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短信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07   点击:


  不是这样—后悔
  付云白不想和一鑫再细说此事,言多语失,她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完全应该由贺天辰打这个电话,他们是一家人,这明明是家事,她一个外人根本不必要参与,她虽然担心小婉会受影响,可这是小婉的生活,她选择了一鑫,就要面对这个麻烦的婆婆。
  付云白匆匆挂断电话。
  她此时奇怪,刚才为什么听贺天辰的话,打这个电话,这算什么,她决定离开这里,贺家的事,贺家解决,与她什么相干。她都后悔来这里。贺天辰却对保姆说,给付小姐倒杯茶,到我的书房,他对沈小明说,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可能有事安排你。
  沈小明想想也是,保姆明天出国了,这个贺园,是不能就贺天辰一个人在这里。
  不是这样—事件
  付云白不情不愿的进了书房。
  她心中奇怪,这个时候,贺天辰有事不在客厅谈,进什么书房,周静又不在家,还担心被谁打扰吗。沈小明和保姆应该都是贺天辰的人吧。
  贺天辰坐在书桌后面,似乎在想什么,保姆敲门进来,放下茶,转身出去了,保姆放茶时,看了付云白一眼,付云白感觉保姆的眼神有些奇怪,她挺纳闷。
  贺天辰说,你不感觉是有人故意把照片放在网上吗,小纪是周静安插的人,替周静打探公司的消息,看见照片,跑来告诉周静这挺正常。可是把照片发到网上的人,是别有用心吧。
  不是这样—事件
  付云白一愣,这是让人怀疑,这个人似乎是故意惹怒周静,让周静跑这一趟,周静本来闹绝食,不一定想到追出国,现在看见照片,马上斗志满满,是照片刺激了她。
  付云白在想,这个人是谁,贺天辰的意思是,他怀疑,他怀疑,小婉。
  付云白马上说,不会是小婉的,她好好的旅行,这么做没必要,这是自找麻烦,小婉不会这么傻。
  贺天辰笑笑,表情有些奇怪,她是不会愿意这么做,可能必须这么做。
  付云白摇头,我不明白,你这话挺矛盾。
  贺天辰端起茶来,慢慢的喝着,你不感觉,你的朋友,不是自己做这件事吗,有人在她背后,其实,你可能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你宁愿忽略,因为你心中的小婉,是个美丽善良的仙女,你不认为仙女一肚子阴谋诡计。
  不是这样—阴谋
  付云白是有过这个想法,所以小婉旅行时,她才暗示了小婉,不管怎样,让过去的都过去吧,如果一鑫真心相待,小婉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过去了,她暗示过小婉,她相信小婉对一鑫有情,应该明白她的意思。她不认为王阳,有办法操纵现在的小婉。
  付云白仔细回想了一下,小婉当时的表情,有些触动,她应该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而且凭直觉叶婷跑这一趟,是真的只为小婉而来,人家见过贺天辰,马上就走了,小婉请出叶婷,不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吗。
  
  不是这样—辩解
  付云白看看贺天辰,贺董,我相信小婉和一鑫的感情,到了今天,他们已经结婚了,对于小婉来讲,家是最重要的,不管过去怎样,现在没必要了。
  贺天辰点头,从情理上是这样,小婉也不傻,她应该如你所愿,可是如果对方有她的什么把柄呢。或者只是让她做些,她认为不是太麻烦的事。或者是为难周静的事,小婉或许愿意。
  付云白心中犹疑,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有什么证据,还只是猜测。
  贺天辰看看付云白,你是维护小婉,不愿意把事情弄复杂了,可是你想想,小婉的行程知道的人不多,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总不至有人专门跟踪他们去了国外,这个成本太高了吧。
  
  不是这样—答案
  付云白不想纠缠这个问题了,贺天辰不会是为了和她探讨,她索性坐直了身子,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些,贺董,你说吧,你想我怎么做。
  贺天辰笑笑,两件事,第一件,给你的好友打个电话,告诉她,过去的事,到此为止,我代表一鑫不会追究,但此后,不能再和别人合作了,或者,她可以合人合作,但要告诉我一声,这两者她选其一。
  第二件事,一鑫在国外时间不短,我想他马上回来,你明天去天达公司,注意江达和王阳有没有什么往来,盯住了江达。
  
  不是这样—拒绝
  付云白马上答复,第一件事,我可以办到,马上办,我会提醒小婉,凡事有个度。
  第二件事,我做不到,这件事,不是我的能力所及,王阳和江达,肯定有交情,不然没有这次合作,他们要做什么,不会摆在明面上,我也盯不住江达,江总经常外出,说是谈业务,自己开车,或者和他带来的人在一起,我不是他们的人,他也不相信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反而我突然跑去,容易引起他的怀疑。
  贺天辰皱眉,你去了,就是个信号,证明我不相信他了,也许,他会沉不住气,有所行动。
  付云白摇头,他要是有什么行动,对公司有什么好处,如果你要防范他,很简单,把天辰集团投入的资金,监管起来,派个资金监管小组过去好了。
  
  不是这样—为难
  贺天辰叹了口气,我也为难,如果是派资金监管小组,一定要有财务的人前往,可是财务的人,都是周静安插的人,我不相信她们。或者说,我不希望,她们给我惹什么麻烦,如果和天达的合作有问题,我希望,我能消化了这件事,不给周静攻击我的理由。
  付云白想了想,那换个别的名义,业务监督小组,从业务上制约他们好了。
  贺天辰明白了,付云白不想再参与这件事了。付云白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态度了,她说,如果贺董让我去天达工作,我没意见,我目前还不到离职的时候,我要等小婉回来,才做决定。但是我去了天达,只是工作。
  
  不是这样—责任
  贺天辰并不放手,付小姐,你和小婉是朋友,这公司有一鑫的份,你这么做是帮小婉,你不乐意吗。
  付云白起身,贺董,我理解你的谨慎,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这是我办不到的事,我帮小婉,只能做我能做到的事,江总的事,我做不了。对不起。
  贺天辰起身,好吧,你那就去天达上班吧,算是代理一鑫的职务,你能到什么就做到什么吧,反正只要你在那,就好。
  付云白愣了一下,代理一鑫的职务,这太儿戏了吧。
  贺天辰笑笑,儿戏也好。
  
  不是这样—儿戏
  付云白不可置信,您一向工作严谨,这样不会影响公司的形象吗。
  贺天辰不以为然,事以成败论英雄,过程不重要,结局才重要。
  付云白耸耸肩,好吧,我就去威风几天。
  明知道被你当枪,也只好去。
  付云白离开了贺园,心情不爽,她想了想,去找苏天明吧。
  
  不是这样—惊讶
  苏天明也奇怪,你的升职,也太戏剧化了。
  付云白苦笑,不是升职,只是代理,我原来是办公室主任,好似也能代理一下吧,苏天明叹了口气,贺董好奇怪。
  付云白也有些不解,这的确不似他的风格。我挺奇怪,感觉,他就是拿我当枪使,当炮灰呢,可是我现在离职不合适,我想等小婉回来后,她和一鑫的事稳定了,我马上离开。我本来挺喜欢天辰集团,可是他们贺家的事太麻烦,尤其是那个周静,简直不可理喻,居然招呼不打一声,一个人追儿子去了,哪里有这样疯狂的母亲。
  苏天明也感到奇怪,现在干涉孩子婚事的不多,都是干涉不了就让步,她这样的不多见。
  不是这样—邀请
  苏天明看看云白,云白,别在那里折腾了,好不正常,那是人家的家事,你到我这吧,我这里,正缺人,我的办公室主任,刚辞职了。
  云白奇怪,为什么。
  苏天明笑笑,女朋友召唤他,人家投奔女友了。
  付云白笑笑,那个女人真幸福。
  苏天明表情严肃起来,真的云白,你来我这吧,我们共同奋斗,好不好。
  
  
  不是这样—心动
  这句话是云白一年多,听到的最开心的话,云白的眼睛亮了,表情也柔和多了,她几乎就要点头了,可还是摇摇头,天明,谢谢你,我会去的,一定会去的,我会尽快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我不希望过现在这样的日子。
  苏天明微笑,好的,我等着你。云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不能替了别人,别人也替不了你,做自己就好。
  付云白点头。
  这一刻,她是最快乐最轻松的时刻,她已经暗下决心,过自己的日子。
  
  不是这样—电话
  付云白以为小婉会联络自己,可是没有,她有些奇怪,现在这种情况,周静可能要冲到她面前了,她居然,没和自己联络,这真是奇怪,付云白还是沉不住气,她拨打了小婉的电话,奇怪的是小婉的声音,到极平静,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云白说,一鑫和你说了吧,你婆婆的事。
  小婉声音轻快,说了,我觉得没什么,我和一鑫说了,他愿意留下来,我陪他留下,他愿意离开,我们就走,我是嫁鸡随鸡,他做什么决定,我都陪着,只要他觉得那是最合适的就成。
  付云白想想,这到是最省事的办法。
  她想起贺天辰对小婉的怀疑,就试探的说,有人把你们旅行的照片放到了网上,有人怀疑是你。小婉突然笑了,声音甜美,谁这么傻呀,我和自己过不去吗,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是傻子吗。
  不是这样—傻子
  付云白想想也是,可心里仍然有疑惑。小婉到是极轻松的态度,云白,不要担心了,没影的事,我这么做图什么,没有道理,我现在和一鑫是一家人了,周静是我婆婆,她可以不喜欢我,但我不会主动和她冲突,为了一鑫,我不会那么做。
  付云白想提王阳,可是这个问题,和小婉没有公开谈过,现在提不合适,小婉有一个特点,如果她不提的事,你问不出来,她只好做罢,那好,小婉,你玩得愉快些,如果你们见了周静,不要和她冲突,让她一步,你越懂事,一鑫的心,越靠近你。一鑫的态度,才是重点。不过,贺董已经安排医生和保姆过去照看周静了。
  
  不是这样—鼓励
  小婉放下电话,对一鑫一笑,云白就是爱操心,她还担心,我们不能应付妈妈呢,她叫周静妈妈,叫得很轻快,一鑫到是挺欢喜,谢谢你小婉,你愿意在这等我妈,我就放心了,我现在真不放心。小婉握了他的手,放轻松,小婉说,爸爸也安排了医生和保姆来照看,你放心了吧,我的意思是,我们先照顾妈妈,等她们来了,如果妈妈愿意,我们一起出行,如果不乐意,我们再离开,这样你就放心了。
  贺一鑫满心的感激,小婉,你真好,妈妈,一定会懂,你有多好,我多有眼光。
  贺一鑫没想到的是,出现在他面前的除了母亲,还有唐美娟。
  他非常惊讶,小唐,你怎么在这。周静握了唐美娟的手,我让她陪我一起来的。谢小婉表情从容,看了看美丽的唐美娟,没说什么,只是招呼周静,妈,辛苦了吧,快进来休息会儿。
  
  不是这样—惊讶
  付云白到了天达公司,是许敏来接待,许敏说,你是在贺经理那办公,还是在你那。付云白马上回答,还是在我那吧,贺经理的办公室,我就不进了,你每天安排人打扫一下,通通风就好,对了,唐美娟不是他的秘书吗,让小唐照看。许敏看了看周边,轻声说,小唐请了假,已经好几天没来了,是贺经理结婚那天,她就打了个电话,说有事,请一段时间的假。
  付云白皱眉,一直忽略了唐美娟,她一直喜欢贺一鑫,本来也不是没机会,小婉失踪一年,唐美娟还成贺一鑫的秘书,近水楼台,她不是没可能,可突然间,贺一鑫和小婉结婚去了,这小姑娘是难过去了,还是有什么举动。
  
  不是这样—疑问
  付云白先是忙了一上午,在其位谋其政,她不想为难江达,也不会特意盯着江达,不过本职工作,还是要应付的,既然是代理,也要有个代理的样子,她给财务经理打了个电话,让她把公司成立到现在的资金进出情况,汇报一下,把报给税务的财务报表复印一份给她。想到财务经理是江达带来的人,就特意交待,江总没在公司,你电话里和江总请示一下,如果江总不同意,你再和我说。
  财务经理很快送来了报表,付云白大致询问了一下费用的支出,应该说,没什么问题,所有的花费,都是合情合理的,只有招待费高了些,不过,财务经理说,行业内都这样,他们的不算多。付云白笑笑,您别介意,我不是审计,只是贺经理休假,我来代理几天,大致的情况知道一下就成,如果有什么大的支出,你告诉我一声。经理忙着点头。付云白知道,从这位严谨的财务经理身上,别指望打听到什么,就简单的说了几句,让她忙去了。
  
  不是这样—午饭
  午饭是和许敏一起吃的,付云白到是极佩服许敏,最初两家公司合并的时候,双方的人员差不多,现在是贺经理休假了,沈小明在总部,唐美娟请假了,许敏却安之若素,一派职业风范。
  付云白说,你也不容易,许敏微笑,没事,我习惯了,反正我就是打工的,吃饭干活,做我该做的事,别的事,不问不管。
  付云白点头,这样也好,省心。
  许敏说,谢小婉真的和贺经理结婚了,好传奇。我还在网上看见他们的照片,到是般配,小婉真漂亮。
  
  不是这样—欢喜
  这到是个好的话题,付云白喜欢,是呀,我朋友不容易,本以为是个遗憾,没想到一鑫挺重情,有担当,挺好的,这算是大团圆的结局了。
  许敏也赞叹,这样的故事,多一些,让人听了欢喜。
  不过,许敏低声说,我只是奇怪,唐美娟好似挺意外,那天,她接了个电话,还说,不可能,一鑫怎么这么傻,然后就匆匆走了,连请假都没有,还是第二天下午,才打电话给我请假,我说,你这不合规矩,请这么多天的假,不办书面手续,不合适,她说,我是贺经理的秘书,是贺经理批准的。我也不好讲什么,就答应了,让她日后补个假条,上面要有贺经理的签字。
  
  不是这样—猜测
  许敏说,我也奇怪,唐美娟现在请假做什么,伤心,还是怎么样,这姑娘看着不把工作当回事,我感觉她的消费,也不是那点工资能负担的起。你说,她总不会去追贺一鑫了吧。付云白摇头,不会吧,人家都领证了,她折腾什么,再说,那样岂非太傻,一鑫完全可以不理她。
  许敏不置可否,感觉奇怪,她好似也不知道自己请几天假,听声音,到不是伤心,而是不服气,我真纳闷,她对贺经理,怎么那么痴情。
  付云白印象里的唐美娟,美丽活泼,有些无所顾忌,是花钱没概念,的确不是她的收入能承担的。
  
  不是这样—电话
  到是小婉给云白打了电话,那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付云白正准备下班,江达一天没来,到是热情的打了个电话,说是祝贺付云白,云白只是客气,江总别客气,我只是代理,您才是正主,请江总多关照,有什么不周之处,江总担待。江达说,让财务经理代表他,晚上请付云白吃饭,云白忙说,多谢了,已经约了朋友,改天吧。
  小婉的声音有些惆怅。
  云白奇怪,是周静给你脸子了。
  小婉叹了口气,周静怎么闹腾都正常,反正一鑫护着她,她学聪明了,一步不离贺一鑫,当着一鑫的面,周静也不至于怎样,只是不理她,她恼的是,那个冒出来的唐美娟,一口一个周姨的叫着,两个人到是好不亲热。
  不是这样—居然
  付云白惊讶,唐美娟居然和周静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她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周静怎么会礼遇唐美娟,难道唐美娟不是一个普通的职员。
  付云白只是说,小唐是一鑫的秘书,只是工作关系,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让周静另眼相看,这姑娘不简单,你看保姆到了吗,如果到了,找个理由,带走一鑫吧。小婉说,我也这么想,保姆明天就过来了。一鑫答应我了,如果保姆来了,我们就过二人世界,到下一个地方玩。他也答应了不告诉周静。
  放下电话,付云白直觉这事不简单,周静怎么会突然这么聪明,那么急的出行中,还带着一个唐美娟,还是她和唐美娟早有联络。
  
  不是这样—短信
  付云白给贺天辰发了个短信,上班第一天,江总未出现,从报表上看,一切正常,除了招待费偏高。另外,唐美娟陪同周静见到了一鑫,请问唐的真实身份,是不是另有文章,不是一个普通职员。
  把短信发了出去,心中仍然不解。
  突然想到了王阳,给王阳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也许王阳知道些情况,可能他乐意告诉自己。
  王阳到是极热情,只是说,唐美娟是周静介绍进公司的,不过明面上财务经理安排的,别的他不了解。唐美娟的穿着打扮,的确不像工薪阶层。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勉强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恍然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关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