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辛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4   点击:


  漂泊---成交
  看的出来,人家是非常的爱惜,那天送琴来,也是女主人亲自安排的,看着人小心翼翼的抬了琴进来,她一直面带紧张,江波能感受到对方的珍爱,他也严肃起来,他是做销售的,本来长于缓解气氛,可是那天,却格外的沉默,可能是对方表现出来的强烈的不舍,正好那天男主人不在,江波忍不住说,梁老师,看的出来,你非常的喜好,没想过托运或者寄存吗。梁老师摇头,我们以后,估计是不会回来了,寄存没什么意义,我是偶然弹奏,也不是真的特别喜欢弹奏,可能现在的感觉,更多是一种放不开。她微笑。
  笑容有些无奈。
  江波心想,可能她是不想离开这里,或者这琴是父母的遗物,她有情怀,不只在琴上。他心中有些感叹,想想自己的家中,似乎没有一件自己小时的物品,突然间惆怅起来,好多事,都过了,好多东西,都藏在记忆里,并不是都成了过眼云烟。
  漂泊---价格
  江波一直想不通,自己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陶静,真实的价格,他是没出钱,他后来有些后悔,其实他应该说真话,可那时,心里好似忘记了这事,那十二万的卡是陶静给他的,他自己那张三万的卡,一直放在他的钱夹里,他似乎忘记了这事。
  梁老师把琴凳子,琴套都送了过来,还有好多的曲谱,她保存的非常好,琴,其实和新的没什么区别,如果说陶静开始还有些感觉贵,后来看见这一切,在大厅里,他们家的客厅是西面也就是西楼头,她那天下班,特意提前,夕阳西下,柔和的光芒,洒在琴上,她顿时感觉值了,难怪对方不让价,真的是值得,她和一帆学了半年,对琴有了不少认知。她可惜傻儿子,对此没感受,她一直以为一帆是聪明的完美,可是他不爱弹奏钢琴,这真是一个遗憾。
  漂泊---无感
  陶静是激动的,一帆绕着钢琴转了转,他没什么感觉,他抬眼看母亲,他不懂母亲在兴奋什么,只要不让他弹奏即可,他拉了爷爷,去了爷爷的房间,以后的几天,陶静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不过她没功夫管一帆,她匆匆下班回来,都是自己扑向了钢琴,她也只能弹奏特别简单的曲子,幸而这房间的隔音不错,玻璃也是中空的,虽然有声音,也不算太扰民。
  她让江波拍了她弹奏的照片,特意发个了快递,给母亲寄去,那天,她特意换了礼服,以示郑重,她还要江波也配合的换了正装,可惜一帆没兴趣表演,他趁母亲不注意,让爷爷带他下楼了,他发现,母亲对钢琴的热爱,胜过了逼他弹琴,这让他松了口气。
  漂泊---照片
  陶静的母亲,看到照片,有些出神。
  照片里陶静的美是庄重的,有些做作,但更多的是一种郑重,她有些惊讶,不知陶静何时有这样的一面,她对老伴感叹,陶静还真有些音乐家的风范。陶静的父亲,陶泽有些感触,她小时候其实就喜欢,是我们不支持,她那时路过少年宫,总是说,让我进去听听琴,现在想来,那时我们太苛刻了。
  陶静的母亲也有些感触。
  不过她没太多的感叹,她马上挥走这种情绪,好了,不提那么多,那时希望她专心学业,她天资一般禁不起分心。
  漂泊---感触
  陶琴是迷恋着钢琴,可惜她没太多的时间,上班依然忙碌,还借着领导的钱,她到是主动争取了加班,希望早点还清借款,难度到不大,只是还有母亲的钱,她是个要强的人,既然说了是和妈妈借,她就一定要还。江波又恢复了常态,这事很过就忘记了,那架钢琴,是陶静的梦,不是他的。
  对这件事,感触更深的是江达明,白天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绕着钢琴转了几圈,他一直不敢上前触碰,这个家伙那么贵,贵的他,居然没在江波面前反对,他真奇怪,这个儿媳妇,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他也看了出来,这琴是陶静给自己买的,只是借了一帆的名,一帆是真没兴趣,到是可惜了他母亲的热情。
  漂泊---抱怨
  他突然发现,好久没和李会莲联络了,他有些奇怪,李会莲最近怎么一直没打电话来唠叨。
  他打过电话去,李会莲接起电话,江达明问了几句日常生活的话,然后开始吐槽儿媳妇和钢琴的事,李会莲也惊讶,不过她对陶静印象极好,既然人家不和自己借钱,花自己的钱,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自然不会多事,她到是劝老伴,算了吧,她是给一帆买的,毕竟是为了培养我们的孙子,哪怕一帆没有音乐细胞,也能熏陶一下,也是好事,你就不要啰嗦了,免得儿子为难。
  漂泊---控诉
  江达明好不易找到说话的机会,他一直感觉家里的事,不要和外人讲,所以和向光明虽然是非常的熟悉了,可是从不在向光明面前提家里的事,他感觉一个当公公的,在背后和外人说儿媳妇的坏话,有些不文明不大方,可是对了老伴,他没了顾忌,什么培养一帆,根本是她自己喜欢,一帆还没弹过,都是她回来了,弹一会儿。幸而她上班忙,要不然一天天的弹琴,真吓人。
  李会莲知道,这些音乐呀美术呀,不是江达明能欣赏的,就说,你要是不欣赏,就回你的房间,关了门,也吵不到你,不要为这事说三道四的,你儿子做不得陶静的主,要不然他早反对了,江波是大方,不过对音乐没什么感觉,他不一定热衷。
  漂泊—生气
  江达明不提江波还好,一提儿子,马上说,我都没好意思骂江波,那个琴,还是他找的卖家,一对要出国的夫妇,人到是看着好人,挺斯文的,说话轻声细语,不过那女的,年纪不小了,还化了妆,真看不惯,只是人家很客气,每次都和我打招呼,我也不好生气。那个女人,头发烫得挺长,还裹一个披肩,比陶静还有范,真是什么人都有。
  李会莲心想,是呀什么人都有,这太正常了。她转移话题,买都买了,我听沈老师说,这类东西,不会贬值,就当陶静投资了。
  江达明冷笑,投资,这也叫投资,真是烧包。幸亏这不是他女儿。
  
  漂泊—打听
  江达明听过李会莲提过几次沈老师,他故意问,沈老师很博学吗,什么都懂,李会莲说,沈老师还好吧,他爱看书,还是英文原版的,
  江达明还要说什么,听见门响,他匆匆挂了电话。
  他到了客厅,是钟点工来了,钟点工到是比江达明大方,她到是敢靠近钢琴,她对江达明说,你儿子媳妇老有钱了,买这么贵的东西,江达明不以为然,有个屁钱,借的,东借西借,还好没和我开口,开口我也没有。
  
  漂泊—不喜
  江达明不喜欢钟点工,他感觉人家挣钱太容易,每天在这三个小时,一月就三千,太容易了。
  所以钟点工一来,他就盯紧了人家,他是想挑毛病,可是这个钟点工干活不错,也老实,她是乡下来的,离上海不远,她的儿子还在读大学,成绩不错的,要读研究生,对于江达明的挑刺,她到是理解。她说,我做了两家,这点钱,在上海真不多,幸而我和老乡合租房子,还便宜些,我这工资,就留一千,余下的都给儿子寄去,他是我的希望。江达明一听,态度有些变化,这个女人不容易。
  漂泊—父母心
  江达明的钟点工,到是天天快乐的样子。
  她干活到是利索,只要一提儿子,他就眉开眼笑。
  她说我儿子最聪明,上小学的时候,年年考第一,后来到镇子里读中学,还是第一,他是我们县里的状元,考上的大学。
  一个模样平常,甚至看上去有些丑陋的中年女人,可是提到儿子,好似身上有了层光芒,好似变了一个人,有了光芒和神采,江达明想,这个女人,是为儿子活的。
  漂泊—坚定
  江达明随口问,孩子父亲呢。
  钟点工的眼神暗了,刚才的神情一扫而光。
  唉,别提了,说是出去打工,开始还寄钱,后来就没了音讯,再后来,跑回来说离婚,答应不答应没分别,人家不回来。我一想,随他吧,谁离了谁不能过,让他折腾吧,我签字。
  江达明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豁达。
  钟点工擦了擦眼睛,不提了,好多年了,儿子都大了,我还提他干什么。
  她低下头,开始擦地。
  从这之后,江达明和钟点工每次能聊会儿天。
  江达明有一天,烫了手,钟点工忙跑出去,给他买了烫伤药膏。
  漂泊—诉苦
  江达明给李会莲打电话,本来是求安慰。
  可是李会莲只是问了,上药了吗,江达明说上了,李会莲说,不要碰凉水,注意点,没大事。
  李会莲不提这事了,说起别的,江达明几次要转回话题,李会莲都带了过去,他有些气闷,还要说什么,李会莲说,我不和你讲了,我在外面看小蕊。她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江达明感到郁闷,这个女人,怎么现在,一点不关心自己,问一句上药,就完事了,怎么这样。
  漂泊—烦恼
  李会莲是顾不上。
  小蕊的体质有些弱,一有天气变化,就容易感冒发烧,一发烧,不输液就下不去,开始李会莲还坚持,不要动不动输液,后来没办法,只能输液,她用了不少偏方,也没用。
  还是老沈介绍了个老中医,李会莲带小蕊去看了几次,扎针灸,效果还好,可是小蕊,不愿意呀,每次都哭闹,弄得李会莲心疼。
  李会莲满心都是小蕊,哪里有功夫管江达明是不是烫伤了。一个大人,烫伤了手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漂泊—春节
  一进腊月,江达明开始盘算,他不在这里过春节,他要回老家过春节,在这个过春节算什么。
  钟点工居然和他的想法一样,人家说,我只做到腊月初八,就回老家,我儿子快放寒假了,我要收拾屋子,我们在家里过春节,她年年如此,江波早已经习惯了,钟点工到是踏实,提前把房间大扫除了一下,玻璃又擦了一次,她平时勤快,大扫除到了省事。
  江达明想,是呀,我也要回家过春节。他听钟点工说,要走早点走,要不然火车春运会很多人,不舒服,吃辛苦。
  他点头,深以为然。
  漂泊—通告
  江达明先和李会莲讲,我们在外面一年了,总要有几天的日子是自己的,我们要回去过春节,李会莲一愣,她真没想过,可是一听也有道理,她说,我和他们商量一下,江涛不放假,苏建远也就几天假,江达明马上生气了,你和他们商量什么,我们不是他们的奴才,是帮忙,江波这的钟点工,昨天都回家过节了,一家团聚,我们这一南一北的算什么。
  李会莲犹豫了。
  江达明的话,有道理,而且也挑起了她的乡愁。
  她想了想,实在不行,她带了小蕊回去。
  
  漂泊—惊讶
  江波惊讶,爸爸,你要回去。
  江达明点头,我当然要回我家过春节,在你家算什么。
  江波有些尴尬,爸爸,我家就是你家。
  江达明看看江波那间紧闭的卧室,冷笑,算了吧,这是你家,我知道。
  江波有些不好意思,陶静是自从江达明来了之后,就上了锁,以前她父母在的时候,她不上锁,公公一来,她就安了锁,走的时候,是锁上门的。
  江波和陶静提过一次,陶静说,人要有隐私权,如果江达明锁上他的房间,她也没意见。
  漂泊—隐私
  江波心想,陶静是不放假的,她们要值班,自己吧,到是有五天假,可是看父亲的架势,不是休几天,他试探的问,您打算什么时候走,江达明说,我看了日子,后天十二,我过了十五才回来。江波心想,这要一个月呀,那一帆怎么办。
  江达明看看一帆,他和孙子处得好,他有些舍不得,小孙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他说,我带他走。
  卧室的门打开了,陶静冲了出来,这怎么成,你们一老一小的坐火车,那么长的时候,车站乱轰轰的,丢孩子的事,总有发生,尤其是现在春运,更是乱,不成不成。
  江达明脸一红,那好,我自己走,没人抢我。
  漂泊—商议
  陶静发现,她的公公挺厉害,人家反正要走,你们爱怎样就怎样。
  她看江波,江波有些头痛。
  江波明白,钟点工已经走了,现在爸爸要是走了,一帆真是个问题。
  他拉了陶静进房间,要不让爸爸带一帆走,陶静刚要发脾气,江波说,你别喊,我送他们回去,这总成了吧,我请三天假吧。
  陶静想了一下,好吧,看来,来的时候,你也要回老家去接。
  江波点头。
  漂泊—告知
  江达明高兴了。
  给李会莲打电话,我带了江一帆回去,江波送我们。
  李会莲高兴,她一年多没见过江一帆了,也有些想。
  可是问题还是同样,江涛不放心,母亲带小蕊走,可是留下来没人管,苏建远和他的老领导,一起跳槽了,现在刚进新公司时间短,不好请假,人家给的工资高,他更重视这份工作。
  江涛想过让建远送母亲和女儿,可是苏建远头痛,我真请不下假来,现在能十点回来就不错,我是技术部的主任,我一请假,这活就搁置了。
  漂泊—哥哥
  江涛给江波打电话,她一喊哥哥。
  江波马上说,得,说吧,什么事,你肯叫哥哥,那就是有事求我了。平时都是江波江波的喊。
  江涛软语相求,哥,你不是送爸爸和一帆回家吧,辛苦一下,到我家来,我也好久没见你和一帆了,
  江波说,我懂了,你们没人送妈回去,让我捎回去。
  江波故意说,这个有难度,到你那转趟车,又是路费,又是时间,爸爸都不一定乐意。
  江涛求他,哥,我也是没办法,我们车间不让请假,这个统计员的工作,我好不容易保住,况且送妈回去,当天来回也不现实,要是请两天假,我的全勤奖,就没了,建远刚换了工作,张不开口。
  漂泊—仗义
  江波说,这才是实话。好吧,我就仗义一次,去你那。
  江波和父亲说了,江达明老大不情愿,你妈给她家看孩子,都不管接送,太不像话,你给我电话,我骂她。江波忙说,算了吧,爸爸,他们也真请不下假,你也知道,现在找工作不容易,何必呢,要不是为了回家过年,妈妈也可以在妹妹那里过节,江达明反对,绝对不行,自己有家,在儿女家过节算干什么。
  陶静在一边皱眉。
  江波说,爸爸,我们就绕一下好了,你也好久没见江涛了,况且她春节肯定不回去,你就当看看江涛。
  江达明冷笑,什么时代,到要做老子的看了大的看小的,真是。
  漂泊—勉强
  江达明勉强同意了。
  江波擦了头上的汗。
  陶静在自己房间里,才开口,你爸爸真是,江涛是他女儿,怎么这样,一年多不见,能顺路看一下,他到不乐意。
  江波轻声说,他就是架子大,感觉自己是长辈。对我算好了。
  陶静笑笑,还不是因为你是儿子,你看他对一帆和小蕊的态度,大不相同,他都没提过小蕊。
  婆婆来电话,都是问一帆,可是公公的电话里,没提过那个远方的外孙女。陶静有些替江涛不平。
  江波也是心中一动,你说我是不是给小蕊买点东西,陶静点头,那当然,应该的,我们是舅舅和舅母。
  陶静眼珠一转,你别管了,东西的事我准备。
  
  漂泊—东西
  东西是陶静准备的,婆婆的是新的,她跑了商场,可是江涛和小蕊的都是家里原来的,送陶静的披肩是她带过几回,后来不喜欢了,不过没下过水,看上去到是新的,样子到是漂亮,江涛到是喜欢,她没那么讲究,而且陶静有眼光,她披在肩上,很高兴,可江波皱眉,这件披肩他见陶静带过,送小蕊的毯子,他认了出来,也是一帆用过的,他有些不悦,可是想想,一帆的东西,质量都好。
  他有些过意不去。就拿了个红包,说是给孩子的。
  苏建远到是有准备,感谢大舅哥,来接岳母,要不然,他也不放心岳母带了小蕊去车站,他也准备了给江一帆的红包,两个孩子玩得挺好,一帆已经有大人模样,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
  小蕊也高兴,她说我也有礼物送哥哥。
  她送一帆的是一个布娃娃,一帆说,这是女孩子玩的,我不玩的。
  小蕊有些奇怪,这布娃娃多漂亮,你不喜欢呀。
  
  漂泊—私房
  江波私下拉了江涛,给了她一张卡,这是五千,你留好了,是你的私房,我看了你的化妆品,你也买点好的,脸要保养,你家苏建远技术能干,将来肯定能升职,别你成了黄脸婆,他有了外心,江涛一愣,说什么呢,他敢,我打死他。
  江波哭笑不得,好了,我知道你厉害,不过,女人要学会保养,不能成天不打扮,你看你的衣柜里,有新衣服吗,你买几件,别亏待了自己。
  江涛点头,哥,谢谢你。
  江波笑笑。
  苏建远说留他们住几天,江波无奈,我只有三天假,明天把他们送回去,后天往回走。
  他想,回去的时候,还好,能坐飞机,他本来想坐飞机,可是江达明不同意,说不安全,江波苦笑。
  
  漂泊—犹豫
  送走了母亲和女儿,江涛到是能轻松几天,她和苏建远说,你要是能早点回来,就早点,我们也要过过二人世界。
  苏建远叹气,我也想呀。
  沈冬梅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江涛正在做面膜,她感觉哥哥说的有道理,是要保养一下皮肤,她狠狠心,跑了商场,买了面膜,是要补补水。
  江涛接了电话,怎么了冬梅。
  沈冬梅说,快春节了,我想回去,我想儿子。
  江涛马上坐起来,这,你和人家说了吗,他们同意吗。
  沈冬梅说,我提了,他们不太乐意,说给我加钱,加双倍的。我还是想回去。
  江涛说,冬梅,你想想,你出来干什么了,挣钱,挣钱是第一,你非春节回去干吗,过了春节不行吗。
  
  漂泊—意外
  江涛以为说动了冬梅,没想到,小年的时候,领导打来电话,冬梅留了个字条,回家过节,说是过了十五才回来。领导说,这过春节能理解,是不是过了初五回来呀,江涛说,我劝劝她,她是第一年出来,又想家,您多理解。
  江涛给沈冬梅打电话,沈冬梅正在乱轰轰的车上,沈冬梅说,嫂子,我就是想儿子,尤其是涛涛,好几个月不见,我真想。我看看吧,我还是想十五,江涛还要再劝,电话挂了。
  江涛生气,什么人呀,当时求着自己找工作,现在这么牛气,她有些气愤。可是想想,过几天还是要劝,可问题是,沈冬梅回了家,自己不好多打电话,比如婆婆会奇怪,为什么自己有沈冬梅的电话。
  漂泊—欢喜
  江达明高兴,回了家。一切都感觉那么亲切。
  幸而是江波一块回来的,帮着母亲收拾房间,通风,打扫,购买年货。
  他不得不又请了一天假,父亲进了家,就是甩手掌柜,什么都不干,母亲一个人实在是辛苦。
  江达明说,江波,你要是上班就回去,要不扣工资的,这点活,你妈一个人就成。江波说,没事,我晚回两天。
  李会莲心想,幸亏江波出去的早,没受父亲的大男子主义影响,可能也是陶静强势,他也不敢。
  漂泊—辛苦
  李会莲是真辛苦,主要是做饭。
  在女儿家,她做什么,他们吃什么,可是回了家,要江达明点菜。
  江达明的饭菜,有荤有素,有汤有饼。
  江波看看父亲,心想,你到是比我幸福多了。
  陶静哪里会做饭呀。
  江达明到是享受,每顿饭二两酒。
  他说,江波,我看把一帆留在这得了,不就是个托儿所吗,我真不想回去了。
  江波摇头,爸爸,不可能,那个托儿所是私立的,我们就是为了那个托儿所,才买的那的房子,都是外教,你没看一帆的英文发音,那么标准呀。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加分

下一篇: 《 漂泊—父子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