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现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5   点击:


  桐花雨—茶叶
  向致远在办公室里发愁,一半是为了周一民,这个人自已有代理公司,早晚要把自己撵走,就是撵不动自己,也会找麻烦,一半是为了肖悠然,她催得太紧,和她谈恋爱,向致远没烦恼,可是真要结婚,还是有些不乐意,向致远明白了,他不是讨厌肖悠然,如果他想结婚,这么个年轻美丽的女子,真合适呢,可是他对婚姻还有些恐惧,不知为什么,他不想现在结婚。
  这时候,王青拿着文件夹来了,向致远以为是公事,结果,王青关了门,从包里,拿出茶叶,你的茶叶在公司吧,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牌子。向致远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他喝惯了茶叶,只喝一家的碧螺春,这两天总感觉白开水没味,这一点就王青看了出来,这一刻,他感觉王青比肖悠然好的多。
  桐花雨—善解
  王青给向致远倒了茶,茶香袅袅,这个午后,阳光不错,透过落地窗,照了过来,向致远对着香茶美人阳光,心境明朗起来,这一刻,他是愿意时光就此停驻。
  王青坐了下来,你看,这花好吗,我养的,也往你这放了一盆,向致远点头,你的品味一向好,兰花挺好,我喜欢。
  二人轻声细语的聊着,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王青对工作的态度远没有周桐的尽心与热爱,所以她不提工作,只说些花花草草茶叶的事,此时的向致远正需要这样的轻松时光。
  桐花雨—人意
  王青看向致远的电话响了,把电话递过去,悄然离开。
  王青的优雅,让向致远着迷。
  到了五点半,肖悠然的电话来了,说是在饭店等他,向致远叹了口气,本想延长的恋爱期,不得不提前终止了,有些遗憾,有些轻松,他发现,对着肖悠然的不安少了些,可能是王青的影响。
  到了饭店,向致远把菜单递过去,肖悠然摇头,你随便点几个,重点不在饭菜上。
  向致远凭记忆点了肖悠然喜欢的两个菜,他的心思也不在饭菜上,本来王青约他去听音乐会,他不得不推了,现在还是有些遗憾。
  
  桐花雨—挑明
  向致远先是致歉,悠然,我不得不说,我开始和你接触,是没想太多,你年轻,没想你这么急于结婚,我对婚姻,目前不考虑,如果只是谈恋爱,我没意见,不管你接受不接受,这是我的真心话,你说我不负责也行,说我恐婚也好,我真的不考虑婚姻,我妈也干涉不了,曾经有一个时期,因了我妈的压力,我是要结婚,不过妻子的人选,也不是你,那时候,你还没出现。我以为的妻子,不是你这样的。
  肖悠然质问,你不结婚,谈什么恋爱,这是什么行为,就是不负责任,向致远摇头,我就遇见过一个女孩子,愿意只说恋爱,不提结婚,肖悠然冷笑,不可能,那是现在,不是以后,没有女人不想结婚,可能她现在不想,到了热恋,还是会想,我刚进公司的时候,也没想着一定要嫁给你,可是恋爱了,就想在一起,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自然要结婚。
  
  桐花雨—直白
  向致远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的想法不在一个频道上,是我的错,我不了解你,或者说,我不懂女人,不管你信不信,我没交过几个女友,你还算是我正经八百谈的第一个女朋友,那些见几面的相亲不算,所以,有些地方,我让你失望了。现在我说真话,你考虑一下,要是愿意恋爱,我没意见。
  肖悠然愣愣的,大眼睛里有了雾气,泪水盈盈,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向致远有些心疼,悠然对不起,如果你愿意在公司,就在公司,如果你要离开,我给补偿。
  肖悠然叹了口气,好了,你不算什么坏人,只是坑了我,我是外地的,家人要我回去,是我说有了未婚夫,才好些,现在这样子,她说,好吧,我不想在公司了,天天对着你,我会发疯,你怎么补偿。
  桐花雨—补偿
  向致远有些为难,三个月工资成不成。
  肖悠然看了看天花板上的灯,灯光迷人,很有些浪漫的气氛,她摇头,你也太小看人了。我工资那么低,你也好意思,我又不是黄建立,他的三个月工资,差不多。
  向致远心想,黄建立的工资是特例,人家当时谈的,开盘后,工资低,提成高,未开盘时,高工资。
  向致远皱眉,他是个谨慎的人,他心想,不过三个月恋爱,我也没答应你什么,你还狮子大开口,这一刻,他感觉分手是对了。
  他说,悠然,你不是黄建立,他是凭劳动吃饭,这是两回事,这样吧,半年的工资,这是底线了,你明天去公司,把工作交接给苏静,交接完毕后,我让梅雨烟把工资打到你卡上,说完起身走了。
  
  桐花雨—悲伤
  真到这步,肖悠然还是伤心的。
  她一个人回了家,放声痛哭,她知道王青今天听音乐会去了,这个空间暂时是她的,她一个人的,她哭了一场,这里的家具和布置,有些还是向致远的主意,她决定了,明天拿了钱,离开这,不要在这里伤心。
  梅雨烟听了向致远关于肖悠然的安排,你让苏静明天上午到公司,去和肖悠然办下交接,也没什么可交接的,那个工作,苏静原来做过,和苏静说一声,她没事还是在销售中心,那里现在缺人,如果报社要发稿,她再跑报社好了。然后苏静交接完了,你给肖悠然的工资卡上,打六个月的工资。梅雨烟心想,这算什么,恋爱损失费,还是青春损失费,她算了,到也不太大,肖悠然的工资,两千多,半年就是一万二三。
  桐花雨—提示
  梅雨烟也到了公司,她准备了离职申请书,交给苏静,你们交接前,先让她写了这个,证明是她主动申请离职,工资结算完比,这是一分离职证明,方便她找工作。
  苏静有些惊讶,感觉人生如戏,前两天还在宴请肖悠然的父母,今天肖悠然就离职了,这恋爱谈没了工作,好似得不偿失,她在心中对自己说,可不能考虑同事,办公室恋情,太可怕,工作是工作,没了恋爱,还丢了工作,人财两失。
  肖悠然拉着脸,迅速的签名,交接,然后说,我的事清了,你告诉梅雨烟,答应我的工资什么时候结算,苏静说,梅姐讲了,我给她电话,她马上手机转帐。
  十分钟后,肖悠然接到了短信提醒,她看了看钱数,和苏静说了再见。她问苏静,你知道附近有什么房产中介吗,苏静说,这条街是主干道没有,其时你现在住的小区那条街就有几家,你过去看看。
  
  桐花雨—清静
  王青是欢喜的,肖悠然离职,还在当天搬走了。她惊讶于肖悠然的效率,到是痛快,谈不成不相见,先是离职,再是搬家,一天搞定这些事,也算是有效率。主要是,肖悠然没什么家具,她自己的衣物,放到箱子里,到不太麻烦。因为想着结婚,有些东西,她已经收拾了,这次搬家,她是三下五除二,找了个带家具的,当天能搬进的,在三家中介里,找了一户,房子是新的,家具也有,只是没家电,她不介意,她痛快的支付中介费,只一个要求,中介帮她搬家,店长看她一个年轻小姑娘,如此匆忙搬家,也不容易,问她,你东西多吗。肖悠然摇头,就是两个旅行箱,还有一个大书包。店长说,这样吧,用我的车吧,我帮你了。
  肖悠然搬走了,王青第一件事,就是把肖悠然的房间大打除,她是个爱干净的,把肖悠然没带走的东西,一并扔了。还换了锁,这里属于她了。
  她决定第二天请假,买一组沙发和茶几和一个书柜,这个房间,要做她的客厅,老房子的客厅太小,肖悠然这间房正好,她看了看,那个俗气的紫色窗帘,决定也换个窗帘。
  
  桐花雨—请假
  王青请假到是按规定,和梅雨烟叶宁都打了招呼,然后给向致远发了个短信,向致远的电话马上过来了,小青,你怎么了。王青忙说,没事的,我是看肖悠然搬走了,那屋子空着,我收拾一下,去家具城看了沙发和茶几,再换个窗帘,好好布置一下。
  向致远说,这样吧,你别一个人跑了,我让赵黎明过去,他跟你一块,你做主,他付钱好了。你不是喜欢兰花吗,也多买几盆。本来我要去的,只是快开盘了,杂事太多,抽不开身,你也别累着了。我晚上过去看你。
  赵黎明心想,这向致远是风流还是傻呀,放着美丽的肖悠然不考虑,却对王青关怀备至,当然王青模样也不错,可是王青和肖悠然比,还是差了点,也没人家漂亮,还离过婚。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反正向致远没结婚,怎么也是谈爱恋,还不算是道德败坏,可是和公司的小姑娘一个又一个,合适吗。
  桐花雨—逛街
  赵黎明是领教了王青的精挑细选,家具没几样,逛了七八家,一个窗帘,就左选右选,到是有些精致主义。还算王青知趣,中午饭是王青请的,她出钱大方,还多选了个窗帘送赵黎明,你不用客气,反正是向总付帐,我写到我的费用里好了。
  赵透明心想,王青到是比肖悠然大方。
  晚上向致远匆匆来了,送了一大捧玫瑰花,放到花瓶里,看了看房间,不错,你的眼光好,是有格调。
  王青莞尔一笑,那当然。
  他们出去吃西餐,王青说,我喜欢西餐的氛围和环境,到不是多好吃。
  桐花雨—情调
  和王青的相处,到是向致远新鲜的体验,王青不是看电影,就是听音乐会,完全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喜好,反正二人见面,她的要求是必须有玫瑰花。她说,没有玫瑰花,怎么叫情调,这是必不可少。而且她喜欢红酒,还说红酒养生,向致远也买了不少送她。
  王青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跟着王青,向致远到是见识了不少情调独特的洒吧,他感觉,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挺有情调。
  随着项目开盘,他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到了工作上,那些浪漫的风花雪月不得不暂时停了。
  桐花雨—知情
  叶宁无意中说露了嘴,提到肖悠然父母来的事,向致远的母亲,非常的生气,她对肖悠然开始有疑惑,后来还是接受了,肖悠然身上有个优点,务实,她就是奔了结婚去的,这合了向致远妈妈的想法。可是没想到儿子,把自己哄到妹妹家中,错过了和肖家人的会面,追问中,才知道,向致远没有结婚的意思,把人家父母打发走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再后来肖悠然离职了。
  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她马上收拾东西回了自家,这几天青城项目开盘,向致远早出晚归,也没顾得和考虑母亲为何突然回来。
  这一天,因为活动到了尾声,向致远松了口气,开盘的效果挺好,他也踏实不少,提前回家,想要好好休息。
  
  
  桐花雨—伤心
  向致远进了家门,母亲到是做好了饭,向致远看到小米粥,马上高兴起来,这是他爱吃的饭,只是不愿意自己做。他端起碗,母亲看着他,吃吧,吃完了,我们聊聊,我等你几天了,要不是看你忙得要死,早没耐心了。
  向致远心中警醒了,匆匆吃了饭,主动收了碗筷,给母亲到了杯茶,妈,您说,什么事。
  什么事,这一句话,点染了老太太的怒火,什么事,肖悠然呢,你们分手了,因为她父母来提亲。
  向致远暗怨叶宁,这个快嘴八哥。
  向致远低了头,妈,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她急着结婚,你不想结婚,这就是不合适。
  
  桐花雨—年纪
  向致远的母亲,真的伤心了,你看看你多大了,你表弟,比你小,孩子上小学了,你还要怎样,我都多大年纪,我就问你,我闭眼前,让不让我看到孙子,你要是说不让,我马上离开家,我们断绝母子关系,我不要你这儿子。要是让,别骗人,拿出实际行动来,说个时间,什么时间内必须结婚,办不到,我们不要见面了。
  向致远吓了一跳,妈,干吗,这么严重。
  不严重,不严重,你当回事吗,从二十五算晚婚开始,多少年过去了,你还要怎样,我不逼急,再一晃个十年,我还有精力给你领孩子吗。向致远,你听好了,你现在就答复我,我不是开玩笑,你要是不答复,她指了指客厅角落的箱子,我现在就离开,我看着你烦。
  
  桐花雨—苦恼
  向致远知道母亲的性格,早些年还是好说话,自从前几年没了父亲,就变了,说一不二,很有些威风,他知道她说的出,做的到,她有些同学,在郊外的养老院,母亲有时候去看她们,回来了会讲,其时要是孩子们顾不上老人,住那也好,有个伴聊天,也热闹。向致远说,你还给我看孩子呢。
  向致远咬牙,妈,我答应你,我尽快结婚,行不行。
  说个时间吧,尽快这个词太虚,一年半年三月。
  向致远看了看日历,三月哪行,一年吧,明年这时候,我要是没结婚,你就搬走,这成了吧。
  不成,不成,一年太久,你条件不错,半年。
  
  桐花雨—半年
  母亲休息去了。
  向致远却叹了口气,这半年之期,一晃就到,母亲这次是真急了,他有些后悔,现成的结婚对象是肖悠然,她乐意马上结婚,可是当时,他有些后悔。可是想想,真的只有肖悠然吗,王青也不错呀,现在的问题,王青肯不肯半年内结婚。他想,算了,先发展吧,如果到了时间,王青也会考虑吧,肖悠然说,没有女人不想结婚,王青年纪不小了,又离过婚,她能找自己这样的,算是高攀了。
  向致远胡思乱想的睡着了。
  
  桐花雨—矛盾
  向致远真的在收缩广告的业务,苏静最有感觉,她有些可惜,不过,她也看了出来,地产代理的利润比这边大不少,难怪向致远要转型。
  这时候,房东来了,他和苏静说,你和你们老板讲,我要涨房租,我决定了,每月加一千块钱,苏静说,我和老板汇报一下,给您答复吧,房东说,三天之内答复,我是有客户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你们要是答应了,就算了,要不答应,那你们要做好搬家的准备。
  苏静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给了向致远,向致远皱眉,这个写字间吧,现在有些浪费,公司就苏静和汪珊在那里办公,再加房租,更是不值当,他有些矛盾。那个位置是真好。
  
  桐花雨—商议
  这类事情,他自然找来了梅雨烟,梅雨烟也说,写字间那是有些闲置,我们又不能转租,要不这样,把那个退了吧,两个方案,一是搬到这边办公,这边的办公室,空的不少,开发商也提出来过。另一个是另租一个小面积的,八九十平就成。这样费用少。
  向致远想了想,就搬过来吧,只要一间设计室就成,你安排一下。至于汪珊,我知道她家离这远,她的预产期也快到了,你和她商议一下,看是不是先办个离职手续,梅雨烟心里咯噔一下,这不好吧,汪珊看着话不多,心里有主意,她是别事不问,关系到自己的利益,是寸步不让。向致远看看梅雨烟,那你问问她,能过来上班吗。我们是地址搬迁,她不适宜,给她三个月的工资补偿,她也合适呀。
  
  桐花雨—协商
  现在的是搬家的事宜不少,梅雨烟和赵黎明商量了一下,找个搬家公司,文件什么的要搬过来,那些办公家具,有些是房东原来的,还好,自己的,也要搬过来,向致远不肯扔掉或者留给房东,她想了想这几天不忙,可以抽调几个人过去收拾。由赵黎明和周桐负责吧。
  和汪珊的谈判,有些困难。
  事先让苏静透了个风过去。
  二人见面的时候,梅雨烟先是关怀了一下汪珊的身体状况,汪珊到是快人快语,梅姐,我知道公司的意思,我的结论是,我可以签离职协议,不过补偿金一年,这是我的权利,我问了相关的人士,这不过份。
  桐花雨—说服
  
  梅雨烟说,向总的决定,你也知道了,是三个月,你来公司是三年,这也算是有依据。汪珊摇头,梅姐,那是普通的离职,我是普通员工吗,我是孕妇,这个时期,如果我不离职,公司是没权利单方面解约的,如果公司要坚持,我大不了找个代理人申请仲裁好了。而且,你们也要替我想想,普通员工离职了,马上找工作,我能吗,我现在肯定不好找工作。
  梅雨烟低头,她明白人家说的有道理,这样汪珊,你把工作,先交接给黄玲,你的事,我和向总商量一下。
  汪珊点头,这个我会配合的。
  梅雨烟把搬家的事宜,都交待给了周桐,让她和赵黎明商量,搬家公司的事,你让赵黎明负责找,你的任务是把相关的文件和办公用品装箱打包,要记录好。
  
  
  桐花雨—劝说
  梅雨烟和向致远提汪珊补偿金的事,特意找了阿亮在场,向致远摇头,一年,我不同意,这算干什么,她要是愿意过来就过来,还按原来的,她晚一个小时上班,早一个小时下班,她不嫌麻烦,我无所谓。
  梅雨烟苦笑,何必呢。那样的话,她没生孩子前,你可以按此时间办理,她要是来不了,按请假算,可是生产期那几个月,你要付工资吧,算下来差不多,她还挺辛苦的,让大家看了也不好,不如就给了补偿金算了,我也问了下,她这种情形,要是有个问题,我们也要担风险,三个月补偿金太少,这是不可能的。
  阿亮事先知道了情况,也劝道,老向何必呢,碰上一个顶真的,你不能太较真,她要是真仲裁,你也麻烦,何必呢,最后还要付钱,何苦,再说,真闹起来,这是销售中心,不是让开发商的人看笑话吗。顾全大局吧,和一个员工的几个月工资较什么真。
  
  桐花雨—影响
  向致远点了烟抽,我不是舍不得几个月工资,我是怕大家有样学样,我这女员工不少。梅雨烟忙说,别人的情况不同,不涉及到工作地点变更这一条,现在汪珊也是抓住了这一点。
  向致远抽完了烟,你和她说,一年我不同意,这样的话,等同于是她在这上班了,这不行,八个月,底线。要不然,我宁可仲裁,我又不是开除她,她可以来上班,大不了,我按规定好了。
  梅雨烟有些失望,阿亮想说什么,又摇头。
  梅雨烟想了想,找了黄玲,你劝劝汪珊,向总的意思是赔偿八个月,其实不低了,谈判总要互相让步,要不然,她可以继续来上班。
  
  桐花雨—说明
  黄玲到感觉公司的条件不错。
  她给汪珊打电话,我感觉可以了,你想想,你就是真的在公司,现在也不是休息期呀,你跑来跑去受得了吗,还不如现在这样,八个月可以了,我们可以为,以向总的风格,能给你三个月不错了。这还是他顾忌影响,才让了步,主要是我们现在在开发商的销售中心办公。见好就收吧,一下拿到八个月的工资,可比一个月一个月的拿,适合多了。
  汪珊有些犹豫,你说,我要是仲裁,怎么样。
  黄玲说,你别天真了,就是仲裁,人家只是工作地点变更,没说辞退你,仲裁也不能要求,工作地点一变更,公司就要赔偿吧。
  桐花雨—妥协
  汪珊同意了。
  梅雨烟和她办了相关的手续,但到了转帐的时候,向致远却讲,先给三个月的补偿金,其余的五个月,再孩子出生后,一个月一个月的给。这让梅雨烟有些惊讶,当初说服汪珊的理由之一,就是一下子拿了八个月,比一个月一个月要合适,现在成了这样。
  梅雨烟想说什么,还是没讲,她心想,那五个月工资,一下子给是一万多,向致远不乐意,有情可原,可是答应人家的事,又反悔。她实在不好和汪珊碰面,不知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向总的意图,还是向总又改了计划,他可能从一开始答应,就没想着一下子结清。
  
  桐花雨—愤怒
  梅雨烟想了想,还是安排周桐和黄玲去解释吧。
  汪珊马上愤怒了,太欺负人了,哪有这样的,我离生产期,还有三个月,他要孩子生下了才给补偿金,要是他不给了,我还能来闹吗,我家人来闹吗。周桐说,不至于,不会的,一个月的给,没多少钱,向总不至于,再说,公司在销售中心办公,你家里人一闹,他也没面子,他不会的。
  汪珊说,怎么不会,当时要不是说,一下子给八个月,我也不会同意。
  她看了眼黄玲,黄玲有些不好意思。
  这话是她讲的。可是,她也感觉这个差事不好。
  桐花雨—现状
  周桐要说什么,汪珊说,周桐你也不是梅姐,梅姐说的话都不算,你代表不了公司,这个方案我不同意,我的底线是余下的五个月,一下子结清,要不然,我还是仲裁吧,我不想生了孩子,还要手忙脚忙的折腾要帐。
  周桐有些着急,黄玲说,对,你说的有理,我们帮你转达。
  黄玲拉走了周桐,周桐奇怪,黄玲说,她讲的有理,要是向总几个月后,真的改主意了,我们怎么办,这个包票,不能打。让她和公司现在闹,也比日后闹要强。
  周桐惊讶,向总真的会反悔吗。
  黄玲摇头,谁晓得,老板的心思你别猜,他们什么干不出来,这次,你看了吧,汪珊已经埋怨梅姐说话不算,估计会怪我,电话里劝她。
  桐花雨—传话
  梅雨烟听了皱眉,不过她没说什么,只说,辛苦你们了。
  向致远生气,我说了的话,当然算数,当时我说八个月,也不是说一次结清呀。梅雨烟心想,拉倒吧,人家离职补偿金,还分段结呀,那时候不是员工了,更没人情味,想了想,向总,可能是大家理解的意思不同,我们传话,都是那么传的,现在她以为公司欺骗了她,况且,她现在是没事干了,正好专职仲裁,你看呢。
  向致远在屋里走了几趟,我的态度不变,她愿意仲裁,就仲裁吧,他的事,我管不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应酬

下一篇: 《 桐花雨—商谈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