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父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4   点击:


漂泊—固执
江达明说,什么发音,你就是在这长大的,不是挺好吗,就是矫情。
李会莲说,江波,不要和你爸爸讲了,他不懂,没文化。
江达明生气了,一拍桌子,李会莲,你怎么讲话,这和文化有什么关系,动不动扯文化,你多有文化。
夫妻大吵一架,两个孩子都呆了。
江波一看,马上拉走了父亲,爸爸,咱们出去转转,出去转转。
江达明被儿子带了出去,口里喊着,我怎么没文化。

漂泊—水土
小蕊可能是水土不服,又在冷风里玩了一会儿,晚上就发了烧,又是腹泻,半夜里李会莲叫醒江波,打了120,送进了医院,折腾了一晚上,天亮时,才稳定下来。李会莲守着小蕊让江波回家吧,你下午要走,上午睡会儿吧。江波忙说,妈,你回去休息会儿吧,我在这盯会儿,我中午回去,下午两点走。
李会莲想想,还是回去给小蕊弄点小米粥,养胃。
李会莲回了家,先给江达明和一帆弄早饭,一帆到是非常爱吃奶奶做的饭,吃了早饭,又做小蕊和江波的饭,弄好后,李会莲放在保温桶里,到了医院,江达明看母亲的眼睛红着。
他一想母亲肯定没睡会儿。
江波有些心疼母亲。

漂泊—朋友
江波问了医生,小蕊还要在医院观察两天,母亲这么跑,身体受不了,他是请不成假了,他有些头痛,突然想到,儿童医院里自己有个同学,是这的医生,他从手机里找到贺美玲的电话,报着试一试的心态,打了过去,没想到还居然接通了。
贺美玲的声音依然清脆冷洌,哪位。
江波自报家门,老同学,给你拜个早年,我是江波。
贺美玲愣了一下,江波,是你,你在哪。
江波说,我在儿童医院,我外甥女病了。


漂泊—照顾
贺美玲正在值班,马上过来了,看了看小蕊的情况,问题不大,观察两天,应该没事。
江波说,我这不是还要飞回上海,这我妈,太忙,你这有护工吗,帮个忙。贺美玲看看江波,有钱了,护工可不便宜,这样吧,这科的护士长是我表姐,我让她照看一下,你放心好了。
贺美玲按铃叫来护士长,把小蕊的事交待给表姐,护士长上下打量江波,你就是那个状元,我听美玲说过,学霸呀。
江波脸一红,多少年的事了。
护士长看看表妹,好了,放心,交给我了,正好今晚我值班,我盯紧着,明天我交待给小谢。

漂泊—吃饭

江波想了想,不能让贺美玲白帮忙,就说,中午一起吃饭吧,赏光吗。
贺美玲欣然同意。
二人吃得挺愉快。江波说,你这职业好,天使。
贺美玲叹口气,天使,就是天都要使唤你。
你看,我春节都要值班。
江波给贺美玲夹菜。特意用了公筷子,贺美玲点头,江波依然如当年,细心优雅。


漂泊—联络
江波留了自己的QQ号,电话你知道,我们上班到是能用QQ,就是估计,你忙,没时间聊天。贺美玲说,没事,我也有值班没事的时候,好,回头我们多聊天,你要是赶下午的飞机,就赶快回去吧,小蕊的事,你放心,交给我了,其实我以前还去过你家,你妈妈,对我挺好的。
江波心中一动,当年母亲是喜欢贺美玲,希望美玲能当她的儿媳妇,要不是自己留在了上海,也许真有可能,他本想问,贺美玲结婚没结婚,想想还是不妥当,就干脆不问了,走的时候,只是说,代问你家人好。

漂泊—匆忙
江波想了想,从卡里又取了两千块钱,悄悄交给贺美玲,你帮我结下帐,就和我妈说,是我让你结的,省得我妈再操心了,要是不够,我转你卡上。多了,就当我请你吃饭了。
贺美玲点头,你真是好儿子。
江波匆匆回了家,交待一帆,你要听话,听爷爷的话,奶奶这两天又累又辛苦,你不要惹事,一帆点头,你放心,妹妹回来了,我照看她,让奶奶休息,放心。
江波看看父亲,爸爸,我妈这两天太累,你们晚饭,自己买点熟食吧,我买了些,放冰箱了,你们自己做饭吧。将就几天。

漂泊—不悦
江达明皱眉,小蕊身体太差,真娇气,和你妹妹一个样,真不让人省心,就不应该带她回来。
江波皱眉,想说什么,又没说。
江波收拾好行李,匆匆去了机场。
在机场给贺美玲发了个短信,拜托了,老同学。
贺美玲马上回复,放心,都是朋友。
江波还是细心的删除了短信。

漂泊—返回
江波到了家已经是晚上,第二天还要上班,匆匆的和陶静说,一切都好,一帆挺适应,陶静说,我知道,一帆打过电话,他挺高兴,说是妹妹病了,小蕊怎么了。江波只好说,有些发烧,在医院里,不过稳定了,可能明后天就能出院。
陶静皱眉,你妈是够累,你爸爸不会做饭,这一点忙帮不上,江波有些不高兴,我爸爸领着一帆呢,怎么帮忙。
陶静说,我也没说什么,要不是你爸爸,坚持回家过年,你妈还在你妹那,大家都省事了。
江波不悦,你是没有春节的情结,我都想留下来过年。
江波心中一动,他说,陶静,我们有五天假,我是要回去过春节的,不能把一帆一个人扔给我爸妈吧。

漂泊—争执

陶静惊叹,不会吧,你就五天假,一来一往各一天,中间就三天,机票很贵的好不好。
江波说,我决定了。
陶静有些奇怪,怎么回了一次家,江波突然这么强势,真是不讲理了。
陶静没心思吵假,随便你。
二人都有些生气。
江波到是说话算话,大年三十才放假,他和陶静说,我问了,你也有三天假,要不要一起回去。陶静马上说,我不回去,三天,我不能把时间都给了飞机,再说,你家也住不惯,太小,太乱。


漂泊—安抚
江波叹了口气,陶静,我知道你家的条件好,我家里比不了,你要是愿意回去,我们住宾馆好不好,陶静摇头,我不折腾了,太紧张,好不易有三天,我正好缓缓,这一年太累了。我好久没弹琴了,正好弹琴。
江波只好一个人走。
想想大过年的把陶静一个人留这,忙给岳母打了个电话,岳母说,陶静就是事多,她不愿意回去算了,你自己走吧,我们过去陪她吧。
江波从光明超市,买了些年货,放到冰箱里,大多是速冻水饺类的。
江波留了个条子,我和妈说过了,她说过来陪你过年,冰箱里我采购了,还有玫瑰花,祝你春节快乐。
陶静,看见玫瑰花,到是微笑了。
江波总还算知道有个老婆。

漂泊—清静

陶静的母亲,有个春节的活动,来不了,劝陶静回自家,陶静,你就回来好了,初一坐高铁,多方便,初三下午回去好了,路上不过两小时,有什么可累得,家里好吃的好玩的都现成,也能见见你们同学,陶静马上拒绝,算了,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我好容易能清静几天,你知道吗,不是为了一帆,我可不愿意让公公来,江达明怎么看,和我们家格格不入,穿的衣服,说话举止都不一样。江波给他买了衣服,人家看不上,就爱穿自己的,说话嗓门又大,关了门,我都听得见。
陶静的母亲皱眉,你呀,就是太自在,你不想想,你当你公公乐意在你们家呀,一大把年纪了,背井离乡,还不是为了儿孙,你也知道,人家照看了一帆,你还怎样。不知足,你家的钟点工,你一个月还要给钱,你给你公公多少钱。
陶静无语,母亲又说,好了,你不愿意回来,就拉倒,我不管你了,反正你这么大的人了,不过我提醒你,对你公公要客气,就算你不能孝顺,也要表面客气,你要是冲突了,我就不答应。

漂泊—客气
陶静想,客气还是容易的。
小蕊出院后,李会莲一直格外注意,只让她中午的时候,出去玩一会儿,只在楼下,不许跑远了,一帆到是说话算话,真的像个大哥哥样,一直照顾小蕊。江达明说,一帆就是随我,多厚道。李会莲心想,没感觉你厚道,你对小蕊,还不如一帆呢,她心里叹了口气。
出院时,贺美玲说了江波留下钱了,帐由她结,江波的钱足够了,贺美玲把余下的钱,买了年货送过去,她知道江家的事,都是李会莲操持,就说,阿姨,你别客气,有什么跑腿的活交给我好了。

漂泊—报李

李会莲是个实在人,非常感谢贺美玲,知道贺美玲大年初一还值班,特意送了自家包的饺子过去。李会莲心里很感动,阿姨,你看,你还大老远跑来,我本来说,下午给你拜年去。
李会莲看科室无人,就你一个人值班,贺美玲说,还有一个大夫,在病房,这几天没什么事,小蕊还好吧,李会莲点头,这孩子就是身体弱,随她妈了。不过,这几天还好,我是特别注意,就怕她感冒发烧的。
贺美玲心中感叹,江涛真幸福。
她见过江涛,妹妹不如哥哥好看,哥哥算是美男子,江涛只是中人之姿,也不如江波会穿衣服,她当时还开玩笑,兄妹俩应该换换,哥哥长那么漂亮有什么用。
李会莲邀请贺美玲,你下了班,去我家,我家里做元宵呢。
贺美玲本想推辞,一听江波回来了,就点头答应了。

漂泊—散步
贺美玲喜欢江家的气氛,江波也很活泼。
江波发现,他愿意回家过年,他心中一动,他们公司要在这里建分公司,他在想,要不要申请回来。
可是又一想,父亲被他们请去了上海,他跑回来干什么。
贺美玲说,你没想过一帆回来上学吗,咱们市里的实验小学很不错的。
江波皱眉,没办法,我媳妇一直认为,上海的教育好,说什么环境重要,她坚持在上海,其实我到是无可无不可。

漂泊—惆怅
这一次二人到是聊了一会儿,这时候江波才知道,贺美玲是离婚了,她到是洒脱,幸而我们没孩子,这样分手到爽快,没了牵绊。江波有些惊讶,为什么,你的脾气挺好。贺美玲摇头,也没什么具体的矛盾,就是谈不到一块,恋爱的时候,没感觉,那时候互相迁就,后来一过日子,都暴露了出来。
江波忙安慰她,没事,你这么好的人,他没眼光,是他傻。
贺美玲叹了口气,有眼光的人,都结婚了。
江波没听清,你说什么。贺美玲忙说,没事,我是说,会遇见有眼光的人。
贺美玲离开的身影,让江波有些惆怅,当年的校花,本以为她会一切顺利。

漂泊—归来
江波回到家的时候,感觉陌生又熟悉。
陶静正在弹琴,她的水平高了许多,江波这个外行,也听得出来。
陶静伸了个懒腰,舍得回来呀,明天上班,才回来。
江波看看陶静,你快成音乐家了,你当时是不是不应该报考医学院,应该报考音乐学校,陶静点头,就是吧,都是我爸妈的意思,他们喜欢医生这个职业,让我替他们圆梦呢。
江波点头,我也有这个感觉,好似父母都有这个想法,你也是吧。
陶静皱眉,什么意思。
江波叹息,你让一帆那么学钢琴,不也是圆你的梦吗。


漂泊—圆梦
陶静理直气壮,我是为了他好,有点艺术气质,好不好,你没发现,他长得还行,随了你,可是举止有些粗俗,好似隔代遗传,像你爸。
江波的脸色有些黑了。
陶静忙说,好了,我就是就是论事,你没发现,你们家,是你妈挺文静大方,你爸爸就是一个工人,江波反问,工人怎么了,工人挺好的,我就是工人孩子。你不一样找我了。
陶静点头,对,我找你了,我就喜欢工人的儿子。
江波这才平静些。
陶静继续说,可是我愿意让一帆多些贵族派。
江波反问,你以为,弹琴就贵族了。
陶静点头,当然。

漂泊—投机
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夫妻二人一直话不投机。
只是江波明白,做为一帆的母亲,妻子有发言权,他到是应该理解。
江波只好说,贵族是一个大的概念,不只是弹琴那么表面化,是内里的素养和气质,说实话,我们这类家族,培养不出贵族,能培养一个知识分子就成了,不要要求太高。
陶静点头,就是培养不出来,才要表面化。我想过,一定要他出国。
江波不想探讨出国的事,反正为时尚早。
他换了个话题,好了,你说的有道理,只是孩子有他的个性,不要太勉强他,免得适得其反。


漂泊—妥协
可能是做业务的时间久了,江波善于理解别人,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
他想想陶静一个人在家过春节,自己有些理亏,就说,我们是出去吃呢,还是我做呢。
陶静说,你做吧,外面的我吃烦了。
江波的做菜水准,有所进步,尤其是这几天在家,他一直跟母亲学着,已经能做几个像样的菜了。
他想,做饭也不难。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一直不进厨房。
可是想想,他的媳妇,也如此。


漂泊—气氛
江波一直营造着和谐的气氛。
他喜欢家庭稳定,这个时候,他和陶静,还算是举案齐眉,虽然在孩子的教育上,陶静强势,虽然陶静看不起江达明,但都是小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他们夫妻的关系,还是风平浪静。
江波相信,陶静本质上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只是被父母太娇惯了,做事有些自我,对一帆也是好意,哪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其时一帆挺聪明,就是也有些任性,他不懂得妥协,都是随兴趣而已。
江波这个时候,还是很满意目前的生活。

漂泊—知足
知足的江波,没想到,陶静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
一个月后,陶静说,江波,我和你谈点事,她面容严肃,江波吓一跳,怎么了。
陶静说,我们医院有一个出国进修的名额。
江波明白了。
他皱眉,陶静,一帆这么小,你现在出国合适吗。
陶静说,我是我,孩子是孩子,我出国,也是为了他的前程,为了他的以后。
江波站起来,我反对。
江波给岳母打电话,岳母答应劝劝陶静,不过岳母也说,江波,现在时代不同,女人也有追求事业的权利,再说一个努力上进的母亲,对孩子也是好的言传身教,你不要太反对了,这事要协商。


漂泊—父子
江波和江达明到是意见一致。
江达明问陶静,如果不是我照顾一帆,你这样出国,自说自话,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江波是没时间照看孩子,你怎么办,你把孩子带去吗。
陶静有些惊讶,她不懂公公,怎么说这样不讲理的话,她想了想,如果实在不行,我把孩子送给我父母照看。江达明冷笑,你要追求你的事业,你父母要追求他们幸福自由的晚年生活,你到是打电话问问,他们乐意接吗,就是接了,能全心全意照看吗。如果他们乐意,我根本就不用来上海。
陶静愣了,她一直以为固执不讲理什么都不懂的公公,说话也蛮尖锐的,似乎自己的父母就是这样子,可是人家也帮她看了三年孩子,她也没有权利指责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辛苦

下一篇: 《 漂泊—问题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