你报了个图画班,明天开课,小蕊笑嘻嘻的,好呀,姥姥,我喜欢画画,我给你画个像好吗。
  李会莲一直感觉小蕊懂事好带,她不懂为什么江涛总说小蕊不好管。
  她眼中的小蕊,是活泼可爱的,听话懂事。
  
  漂泊—曲子
  江一帆本来不喜欢钢琴,自从母亲离开,他却突然迷上了钢琴,这个学费又贵,学琴的地方,离得还远,在少年宫,江达明没少私下抱怨,这孩子,学这样干什么,不当家花花的,太费钱。可是钱是人家陶静出的,陶静每年一月份把全年的抚养费打过来,当时江波说不要,可陶静说,这也是我的儿子,对于儿子学钢琴,陶静一百个同意,马上打过了学费,江达明不好说什么了,这个前儿媳妇他不喜欢,可是人家出手大方,在钱上,让人没得挑,只是太小资,太洋派,一个钢琴,能当饭吃吧。
  有时候,母子聊天的时候,一帆会把在学校弹的曲子放给母亲听,陶静总是夸赞他,鼓励他,还说,要是他真愿意,将来出国留学。江一帆的动力大了,他突然想,要是自己将来去国外,就可以见到母亲了。
  漂泊—假期
  假期到是让人格外的忙。
  一个学钢琴,一个学画图,幸而在一起,江达明又开始开了电动三轮车,送两个孩子上学。
  李会莲变着花样,给孩子们做好吃的。
  四个人的日子,到也平静快乐。
  江达明虽然会抱怨,但是他还是快乐的。
  江涛有一次给家里打电话,小蕊接了,没说两句,就把电话给了姥姥,李会莲有些惊讶,她发现,小蕊回家后,从来没主动提过母亲。
  
  漂泊—询问
  李会莲拉了小蕊的手,小蕊,你怎么不和妈妈聊天,小蕊皱眉,小脸绷得紧了,有些不开心的样子,没什么好说的,她就是三句,一句,我是为了你,才吃得苦,第二句,你要报答我,第三句,你爸爸最没本事,苏家没一个好东西。
  李会莲呆住了,江达明也有些惊讶,这话是不太合适。
  李会莲沉默了。
  她给江波打电话,你不知道你妹妹的事吗,她怎么这样和小蕊说话,哪一句都不合适呀。
  江波皱眉,我知道她脾气不太好,没想到,她和小蕊也这样。
  
  
  漂泊—批评
  李会莲满心忧虑,你要劝劝她,不能这样,连女儿都对她不满意,这样下去,建远能没意见吗,她这孩子怎么了,吃苦受罪为了这个家,可是这话太没水准。
  江波点头,妈,我知道了,我会劝劝她,你不用担心,她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
  李会莲还是有些忧虑,这可不成,尤其是那一句,苏家没有好东西,这可说不得,这成什么话。
  江波说,妈,我这就找她,一定劝她,你放心。我不让她和小蕊说这些。
  江波放下电话,叹了口气,这个妹子,真不着调,哪有这样教育孩子的。
  
  漂泊—劝说
  江波约了妹妹吃饭,地点是江涛选的。
  江涛最近放松了不少,气色好了不少。
  她到是兴致极好,可是看见江波一脸严肃,有些惊讶,你怎么了,这么认真。
  江波说,你都是怎么教育小蕊的。
  江涛奇怪,我怎么了,我告诉她,我为她的付出,让她好好学习,长大了多挣钱报答我,她是我们这照顾的,苏家没个好东西,奶奶不管她,嫌弃她是个女孩子,怎么了。
  江波有些生气,你真傻呀,你怎么这么教育孩子,说什么奶奶嫌弃她是个女孩子,这话能讲吗,事实也不能说呀,会让孩子心里怎么想。
  漂泊—真实
  江涛不当回事,怎么了,真话呀。别人能做,我还不能说了。她就要认清苏家的人。
  江波说,你不考虑,她的心理承受力吗。
  江涛不以为然,那怎么了,她没那么脆弱,这有什么,她又没和那个奶奶一起生活过,有什么介意的。
  江波说,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没人喜欢别人老是这样和她讲世界,她会厌烦你的,你总给她负面的影响,她能喜欢你吗,你没发现,她不愿意在你身边。
  江涛到是沉默了一下。
  小蕊是不喜欢和她在一起。
  漂泊—提醒
  江涛有些伤感。
  江波说,你呀,怎么这样任性,对孩子对丈夫说话,都不经大脑,小蕊是小孩子,让她那么早认清那些做什么,留这样一个阴影,对她的人生有什么好。她长大了,自己会判断,哪个对她好,对她不好,她当然明白,不用你现在反复的说,到让人烦。对于她来讲,现在是童年,要的是无忧无虑,你何必这样,况且,背后说人坏话,也有失磊落,是不是。你原来不是这样子。
  江涛用手抚额,有些头疼,我知道了,我以后注意些,就是有些时候生气,和苏建远争吵了,看见小蕊,忍耐不住就会说些什么,其实有时候,就是出一口恶气,有些心理不平衡。
  
  漂泊—平衡
  江涛说,明明我们家,付出了那么多,苏建远应该感恩吧,可是看不出来,他很少说什么感激的话,还不愿意听我说他妈的不是,好似他妈对他多好。
  江波叹了口气,你情商这么低吗。你不想想,再如何,那是他妈,是他的亲人,生养他的亲人,我知道你感觉他妈偏心,可是父母都是心疼那个没出息的,再如何,他母亲供他上了大学,他当然感激,当年供个大学生不易。
  江波的话,让江涛有些感悟,我明白了,我只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些控制不住,以后会注意。江波语重心长,你呀,好好的日子,非插进他们家干什么,自己的日子自己过,不要牵三挂四提这个说那个,你们的生活,不要那么多外人。
  漂泊—关心
  江涛换了话题,好了,不说了,说起来就心烦,他们家就像我们生活中的一个炸弹,只要提起来,我就心乱,容易心情烦躁。那些年,他妈一来,我就头疼,都成了习惯,这两年好些,总算消停了。不提了,我记住你的话,以后我不主动说了,我过自己的日子,不让他们在我心里。
  江涛关心起哥哥,你的婚事怎么办,人家美玲对你那么好,你不能没良心吧,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女人对他不好,他抱怨,对他好,他不当回事。
  江波一愣,你是说我不负责任。
  江涛说,到没那么严重,毕竟美玲是情愿,你没承诺她什么,不过,人家说,这种不接受不拒绝也是一种渣男的表现,明知人家一往情深,享受了人家的真心付出,然后又不用承担什么。
  漂泊—震惊
  江波有些震动。
  我不是安心,我是不知道如何,我对再婚没有准备好,我和她一起,平静踏实,可是没激情,好似不像恋爱,像过日子,好似我们已经过了几十年,很平实,也很温暖,可是总是少了些兴奋。
  江涛问他,如果,现在美玲姐要嫁给别的男人,你会不会伤心。
  江波马上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不说分手,她不会,我有信心。
  江涛笑笑,看吧,你就是知道人家对你有情,才这样有恃无恐。可是,你别太自信了,她条件不错,虽然不是美人,可是工作好,人又热心,总有人追求,你忘记了,咱们小区的那个海归。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8:动乱的时局

下一篇: 《 漂泊—心酸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