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让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11-14   点击:


  漂泊—低头
  陶静低了头,心中万般不情愿,感觉一家人都亏欠了江一帆,从老到小,都只顾自己,没人替江一帆的两年教育环境负责。
  陶静顾不上再埋怨这事。
  单位里一大堆事,加上办出国的手续,她忙得和陀螺似的。
  母亲到是给陶静转了十万块,陶静呀,你出国要花钱,不要太辛苦,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陶静想,她的父母在钱上到是大方,她盘算着,这几年下来,父母的那点存款,基本上都给了她,算了,这不错了。
  漂泊—亲情
  这几天,她一有时间,就陪着江一帆,江一帆知道母亲要走了,也乖巧下来,居然认真的练琴,说是要学一首曲子,送给母亲,陶静热泪盈眶。
  陶静心里替儿子可惜,他才有了兴趣,就要回江波的老家,那里没有钢琴,能学好英语就不错了,她费了那么大的心思,花了那么多的钱,才给江一帆打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可是可恶的江波,却不懂,轻易抛开这一切。真是,才发现,他不懂教育。
  陶静匆匆飞走了。
  江达明感觉家里的空气,一下子轻松下来,这几天陶静黑了脸,只有和一帆说话时,才有个笑模样,好似他和江波欠了她八百块钱,江达明很有自尊心,儿媳妇不理他,他也不理她,这样一个自私的女人,自己出国了,把儿子扔下,还口口声声,妈妈爱你,爱自己吧。
  漂泊—照顾
  江达明心情先是不好,感觉儿媳妇太自私,可怜江一帆,这几年等于没娘了,他忍不住和一帆说,可怜的孩子,可怜,江一帆奇怪,爷爷,我怎么了。江达明说,你妈不要你了。江一帆开始听到这几个字,总会伤心,陶静临走前,到是注意了这个问题,再三和江一帆解释,妈妈是上学了,可以和你打电话,寄礼物,我们还可以视频,你能看见妈妈,我不是不要你,只是上学了,你不要听爷爷胡说,爷爷用词不准,他读书不多,不能准确的表达事情。
  一帆忍不住说,我妈妈说了,她只是去另一个地方上学了,不是不要我,是不能照顾我。江达明说,一个妈妈不照顾自己的儿子,算好妈妈吗,江一帆愣住了,他吱吱唔唔,妈妈说,她会给我礼物,会和我通电话。
  漂泊—也好
  江一帆不想谈这个问题了,他虽然小,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话题,他转移了话题,他已经学会了,不去面对有些问题,他说爷爷,爸爸说我们可以回老家了,在那里上学,是真的吗。
  江达明心情马上好了,突然想,陶静离开也有好处,否则,他们是不可能回到家的。
  江波的申请获得了批准,他还帮着组建,这就是说,他可以选择办公地点,可以招聘一些基础的人员,当然分公司的建制没那么全,主要是和销售有关的人员,这就够了。
  漂泊—秘书
  分公司的老总是总公司经理的秘书,妥妥的少壮派,梁小川。
  梁小川并不长于销售,出任分公司的经理,老总还特意找他聊过,小川我让你去分公司当经理,是为了增加你的管理经验,不是要你做销售精英,那不是你的长项,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希望你把分公司的业绩搞上去,你可以调回总部,再进升一个台阶,那是你的踏板,不是你的终结,所以在销售上,要任用江波,江波这个人,销售不错,有头脑,虽然不是我们这一派的,也不是那一派的,他是比较自我的,这样的人,要用,能拉过来,就拉过来,不能的话,相安无事好了,要注意分寸,他先进公司,资历老。
  梁小川倾听的时候,姿势向前,手里还拿了一个记事本,一直认真的记着,看老总说完了,马上点头,老板放心,我按您的意思去做,争取早日回到总部。
  
  漂泊—提醒
  江波的秘书骆红静是个机灵的小姑娘,她不是本地人,无所谓去哪里,所以到是乐意和江波一起外派,她提醒江波,领导,是不是请梁总吃个饭,梁总这个人情商不低,无意于销售,有意于仕途,不可得罪,你看,怎么着,咱们也是一起到的外地,当然对您来讲是回家,可是以公司的角度,咱们是外派。
  江波皱眉,他是销售,对于业绩比较敏感,对于单位的办公室政治,一直不感冒,可是现在不同了,梁小川是他的顶头上司,上司对你的态度,决定你的职场幸福指数,他不得不勉为其难,好吧,你订个地方,我做东,不过,红静,你可帮我们的忙,你负责调节气氛,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和他们沟通。骆红静惊讶,怎么会,你是销售呀,不知道怎么沟通,你把他当客户不就成了,这是你最大的客户。他手里掌握的资源,比你任何一个客户都多。
  漂泊—气氛
  骆红静到是会办事,请了梁小川还有梁的司机,梁小川本来没司机,可这次既然外派成了经理,也就水涨船高有了司机,这个司机,原来是行政部的,他和梁小川是老乡,关系不错,梁小川想培养一个心腹,就把他调来做了自己的司机。
  骆红静担心江波不认识司机,就先介绍,小武哥,这是我们江主管,您可能没注意,他经常在外面,小武到是机灵,忙上前先握了江波的手,江主管是销售的精英,怕是不认识我。江波马上说,客气客气。
  四个人到是吃得其乐融融,在骆红静的调节下,段子不少,笑声不断,作为一个初步的晚宴,到是达成了目标。
  梁小川表态,江波,这样你先去,我这还有些事,老板这边有些工作,我没交接清,我安排小武和你过去,你们先安排办公的场所,这些事,你负责,小武主要是协助你,开个车跑个腿。骆红静忙举杯,谢谢梁总心疼我,跑腿的事,本来是我的,这下子,麻烦小武哥。
  漂泊—评价
  梁小川本来安排小武先送江波,江波忙解释,这个饭店就在小区附近,他正好散步回去,顺便把骆红静送回去。
  梁小川握着江波的手,辛苦你们了。
  在车上,梁小川一直闭目休息,这点酒不算什么,他是故意摆谱,他睁开眼,小武,你感觉江波是一个怎样的人。小武在公司的行政部,对于公司的人,基本背景,都了如指掌,尤其是江波这样的人。他沉默了一下,故作思索,然后才说,人比较单纯,是真的销售派,比较看重业绩,对于公司的人事关系,比较忽略,这是好事。
  漂泊—派系
  梁小川点头,分析的有道理,小武,你感觉,我有可能把他拉过来吗,梁小川这样讲,是因为老板这边,销售精英,只一个何大壮,偏生何大壮这个人有些草莽习气,有些看不起书生意气的梁小川,梁小川一直不爽。小武马上说,有可能。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他好,他肯定有感觉,江波是一个挺重情意的人,而且,小武笑笑,你们接触的多了,不是也是。
  梁小川心中一动,小武,厉害呀,不傻。
  小武马上表态,老大,这是什么话,我的一切都是老大给的。都是您教的,小武可是你的嫡系。
  漂泊—手续
  江波公司的事都处理好了,有骆红静帮忙,余下的是江一帆的事,他和老师说了情况,老师挺遗憾,江一帆是个聪明孩子,英语不错,这口语,您一定要找个好老师,要不然就耽误孩子了,江波马上保证,老师放心,我一定按您说的做。江一帆第一次感受到了离别,就是天天在一起的人,突然间,你不能天天和他们在一起,他问爷爷,是不是妈妈出国了,我才要离开这里。
  江一帆的话让江达明奇怪,不是呀,因为你妈妈不要你了,爸爸调动了工作,我们正好可以回老家,和你妈妈有什么关系。
  江一帆无语,他叹了口气,感觉和爷爷沟通不了。
  江一帆问爸爸,我们还回来吗,我挺喜欢班里的小朋友,尤其是朵朵,她还送我蛋糕吃呢,天天给我带呢。
  
  漂泊—离别
  江波安慰儿子,会回来的,这样,你加了朵朵妈妈的手机号,到时候可以给朵朵打电话。
  江一帆有些烦恼,爸爸,我不想用爷爷的手机,你给我一个手机好不好,我答应你不带到托儿所,我可以回家后,才开机,我想有自己的手机。
  江波答应了,不过,一帆,我们回到老家,再给你买,好不好,这几天的事情太多,我们要和公司骆阿姨小武叔叔一块走,这样路上方便,有个照应,所以时间紧。
  江波特意跑到光明超市和向光明告辞,多谢你了,兄弟,这一段日子,一直照看我爸爸。
  漂泊—回家
  江达明是欢喜的,终于可以回家了。
  江达明在车上就给李会莲打电话。
  他的态度坚决,你也回来,不要在江涛那里了。我们一家人团聚,家里有儿子有孙子,你在外面算什么,而且我和一帆的饭谁管,江波那么忙,你不心疼一帆呀。
  李会莲有些心动。
  她一样不愿意在外地,可是小蕊怎么办,她想,她和沈老师说,沈老师羡慕,能回家多好,你把小蕊带回去好了,你孙子不是上托儿所吗,在哪带小蕊不是带,我看出来,你女儿女婿都忙,顾不上小蕊。
  李会莲眼前一亮,对呀,带小蕊回去。
  江涛有些不情愿,可是既然父亲回去了,没理由非让母亲在这,江涛看看小蕊,好吧,妈,我经常回去看你们。苏建远张张嘴,想反对,没敢,怎么反对,丈母娘肯领孩子就不错了,哪有理由,非让人家在这。
  只是夫妻二人都明白,他们的经济要紧张了些,原先等于是李会莲的退休金贴补了他们,以后就不可能了。幸而苏建远换的现在这个单位,工资高些,他们还能应付。
  漂泊—问候
  李会莲是个细心的人,临走时,还给沈老师买了膏药和三七粉,劝沈老师注意身体,三七粉要吃着,医生说,吃着好。
  沈老师精神挺好,也注意锻炼身体,他也劝李会莲,也要注意身体,要注意休息,不要一干活就停不下来,这个年纪了,要为自己活。
  二人都有些惆怅的感觉。
  沈老师羡慕李会莲,还是你好,能回到老家,我也想呀,可是,他叹了口气。
  李会莲安慰他,我其实在哪里都行,和孩子们在一起,就是在家里,不分地方。
  沈老师点头,沈浩问小蕊,你要走了吗。
  小蕊这几天听家人提过,说是回姥姥家。
  她说,妈妈说,是回她小时候住的地方。
  
  漂泊—商量
  江涛和苏建远商量,总要找个人送母亲和小蕊回去,他们也不放心一老一小坐火车。到是李会莲说,没事,有什么呀,三小时的事,你们送我们上了车,我和江波说了,他找人到车站去接,不用担心。
  江涛和苏建远都松了口气,他们都不好请假,江涛是因为这个岗位本就很多人盯着,她不好请假,苏建远正负责的一个项目,最近一直在赶工,要是请假,来回也要一天的时间,他不好张口。
  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苏建远到是知趣,到商店里给江达明买了两条烟,他不怎么抽烟,江涛管得严,有时候羡慕岳父在家里,想抽烟就抽烟,真是痛快。
  江涛看见烟,皱眉,我爸爸抽烟就不好,你还送他烟,这是鼓励呀,李会莲瞪眼,江涛,你懂什么,怎么他也是抽,这是建远的一点心意,你一点人情世故不懂。
  江涛低头,妈,你管管我爸爸,别让他在家里抽,对孩子不好,我们小蕊闻不得烟味。
  漂泊—接站
  江波答应了接站,可临时有事走不开。
  李会莲看见贺美玲的时候,很惊讶,美玲,怎么是你。贺美玲微笑,接过李会莲的书包,阿姨,我今天正好休息,江波就让我来。
  李会莲忙道谢,你看,怎么麻烦你一趟,要是江波没时间,我自己回去也行。
  贺美玲开了车来,她到是很喜欢小蕊,阿姨,小蕊长得真漂亮,比妈妈好看。
  李会莲点头,是呀,我们小蕊漂亮,会长。比妈妈漂亮。
  小蕊在火车上挺精神,这会儿却呼呼大睡了,李会莲心想,幸亏贺美玲过来了,要不然,她睡着了,自己一个行李箱,一个旅行包,还真不好拿,这的出租车还不好打。
  
  漂泊—指责
  李会莲进了家,贺美玲帮着归置好行李,又看了看暖壶里没开水,就去厨房烧了开水,又出去买了菜,李会莲老大过意不去,美玲真是麻烦你了,你在这吃饭吧,贺美玲忙说,阿姨,别客气,我以后肯定来,今天有夜班,我先走了。
  李会莲看小蕊还睡着,到放心些。
  家里到处都是尘土,她感觉奇怪,江波他们回来三四天了,怎么一点不像收拾过的样子。
  江波忙,她理解,可是江达明呢。
  江达明推门进来,看见李会莲,你回来了。
  李会莲不高兴的嗯了一声。
  江达明奇怪,你怎么了,一脸的官司。和谁生气呢。
  
  漂泊—争吵
  李会莲说,和你。
  江达明也火了,我怎么你了。
  李会莲说,你不会做饭也算了,这回来几天了,你总能烧个开水,擦桌子,收拾一下吧,你看这一层土。
  江达明不以为然,我也忙呀,今天才修好鱼杆,我现在要接送一帆上托儿所,非要上什么双语的,离这不近,我还要骑车带他,要二十分钟,很累的,哪有时间管这个,江波是早上走了,晚上十来点才回来。指望不上,你回来了正好,你好好打扫一下,我也感觉,这房子是要好好收拾一下。
  漂泊—教训
  李会莲不以然,一天就接送个孩子,就累了,我呢,我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你也不去车站接我,幸亏美玲去了,要不然我一个人怎么弄,又是行李,又是小蕊,她又睡着了。江达明反驳,我说过,不要带小蕊回来,送她进托儿所好了,让江涛他们接送就成了,你不听,李会莲不乐意了,小蕊不到两岁,去什么托儿所,太小了。怎么也要三岁之后。
  江达明一摊手,那我不管了,你不听,要受累,你对小蕊多操心有什么用,她姓苏不姓江,白操心。
  李会莲叹了口气,老封建,老顽固,小蕊也是你的外孙女,江达明振振有词,你也知道是外孙女呀。
  李会莲不想说了,转身进了厨房,开始收拾起来。
  
  漂泊—烦恼
  李会莲发现,这一年多,不和江达明在一起,有些不适应了,比如她现在也闻不得烟味了,不只是小蕊闻不得,她也是。她和江达明正式声明,你要抽烟,就到楼下去,在家里不许抽烟,江达明不乐意,凭什么,我以前就在客厅抽,我又没进卧室抽,为什么不行。小蕊咳嗽那是她事多,小姑娘太娇气,都是你们惯的。
  李会莲生气,我不管,我现在闻不了,不只是小蕊闻不了,我闻着也不舒服,你要是抽烟,我就带小蕊回去了。
  江达明惊讶,回哪,回江涛那,那是苏建远的家,不是你的家,你不要昏了头。李会莲冷笑,算了吧,那房子,我也出钱了,我想怎么住就怎么住,苏建远敢说一个不字,我把他撵出去。
  江达明生气,我正想和你说呢,凭什么不问我一声,就把我们的存款给他们买房,不像话,那钱一大半是我的,我比你的工资高。
  李会莲也反驳,你花的还多呢。
  二人一场大吵,小蕊哇的哭了,江达明很烦,就知道哭,哭什么,再哭找你妈去,和你妈小时候一个样,一点事就哭闹,烦人。
  漂泊—谈心
  李会莲和江波诉苦。
  江波总算找到了合适的办公室,小武果然很知趣,只是开车,不提建议,江波知道小武的身份,到是极客气,骆红静也小武哥长小武哥短的叫着,小武到是实话实说,我对这不熟悉,而且以后办公室主要还是为销售服务,江总是管销售的副总,自然是江总定。
  江波选了两个地方,让梁小川定,没想到梁小川看也没看,江波呀,这事交给你了,你定就成,不用问我,我下周五过去,我只是希望去的时候,能在我们的办公室办公就成。定了地方,人员招聘也要开始了,让骆红静辛苦辛苦。
  江波心情不错,看的出来,梁小川在示好。
  这一天,他总算七点回了家。
  一进家门,感觉气氛不对。
  漂泊—劝慰
  小蕊看见舅舅,先扑了上来,江波喜欢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总是和颜悦色的,对自己的儿子,到要板板脸,摆摆家长的谱,小蕊说,舅舅,姥姥说要回去。
  江波一愣,回哪呀。
  小蕊说,回我家。
  江波摇头,不会的,姥姥开玩笑呢。
  江波知道,肯定是父母争吵了。
  江波让一帆过来,带妹妹去玩。
  江波劝母亲,妈,这是你的家,你往哪里走,到别人家,哪里有这里舒服。
  你是帮我的忙,要是你走了,一帆怎么办,连个热乎饭都吃不上,你就看我的面子,不要生气了。
  漂泊—出面
  江达明和老李下棋,一直到九点,才回来。
  他现在愿意和老李下棋,老李水平不如他,赢得感觉好。
  江达明看见江波在楼下,还有些惊讶,你今天下班早,你不是说,在这你是副总吗,怎么还成天不回家,回了这,也是天天不见人,你在哪里,有什么区别。
  江波笑笑,过了这段时间,会好些,这几天是筹备,要争取下月一号挂起牌子来,千头万绪一堆事。
  江波给父亲点了烟,爸爸,咱们谈谈吧。
  江达明接了烟,说吧,肯定是你妈告状了,我就奇怪了,我以前在家里抽烟,她没意见,现在脾气大了,说是闻不得烟味了,越活越回去了。
  江波说,爸爸,您这个年纪,少抽点,对身体不好,还有,抽烟对孩子们是不好,不仅是小蕊,还有一帆呢,就当为了一帆,别在家里抽了。
  江达明不以为然,一帆根本不介意,他不烦烟味。江波说,我也不太赞成,在孩子面前抽烟。
  漂泊—让步
  江波说,这样,您抽的烟,我包了,就达成协议,您在外面抽,不在家里了,省得对孩子不好,我答应过陶静,不让一帆闻烟味,提到陶静,江达明说,你什么都听那个女人的话,我告诉你,你一点不像一家之主,真窝囊,要是我早离婚了,那样的女人,有和没有,有什么分别,不做饭,不管家,不管孩子,一个人跑国外自在了,心里只有自己,就没家。
  江波说,她有她的事业,这对她挺重要的,爸爸,时代不同了,你不能用老眼光看世界了,我妈那么贤惠的人,少了。
  江达明皱眉,你妈,现在脾气见长,动不动和我发脾气,真是怪了,在江涛家一年多,脾气真够大了,这么大岁数,不好打架,要不然,我早不客气了。
  江波哭笑不得,爸爸,我妈生气了,就去江涛家了,你要是愿意找个钟点工,咱们就花钱雇一个。江达明摇头,算了,我答应你了,我在外面抽烟好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问题

下一篇: 《 小城烟雨2:小城报社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