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2:小城报社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2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1-15   点击:

  小城烟雨2:小城报社

  第二天上班和几位同志打了招呼,便去我的角落,做自己的事。我们社里有五个人,孟老师是位长者,他抓总,对内主要是审稿,对外应酬政府的主管和友邻单位的联系。他和爸爸都是小城参议会的议员,有点影响力。欧阳学子比我大几岁,负责时文和杂文的编辑,他为人随和,是一个幽默家,但性情鲠直爱批评时政。蕙风大姐,负责小说散文歌的编辑,还协助孟老管理报社内务。她待人亲切,和善而热情,她关心我和小马的私人生活。我没了母亲,小马(耕田)更是孤儿,他比我小两岁,是孟叔早年揀来的,他好学又勤快,他和一位工友老李管排版,跑印刷厂和销售,老李还不在编从印厂借用来的。蕙组常叫我和小马到他家吃饭,帮我们买和打理衣裳。大姐的爱人老郭,郭休闲,跑国外经商,卖茶叶。她们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十岁,活泼好动,缠着我,学画。
  那一天,有朋友给社长送来了巴西咖啡,下午,大家忙完手头的工作,他给每人送来一杯。还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虽然在我家我叫他孟叔,但在社里他每次召我,我还是有点拘谨,他给我倒了一杯咖啡,拍我坐下,问我昨天是否去给母亲扫墓,我点头。
  “念师范的时候,你母亲是我的同学,和我们一起学文学的还有一个女生,我们仨性情相投,是好朋友。那人茹,后来成了官太太。”说到这,他笑了。稍歇,他又说“你母亲是一位有见识,极其贤慧的女人。学习好,人也谦和。那一次送你外婆返乡,经过战区,受了惊吓,回来病了……我本想聘她一起办报的。”他停了一会,转了话题,我一直低头喝咖啡。
  “昨天你没有写生吗?”他问。我摇头。他继续:“我想让你画一幅‘小城烟雨’。清明和黄梅时节是我们小城最柔美,最迷人,最有情的季节。”说着,他半眯起眼,哼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对于身临其境的人,雨淋湿了衣衫,泥泞的路,这底确很恼人。但,句一转,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摇指杏花村。”孟叔睁起眼:“唔,杏帘在望,亲切的小店,客官,酒!多么温暖惬意呀!而当他,诗人,回到家里,案头捉笔,回想起自己淋着雨,急惶惶的心情,而牧童却悠闲骑在牛背,柳笛呜咽,漫不经心的一扬手,哦,酒旗,在细雨中飘摆……诗人这时的心情,已经抛却了一切感官的承受,又进入了审美的境界。孩子,你能画出画外的,烟雨图的内涵,人的审美之情吗?他又吟起: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他一字一顿——这种无形的情,闲适之情,又该如何表现呢?”
  我无言,回家的路上一直想,问自己,小城烟雨,我在异国他乡学了十年油画,如今,情归何处?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让步

下一篇: 《 漂泊—求助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情到深处自动人——也许,唯有用这质朴的语言才能压抑住内心波涛翻涌的思绪,才能将作者的一腔深情化与文字献给岁月深处的人和事。可惜,因为是长篇,窥其一节,无法发表更多的观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文字舒缓内敛,人物关系清晰,将小城之美由孟叔嘴里唱出烟雨朦胧的诗情画意,意境飘逸。

    28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刚回过头去,读了宋老师小说的开篇,这样溪水般缓缓的清澈的好,才慢慢弥漫开来。烟雨氤氲中,严厉又慈爱,饱学而守旧的父亲款款向我们走来。读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小日子意趣横生,温润成一幅水乡舒居图。

    2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