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加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2   点击:


  漂泊----败家
  江达明心中,陶静就存不下钱,可是他说不得什么,人家自已挣的,花在自己儿子身上,有什么不对。
  江达明叹息,教育的投入,多少都不够。
  陶静联系人买钢琴,一问好些的都十几万,她一个人不够,让江波出钱,江波商量,能不能找个二手的,他可以托人,他的顾忌是江一帆明显没什么兴趣,如果花十几万,弄个钢琴,成摆设,有些过了。
  陶静皱眉,二手的,不好。
  江波解释,音质没问题,我认识一个调音师,通过他找,质量没问题,能便宜不少,这是大件,你让我一下子,我也拿不出。总不能借吧。
  陶静有些不高兴,让你平时省着点,你就乱花。
  漂泊----抗议
  江达明不高兴了,要省都省,你看你的丝巾,居然上万,这才是乱花。
  江波吓一跳,他是和父亲提过一次。
  陶静的脸色沉了,不过,她修养不错,只是站起来回了房间。
  她的信条,和不一个层次的人不争吵,掉价。
  心中还是怒火万丈,我佩戴什么丝巾,那是我的事,我又没花别人的钱,江波给儿子投钱,是应该的。
  陶静给母亲打电话,母亲一听就说她,你也是瞎折腾,我晓得你喜欢钢琴,可我听波波说,一帆没兴趣,根本不愿意上课,你要是花大价买了琴,他不喜欢,怎么办,当摆设。这个兴趣爱好,不光是培养,也看天份。
  
  漂泊----争执
  陶静不高兴了,我小时候要学,你们不支持。现在我让儿子学,你们又不支持。怕我和你要钱呀。
  母亲轻叹,你呀,不讲理。
  我告诉你,要是一帆愿意学,我可以赞助一半的费用,他要是不乐意,那我不管。
  陶静生气的挂了电话,怎么一家子人,没一个懂她的。
  一帆才多大,他懂什么,还不是大人安排,母亲真幽默。
  她咬牙,必须的。一帆的未来,她说了算。
  她想想,江波手中估计是没那么多钱,她想了想,还是要母亲支持。
  漂泊----相逼
  陶静心里盘算,自己出三万,让江波出五万,余下的找母亲。
  第一步还是找江波,她和江波说了盘算,江波皱眉,江波比妹妹生得美,一双眼睛有水汪汪的感觉,有秋水的清盈,此时有些烦闷,不会吧,陶静,为了一个钢琴,你就找父母,这不好吧。我觉得,妈说的有理,还是让一帆学一段时间,如果他有兴致,再说,如果这小子不是这块料,这个投入太大了。
  陶静马上反驳,他懂什么,引导什么就是什么,哪里由得他选,他就喜欢玩,能随他吗。
  漂泊----考虑
  在孩子的问题上,基本上是陶静做主,江波一直没发表过意见,一是陶静的出身要好于自己,二是陶静是为了孩子,她生一帆时难产,很受了些苦,当时就说,这个孩子是她拚来的,她有发言权。江波当时点头。
  现在,江波有些为难,他看的出来,一帆不是不爱学,他对英语就有感觉,英语歌唱得头头是道,发音还准,这孩子对钢琴,没什么感觉。
  几次课听下来,这孩子越来越不愿意去,叫苦连天,一张小脸苦哈哈的,江波有些心疼。他知道这事不能勉强。
  江波说,陶静,我知道你最爱孩子,一切为了他好,可是这个钢琴,说来说去是艺术的范畴,不是必学的,我不赞成你这样逼他,我宁可,顺了他的意思,在英语上下功夫。
  漂泊----都学
  陶静马上点头,英语也重要,都学。
  江波大摇其头,陶静,他是个小孩子,没那么多的注意力,主要还是让他以玩为主。
  陶静叹了口气,你怎么不看看,我们同事的孩子,我们主任的儿子,都能弹完整的曲子,还学着珠心算,还学着英语,还练习着舞蹈,你看人家的孩子,只比一帆大一岁,你不感觉有压力吗。
  江波惊讶,就是你们田主任的儿子,那孩子是厉害,不过,我不想一帆这么辛苦,我不想现在就把他弄得天天在学习班里转悠,这一辈子就这样吗!
  漂泊----生气
  夫妻二人争执半天,没有结论。
  陶静真是有些恼了。江波,你怎么和我唱反调,我告诉你,教育儿子是头等大事,不能由着你的自由散漫,我说了算,英语也报班,钢琴也要上。
  二人说话的声音大了些,一帆看爷爷,他们在吵架吧。江达明看看紧闭的房门,管他们呢,我带你到楼下玩去,你妈呀,用力过度。
  江达明经常带一帆到向光明的超市去,一帆认识的字,都是商品,江达明教的。他感觉这种教育方式好,直接现实,而且不枯躁。
  漂泊----结论
  结论是没有结论。
  江波在家事上一向妥协,这次他有些坚持,最后他说,陶静,我知道你为孩子好,这样吧,三个月,三个月之内,如果一帆对钢琴有些爱好,或者是接受了,我都同意买钢琴,好不好,如果这孩子,还是这样,根本学不进去,你也适可而止,好不好。
  陶静皱眉,她本能的要反对。可是这件事,她的财力不足,需要江波的支持,而且在母亲那里,江波比她有发言权,母亲更欣赏这个女婿,说江波有修养,斯文大方,还通情达理,一口一个波波,比叫自己都亲热,她有时看了都吃醋。
  漂泊----让步
  陶静点头,好三个月,你说话算数,我还不信了,音乐那么美妙,一帆会没有音乐细胞。
  可是,一帆好似真的没有什么音乐细胞。
  同样的英语学习班,他就乐意去。
  可对钢琴,还是排斥,回了家练琴,也是东摇西晃,好几次让陶静恼火,有一次动手打了一帆,这下子小家伙生气了,哇的大哭起来,江达明在陶静回家后,就去光明超市干活了,所以小家伙哭得时候,没人理,陶静的习惯是不哄他,让他自己闹够了,就会低头,可这一次,一帆就是不停的哭泣。
  
  漂泊---质问
  江达明回家的时候,一帆不哭了,可是嗓子明显的哑了,江达明奇怪,你怎么了。一帆说,我妈打我了,我哭了,她还不理我,说到这里,他眼睛一眨,眼泪又掉了下来,陶静不耐烦,一帆,你怎么象个小姑娘,动不动掉眼泪,都没出息。
  她的声音刚落,江一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陶静有些尴尬,有些生气,走上前,拉起一帆,你怎么回事,老是哭,故意的是吧,我现在又没打你。
  江一帆摔开母亲的手,依偎着江达明,叫着爷爷,江达明是真心疼,他抱起一帆,开了门出去了。
  江达明给江波打电话,你说说你媳妇,他老打一帆,这不成,孩子嗓子都哭哑了,我要不是给你面子,早和那个女人吵一架了,简直是虐待孩子。
  
  漂泊---惊讶
  江波吃了一惊,是吗,我们说过,有理说理,不体罚,怎么这样。
  江波晚上到了家,江一帆已经睡了。
  江波看看陶静神色如常,他说,陶静,我们谈谈。
  陶静看江波严肃的表情,怎么了,什么事。
  江波说,我们说过,不能动手打孩子,你答应的,怎么又犯规,这不好,对孩子的成长不利。
  陶静不以为然,我哪是打他了,他不好好练习,我能怎么样,不打他行吗。
  江波说,你有个同学是老师,你问问他,这样好吗,会让孩子对学钢琴更抵触,因为学钢琴,他才挨的打,这不利于培养他的兴趣,会适得其反。
  漂泊---问教
  陶静到是尊重专业人士。
  她真的开车跑到同学那请教。
  同学到是认可江波的说法,他说,你老公说的有理,本来孩子对钢琴没兴趣,你越如此,他越是有意见,会适得其反,你还是耐心些,引导的好,比如增加一些奖励措施,看能不能调动积极性,比如弹琴多长时间,可以看动画片,或者去游乐园。
  还有你讲一些钢琴家的故事,放一些优美的钢琴曲,看能不能有些效果。
  漂泊---尝试
  陶静到是虚心的接受了。
  可是她的尝试没什么效果,对于故事,一帆听了,曲子也听了,可是到了弹琴,他还是不愿意。
  陶静引导他,一帆,你不是听了那首钢琴曲,感觉很好吗,你不想自己也弹出来吗,一帆摇头,妈妈,其实那曲子,我不是很爱听,真的,没什么意思。
  陶静有些气闷,怎么就培养不出音乐的感觉来。
  她想,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他太小,什么不懂,全靠引导。他就是坐不住,愿意活动。
  
  漂泊---诱导
  三个月后,到了陶静和江波约定的时间,他们一起和一帆谈,一帆坐在沙发里,手里拿着他的玩具枪,这是江达明买的,陶静皱眉,不喜欢一帆玩这些,感觉没什么层次,可是一帆愿意和小朋友在小区里,追逐打闹,每次回来,小脸红扑扑的,脸上有汗水,可也有笑容。
  陶静说,一帆,你也学了好几个月钢琴了,你还是有进步的,老师说,你有前途,只要多加练习即可,你愿意继续学下去吗,有一天,你可以在舞台上给好多小朋友表演,他们都会为你鼓掌,你愿意吗。做一个钢琴大师。
  江帆惊讶,陶静也学会了诱导。
  漂泊---受挫
  不愿意,不愿意,我不喜欢。一帆的回答到直接。
  陶静继续说,一帆,你现在是贪玩,这样妈妈保证,你弹一小时钢琴,可以看一小时的动画片,好不好,我们交换,一帆犹豫了一下,看的出来,他在思索,过了一分钟,他终于说,我可以不看动画片了,也可以不弹琴了是吗。
  江波笑了出来。
  陶静皱眉,瞪了一眼江波,严肃点。
  江波忍了笑。
  一帆抱着玩具枪,妈妈,我答应了,不看动画片,就不弹钢琴,这样好吧。
  陶静愤怒起身,她本想教训他,可是同学说过,如果小朋友因为这件事,挨训挨打,会更不喜好。
  
  漂泊---钢琴
  陶静不好提钢琴的事了,可是她还是不死心,如果不提,这事就黄了,她想了想,江波,我同意买二手的,这总成了吧。江波心想,这就好,只要是二手的,价格就好控制了。主要是音准就好,他找了调音师,他答应给江波找一架二手的。江波说,其实是我妻子喜好钢琴,非要儿子学,孩子没什么兴趣,我也是没办法,这样,你看着,音要准,我妻子跟着学了大半年,比孩子弹奏的还好,听音也有些水准,一定要音准。
  调音师满口答应。
  江波突然明白,这钢琴其实是给陶静买的。
  他在想,既然如此,还是要让陶静出点钱。
  
  漂泊---计谋
  调音师打过来电话,有个机会,有一户全家要移民,这钢琴就不好带走,不想和家具一起赠送给购房者,想要单卖钢琴,买主也同意了。
  江波跑去了,进了这家,还是有些惊讶,屋子布置非常的好,古典优雅,那架钢琴就在大厅里。
  男主人说,这架钢琴,是我岳家的,我妻子结婚的时候带来的,她小时候学过几年,不过,兴趣不是很大,我岳父喜欢弹奏,可惜我妻子天份不高,这次要不是移民,我们也不想卖了。江波虽然不懂琴,可是也看的出这架钢琴有年头了。琴的质量很好。
  漂泊---好琴
  看着那架琴,江波心动了,他不是爱音乐,是爱上了钢琴,他忙提醒自己,这东西也算奢侈品了,不能太心动,要是价格谈不拢,就只能放弃了。他拍了照片。
  江波谈了自家的情况,是我妻子非要儿子学琴,这孩子吧兴趣不大,我们没考虑买新的,一是价格,二是担忧孩子学不下去。所以才通过朋友,找架旧的。
  对方点头,我妻子小时候也不乐意学。
  江波说,您的报价是。
  对方说了十五万,江波吓一跳,我知道这琴不错,也有特殊的意义,可是这个价格,不如我买新的。
  双方没谈拢,江波留下名片,你看,是这样,这个价格,从经济实力上,我是承担不起,我能保证的是,如果买了琴,会好好爱护,就算孩子不学了,我妻子有个钢琴梦,我看她会弹下去。
  漂泊---心动
  陶静看了照片,听了江波的讲述,她心动了。
  陶静第二天拉着一帆的音乐老师去看琴,老师到是满口称赞。
  老师私下和陶静说,这十五万,这架琴真不贵,琴是旧的,可是保养的极好,你看那钢琴架就不一般,这个价格不贵。
  陶静心动。
  和江波商量,要不咱们就要了吧。
  江波摇头,我花这个价,买个旧的,算了吧。
  陶静说,你不懂,这东西不在新旧,重点是它值。
  
  漂泊---争执
  陶静坚持,江波说,陶静,我没这笔开支,你要是真想要,江波想了想,我只能出三万,余下的你自己解决。
  陶静跳了起来,不会吧,你就打算出三万,那你原来要买什么样的钢琴。这不是吉它好不好。
  江波一耸肩,重点是一帆根本没兴趣,很可能成了摆设,我花三万当摆设,已经很破费了。我不是贵族,也不是小资,真没那个情调和爱好。
  陶静看着窗外出神。
  过了半天才说,就算一帆不学了,我也学下去,我要弹琴。
  江波马上说,你哪有时间,还是摆设。
  陶静坚定的说,我会抽时间,而且环境的熏陶对孩子很重要,如果我一直弹琴,也许一帆哪一天会爱上了,也说不定,现在是逼他,他不乐意,可能有一天,他突然就领悟。
  漂泊---表态
  江波说,原来是你要买呀。
  陶静一愣神,终于点头。
  江波叹了口气,陶静,我不是小气,是真的没这么多钱,我不能把手里的钱,买了琴,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是房贷车贷,不能一点不存呀,你说是不是,你看,你要买琴,就找我,我找哪个,我父母的情况,你知道,他们的退休金加一块,不如你的工资,根本帮不了咱们,要是他们有个事,我当儿子的,总要管吧,江涛的情况你知道,挣的不如钟点工。我妈那点工资,全搭在了江涛家,唉,我家的情形就这样。
  
  漂泊---咬牙
  陶静最后说,这样吧,你和卖主商量,这个价格,不一定有人接受,他们又急着走,你和他磨价格。这钱,我想办法,你就出三万吧。
  陶静和母亲求助,母亲说,陶静,我看了出来,你弄这个琴,根本不是为了我外孙子,一帆根本没兴趣,你就是圆梦,陶静说,对,我就是圆梦,打小我喜欢,你们不支持,现在了,我都三十大几的人了,圆梦不成吗,你就不能帮帮我。
  母亲那边似乎在考虑。
  陶静又恳求,妈,我没求过你,我现在是资金紧,其实,我也不是挣不出来,这样,我和你借成不成。
  母亲终于点头,我给你六万,就这个数了,借不借的吧,你要是不还我也没办法。
  漂泊---盘算
  陶静算算,一共九万,还差六万。
  她算了算自己了,只有四万,还差两万,她叹气,平时的消费是高了些,想想一帆以后的上学历程,她想,开源节流,她决定辞退钟点工。为了钢琴梦。
  钟点工的事,江波反对,我爸爸不会做饭,中午他在超市那混一顿,人家向光明照顾了,可是晚上的饭,我们回来的晚,就是早也不愿意做,一帆呢,总要好好吃一顿吧。这样吧,你不要打钟点工的主意了。
  陶静有些气馁。这时候,她想,要是婆婆在这,多好。
  
  漂泊---价格
  江波又和卖主沟通过一次,卖主已经同意和妻子商议一下。
  过了几天,卖主和江波联络,妻子说要到江家看看,如果她放心,价格可以商量。
  陶静和主任借了两万,她是志在必得。
  卖主和妻子是个老师,教音乐的,她气质极好,看了看江家,尤其是看到全家福,到是赞叹一帆帅气漂亮。
  我家有个女儿,一直想要个儿子,你儿子真可爱。
  漂泊---加分
  这时候,江达明接了一帆回家。
  懂事的一帆赢得了卖主一家的好感。
  第二天,卖主的妻子打来电话,江先生,多少钱你能接受,这是我父母给我的嫁妆,其实我是想好好留着,现在是情况特殊,我也不是为了钱,还有几家买主,感觉不像你家气氛那么好,我还是愿意给这个琴,找个好买主。我喜欢你儿子。
  江波心中一动,他知道陶静的钱凑够了,他心中一动,要是能谈下三万,自己就不用出了。
  他说,是这样,我妻子和岳母借了点钱,加上和同事借的,我们家一共只筹到了十二万,你看。
  对方说,好吧,就十二万,你交钱,我给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吓 人

下一篇: 《 漂泊—辛苦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