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问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4   点击:


  漂泊—争执
  本来陶静一直提醒自己,对公公不用讲理,置之不理就行了。
  这次她有些忍不住,我爸爸妈妈也看了一帆三年,你还没看三年呢吧。
  江达明反问,那为什么不看了。
  陶静说,孩子是两家的,还姓江呢,江家不应该尽义务吗。
  江达明很理直气壮,谁都要尽义务,你这个当妈的义务呢,他现在正是父母教育的重要时机,你走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走了,第一,他的钢琴课肯定停了,第二,如果他不愿意学英语了,也可以停止。
  陶静气得无语。
  漂泊—愤怒
  陶静转向江波,江波这是不是你的意思。
  江波点头,是我的意思。
  陶静生气了,江波,你什么意思,你反对我出国就明说,你又找我妈,又让你爸爸打前阵,你真小人。
  江波也火了,我就是小人,我是不光明磊落,我,说实话,我就是不同意,我明天找你们院长,我看看,家属不同意,他们会不会批准你走。
  江波看着陶静,这下子,我心里想什么就做什么,你满意了吧,这多光明磊落。不小人了吧。
  江达明大声说,好,这才像话,像江家的爷们,我一直看你小子,在老婆面前低三下四,不像个男人。
  
  漂泊—前程
  陶静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不就是两年,怎么江波的态度如此激烈,江达明不支持,她不介意,她不认为江达明懂什么,支持不支持,无所谓,她的通告里都没有江达明的名字,江达明于她来讲,只是江波的父亲,她的事,用不着告诉他,她自己的父母,都无权干涉她的事,何况江波的父亲,她只关注江波的态度。
  江达明在一边煽风点火,让陶静知道事情没法谈了,江一帆看着大人们在争论,他虽然听不懂,可是知道他们不友好,他有些紧张,这一点还不如小蕊,因为江涛是大嗓门,经常和苏建远争执,可是江波这的气氛不错,夫妻俩偶然有小意见,也是关起门来商量,在客厅里,永远是父亲微笑,母亲文静。
  漂泊—大吵
  江达明看见一帆,招手叫过来,一帆,你妈要走了,他不要你了,你几年都见不到她了。一帆愣了,妈妈不要他了,他哇的一声哭了。陶静火了,上前拉起儿子,一帆,别听你爷爷胡说八道,妈妈没有不要你,就是出国,出国,你懂吗。
  江达明生气了,儿媳妇说他胡说八道,他马上说,我没胡说,出国就是见不到,你问你妈妈,还能天天回来吗,还能陪你吃饭吗,还能叫你起床吗,都不能,这不是不要了吗。
  陶静有些生气。一帆看着母亲,是不是,不能天天回来。
  陶静点头,一帆继续哭。
  陶静心烦意乱,她看了看公公,感觉这个老头真讨厌。
  漂泊—指责
  陶静说,你不要对一帆胡说,不是这么回事,我只是去上学。
  陶静拉起一帆进了卧室,锁上了门。
  可是效果不好,一帆听不进去,就是问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天天不能回来,不能陪我吃饭,陪我学习,是不是。
  陶静无语。
  她终于知道什么是先入为主。
  她有些气馁。
  可是机会难得,如果不是院长的千金正怀孕,如果不是另一个科室两虎相争,相持不下,这个机会还落不到她头上,她想到领导的话,陶静,你没有背景,虽然是名校毕业,可是你不是研究生,有个出国进修的机会,对于你的未来大有帮助。
  漂泊—未来
  陶静狠了狠心,她知道不能犹豫,错过了这个机会,她的前途就大受影响,任何人不能挡她的路,包括一帆。
  陶静不耐烦了。
  她开了门,叫过江波,我们出去聊聊。
  二人进了咖啡馆,可能是环境变了,情绪都平静些。
  江波看着咖啡出神,他叹了口气,陶静,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的午后时光,你不感觉生活太枯燥吗。
  
  漂泊—枯燥
  陶静有些不解,江波你怎么这样全无斗志,你才多大,不到四十,不会是提前进入中年心态,只求稳吧,你这就满足了吗,你看看大街上多少人是外地来的,他们都在奋斗,有些年纪比我们大,比我们辛苦,人家都在拼,你看看咱家的钟点工,为了儿子上学,上研究生,人家在干什么,一天打两份工,除了春节,没有节假日,你不会连个农村妇女不如吧,我真看不起你。
  江波喝了口咖啡,他已经学会了制怒,好的销售,第一层就是控制情绪,哪怕对方把自己骂得狗屁不是,也不必介意,反正你是怎样就是怎样,和别人的眼光无关。
  漂泊—生活
  江波说,我知道,北上广深,这几个城市里有太多的外地人,他们都漂泊着,为了理想为了奋斗,为了钱,为了一切,可是这样的生活幸福吗。
  陶静反问,守着家里不出来,一家老小在一起,就是幸福吗,你不会这么狭隘吧,江波,如果你现在五十了,我可以理解,可你不到四十,你这心态,我不赞成,你不要太安逸了,你想想,你儿子才多大,他需要一个怎样的未来,我们现在的收入,能让他出国吗,能吗,你不会告诉一帆,你办不到吧,你就是一个最窝囊的父亲,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江波叹了口气,你的幸福,就是成功,是吗,成功才有幸福,对于儿子,让他学钢琴,不管他乐意不乐意,让他出国,不管十几年后,他愿意不愿意,他的路,你要规划是吗。
  漂泊—规划
  陶静反问,不对吗,我让他拥有别人有的,不好吗,甚至可以超过别人,不对吗,难道要怎样,他要出国,你告诉他,没钱,这就是好父亲吗,作为一个父亲,你不应该给儿子一个好的前程吗。
  江波低眉,那是你的规划,不是一帆的,比如现在,他就不愿意弹奏钢琴,那个钢琴,是你在弹奏。
  陶静不提钢琴了。
  江波,这样吧,我管不了你,你也不要影响我好吗,这是我的梦,我的前途,这次出国,本来我没机会,要不是机缘巧合,哪里有机会,我们都在这里举目无亲,一切靠自己,多不容易,我求你,不要让我遗憾。
  漂泊—遗憾
  江波看着陶静坚定的眼神。
  他突然明白,他和她,其实不是一类人。
  陶静做什么都要完美,包括健身,包括事业,所以一帆出生一个月,她就要上班,还是岳母劝着哄着,才两月后上班,陶静担忧,她的位置让人替了,她和领导说过,她结婚她生子,都不会影响她的工作,事实上怀孕期间,她没请过假,还照常加班,生了一帆,她没要任何照顾,还是依如既往。
  陶静的脸上,有着坚定的表情。
  漂泊—放手
  江波叹了口气,陶静,我拦不住你,其实,你虽然结婚,虽然做了母亲,可是你决定的事,根本不会和任何人商量对不对。包括我。
  陶静点头。
  对,江波,我们只是夫妻,你不是我,我不是你,我为什么要和你商量,我们的感受不同,谁也不能代替对方。
  江波喝下咖啡,既然如此,你走吧,我拦不住。不过,我的事,我也能决定,我想过了,如果你出国,我们公司正好在老家那里建分公司,我过去可以做副总,升一级,我回去,江一帆回去上托儿所,两年后,你回国,我们再决定下一步,反正那时,他刚上小学,一切来得及。这是我的答案,你权衡吧。
  漂泊—咖啡
  陶静不知道,怎么会把咖啡泼到了江波的脸上,江波有些惊讶,可也有些释然,他从容的拿出手帕,他是少数用手帕的人,洗得干净,他静静的擦了脸上的咖啡,然后起身,付了帐,一个人走了。
  陶静一个人呆坐着,服务员远远的张望着,对她,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江波举止优雅,就是结帐时,也仍然面带微笑,他的上衣领子上,还有咖啡的痕迹。
  陶静一个人傻坐了半天,她想不通,江波怎么能拿一帆的事,威胁她,怎么能,这是一个父亲吗,他不知道上海的教育环境多好吗。
  没想到江波是个这么卑鄙的人。
  她不知道,在春节的时候,江波就有这个想法了,他感觉到父亲在老家的快乐,和老哥们喝酒,聊天,钓鱼,他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
  
  漂泊—情份
  在陶静眼中那个讨厌的老头,却是江波的父亲,江波和父亲的感情一直很好,江达明重男轻女,对江波却是捧在手心里,为了江波,他才离开了老家,来到了上海,他为了江波,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这些江波都懂。江波能够理解父亲。到了这个岁数,父亲本来可以过闲散轻松的退休生活,现在却在这里,为了他,他有些不忍心。
  陶静感觉到了失望。
  江波怎么变成这样了,还是他一直这样,遗传了他父亲的霸道不讲理,可不一样,江达明没什么文化,江波还是重点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怎么能像他的父亲。
  
  漂泊—抱怨
  陶静给母亲打电话,母亲的态度有些含糊,到没有批评江波,甚至对江达明的态度,也居然是包容,她说,陶静,我知道你的脾气,说一不二惯了,可是你结婚了,是妻子是母亲,不能只顾自己,这件事,本来就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你和他们商量,他们有不同的意见这是正常的,人家非得双手赞成,敲锣打鼓的送你走,才和你的意,这样的江波就是有文化有理想的有为青年了。一件事,是一件事,你也要替他们想想。
  陶静叫了起来,妈,你是我妈吗。
  母亲叹了口气,陶静,你想怎么办,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江波脾气平常挺好,现在你不顾他的反对,一走了之,可是你前脚走了,他后脚带着一帆回了老家,你要有思想准备。
  
  漂泊—帮忙
  陶静说,妈,你能不能和爸爸一起回来,你们带一帆,说真的,我不愿意让公公带,他文化低,没什么见识,对一帆没什么好的影响,就是领他玩,成天玩得一身土一脸泥的,和个野孩子似的。我不喜欢。
  母亲马上说,你这样说话,太不尊重人。文化和见识,没有必然的联系。我和一帆经常打电话,一帆很快乐,快乐也重要呀,我听江波说,一帆在外的活动量大了,身体好了许多,这一年都没伤风感冒,这就是好处呀,你不要把你公公说得一无是处,一帆才多大。
  陶静喊了起来,妈,我想让你们回来,这样江波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想让一帆回去,这会影响他的。
  漂泊—拒绝
  母亲的态度鲜明,不行,我和你爸爸也不太适应你那的气候,梅雨天时间太长,我不喜欢,我喜欢干燥,帮你那两年,是没办法,要你渡过难关,现在有别的办法,我不去。
  陶静生气了,你们怎么一个一个的这么自私,都只顾自己。
  母亲马上说,对呀,你也是呀,你也是只顾自己,这样正好,大家都不委屈自己,没人有权利委屈别人。
  陶静挂了电话。
  真是人性,人性呀,人性就是自私。
  她想到了婆婆。
  漂泊—劝慰
  李会莲的态度到是很温和。
  她已经在江达明的控诉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一看陶静的电话,就知道陶静的意思。
  陶静说,妈,你帮我劝劝江波好不好。
  李会莲说,好,我和江波说说,不过,江波打小有主意,其实最早他去上海读书,我们就不太乐意,他也去了,现在的孩子,都是有主意的,父母的建议,只是建议,他们是可听可不听。陶静,我知道你上学是好事,为了以后,你现在这个年纪,不大不小,愿意拚一把这是人之常情。
  陶静感动,谢谢妈。
  李会莲说,不过,江波想回来也许是为了事业的发展,他还在原来的公司,你们商量商量,要不然,就两年后,他再带一帆回去,你看呢。
  漂泊—教育
  陶静说了现在一帆的托儿所是外教,我是为了他的英语,现在这一年多,一帆进步挺快,老师都夸他发音标准,我是怕,这一回去,环境一变,这一年多白学了。
  李会莲说,我理解,我和江波说说,做做他的工作,不过陶静,夫妻之间,有些事,只能各让一步,一方没有永远的妥协,你也要理解江波。
  陶静挂了电话,心情好些,江家只有这个婆婆,还算通情达理,不管怎样,她理解你,人家支持你出国留学,也劝你和老公商量,这算是不错了。比起公公强多了,她想,这两个人,当初怎么成了一家了。
  在陶静的眼中,父母到是般配,兴趣爱好一样,可是太般配了,反而麻烦,比如现在,母亲要参加老年活动团,父亲就双手赞成。
  漂泊—问题
  陶静知道时间不多了,她要快速做出决定。去,是一定要去。
  这个机会难得。
  她决定了,必须去。
  她想了想,进超市买了些熟食。
  回了家,家里静悄悄的,江家三代,居然都不在,她有些惊讶。
  她只好打江波的电话,江波说,他们在楼下的小区里,陪江一帆打球。江一帆最近学上了踢足球,其实也是闹着玩。
  陶静沮丧,怎么就不能安静的弹琴。
  漂泊—平静
  晚饭吃得平静。
  李会莲真的和江波通了话。
  她的态度是,如果陶静真想去,这事不要拦人家了,陶静事业心强,你现在拦了她,肯定影响她的职业发展,会让她心中怨恨,以后容易家庭不和,江波,你想想,当年你要去上海读大学,我们拦了你,你不高兴,最后还是去了。人同此心,事同此理,不要拦她了,陶静是个要强的人,你要理解她。当然,你的事业,是你的事,你也有决定权,我和她讲了,让她也尊重你的选择,你们好好商量,不要弄得夫妻不和。
  江波和母亲通话,到是态度平和,妈,我想过了,你的话有道理,我们就是夫妻,也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决定别人的想法,我按你说的做。
  漂泊—奇怪
  江涛奇怪,妈,你怎么帮嫂子,你不想想,陶静真出了国,那个女人,最会抓机会,也许她会留在国外,那怎么成,我哥的家庭还能稳定吗。
  李会莲摇头,你就见过你嫂子两次,你不了解她,她是个认准了一件事,不会放手的人,事业心强,心又高,她那年回家过年,还和我说,就是她家条件一般,要不然,自费也要出国进修。
  江涛撇嘴,她家条件还一般,够好了,我听我哥说,他们结婚,她家一给就是五十万,可以了,这个一般,可不一般了。
  李会莲心想,可能人的标准不一样,在她眼中,陶静的家庭条件算好了。
  漂泊—和平
  江波放下电话,陶静,我想过了,你的事我同意了,我不干涉,但我的事,也同样,你也尊重我。好不好,我们没必要,干涉对方的职业规划。
  陶静皱眉,江波,可是这关系到一帆。
  江波说,你不要把事看死了,怎么我们那就没有外教托儿所吗,我问了我同学,有。教育质量不错。这样吧,反正就两年,大不了两年后,让一帆回来上小学,这成了吧,你不能什么事都要别人按你的意图做。对我来说,分公司的副总也是个机会,要是你能说动你爸爸妈妈来看一帆,也行,我把一帆留下,两边跑,也不是不可以,你总不会放心,我爸爸和一帆两个人在上海吧。
  陶静无语。
  漂泊—问题
  陶静明白,江波的话有理。
  她的确不能干涉江波的职业规划,也的确不能让江一帆和江达明两个人在一起,要是那样,还不如让江波带走一帆,毕竟江波还能教育一帆,一帆的教育是不能交给公公,可是父母又不回来。
  她叹了口气。
  真的不能两全吗。
  她有些抓狂。
  不明白,怎么自己的父母,就不能为了自己妥协,这一刻,她发现,江达明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对儿子,可是一百一。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父子

下一篇: 《 漂泊—让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