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应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5   点击:


  
  桐花雨—受挫
  肖悠然的父亲私下和女儿讲,有事不要勉强,免得自己委屈,感情的事,就要情愿二字,现在勉强了,将来都是麻烦,你又在外地,有了委屈,不可能经常回娘家,不要勉强,大不了离开这里,回到县城好了,凭父母的关系,还能给她找个安稳的工作,凭肖悠然的学历容貌,找个好老公,不难。悠然,不要太执著,会让自己吃苦,你妈要面子,可是比面子重要的是里子,你一个人在外地,不要太固执,不行就回家。
  肖悠然当时沉默,然后微笑,爸爸,你放心,我不会委屈自己,你说的对,大不了我回去,有你们,我不怕。
  桐花雨—反思
  肖悠然反思了许久,自己没错呀,谈爱情不谈婚姻,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她不傻,时间久了,吃亏的是女方,男方没什么,向致远就是四十了,只要有钱依然能找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可是自己不成,一过了二十五,别人再看的眼光,就有些意味复杂,她不能那么傻,现在是考虑,向致远是不是真的不想结婚,如果是,那她不会浪费自己的青春。
  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昨天早上好好的,晚上为什么有了变故。
  想不通,她只好不想了。
  她冷静了,还是去销售中心,和向致远打电话不是办法,有事要当面沟通。
  
  桐花雨—见面
  对于向致远来讲,事情已经如此,他还是要工作为重,所以他来到了销售中心,王青的态度如常,让他轻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已对上午十一点了,黄建立和周桐商议具体的活动细节,昨天的对接还算顺利,周一民基本肯定了他的思路,这让黄建立有成就感。
  看见向致远进了销售中心,周桐说,把方案给向总。
  黄建立点头,你去吧,汇报一下,我和杨海涛商议一下给销售员鼓劲的事。
  黄建立是不愿意做汇报,向致远从前对他到是平和,称兄道弟,最近却有些摆架子的感觉,他不适应。
  桐花雨—心知
  杨海涛知道黄建立的心事,只好说,你不要太介意了,老板就是老板,向总算好了,基本上你的方案他都不说什么,你不要太多心。
  黄建立不好说什么,他一向严谨,就是有话,不会在公司讲,哪怕现在是独立的办公室。
  杨海涛说,我们的方案已经谈完了,你就为了躲他,让我在这里陪了你,你知道,我还有一大堆事。
  黄建立为难,你在坐会儿,一会儿就成。
  杨海涛只好打开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黄建立看着窗外出神。
  
  桐花雨—修改
  周桐敲门进来。
  向总让修改一下。
  杨海涛奇怪,改什么,周总都没意见了,周桐摇头,改吧,也不是什么大调整,我来弄好了。
  黄建立笑笑,你辛苦一下,在这弄吧。
  杨海涛起身,我可以出去了。
  
  桐花雨—叹息
  周桐耐心的修改方案,她也感觉向总的意见,好似是有些故意挑毛病,她心里奇怪,开发商的周总,没有挑剔,怎么向总到让他们改来改去的,毕竟做过广宇的项目,周桐也看了大量的项目方案,活动是经常搞的,对于活动方案,她也是极为擅长的,她的感觉,原来的方案其时挺好,现在的修改,真的是可改可不改的。
  周桐性格好,对工作认真,她的想法是修改就修改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改就改吧,一个人一个观点,黄玲就说,她的广告设计稿就是,一个人一个想法,所以她从没意见,谁出钱谁官大就听谁的,不必问为什么,这就是个人的审美不同。很正常。
  桐花雨—修改
  周桐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修改好了,递给黄建立,黄建立笑笑,你直接给向总吧,只要我们的大方向不动就成。周桐点头,她已经感觉到了黄建立和向致远之间微妙的尴尬。
  向致远大致看了看,就这样吧,按这个执行,黄建立什么意见,周桐说,黄经理说,您定。他没意见。
  向致远这才有些满意。
  黄建立还算知趣,知道这是谁做主。
  向致远问周桐,杨海涛干什么呢,周桐说,和销售员分析客户呢吧。
  向致远若有所思。
  桐花雨—不安
  向致远有些不安。黄建立和开发商的往来,出乎他的意料,当然黄建立到不是多么主动,是周一民一直主动联络黄建立,有一次去设计院,本来没让黄建立去,结果是周一民把黄建立请了过去,弄得向致远有些尴尬,幸而黄建立从容自若。但这样的次数多了,向致远有些不安。
  而销售部的销售员,都是杨海涛招聘管理的,公司只是负责办了相关的入职手续,向致远有些头痛,杨海涛是一切听黄建立的,等于这个项目的营销和销售,都在黄建立手中,想到这一点,他有了危机感,现在的任务是要培养一个新的销售主管,他到是想到了于芳芳,于芳芳的工作能力不错,但她一直苦追杨海涛,这个不行,他想了想,这个销售员必须和和杨海涛没关系。
  
  桐花雨—询问
  向致远问周桐,你看销售员里,有没有潜力不错的,能培养做销售主管的,但前提是,不是杨海涛培养出来的,周桐一愣,不过,她没顾上思索,马上回答,谢飞可行。
  谢飞来的时间不短,他这个人原来是做二手房的,能吃苦,原来做过店长,只是脾气急,他嫌杨海涛的管理风格太细致,管得太死,二人冲突过,只是业绩的确好,杨海涛才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来了后,介绍来一个他的店员。这个人挺热情,爱学习。
  桐花雨—谈心
  向致远眼睛一亮,好的,你把谢飞找来,我找他聊聊,对了,我和你说的话,不要和别人提,尤其是黄建立和杨海涛。周桐点头。
  周桐把谢飞带进了向总的办公室,就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策划室,王青没在,王青来了销售中心后,就自动和周桐一起办公,她性格有些改变,开始主动和销售员们融入,学习了不少销售知识,她说,向总估计要重点做这一行了,她也要转型。
  周桐看着窗台上的兰花,这是王青喜欢的,销售中心的绿植不少,多是绿萝,好养也养眼,兰花到是王青搬来的,她喜欢这个花,也愿意打理。
  
  桐花雨—琢磨
  向总突然关心销售中心的事,还特意要培养一个和杨海涛关系一般的人,这是所谓的办公室政治吗,向总是对杨海涛不放心,不太可能,那就是针对黄建立了,当然这么做也有道理,一人独大,自然是经理不放心的,谢飞到是有了机会。她知道谢飞一直眼界挺高,总感觉自己有能力,这段时间的蓄客,他的客户最多。
  向总和谢飞聊得非常投机,向总完全肯定了谢飞的销售理念,销售员就是要嘴勤手勤脚勤,一分心血一分收获,这是最大的销售理念。
  谢飞也很兴奋,他一直不太服气杨海涛,现在好了,终于得到了向总的欣赏,这公司是向总的,只要向总欣赏,他的机会就来了。
  桐花雨—兴奋
  谢飞兴奋的走了出来,他满脸的喜悦。
  接下来向致远召开了全体会议,说了一下开盘的准备事宜,然后任命谢飞为销售主管,工资按销售主管待遇。
  大家有些惊讶。
  周桐没想到,向总的决定这么快,谈了一个小时的话,就产生了一个主管。
  谢飞是欢喜的,他暗下决心,要干出样子,让杨海涛看看,总有一天,他要做这里的销售经理。
  
  桐花雨—奇怪
  杨海涛有些奇怪,通常来讲,如果要安排一个主管,不应该提前告诉销售经理一声吗,他转眼看黄建立,黄建立正积极的鼓掌,他明显的感觉到,黄建立不知情,黄建立的优点是,越是尴尬的时候,他越是积极主动,让人看不出什么,在外人看来,黄建立一定知道对谢飞的任命,这是黄经理给自己面子,胳膊折了断在袖子里。
  杨海涛有些奇怪,向致远开公司不是一天了,他是资深的职业经理人,这种做法明显欠妥当,而且马上要开盘了,这意在何为,是对他不满意,还是对黄建立不满意。
  桐花雨—安抚
  散会后,向致远把黄建立和杨海涛叫到办公室,事情有些急,事先没和你们讲,这么大的项目,应该设立一个销售主管,忘记了和你们商量,是我欠妥当。杨海涛感觉舒服些,黄建立微笑说,是我们的不是,没考虑周全,还让您操心。
  向致远点头,你工作忙,可以理解,又要对接开发商,又要管理营销事宜,不容易,我理解,海涛你以后要多带带谢飞,作为经理,也要培养主管,这是你的职责。
  向致远很满意,黄建立的态度,总算是识趣,杨海涛明显没有黄建立的沉稳,但这也说明了黄建立有城府,是好也是坏,他有时候,宁可希望黄建立幼稚些。
  桐花雨—喝酒
  下班了,向致远约了谢飞吃饭,黄建立和杨海涛先走了。
  黄建立和杨海涛进了他们常去的饭店,杨海涛说,老向什么意思,哪有这样的,提升销售主管,我们全不知情,这不合常规,他是故意的,他要暗示什么。黄建立说,能暗示什么,暗示这是他的公司,一切他说了算,能给我的权力,也能拿走,他一个人说了算。
  杨海涛说这不用暗示,私企不就是这样吗,还用暗示吗。
  黄建立苦笑,他怕我们忘记了。
  杨海涛皱眉,这叫什么事,我们辛苦的在这准备开盘,他来这一手,防着我们吗。
  黄建立安抚他,好了,不要抱怨了,站在他的角度,也可以理解,毕竟是他的公司,我们找客户,也是为了自己拿提成,不是为了他做义务工,不用生气。
  
  桐花雨—提醒
  杨海涛说,你别做鸵鸟了,我,你还信不过呀,你走哪,我跟哪,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了,我一入职场,就是跟了你,所以你的前程就是我的前程。说实话,老向要是不放心,安插个销售主管,我理解,这没问题,如果是他有了别的想法,咱们兄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要是动了你,不会留下我,也是撵了我,就是冲了你,所以不能没打算。
  黄建立一直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不愿意往下想,他总感觉不至于,向致远目前还用得上他,别管他提几个主管,谢飞目前的水平,也就是一个主管的材料,再往上都困难,做二手房的店长,和代理商的销售经理,还是有区别的,所以短期是安全的,向致远做事细致周全,不有万全的准备,是不可能动自己的。毕竟利益为上。
  桐花雨—眼前
  黄建立拍拍杨海涛的肩膀,你不用担心,做好你的事,这些问题,我考虑,我回头和向总沟通一下,在这一点上,黄建立沉稳,不管人前人后,他都是称呼向总,不管别人怎么称呼,他继续说,海涛,你放心,我们一直一起干。
  杨海涛看黄建立心中有数,就放心了,我知道你肯定比我有感觉,可是你这个人吧,做事有些磨叽,凡事都太温和,有时候容易吃亏,你忘记了上次离职的被动,如果真有风向,我们不能被动,有些事要早做准备,如果老向只是压制我们,不是问题,但如果另有想法,我们也要先有准备,比如,他低声说,房源,比如倒房。
  桐花雨—沉默
  黄建立一直工作严谨,不允许他的下属炒房,杨海涛旧事重提,你想想,我们不可能一辈子给人干吧,如果老向撵人,我们干脆弄个代理公司,自己做。最难的就是找客户,可是我们原来都是给开发商干的,你的名字就是品牌,我们可以打出来,你也跑跑,不一定没机会,大不了往三环外发展,那些项目,还是有的做,现在是房产黄金年,错过了可惜,何必在这里看老向的眉毛眼睛,累死了,他还不放心。我们总要积累点资金吧,这事我操作,和你没关系,你只要不干涉我就成了。
  黄建立沉默。
  他沉默,杨海涛就放心了,原来是禁止,现在沉默,就是态度。
  在销售部这一亩三分地上,杨海涛要顾忌的是黄建立,不是向致远。向致远是管大事的,里面的操作手法,他不知情,他太明白,现在是机会,因为马上要开盘。如果错过了,以后的机会也有,但会少些。谢飞目前的水准,还不能看通他的手法。
  
  桐花雨—叮咛
  离开酒店的时候,二人有些半醉。
  黄建立想了想,还是拉了杨海涛,你做事要有分寸,不要太过份了,凡事留有余地,我们还没到和他摊牌的时候。杨海涛点头,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过的,不会过的。杨海涛打车走了。黄建立的家离这不远,他干脆步行回去,也好想想心事,真的要到这一步吗,他有些感伤。他和向致远之前的关系还行,向致远不插手他的工作,他的空间不小,也有些感激的心。
  黄建立想了想,还是愿意努力一把,他决定找个机会和向致远沟通一下,表表态,当然他也明白,这看向致远现在的广告业务如何,如果向致远分心在广告上,肯定还会重用他。
  
  桐花雨—尽欢
  向致远和谢飞喝得不错。
  一个欣赏,一个兴奋,二人兴尽而散。
  向致远心想,谢飞有野心就好,有野心的人,能量释放出来,会有极大的动力,这个时期,他需要谢飞这样的人,压一压杨海涛,目前来说,他不能直接针对黄建立,不到时候。
  向致远喜欢工作,工作的时候,不用想王青或者肖悠然。
  他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听了王青的话,态度就变了。
  明明肖悠然更像女神,为什么,王青的影响力大过了肖悠然。
  他想不通。
  
  
  桐花雨—电话
  吃饭的时候,肖悠然打过几个电话,向致远都拒接了,这是第一次拒接。
  肖悠然非常愤怒。
  向致远也有些生气。
  和谢飞分开后,向致远考虑了一下,是不是回电话,后来一想算了,事情已经如此,目前和肖悠然说什么,他真不知道,干脆就这样吧。
  肖悠然在房间生气。
  对面的王青,却在沉思。
  她是要主动些,可是不能太明显,向致远这个人,你冷落他,他委屈,你太接近他,他又惶恐,分寸是重点。
  
  桐花雨—公开
  肖悠然气了一夜,也哭了一夜。
  她奇怪自己,明明不是特在意,为何如此难受,她想了想,自己还是上了心。
  第二天眼睛肿了,她看了看镜子,这样子出现在销售中心,会成了别人的笑柄,她干脆给向致远发了个短信,我今天不舒服,请假一天。
  向致远是早上十点钟起床才看见了,没当回事,认为肖悠然闹脾气,越加的烦恼,这个小姑娘太不懂事,没大局观,任性,真有些让他吃不消。
  梅雨烟发现了肖悠然没来,问叶宁,肖悠然呢,叶宁摇头,不知道,梅雨烟说,你打个电话问问,看怎么回事,按规定,她应该先告诉你一声,你管着考勤呢。
  
  桐花雨—叹息
  叶宁打了电话,肖悠然说有些感冒,和向总说了。
  叶宁放下电话,有些不高兴,和向总说,架子不小,我是管考勤的,明明要先告诉我。
  梅雨烟皱眉。
  肖悠然本是向致远弄到公司的,这个岗位原来也不是她的,她的工作能力尚可,就是有些小脾气,也不是大事,不太难管理,只是成了向总的女友之后,有些越级。
  梅雨烟想想,叶宁,你表哥和她,到底如何了。
  叶宁想了下,我感觉悬了。
  
  桐花雨—质问
  肖悠然一上午没有接到向致远的电话,心中委屈,你什么意思,我说我病了,你居然一个电话没有,这是什么意思,分手吗。
  肖悠然起身,梳妆打扮。
  她想了想,这样拖着不是事,向致远分明不想把事情明朗化,她要弄个明白,母亲让她不要任性,说向致远条件不错,要有耐心,走向致远母亲的路线,可是她不是低眉顺眼的人,就算她要委曲求全,也要向致远对她还有情份,如果没有,她不肯。
  肖悠然打车到了销售中心,正是快吃午饭的时间。
  
  桐花雨—当场
  肖悠然在车上,还一直提醒自己,要谈也要私下谈,可是她进去的时候,向致远正和于芳芳聊天,于芳芳的业绩还行,因了阿亮的关系,向致远对她还是挺客气,正好,于芳芳看见向致远来了,就过来聊一个客户的事,这个客户想提前预订一个房号,先付款也成,向致远当然不能答应,就让于芳芳做对方的工作。于芳芳是整个公司里,除了肖悠然最漂亮的人,二人的漂亮不是一种风格,于芳芳偏野性,肖悠然偏小家碧玉型。
  于芳芳和向致远说话的时候,靠的挺近,落在肖悠然眼中,就有了怒火。
  肖悠然快步上前,一把推开于芳芳,于芳芳反应极快,眼到嘴到,肖悠然你干什么。
  肖悠然说,请示工作就请示工作,离那么近干什么。
  桐花雨—冲突
  于芳芳对向致远和肖悠然的事有所耳闻,可是她是机灵鬼,一看肖悠然的表情,就知道二人的感情进展不顺,她故意的说,我离的近离的远,和你什么关系,肖悠然,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管我干什么,你不是我男朋友,也不是向总的老婆,管的多了些吧,向总的朋友,是我的亲戚,我就是靠近些,你也管不着。
  肖悠然此时有些后悔。
  因了此,气势上弱了,她刚才一时冲动,才有那个举动,但本身不是泼辣的女子,她有些吱唔,我就是看不惯,要注意影响,这是工作场合。
  于芳芳冷笑,你看不惯,要你看吗。这是工作场合,你也知道呀。
  肖悠然看看向致远,有些委屈,致远,你不帮我呀。她不这样,向致远还好替她解围,她这样,向致远到不好说话了。
  桐花雨—解围
  梅雨烟看到了这一幕,她快步上前,拉走于芳芳,好了芳芳,有个电话,你接一下,找销售的。有些项目情况,你和她解释一下。
  于芳芳对梅雨烟到有三分客气,忙说,好的,我接。于芳芳知道,阿亮和梅雨烟的事,差不多定了,这以后也要喊嫂子的。
  梅雨烟拉走了于芳芳,向致远松口气,但是他注意到,大家的目光都在他身上,他有些烦躁,转身进了办公室,把肖悠然一个人晾在那里,肖悠然的眼泪掉了下来。
  叶宁本想上前,后来一想,算了吧,不必多事,肖悠然也是有些矫情,这种场合一点大局观没有,这不是让表哥下不了台吗。
  
  桐花雨—分析
  肖悠然一个人站在大厅,有些手足无措,杨海涛看了不忍心,过去安慰她,于芳芳看见了,马上冲过来,拉着杨海涛,经理,经理,有个客户太难缠,我请示一下。杨海涛瞪眼,于芳芳一绷脸,杨海涛明白,这小姑奶奶说翻脸就翻脸,还是不得罪的好。
  杨海涛不得不离开,他明白,如果和于芳芳冲突,笑话就成了他的,刚才免费看了看向总的笑话,他不想转换成他。
  于芳芳带走杨海涛,她说,你傻呀,她和向总什么关系,你往上冲,不是神经吗,看黄建立不说你。杨海涛想想有理,不过还是有些不忍,你何必和她冲突呢,如果她真成了老板娘,你有好。于芳芳不以为然,我有我的靠山,就是成了老板娘,她也要对我客气,不是我对她客气。
  桐花雨—至此
  大家装着忙碌,都不理肖悠然。
  肖悠然擦干了眼泪,走到向致远的门边,推门而进。
  向致远抬头看见她,有些内疚,你坐吧,不要这样,这是公司好不好。
  向致远给肖悠然倒茶,悠然,你要公私分明好不好,在公司,你就是个普通员工。
  肖悠然反问,出了公司呢,你理我吗,我昨晚给你打电话,那不在公司吧,你理我了吗,今天早上发短信,你理我了吗,你根本就不理我,还有什么,公和私。
  向致远皱眉,我也忙。没时间。
  肖悠然冷笑,向致远,把话讲明白,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要不要发展,还是说,你现在翻脸了,不要我了。
  
  桐花雨—冷静
  向致远看看紧闭的门。
  悠然,这事不适合在公司讲,回头我们聊,你现在去上班。
  肖悠然看着他,行,你说,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适合聊这事。
  向致远想了想,下午吧。
  肖悠然看看表,为什么是下午,还有十五分钟,是午饭时间,我们那时谈,可以吗。向致远摇头,我约了开发商的人吃饭,不行。这样吧,今天下午六点,在你家附近的饭店,你去那等我。
  
  桐花雨—郁闷
  肖悠然生气,可是她明白,如果她不同意,就没余地了,她现在看清了,在向致远心中,客户第一,她起身,我等你,你要是失约,别怪我不客气,我现在回家。
  肖悠然走了。
  向致远在想,今天晚上的事,如何解决。
  中午的饭局,是他约的,和周一民要加强联络,不能让他,一直和黄建立联络,这层关系,必须扭转过来,只是他感觉周一民是故意的。
  周一民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愿意和向致远沟通,他来了这个公司,就想着,有一番作为,如果继续用致远做代理,他如何伸展。
  桐花雨—应酬
  中午的饭,真是应酬。
  大面上二人都能谈笑风生,一团和气。
  勉强吃了饭,周一民客气几句,起身离开,向致远有些不悦,这个人,什么意思,架子那么大,为什么。自己没得罪他。
  向致远给阿亮打电话,阿亮说,我找人摸了底,这个周一民,有个亲戚,也开了代理公司,你明白了吧,他那,你表面功夫做到了就成。不要指望别的。
  向致远头大,会不会影响我们。
  阿亮说,眼前不会。他还没那么快站稳。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原来

下一篇: 《 桐花雨—现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