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舒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11-12   点击:


  漂泊—和好
  没想到小夫妻和好的原因,居然是江达明那一场痛骂。
  苏建远一脸的惭愧,江涛到不忍了。
  江涛拉了他坐下吃饭,还给他夹了菜。
  李会莲心想,没想到老头子到无心中做了件好事,她对苏建远到是能理解,夹在母亲和妻子中间,怎么办。
  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的婆婆,比苏建远的母亲强不了太多,可是江达明,从不帮着自己说话,还不能在他面前抱怨婆家人,抱怨一次,夫妻打一次,后来李会莲就不和江达明说这些了,她感觉江达明是个自我的人,不会替别人想。
  漂泊—劝导
  李会莲劝江涛,自己家的事,不要和婆家扯在一起,对于苏建远的母亲,不理就是了,不过不要在苏建远面前说三道四,有些事,让苏建远感觉就好了。江涛不同意,有些人,就是没感觉,怎么办,我可不指望他,我想过了,他妈要是找事,我就不客气,我直接顶回去。要是苏建远向着他妈,没事非,我就和他吵,和他闹,和他打,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他妈的女儿,他妈能要求他,不能要求我。
  李会莲惊讶,现在的人都如此吗,比自己活得痛快,自己可不能直接顶撞婆婆。
  这江达明还不满意,说她见了母亲不会笑,不会殷勤,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漂泊—聊天
  李会莲和沈老师说了她的困惑。
  沈老师感叹,现在年轻人,什么都讲平等,和长辈也是这样,可能是一种进步吧,他们没什么束缚,要为自己活,好似是自私,可也痛快。
  李会莲点头,站在闺女的角度,我希望她这样。
  沈老师笑笑。
  李会莲看看天,快冷了,你的腿不好,要多保暖,厚衣服早点穿,沈老师点头,是呀,年轻时,多壮呀,我一冬天,都只穿个秋衣秋裤,那时候,真是好。
  
  漂泊—毛衣
  苏建成和老婆也打架了。
  原来是沈冬梅看上了那件黑毛衣,开始不走眼,穿上去,却那么柔软,那么舒服,而且这毛衣穿在身上,她感觉自己的气质变了。
  婆婆瞧见了,破口大骂,你给我脱下来,我的衣服,谁让你上身了。
  沈冬梅不服气,你还不是拿的大嫂子的。
  婆婆冷笑,那是江涛孝顺我的。
  你呢,什么都给不了,除了在家带孩子,还能干什么,带孩子还让苏健病了。
  沈冬梅低头。
  漂泊—打架
  沈冬梅和苏建成抱怨。
  你妈太不讲理,我不心疼儿子吗,小健病了,我当然急,她还骂我。
  苏建成说,也是心疼孙子,你也是笨,小健跟了妈,一向好好的,让你管几天,就生病,不怪你怪哪个。
  沈冬梅不高兴了,你胡说,我怎么笨了,开始我让上医院,你说没事,吃点药就好了,后来发烧严重了,才去,人家医生怎么说的,说我们太粗心,不是赖你吗。
  苏建成更生气,我天天在鸡场,你在家白吃白吃,还带不好儿子,就是没用。
  漂泊—娘家
  沈冬梅挨了一耳光,回了娘家。
  苏建成到不介意,反正过几天,沈冬梅就自己回来了,那个弟媳妇,没好脸,沈冬梅受不了。
  可是沈冬梅这次,在娘家居然住了半个月。
  苏建成说,妈,要不然我去看看。
  母亲冷笑,不许去,让她在娘家住着,看她有意思。
  苏建成犹豫。
  过了几天,沈冬打来一个电话,我姐和我们村里的人,一块进城了,说是打工。
  漂泊—离家
  苏建成和母亲都很愤怒,当天下午二人就带了孩子,跑到了沈冬梅娘家,苏建成口拙不知说什么,全靠母亲打前阵,你们沈家就这规矩,闺女回了娘家,就让她跟人跑了,这什么规矩,什么家风,我不管,你们把沈冬梅交出来,要不然我不走,谁放走了我儿媳妇,我和他要人。
  沈冬不高兴,我姐回来这么长时间,你们不来接人,现在她走了,你们来兴师问罪,我们沈家不是好欺负的。苏建成不想和小舅子冲突,老太太不怕,沈冬别说我瞧不起你,你娶媳妇的彩礼,不就是你姐弄来的吗,你姐的钱,不就是我们苏家给的彩礼,现在说这个,你把彩礼还了,我就走人,要不然我就带了健健康康在这。
  漂泊—安营
  沈家知道这个老太太不好惹,如今她大包小包拿了一大堆的东西,都是她和孩子们的衣服,沈冬只好说,你看苏健还上学,别影响他的学业,老太太冷笑,什么学业,当妈的不知跑哪里去了,上什么学,我告诉你们,别想过河拆桥,告诉你们,那沈冬梅是我家十万彩礼娶回去的,想走,把彩礼还了再说。说下大天来,我也不走。
  沈家不知所措,沈冬的母亲,只好说沈冬,给香云打电话,让她和冬梅说,我病了,让她赶紧回来,要走从他夫家走,从咱家走,算什么回事。
  沈冬梅第三天匆匆回来,一进家门,看见婆婆带着两个儿子,正在吃饭,婆婆瞧见她,正眼不看,康康叫了声妈,沈冬梅眼泪掉了下来。
  漂泊—规矩
  沈冬梅回了苏家。
  临走时,沈冬说,姐,不是我们不留你,你婆太厉害,我们惹不起,你也生了两个儿子,咱就立不住吗,你不要太软弱,儿子是你的,你是苏家的功臣,不要有事没事回来,我们也为难。我们要了苏家十万彩礼,你婆婆说了,要是我们再收留你,要我们还钱呢。
  沈冬梅满心的委屈。
  她想,你们拿了钱,理不直气不壮,让我委屈,她知道这里的风俗,彩礼不过三五万,要不是为了沈冬,也不会多要一倍。
  漂泊—低头
  沈冬梅回了苏家,婆婆说,冬梅呀我带着健健去县里上学,你在家带好康康,苏建成奇怪,妈,你不是带两娃吗,婆婆冷笑,我辛苦带两孩子,你们呢,吵架闹事,不得安生,我只管一个。
  她叹了口气,你哥的丈母娘,就管一个小蕊,还天天喊累,我可要心疼自己,我只管一个。沈冬梅心想,你要让我生两个,结果,你又喊累,不过她没说什么,她想带康康到是好,省得跑鸡场了。让苏建成一个人在鸡场吧,管孩子比喂鸡轻松的多。
  沈冬梅自从和香云出去一回,她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她留了香云的手机号,她想,做保姆也不累呀,吃得还好,比在自家还轻松,一月还二千块钱。
  漂泊—和气
  苏建成升职了,全家都高兴,大家其实不在乎职务,在乎加了一千块工资。
  对于苏建成来说,有了这一千,他的房贷就够了,就不用江涛的钱,他一直觉得首付江家出的钱多,这房子压得他理不直气不壮,如果他的工资,够还贷款,他心里舒服些。
  他和一个同学联络了,人家能给他接些编程的私活,这样能挣点外块,数目不等,这样手里就松快些,他想着,自己也得有点私房,万一有点事,不好和江家张口,现在家里的开销,都是花的丈母娘的钱,已经挺不好意思。
  他和江涛商量,江涛的钱,给小蕊留着,以后小蕊上学习班,都是钱。这都要他们自己解决,丈母娘是没钱再支援他们了。
  
  漂泊—私房
  苏建远自己收着存折,看着上面的钱,有几百到几千,他心情好了许多。
  存折放在他的一件旧大衣里,大衣在衣柜的底层,他想,江涛不会扔这件衣服,毕竟这衣服,是江涛送他的,那时候,他们谈恋爱,江涛送他的生日礼物,一晃过去六七年了,衣服旧了,可是他们说有纪念意义,还是留着吧。
  看见这件衣服,他心里有些温暖,这件大衣,是江涛一个月的工资买的。
  想想,这么多年来,他没给江涛买过东西,他的收入不低,都花在了母亲和兄弟身上,他的老婆,到没穿过一件他买的衣服,他有些惭愧。
  
  漂泊—生日
  江涛想着下个月一号是母亲的生日,母亲来这一年多了,一直操持这个家,准备给母亲过个生日,她订了蛋糕,给母亲买了件羊绒衫,她怕苏建远孝心发作,给婆婆买,就说这钱是李会莲出的,她不过跑跑腿。
  李会莲到是夸赞,江涛懂人情世故了。
  那一天,江波从远方打来电话祝贺,陶静到是特意买了一条项链寄了过来,十八K金的,到不是贵,只是样子好看,挺时尚的。李会莲特意佩戴了。这是儿媳妇一片心,她心里暖融融的,和儿子说,你媳妇真不错,懂事,会办事,你要对人家客气些,她父母那里,多孝顺些。
  
  漂泊—祝贺
  沈老师很洋气的送了瓶子红酒,说是别人给儿子的,他们喝不惯这个味,还是喜欢喝白酒,都说红酒养生,适宜女士喝,江波笑说,沈老师还是蛮洋派的。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开了红酒,吃了蛋糕,小蕊戴着生日帽子,也乐呵呵的。
  李会莲作了条鱼,一家人很少这么轻松快乐。
  苏建远也喝了两杯红酒,他到是仔细的品了品,这红酒不错,比我们老总上次请客喝的还好,沈老师家是有好东西。
  漂泊—沉默
  李会莲一直想等江达明的电话,她前天说了她生日的事,江达明没说话,这些年,家里人人都过了生日,只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她的生日第一次被人注意,还是陶静,陶静和江波结婚第一年,问起来,她在上海打了祝贺的电话,李会莲当时才想起来,对呀,我的生日。
  李会莲和江涛感叹,没想到,到是儿媳妇第一个给我过生日,江涛的脸红了,从此后,江涛每到母亲的生日,都表示一下,她心想,陶静就是嘴甜,没想到一个生日的电话,就让婆婆欢喜,我妈真好哄。
  漂泊—无声
  生日过了,李会莲也没接到江达明的电话。
  她有些失落。
  她前几天,还给江达明寄了膏药,她一直担忧,他的老寒腿,没想到,她的生日,江达明居然不闻不问,她心里不爽。
  沈老师第二天在小区看见李会莲,笑呵呵的,昨天生日过得不错吧,一家三代人,多好。
  李会莲点点头,对了沈老师,她很轻松。
  沈老师看见小蕊,拉过沈浩,给妹妹念唐,沈浩刚学了一首唐,鹅鹅鹅,这三个字,他念得清,下一句就不会了,他有些急了,爸爸昨天还教我,又不记得了。
  漂泊—电话
  李会莲不主动给江达明打电话了。
  她想江达明比她有时间,送了江一帆去托儿所,就没事了,自己一天到晚,带小蕊,还要买菜做饭洗衣服,这么忙,他不打电话,她也不打。
  江涛回来说,她的车间主任家里缺个保姆,试了几个都不成。正愁着。
  这时候,她接到了沈冬梅的电话。
  沈冬梅说,她要到城里找工作,有没有保姆的工作,江涛心中一动,沈冬梅饭做得不错,人也干净,模样也利索,到是可以。
  沈冬梅吱吱唔唔的说,婆婆不太支持,能不能不要告诉婆婆,她想挣点钱。
  漂泊—仗义
  沈冬梅诉若,说了婆婆如何看不起她,因为彩礼的钱,可彩礼的钱,归了沈家,也没落到她手上,她也委屈,为了这个,婆婆张口就是你是苏家买来的,苏建成不帮她说话,她想挣点钱。
  江涛说,一个月两千,哪辈子才能挣够彩礼钱。沈冬梅说,挣点是点,她想能挣一万,就先给了婆婆。江涛不以为然,你们是一家人,什么给不给的,你也生了两个儿子,对得起苏家了。
  沈冬梅叹了口气,每次婆婆都说我,不能和大嫂子比,大嫂子是自己养活自己,我也想证明,我能养活自己。
  漂泊—诉苦
  沈冬梅和江涛诉苦,我不是不愿意在家,就是婆婆没个好脸,明明我又领孩子,又做饭,还要在鸡场帮忙,可是她还是说我不挣钱,没本事,我要出去找工,她又讲,把两个孩子给她,是不孝顺她,要累死她,什么你妈才只管小蕊一个人,我妈不管事了。总之,她有各种理由,看我不顺眼,还不是因为娶我时给了十万彩礼,那是她乐意的呀。
  江涛心想,我结婚,她一毛不出,也没给我好脸呀,不过,她不想说这个,和沈冬梅对比,她感觉到自己吃亏。因为沈冬梅彩礼钱,是苏建远一分一分存下来的,要不是给了沈冬梅家,他们买房还能多付点,那贷款利息就少了不少,现在不至于这么紧巴。
  漂泊—考虑
  江涛没有答应帮忙,只说考虑一下。
  沈冬梅千恩万谢,嫂子,你一定要帮我,我就在外面干一年也行,挣点钱,我在苏家也好讲话。
  江涛想到她的上司,正在找保姆,她直觉,上司对沈冬梅会满意。
  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这段日子,车间要减员,统计这个岗位,只留一个人,原来是两人,她不想调岗,到了一线,又辛苦又累,想请假都难。
  漂泊—帮忙
  江涛还是帮了沈冬梅,也是帮了自己。
  她和沈冬梅说,这事是你找的我,我只是帮忙,你要保密,将来婆婆知道了,你不能出卖我,就说,是你家的同乡给介绍的,我可瞒着苏建远呢,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不让,你先保证,我才管这事。
  沈冬梅满口答应,嫂子,你放心,你帮了我,我不能坑你,我保证不和人讲。我娘家村里做保姆的不少,我就说是他们介绍的,不会连累你。
  江涛答应了。
  沈冬梅留了个字条,真的跑到城里了。
  漂泊—电话
  苏建远接到兄弟气急败坏的电话,沈冬梅跑了,说是到城里打工了,要挣钱,证明她能挣钱,不比谁差,给妈一点颜色看。
  苏建远头大,只好安慰兄弟,你不要担心,现在城里打工的人不少,你不是说她娘家村里在这的人多吗,肯定是托了她们,不过互相有个照应,也没事,时间久了,她想孩子,肯定会跟你们联络。你急也没用,放宽心吧。
  苏建成骂骂咧咧,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妈说的对,就是没良心,说走就走,多狠毒的心,也不管孩子,也不顾家。
  苏建远劝他,你不要光听妈的话,夫妻之间要互相尊重,肯定是你们老骂她,才骂走了。
  漂泊—找人
  苏建远刚安抚了兄弟,母亲到了,她说来找找沈冬梅,她知道沈冬梅一个表姐打工的地址,在一个饭店,来看看,是不是沈冬梅找了她,江涛有些心虚,索性不理婆婆,反正她们关系一般,她少说话不热情,也是常情。
  苏建远说,妈,我看你去也白去,你想呀,她们是亲戚,肯定向着自家人,不会和你讲实话,沈冬梅以前没打过工,肯定是托了人,先找到了工作,才走的,不找她的亲戚,找哪个,可人家不是你的亲戚呀。
  苏建远的妈冷笑,她表姐要是说实话不好,要是不说,我不会客气,我闹几回,让她工作不安稳,苏建远若笑,妈,人家饭店有保安,你不怕呀,老太太摇头,我不怕,他们开门做生意,能怎么着我,我就找饭点的时候去。
  漂泊—闹事
  苏建远的妈是行动力强的人,第二天上午就去了。
  沈冬梅的表姐,一头雾水,冬梅出来了,我不知道呀。
  她这么说,苏建远的妈却不相信。
  她说,你不要欺骗我了,你们关系好,她不找你,找哪个,她是找到了工作,才出来的,你在饭店干,认识的人多,肯定是你介绍的。你把人交出来,算没事,要不然,我不客气。
  表姐大呼冤枉,婶子,我真不知道。
  漂泊—报警
  苏建远的妈闹出了动静,人家报了警,苏建远只好去领人。
  苏建远劝母亲,妈,你看了吧,市里的事,就这样,你一闹,人家饭店,用不着和你冲突,一个电话,有人管,人家是公开场合,你这样闹,占不了便宜。
  苏建远的妈,一脸的气愤,他们不听我的话,只说我闹事,我怎么闹事了,我找儿媳妇,怎么了。
  苏建远又劝,这是规矩,妈,这不是咱老家,乡里乡亲都认识,给个面子,这人多,谁认得谁呀,没面子。
  老太太有些蔫了。
  漂泊—闹腾
  老太太不高兴,在家里闹腾,江涛不答理。
  江涛私下里,去了领导家,悄声和沈冬梅说,你婆婆真来了,在我家呢,你这几天少外出,虽然市里大,保不住不遇见,而且,她到你表姐那里闹了,怕的是,这事你们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怕有人告诉她,沈冬梅点头,嫂子,我晓得,我知道那老太婆不是省油的灯,我来这,村里的亲戚朋友,都没联系,就怕她们话多,给传了出去。
  江涛这才安心,叮咛沈冬梅,你知道麻烦就好,和你们家的亲戚可不要往来。
  老太太在苏建远家不走,江涛烦不胜烦,索性早出晚归,李会莲是泰然自若,该干啥干啥,只是做饭时,多放一把米,平常只管领小蕊。小蕊也不喜欢奶奶,奶奶绷了脸,不笑,怪怕人的。
  漂泊—如此
  江涛私下和苏建远说,你妈这不是办法,这样闹下去,我们成了笑柄,你劝她回吧,她与其在这,不如去沈冬梅的娘家,好好和人家说,有消息了告诉她,她在咱这,有啥用。苏建远也深有同感,可我怎么办,我总不能撵她吧,她是我妈。江涛说,你和你弟说,我估计,你弟一个人顾孩子又顾鸡场,也累,就说他累,你妈就疼他。
  苏建远和苏建成说,你劝妈回去吧,在这里闹有啥用,还不如好好求求你岳家,有消息了告诉你们,你一个人顾孩子顾鸡场,你不累呀,苏建成叹气,怎么不累,两孩子都瘦了,好吧,我给妈打个电话,让回来吧,这个沈冬梅,还真狠,走了一个月,一个电话没有。
  漂泊—发现
  苏建远的妈好不易走了,江涛才松了口气。
  苏建远加班,江涛和沈冬梅通电话,说了这事,婆婆走了,你也不要大意,没事不要在外面。沈冬梅保证,我知道嫂子,其实我不爱串门,都是在小区里,这家老太太只在小区里晒太阳,和人聊天,你放心,我不会找麻烦。
  江涛放下电话,看见母亲站在身后。
  李会莲睑了女儿一眼。
  江涛有些心虚。
  李会莲叹了口气,你就胡闹吧,这事你能管吗,我就感觉奇怪,这次你婆婆来,你态度是冷淡,可没有冷嘲热讽,我就纳闷了,搁平时,你早阴阳怪气的损你婆婆了。
  漂泊—保密
  江涛上来,搂着母亲撒娇,妈,我也是没办法,她一直求我,我看她可怜吗,反正,她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李会莲摇头,纸里包不住火,看吧,要是她够意思,将来不提你,还算没事,要不然,你婆婆不是省事的,不一定怎么闹,建远也会不高兴。
  江涛说,管那么多干吗,我又没要苏家一分钱,我想干什么是我的事,要不是顾忌建远,才不会客气呢,苏建远敢怎样,敢离婚吗,这事就是他妈不对,要不是他妈对沈冬梅不好,她干吗离家呀。
  漂泊—琢磨
  苏建成跑了几回岳家,岳家一口咬定,他们真不知情。
  沈冬说,姐夫,我家不会管这事,你想呀,要是你们真闹离婚,你妈非要彩礼,我家肯定不乐意,我们何苦,肯定是我姐,自己动的脑筋,她几个小姐妹,都在外面打工,有做保姆的,有在饭店的,有干理发的,她肯定是找她们了,她们上次在我家,还说我姐,能干利索,干什么活都成,模样也不错,就是去饭店端盘子,也成。
  苏建成在外面,到没母亲的嚣张,他给沈冬一条烟,沈冬,你说的对,要是沈冬梅闹离婚,我妈那一关,不好过,你家也没太平日子。你有你姐的消息,一定告诉我,我保证,只要你告诉我,将来不管我和你姐过成啥日子,彩礼的事,一笔勾消。
  漂泊—狠心
  苏建成和沈冬梅的关系还行,如果没有母亲的调唆,也算和气,沈冬梅脾气不错,人长得美,苏建成没少让人羡慕。
  苏建成就是爱喝酒,喝了酒,听了母亲的话,感觉彩礼上吃亏,会找沈冬梅的麻烦,大多数沈冬梅,都不说话,有时候,会争吵几句,他们打架,也是因为这个,可是苏建成还是知道,沈冬梅这样的媳妇,算不错了,人也勤快,也不挑吃挑穿了。
  他有些后悔,不该和沈冬梅争吵,要不是那天打架,说了过头的话,沈冬梅也不会这么狠心。连儿子都不管了。
  
  漂泊—日子
  沈冬梅却相反,她开始是想孩子,可是明白,孩子跟着亲爹亲奶,不会吃亏,老太太对她不好,对孙子却好的很。她不担忧。
  沈冬梅喜欢上了现在的日子,老太太就是爱干净,别的要求不太高,沈冬梅的饭做得不错,她话不多,可脾气好,爱笑,老太太还算满意。
  老太太家里的孩子,都孝顺,这几年换了几个保姆,好歹母亲能接受沈冬梅,他们就放心了。孩子们和父亲说,能让我妈满意,太难,算了,多给点钱,也要留下这个,大女儿马上给沈冬梅买了几身新衣服,大儿媳也聪明,给沈冬梅烫了发,送了化妆品,虽然都是便宜货,可沈冬梅高兴,她发现,自己比原来漂亮多了。
  漂泊—舒服
  沈冬梅发现,这里的活,太轻松了,不用风吹日晒,吃得也好。
  除了老太太有时候,会发发脾气,别人对她都是客客气气,孩子们晚上不住在这里,过几天来一趟,送些吃的,有时候,还劝她,我妈是因为身体不好,脾气大,你不要放心里,看我们,有事你就说。
  沈冬梅点头,没事的,阿姨就是抱怨几句,没事的,叔叔和你们脾气都好,我没事的。
  沈冬梅想,这家给的钱不少,两千五,要是干三年,还真能挣出彩礼钱。
  她有时候会想,苏建成这个人有时候挺好,过生日的时候,会瞒着婆婆给她零食,就是爱喝酒,太讨厌。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1:陌上邂逅

下一篇: 《 漂泊----吓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家长里短的故事,什么起一个名字叫做漂泊?也许是我们每个人都在生活的海洋里漂泊,风吹浪打;也许是后面还有真的现实的漂泊,不管怎么说,故事是很精彩的,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