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原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5   点击:


  
  桐花雨—心乱
  王青的状态,自己也奇怪,什么时候,向致远进了她的心,是哥哥说了,向致远如何为他奔忙,如何不让梁海洋追究,后来她离婚的事,向致远如何操心,她当时有些感叹,总感觉自己运气不错,有个关心员工的经理,可是在公司几年,向致远脾气不错,人也风雅,最难得是没有架子,可也不和员工过多的接触,可是细思,却不见他为别的员工如此操心。当年梁海洋的事,他可是托人请客,那可不是一般的关心。
  王青一直以为,自己不会为哪个人心动,一个前男友,一个前夫,两段感情,挺让她伤心烦恼,是遇人不淑吧,还没那么严重,是性情不和吧,可她不以为是她的错,总是对的时间,没有遇上对的人。
  桐花雨—谈心
  她想了想,打向致远的电话。这个时候,向致远通常是忙碌的,可是王青太明白,一到中午的饭点,那就更忙了。
  向致远有些奇怪,王青怎么会找他,还以为是工作的事,忙说,怎么了王青,工作上有什么事,他对王青的态度一直非常的和气,这一点叶宁还忌妒过,说你对王青说话,怎么那么温和。王青听见这声音,有些感叹,向总,我有事找你,我要当面和你谈,马上,越快越好。
  向致远有些纳闷,他想了想,好吧,我上午在报社业务部等个客户,你到报社来吧。我们中午一起吃饭也行。
  
  桐花雨—相见
  这时候看见向致远,王青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还要感谢肖悠然,让她明白了,原来她在意向致远。
  向致远正和客户聊着,和王青打了个招呼,让王青稍等。
  王青在沙发上坐下,阿亮看见她有些奇怪,王青不跑报社,怎么到这了,他上前打了个招呼,倒了杯茶,他对王青客气,是因为梅雨烟,不是因为向致远,毕竟梅雨烟和王青算是同事。王青礼貌道谢,阿亮感觉王青今天格外的客气,非常的奇怪。
  
  桐花雨—八卦
  阿亮上午没事,不过是因为老向要来,他才来了,想着中午一起吃饭,聊聊开盘的事,本来开盘那天他要去,可是因为有个广告洽谈会,他下周要出差,一去半个月,估计是赶不上了,现在的老向为了肖悠然的事折腾,可要叮咛他,不要影响工作,这是大事。
  阿亮回到自己的电脑前,和梅雨烟聊天,你知道我在业务部看见哪个了,梅雨烟奇怪,除了老向还有哪个。阿亮说,你猜不到,不过你看看你们销售中心,总少了个人吧。梅雨烟在大厅转了一趟,王青,没看见王青,王青跑报社业务部了,她要干什么。
  桐花雨—猜测
  梅雨烟打出了惊叹号,王青吗。
  阿亮说,是呀,就在对面坐着,老向在谈客户,这王青是追到这了,你说她干什么。不会是老向命带桃花吧,都应到这个月了。
  梅雨烟回复,胡说八道,你就不想别的,不能为了工作吗。
  阿亮很快的打字,你看看王青的表情,那一脸的表情,哪里是谈工作,完全是热恋中的样子。
  你不想想,老向怎么知道了肖悠然的父母来了,肯定是王青说的。
  
  桐花雨—担忧
  梅雨烟担忧,你说的有道理,要真是这样,还真麻烦了。
  一个肖悠然就麻烦,再加一个小魔头,她叹了口气,打过一个哭泣的头像,估计向总有的烦了。阿亮说,这样也好,免得肖悠然以为她是独一无二,老向这个人,有些拎不清,始终都是搞不清生活和做梦的区别,梅雨烟不以为然,他不是搞不清,他是没你现实。阿亮得意,我现实怎么了,都过了三十了,上班十几年,还不现实,这才叫惨。
  梅雨烟想想有道理,就发了个点头的头像,这时候向致远谈完了,送客户离开,阿亮上前一步,和他一起送客户出了业务室的大门,向致远对阿亮说,我估计中午不和你吃饭了。阿亮在他耳边轻声说,你猜王青找你干什么,我估计她是为你心动了,你心里要有个数。
  
  桐花雨—惊叹
  向致远愣了,一时醒不过神。
  他愣愣的样子,落在阿亮眼里,要多傻有多傻,可也有些可爱,他忍不住笑了,你权衡吧,我给你当托,你们到报社旁边那个咖啡馆去吧,我半个小时后给你电话,你可以拿我当挡箭牌,兄弟可帮你。
  向致远这才缓过点神。
  他说,我不进业务部了,你让她出来吧,我在这等她,这是什么事,怎么这么乱。
  阿亮微笑。
  
  桐花雨—惊心
  王青到是坦然自若,要了咖啡,给向致远也点了,然后平静的望着向致远,第一句话,就吓住了向致远,我喜欢你,你考虑一下,然后答复我。如果有可能,我们发展,是不是马上结婚,都不重要,我喜欢恋爱的过程,如果你没意思就告诉我,我公私分得开,我继续做我的策划主管,你依然是你的向总。放心,我不纠缠,不和人讲。
  她平平静静的样子,到让向致远有些茫然,怎么这姑娘这么平静,是说什么平常的事,可能这也是平常的事,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为什么,他不想拒绝,尤其是那句,不急于结婚,打动了他,他虽然下决心,面对肖悠然的父母,可是迫于无奈,可现在,王青的话,让他心中一动,其实王青比肖悠然到好相处,她冷淡的个性,反而是好事。
  桐花雨—考虑
  向致远吱唔,你知道肖悠然的家长来了,王青冷笑,她也太功利了,才认识你多久,恋爱才几天,就想着做老板娘,这哪里是爱情,分明是世故。你不会真的以为她多爱你吧,不信你试探一下,你告诉他,这个项目你投资了,外面负债多少,近期不会结婚,你看她还和你谈吗。你不至于因为她年轻漂亮就动心吧,动心就动心,可是过日子,不是靠动心。
  向致远一愣,他心想,这到是个办法,今天晚上和肖家的人吃饭,到是可以这么说说,反正商业投资有风险,正好可以看看肖悠然的态度。至于婚期的事,可以说是找人相看过了,今年自己不适宜结婚,只要他们不见到自己的母亲,什么都由了自己说。
  
  桐花雨—电话
  电话响的时候,向致远接起,离开王青几步,然后挂断了电话,王青,中午还有事,我不能和你吃饭了,这样,你说的太突然,我考虑一下,你一定要保密。王青微笑,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你忙你的。她微笑离开,还主动买了单,向致远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青已经出了门,过了对面的马路。她扬手拦了出租车,向致远突然有些欣赏她,这才是洒脱。
  向致远接的是阿亮的电话。
  他们中午一起吃饭,阿亮说,哥们没猜错吧。
  向致远奇怪,你怎么知道。
  阿亮叹了口气,你看看,她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
  桐花雨—机灵
  向致远说,你到是真的机灵。
  阿亮摇头,当事者迷罢了。
  向致远叹了口气,晚上还是一关,阿亮说,晚上我不帮你了,我找你是说洽谈会的事,我明天跟报社走,要半个月,晚上我要约了雨烟,开盘的事,你要盯紧了,我可声明,这是咱的大业,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为了谈个女朋友,误了正事,哥们可瞧你不起。
  桐花雨—保证
  向致远苦笑,你放心,哪头轻哪头重,我明白,要是我不是向总,肖悠然不会看上我,我也没能力帮王青了。阿亮点头,这话说的明白,你既然知道肖悠然不是完全看上你,你不介意。向致远摇头,这有什么,娶老婆也要让人家过得舒服吧,非要让人家吃苦受累,人家跟我有仇呀,阿亮佩服,这话到是够男子汉的味。好,我服,你好好工作,别的事,都是小事。说真的,你的婚姻大事,外人不好说什么,只是看你的心吧。
  向致远叹气,我就是不知道怎么考虑,好似都在意,好似都不在意,真为难。阿亮心想,这就是摇摆不定的坏处,做人不好如此。不过看向致远苦恼,他没说什么,这和性格有关系,向致远这个人,对工作还好,对感情是拿不起放不下,很烦人。
  桐花雨—惆怅
  向致远下午没事,本应该回销售中心,看看开盘的准备,不过他没心情,只是给黄建立打个电话,让他尽早安排,注意相关细节,有些情况,还是要和开发商提前对接一下,不过对接的时候,让周桐一块去,活动方案的执笔是周桐,黄建立说,正在做着,今天下午和周桐过去,晚上他会把目前的准备工作写成文稿,发到向总的邮箱里。
  向致远是不太愿意让黄建立频繁的和开发商接触,他有感觉,开发商那个新来的副总周一民似乎特别欣赏黄建立,说黄建立是不可多得行业人才,每次开会,黄建立的观点,他都大加赞扬,开始感觉是好事,可是后来有些隐隐的不安。
  桐花雨—美容
  向致远去了美容店,他也有做美容的习惯,做了美容后,感觉上是神清气爽,今天纯粹是为了有个地方清静一下,能思考一下。
  向致远半睡半醒,心思有些混乱。一会是王青的笑脸,一会是肖悠然的俏语莺声,他有些烦躁,手机响了,他才清醒过来,看看来电,是肖悠然,他有些烦躁,这一刻,他发现,肖悠然盯得太紧了,让他有些不喜欢,不适应,他不想他的生活被别人操纵。这一刻,他有了决定。
  他接了肖悠然的电话,声音如常,还特意多了些热情,悠然,怎么了。
  肖悠然说,饭店你订了吗,向致远说,订了,我一会儿让梅雨烟告诉你。肖悠然有些不悦,这事也用她管吗,向致远说,公司订饭店都是她的事,有什么不好,我一会儿让赵黎明去宾馆接叔叔阿姨。
  桐花雨—热情
  赵黎明到是热情的把肖家二老接到了饭店,饭店是梅雨烟订的,离宾馆很近,也是为了照顾二位老人,就是坐车,也还是近些好,肖悠然的妈妈挺满意,肖悠然的爸爸到是诚恳的讲,要是知道这么近,我们走几步好了。
  赵黎明忙说,没事的,我就是做这个的,向总交待了,你们大老远来了,我们应该热情接待。
  这话是向致远交待的,赵黎明早已经成家立业了,他听到这话时,心中一动,看来向肖的事,有了变故,向致远虽然热情周到,可是这话,分明是公事公办的意味,并不是家里人的话。
  果然在饭店看见叶宁和苏静,他确信自己的判断,如果只是叶宁还好说,他听到原来的安排是梅经理,后来是梅雨烟有事,才换了苏静。
  桐花雨—晚饭
  向致远到是来得不晚,肖家人刚到,他也匆匆的到了,热情上前,把苏静介绍给肖家人,肖悠然的妈妈,有些奇怪,叶宁到是向家的人,来就来吧,赵黎明是司机,也说的过去,苏静算怎么回事,苏静到是落落大方,张落服务员拿来菜单,又主动给肖家三人倒茶,肖悠然和苏静的关系尚可,肖悠然这个人表面上和大家关系都不错,但一直刻意奉承的就是叶宁,苏静性格开朗,人也活泼,穿着时尚,肖悠然有时候会约苏静逛街,所以二人到还熟络,肖悠然说,苏静你别客气,麻烦你了,忙前忙后的。向致远却说,不用客气,这是她的工作。
  肖悠然心中犹疑,脸上却依然热情,哪里是人家的工作,这是帮我们的忙,现在是下班时间了,这是占用苏静的个人时间了。苏静一笑,没事,悠然,向总说了,这算加班。
  桐花雨—含蓄
  向致远极热情,先是让苏静给大家倒酒,第一杯酒是欢迎肖家二老,第二杯酒是代表公司表示欢迎,第三杯酒,他还是说,我们公司的情况,要是二老不放心,可以明天参观一下,让苏静和赵黎明安排。
  肖悠然的父亲,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公司的人见了不少,都是极热情极周到,我们当然放心。
  肖悠然的妈妈却品出了不对,她说,小向,你太客气了,我们主要是看你,公司到不必了。
  向致远说,那好,我是个认真踏实的人,你们放心。
  
  桐花雨—沉默
  肖悠然出奇的沉默,从向致远敬酒开始,她就感觉哪里不对了,不过,她索性装糊涂,和和气气的,让向致远没理由说什么,后面的事情,到也顺利,一个半小时后,向致远接了个电话,马上说,我一会儿过去,现在有个重要的客人要陪,尽快。
  赵黎明知趣,马上说,叔叔阿姨看看,咱们再加个菜,肖悠然忙说,不用了,我们吃得挺好,致远要忙,就散了吧,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自然是外面的事,要紧。
  向致远说,对客人就是要客气。
  肖悠然的脸色变了,不过还算沉住气,微笑。
  桐花雨—暗示
  向致远最后送肖家二老上车,对赵黎明说,你不用管我了,把客人送回宾馆,我打车过去好了,对员工的家属,我们要周到细致,赵黎明点头,向总放心。这是我们的企业文化。
  肖悠然的脸色再也撑不住了。
  她从车上下来,等一下,致远,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员工家属,我爸妈只是员工家属吗。
  向致远马上说,对呀,你放心,我会让黎明好好照看的,天不早了,你也回去吧,我还有事。说完,他招手上了出租车。
  
  桐花雨—委屈
  宾馆里,肖悠然的妈妈说,不对呀,小向的态度,似乎一直强调,你是员工,他是老板,早上还不是这样,那时候,是家人的气氛,怎么一天不见,就变了。肖悠然落泪,太欺负人了,明天我一定问他,什么意思,肖悠然的妈妈叹口气,悠然,你不要傻了,你没看出来吗,那个苏静,就是暗示,本来带个司机吧,还说的过去,叶宁是亲戚,可是苏静来干什么,还算加班,最后也是说,这是我们的企业文化,照看好员工家属,你的定位就是员工。
  肖悠然在屋里来回的转,不管他为什么,我都要个交待,他不能这样自说自话,没这么便宜的事。我肖悠然不是好欺负的。
  肖悠然的爸爸到是劝她,悠然,不要任性,有些事,事缓则圆,人家客气的很,你不要生事,免得到给了他生气的理由。
  桐花雨—联络
  肖悠然没回来,王青格外的清静和舒心。
  她这段日子和赵黎明走得挺近,她给赵黎明发了个短信,时间方便的时候,给我电话。
  电话响起的时候,王青接起来,黎明,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赵黎明忙说,没什么,王经理您有事。
  王青说,叫什么经理,我们年纪差不多,就叫王青吧,叫名字才亲切,大家都是朋友,别那么见外,好像对我有意见。
  赵黎明心想,这个王青,情商不低呀,谁说她不懂人情世故,那才是傻。
  
  
  桐花雨—消息
  王青说,我知道黎明你特别辛苦,大晚上也要陪向总应酬,多辛苦。对了,今晚向总和肖家人怎么说的。赵黎明突然明白了干什么,他说,没什么,只是说,让我们照顾好员工家属。王青微笑,是呀,这工作多辛苦,又给你增加工作量了,回头和向总说,不能这么辛苦你。听说,销售中心要增加一辆看房车,到时候还要招聘一个司机,那时候,你有了下属,就轻松些。赵黎明心中一动,好的,那是好,还要您帮忙。王青说,你放心,你的工作能力和热情,有目共睹的。
  王青挂了电话,太好了,员工家属,员工家属。她心花怒放,肖悠然,你以为自己年轻貌美,就可以想怎样就怎样,向致远不是你的,我不许你算计她。
  桐花雨—离开
  肖悠然一家人商量了一夜,还是决定,肖家二老先回去,在这里,没什么意思,肖悠然有些惭愧,对不起,让你们白来一回,肖爸爸忙说,不是白来,也早想来了,一是时间,二是没钱,这次来,多好,我们挺高兴的,悠然,不要有压力,你还年轻,才二十三,怕什么,这个不成,有那个,肖悠然的妈妈打断了丈夫的话,什么下一个,小向不错,悠然,你还要下点功夫,他不急,结婚,他妈急,想办法从老太太身上做文章,我们看好小向。
  肖悠然点头,你们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其时她心里有些茫然,肖悠然的妈妈她见过,做不了儿子的主,要是能做主,向致远早成家了。
  桐花雨—原委
  肖悠然没有让赵黎明送父母走,她自己送了父母上车,然后给向致远打电话,向致远有些头疼,可还是接了电话,肖悠然说,我爸妈已经走了,房费我们自己结了,既然是员工家属,没有花公司钱的道理。向致远忙说,你把发票给雨烟,我让她报销了,员工家属的住宿费,公司要负担,这是规定。
  肖悠然火了,你口口声声员工家属,什么意思,你是要说,我和你的关系,不是情人,是上下级吗。
  向致远从床上坐起来,悠然,你不要生气,我是说,我们是谈恋爱,只是这个阶段,你自然还是员工,对不对。
  桐花雨—原来
  肖悠然说,向总,你的恋爱要多长时间,有没有结婚的打算,请告诉我。
  向致远说,这不好用时间界定,这是看感情的进展。
  肖悠然叹了口气,是吗,也许三年也许五载,你多大了,我多大了,非要我到了三十,你才说,感情稳定吗。
  向致远吱唔,也不会那么长时间。
  肖悠然冷笑,是吗,你确定,只要我谈下去,我就是向太太吗。
  向致远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也许我们发现性格不和呢。
  肖悠然愤怒的挂断了电话,什么人呀,性格不和,这是什么词。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表达

下一篇: 《 桐花雨—应酬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