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吓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2   点击:


  漂泊—牵挂
  沈冬梅毕竟是一个母亲,她还是牵挂孩子,她用自己的工资,买了新手机,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她拨通了苏建成的手机,苏建成一听是她的声音,马上跳了起来,你跑那了,你这么狠心,孩子不管了。他们哭着喊妈,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沈冬梅的声音也哽咽了,孩子在你身边吗,苏建成摇头,两孩子妈带到县城了,小健要上学,不好总请假,功课跟不上。我们也辅导不了,本来你还能管管,你跑了,只能这样。
  沈冬梅想了一下,你和妈说,我挺好的,你不用着急,我在饭店里干活,不累,我挣点钱,省得你妈说我只会花钱,不会挣,我挣了钱,孩子以后上学也松快些,不都是为了钱吗。
  苏建成着急,我不在意,你马上回来,这鸡场我一个人太累。
  沈冬梅马上说,不可能,这个活计不错,我要干一段时间,我平时手机关机,你不要找我,我会给你打电话,不要让你妈找我,你们找不到,惹我生气了,手机也没的打。
  漂泊—硬气
  突然硬气的沈冬梅,让苏建成没办法。
  他和母亲说,沈冬梅来电话了,在饭店干活,让不要找她,她会和我联络。她也是想挣几个钱。
  苏建成的妈,马上说,这个死女人,孩子不管,老公不要,婆婆不理,自己跑出去找轻闲了,挣钱,哪里好挣钱,听她说吧,找她回来。
  苏建成叹气,妈,算了,怎么找,一家一家饭店找吗,也许她哄我们,她不在饭店。不要费功夫了,随她吧,她说了,要是知道我们找她,她不给我电话,更麻烦。
  漂泊—找人
  苏建成的话,让母亲更火大。
  她说啥你就听,可不能让她心野了。
  我们一起去,小健放七天假,我们一家都进城,一起找,找不到再说。
  苏建成犹豫,妈,不成,我这鸡场,怎么办,要不然,还是你带了康康去吧,把小健送回来,我管几天。
  苏建成的妈,一想也是,不能为了寻个媳妇,把生意丢了,她家吃饭还要靠鸡场。
  
  漂泊—不速
  江涛看见婆婆,马上沉了脸,康康也不理,自己进了自己的房间,苏建远在加班,说是晚点回来。到是李会莲迎了上来,给做了晚饭。
  婆婆自然恼,可儿子不在家,儿媳妇不理不睬,她能如何。
  她一见苏建远,就扑上前,你这个不孝的儿了,我来了,你不接,还不管我的饭,苏建远知道丈母娘厚道,肯定给做了饭,就说,妈,我是真加班,你以为我愿意呀,现在十一点了,我明天早上七点还要走,去见了客户,我实在熬不住了,你要找沈冬梅是你的事,我不管,建成讲了,沈冬梅来了电话,证明她还是想着家,你不必找。
  江涛从屋里出来,给苏建远热了牛奶,拿了面包,然后说,快点吃吧,吃了早点睡,也不心疼自个,这么折腾,累病了,让你妈管你吧。
  漂泊—盘算
  江涛有些后悔,插手这事了,可是她真的是受益者,领导对沈冬梅满意,领导说,这个小沈不错,我妈满意,我也省心了,要不然我妈闹得我不安省,我要搬回住,我媳妇又不愿意,这下子好了。
  江涛没有调岗,另一个统计员,去了车间,她自然不太高兴,她比沈冬梅资格老,年纪也大了十几岁,她提意见,领导说,你请假多,江涛比你出勤好,现在留一个人,自然要留个出勤多的。同事满心犹疑,可是她知道领导不收礼,她送过,领导拒绝了,领导说,咱们一个车间多少年,能办的事,我就办了,不是看这些东西。
  漂泊—暗喜
  江涛当时暗喜,这事办得漂亮,比送礼有用。
  同事问过江涛,你是不是给领导送礼了,江涛忙说,没有的事,我也没钱送,要说经济宽裕是你家,我这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贷款,你说,我拿什么送。同事半信半疑,不高兴的调了岗位,江涛心想,好险呀,没有这事,我就要调了,可不愿意去车间,辛苦不说,还经常加班,她不能再加班了,苏建远没日没夜,她可不能再这样了,母亲带小蕊其实挺辛苦,她总要帮着买菜什么的,周日让母亲休息会儿,要是累着了母亲,可不是闹着玩的。
  漂泊—找人
  婆婆来找沈冬梅,江涛原想给沈冬梅送个信,后来一想,不行,婆婆来这,没几个人知道,要是自己告诉了沈冬梅,沈冬梅万一电话里露了风,岂不给自己惹麻烦,就装不知道好了。
  江涛想婆婆,是奔了饭店,看来沈冬梅没提做保姆的事,这就好,让她在饭店里折腾吧。找不到人,自然就走了。可是真麻烦,回了家不得清静,还让母亲给做饭。
  江涛祈祷,婆婆早点离开。
  她现在的原则,对婆婆就是一个字,冷。不理会,不招惹。
  漂泊—安慰
  李会莲到是对苏建远的妈,多了三分客气,她理解她的辛苦,就劝她,亲家母,我知道你的心,为了孩子,受这份苦,不过冬梅,既然和你儿子联络,就证明,她是想了家,就是要挣钱,过一段日子,肯定还联络,你这样辛苦,多累呀。
  苏建远的妈,在外面跑一天,去了不少饭店,一打听,都没说有这个人,有一家说像,可是见了,是同名,不是同人。
  她也是生气,苏建远是不在家,儿媳妇在家不理她,到是亲家妈,热汤热饭的给做着,还劝她,她才有些好气,我是怕她心大了,在外面习惯,不愿意回家了。你说,这两孙子,要是这沈冬梅,有了二心,不是坑了孩子吗。
  漂泊—辛苦
  李会莲看她跑了几天,没个结果,就说,你看吧,这城市大着呢,哪里好找人,再说,要是沈冬梅不愿意让你知道,换个名也说不定,你这找,哪里成。下次她打电话,让你家建成,好好说,女人心软,为了孩子,说几句好话,哄她回去,总要她乐意。
  苏建远的妈这几天腰酸背疼的,真是辛苦,她也累了,这个沈冬梅,真是厉害了,来这一手。唉现在的儿媳妇,太不像话,怎么供不下,你说为了娶她,十万彩礼,我们那的风俗,五六万算多了,还不是建成喜欢她漂亮,结果呢,你花了钱,人家还不领情,一不高兴跑了,真是,没良心。
  漂泊—走人
  苏建远的妈,终于放弃了,打算回去,这次江涛学聪明了,她在卧室安装了锁,一走就锁上门,不让苏建远的妈进去,李会莲到是买了些水果什么的,送给苏建远的妈。
  苏建远的妈,看了看儿子媳妇紧锁的房门,叹了口气,把我当贼防呀,李会莲忙劝,你不要多想,你看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讲究个隐私,讲究个自我,你看沈冬梅不就是自我了一把,孩子们年轻,不懂老人的心,你不要介意。
  苏建远的妈,看看李会莲买的点心水果,这才说,谢了,亲家,我不是个糊涂人,你是好人。
  
  漂泊—埋怨
  苏建远的妈走了,李会莲埋怨江涛,你也是,她来了几天,你就没说过几句话,这不合适。面子要讲一讲,不能让人家说你不懂事。
  江涛对着镜子敷面膜,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我没轰她走,就是看建远的面子,她小儿子娶媳妇,让建远出的彩礼,小儿子买房子,那里面也有我们的钱,我们可没沾一分钱的光,光出钱了,到了我们买房,一分钱不给,周转一下都不行,你说,能公平吗,你没看建远对她的态度,也是有意见,要不然,能不陪她转转吗,她说走,建远只是打个车,送到车站,就不管了。
  李会莲叹了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是看建远挣钱容易,在大城市,那边小儿子挣钱少,还有两个孙子,自然是偏心了。
  
  漂泊----不公
  江涛不以为然,怎么容易了,你看建远天天没日没夜的,一个月休三天都算好的,晚上十点之前回来那是幸福,哪里容易了。不过是他们老板看他老实能干,有时候给点奖励,可这拿命在拚,他的胃这几天又不舒服了,我老说他,不行,换个地方吧,这样折腾下去,身体有个好歹,我们娘俩怎么办。
  李会莲到是知道苏建远的辛苦,她说,这到是,我以后早上熬小米粥吧,这个还养胃,你不要总说空话,你对他多关心些,晚上给送送饭。江涛马上说,妈呀,我是你闺女,我不累呀,我在车间一天也不容易,原来两个统计,现在一个人,那时候感觉轻闲,现在都我一个人干,可不轻闲了。
  漂泊----生病
  苏建远的感冒,开始没当回事,后来又发了烧,这才不得不去医院看了,掉了几天液,这才好些了,他要回去上班,李会莲劝他,一下养好了,这几天变天,要是没养好,再二次发烧,就严重了。苏建远到是听劝,加上浑身没劲,就养了两天,回到单位,领导看见他,到是问候了几句,然后马上派来一堆的单子,他苦笑,就是劳碌的命。
  苏建远埋头苦干,他的小徒弟小宁走过来,轻声说,师傅,你不知道吧,这几天发生了大事,苏建远头也不抬,什么大事,和我有关吗。小宁说,谢总要辞职,这几天公司正挽留。苏建远放下鼠标,抬头看小宁,真的,小宁猛点了几下头,真的,谢总自己也承认了。
  漂泊----思索
  苏建远心中有些乱了。
  谢总是他进公司时的主管,后来调到了另一个部门,不过逢年过节都走动一下,关系还好,他不懂,谢总要走,为何没事先告诉他,小宁看他出神,又说,听说他们部门的人,有好几个也要跟了谢总走。
  苏建远皱眉,公司挺忌讳这种带团队走的。
  小宁看看周边无人,又说,师傅,你不考虑一下吗,据说谢总去的这家公司,工资待遇比咱高不少。你和谢总关系不错,你的技术,公司都知道。
  漂泊----考虑
  苏建远心中一动,现在对钱,他特别敏感。
  现在的工作吧,太累,比如这次,他休息了一周,可是他的活,回来了还是他干,可是那几天的工资可是照扣。他也打听过,他的工资在业内算是低了,他能独立编程,还是很抢手的。他没有主动跳槽,是因为,找工作需要时间,他不能总请假,而且去了新公司,要过试用期,人际关系,他不是强项。
  他想了想,决定,找谢总聊聊。他在QQ上给谢总发了个留言,听说您最近有变动。
  漂泊----邀请
  谢总的回复极快,一行字,中午一起吃饭。
  苏建远心中欢喜,谢总挺重视他呀。
  吃饭的地方,和公司隔了一条街,谢总说,怕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公司的同事最近都敏感,所以选了这个地方,碰见熟人的概率低了点。
  苏建远心想,谢总就是细心。
  谢总点了菜,主动给苏建远倒茶,苏建远忙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他有些受宠若惊。
  谢总说,我的事听说了吧,我下周离职。
  漂泊----待遇
  谢总说,我知道你的技术,你考虑和我走吗,我保证,你和我去了新公司,工资比这高百分之六十。
  苏建远心中一动,这样的话,他就轻松多了,还了房贷,还有节余,他在江涛面前就能扬眉吐气了,要是那样,每月给丈母娘交两千的生活费,他也理直气壮些,现在一家三口吃丈母娘的退休金,他脸上无光。
  他心中明白,幸而丈母娘退休前是老师,退休金不低,要不然,一家三口吃饭都是问题。
  
  漂泊----考虑
  谢总说,建远,你考虑一下,你的情况我知道,公司的待遇低了不少,你又还着房贷,这是现实问题,你一个大男人,要有责任感,给妻儿一个舒适的生活,不能让她们担惊受怕的。
  苏建远点头,谢总,我考虑一下,谢总微笑,我知道,这是大事,你在这也好几年了,咱们王总,哪里都好,就是这个薪酬,总是卡得太紧,也不看哪个干活多,有些大锅饭的意味,这对你这样的人,不公平,抹杀了你的贡献。而且公司里,他的亲戚太多,好些职位,他们占着,你的升迁通道太窄了,这怎么行,你现在年富力强,正是考虑职业规划的时候。
  漂泊----提早
  苏建远今天提早结束了加班,到了九点,他和小宁说,今天就这样吧,小宁有些惊讶,平时的苏建远,都是到十点之后,小宁站起来,对呀,您身体还没完全好,是要早点回去,他们下楼的时候,部门还有人加班。小宁说,师傅今天想开了。苏建远叹口气,是呀,想开了,我们这么熬,你看行政和办公室的人,公司说了几次,这几天天气干,让弄两台空气加湿器,你看他们有行动吗。
  小宁点头,没办法,那两个部门的人,都是王总的亲戚,谁管得了,王总说的话,他们有时候听,有时候不听,王总也睁眼闭眼不当回事。
  苏建远点头。
  漂泊----生病
  江涛看见苏建远,还挺惊讶,很少这么早呀,我给你热饭。
  苏建远放下公文包,好的,我洗把脸,这一脸的土。
  这个季节,又是刮大风的季节。
  江涛热好饭,盛了出来。
  苏建远说,小蕊呢,江涛说,在妈屋里,可能睡了,中午没睡,晚上就睡的早了。
  苏建远叹口气,天天回来晚,我都不能给小蕊讲故事了。
  江涛苦笑,小蕊都说,爸爸还是生病好,生病就能看见爸爸了。
  
  漂泊----商议
  苏建远说了谢总的邀请。
  江涛马上说,去,为什么不去。谢总好歹是你的老领导,他既然让你走,肯定能关照你,工资高了不少,为什么不去,你现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好,又累钱又少,升职还困难,你也说王总的三亲六戚成天拖你们的设备,不提供加湿气,总是一副大爷的样子。
  苏建远点头,我也想去,可是有点顾虑,王总到是表扬了我几次,去年年底,还特意给我加了一级工资,他对我还不错。
  江涛摇头,算了吧,市场薪酬什么标准,他不按标准走,其实就是苛扣你的应得工资。
  漂泊----决定
  苏建远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他考虑了一下,反正自己不是股东,自己的合同,还有两个月到期,人力部一直没找自己签订,既然如此,现在提出离职,也不算过份。
  苏建远点头,好,听你的,我和谢总走。
  江涛马上眉开眼笑,这才是好老公。
  江涛转而又叹了口气,我们也是太紧张。今天看院里的小朋友吃的奥利奥,小蕊都没吃过,人家给了她两块,她说好吃,我都有些心酸。
  
  漂泊----孩子
  苏建远眼中一热,你放心,我一定努力挣钱,不让小蕊总是羡慕别的小朋友。江涛说,这到不是大事,重点是以后的上学什么的,院里的小朋友,四五岁好多都上了外语班,珠心算学习班,舞蹈班,我想过了,我们也要上,不管怎样,英语总要学,要不然以后吃亏,还有就是舞蹈,女孩子学了舞蹈,形体气质才好。
  苏建远拍拍江涛的肩膀,我知道,学,都学,我们的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而此时江一帆,就在苦恼着。
  陶静就说,江一帆,我告诉你,周末的钢琴课,你必须学,我已经请了假,我带你去,你知道吗,为了你,我请假,扣了奖金,那个进修的名额也让别人抢了,为的就是培养你,成为了一个有修养的人。
  漂泊----钢琴
  江波不懂,学钢琴和修养有什么关系。
  只是关于教育的事,他和妻子有协议,妻子说了算,而且教育的钱,都是陶静出的。
  江波看看儿子求助的眼神,想开口,看看妻子的脸色,又摇了摇头。
  江达明不解,一帆才这么小,学有用吗。
  陶静耐心的和公公说,就要这么小学,才有用。这是教育专家讲的。
  一听说是专家的意思,江达明不好说什么了,只是看了一帆苦着一张小脸,有些可怜。
  
  漂泊----吓人
  江达明私下问江波,这一帆的钢琴课,一月多少费用。
  江波说,三千。
  江达明吓一跳,这么多。我的退休金呀。
  江波说,不要说这个了,陶静就迷钢琴,她小时候,没学成,一定要培养一帆,成为一个钢琴家,可我看,这小子没什么天份。
  江达明摇头,这一年要好几万,这陶静真是败家。
  江波吓了一跳,回头看看陶静不在,这才说,爸爸,这话可不能和陶静说,她认为教育是一切,最值得的投资,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江达明不以为然,你小时候,没上过学习班,照样上了重点大学。
  江波摇头,现在和那时不一样,那时也没各种学习班,现在的孩子都上,人家个个有特长,总要学一样。
  江达明盘算了一下,你们夫妻说是挣的多,不过我看陶静的花法,你们也存不下钱。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舒服

下一篇: 《 漂泊----吓 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