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勉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05   点击:


  不是这样—固执
  贺天辰打发走了付云白,心里也有盘算,如果此时把一鑫找回来,不是不可能,这孩子心软,听说周静闹绝食,不管真假,都会妥协,然后呢,一鑫出国的计划就会泡汤,不行,贺天辰自言自语,就这样吧,一鑫出去玩一个月,周静也冷静一个月,他也要做自己的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一鑫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一鑫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只一句,你母亲一天没吃东西了。电话就断了。
  一鑫当然惊讶。
  他马上给保姆打电话,保姆吱吱唔唔的,一鑫说,你让我妈接电话。
  
  
  不是这样—劝阻
  一鑫马上要回来,小婉拦了他,你这样回去干什么,你给爸爸打电话问问,一个匿名电话,你就乱了方寸,这怎么成。
  一鑫有些不高兴,感觉小婉不心疼周静,可转念一想,小婉怎么会关心周静的死活,周静对她恶语相向,还让她失去了孩子。他叹了口气,拨打父亲的电话,贺天辰的语气到沉静,没有的事,你妈是不高兴,吃的少,不是绝食,你放心吧,她就那个脾气,不闹腾一下,怎么过得去,你还是出国旅行吧,你现在回家,以后怎么办,是去办离婚手续吗,那你妈才高兴,你能那样吗,家里的事,你不用管,我会料理,你妈妈的事,你放心。不会有大事的。
  贺一鑫放下电话,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婉到是体贴,一鑫,你要不放心,就回家看看,不过,你爸爸说的对,如果你妈让你离婚,你怎么办,我们还是出去旅行吧,回来的时候,多买些你妈爱的东西,那时候,她也闹腾过了,冷静了,我们也好相处。
  不是这样—妥协
  一鑫看看小婉,也只好点头,他不是不心疼母亲,只是这个时候,他被母亲折腾烦了,有些怕了,也怕一进贺园,会被母亲把小婉骂出来,他已经办了结婚手续,现在无路可退了。
  虽然有些不安,他还是没回去。
  周静一天下来,有些撑不下去了,不过她不肯低头,还是只喝水,不吃饭,保姆劝她,你年纪不小了,别折腾了,真折腾进医院,吃苦头的是自己。何苦。周静不听,我不相信我儿子不管我。
  保姆看看窗外,一鑫又不在眼前,他哪里知道。
  周静说,我不相信,他不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一直开着。
  不是这样—告别
  一鑫在机场的时候,才打通了周静的电话,周静的声音有些虚弱,一听一鑫的声音,就哭起来,一鑫,你真的这么狠心,我已经两天不吃饭了,你不回来,我就绝食。一鑫有些撑不住了,妈,你别这样,你好好的,我回来的时候,一定去看你,我现在要上飞机了,你好好保重,别闹腾了。我真的怕了。
  周静还要继续说,小婉一把抢过一鑫的手机,马上关了机,一鑫有些恼怒,小婉说,你不要听她的话,爸爸说的对,她是在闹腾,想让你心软,你不狠心一次,这事没个完,一鑫,走吧,登机的时间到了。
  
  不是这样—如此
  一鑫不知怎么上了飞机,像个木偶一样被小婉弄上了飞机,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小婉才松了口气,这样最好,不受干扰了。
  小婉的态度非常好,一直安慰一鑫,一鑫,你放心好了,这样吧,一下飞机,我让云白去贺园看看,你放心吧,有保姆呢。你爸爸会照顾好妈妈的。你想呀,爸爸不会让妈妈出事的。如果真有事,我们再往回赶,一样的。
  一鑫这才平静些,你说的,让云白过去看看。
  小婉点头,心想,好似云白多喜欢你妈是的。这世上,谁喜欢你妈呀。
  只是她有些不安,那个打给一鑫的匿名电话让她有些不安,所以她才坚持让一鑫和她一起离开,她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生活,她不能失去这些,她明白,周静迟早要向一鑫低头,这是肯定的,而贺天辰既然不反对她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忧。
  不是这样—散伙
  谢小婉明白,她要保住现在的生活,就要牢牢的控制一鑫,这才是关键。
  她想到云白的话,过去的过去了,现在的才是她的生活,一鑫才是最重要的人。
  她明白,她和王阳的约定,已经终止了,可能王阳不甘心,她也有些抱歉,她从一鑫给她的卡里,拿了一百万,给了王阳,算是一种补偿,她记得王阳的表情,有些失望,有些无奈,但也有些莫名的得意,他淡淡的说,不怕,我把这一切告诉周静吗,小婉也淡淡的回答,我不怕,周静反正看我不顺眼,在她眼中,我就是算计她儿子,就算证实了也无所谓,反正一鑫能理解我就行。我也没算计什么。
  王阳收下卡,好吧,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希望,你能控制住一鑫,这也是对周静的打击。
  
  不是这样—怀疑
  小婉感觉,那个匿名电话,是王阳安排人打的,她想,我赢了,我把一鑫带出了国,这就好了,起码我能清静一个月。
  付云白受一鑫的委托,去贺园看看周静,她满心不情愿,只是一鑫一直求她,云白,你劝劝我妈,我已经结婚了,她不要再闹腾了,如果她不喜欢小婉,我们不回去住就好了,她别折腾自己的身体了。
  付云白想想一鑫也为难,毕竟是人家儿子,况且周静就算讨厌,可对一鑫还是慈母,就说,好吧,我去看看,你既然旅行了,你就好好玩吧,照看好小婉,这可是蜜月旅行,这边的事,有你父亲呢,我答应你劝劝你妈妈。
  
  不是这样—劝慰
  付云白给贺天辰打了个电话,一鑫让我看看周阿姨,你说我去吗,贺天辰马上说,你去吧,这是一鑫的一片孝心,不好不成全他,要不然他也不安心。
  付云白买了束玫瑰,她记得一鑫说,周静最喜欢玫瑰,说这才是她的人生。
  她把玫瑰拍了照片,发给一鑫,我替你送阿姨玫瑰了,记得给我带礼物。
  周静看见付云白的时候,半躺半坐在花园的长椅里,有些无力,鲜艳的红玫瑰,到让她眼前一亮,付云白说,阿姨,这花是一鑫让我送的,说你喜欢玫瑰。
  周静声音有些倦怠,来看我的笑话吗。
  付云白把玫瑰交给保姆,找个瓶子插起来,好好的花,能多看几天。
  
  
  不是这样—讽刺
  付云白看了看这个花园,现在开的花不多了,不过仍然是风景宜人,她微笑,您要不想人家看笑话,就振作起来,吃好喝好,身体壮壮,还有什么笑话可看,人都是自己折腾自己,才让别人有笑话可看。
  周静冷笑一声,真会说,你比你那个狐狸精朋友更冷漠,更无耻。
  付云白点头,承蒙夸奖,不胜感激,阿姨,你除了会用狐狸精这个词,就不会用别的了吗,太单调了。你知道吗,我小时候长得不漂亮,其实现在也不太漂亮,只是能见人罢了,还是整了整容,我特希望有人说我是狐狸精。那岂不夸赞我是美人。
  付云白打量着周静,阿姨,其实你比我漂亮多了,年轻时也是美人,现在吗,美人最怕上岁数,你要是不打扮,可就老的一日千里了,那样,多可惜,多可怜。
  
  不是这样—激怒
  周静被气得无语。
  你给我滚,不要看见你。
  保姆去安放玫瑰花了,不在眼前,花园里,无人答理周静,付云白仍然平静的说,我会走的,是一鑫让我来的,他有些不放心,也只是如此,他已经在异国他乡,愉快的玩耍了,你还是醒醒吧,你的电话,毫无用处,你还是自己顾自己吧,人是为自己活的。别不清醒了,你儿子是独立的人,不是你的提线木偶,他长大了,翅膀硬了,就飞了。
  周静气得头昏,你,你,
  付云白上前,阿姨,要骂人要打人,也要有气力,否则,你能做什么,吃点饭吧,别把自己弄得可怜兮兮的,多可怜呀。
  
  不是这样—吩咐
  付云白离开的时候,对保姆说,给她做点米饭吧,我想,她会吃饭的。
  保姆挺惊讶,果然半个小时后,周静要求吃饭。
  周静吃了点米饭,感觉舒服了些。
  保姆这才松了口气。
  给贺天辰打电话,付小姐来过后,太太就吃饭了。
  贺天辰放下电话,以毒攻毒,原来付云白才是周静的克星。
  周静早早的睡了,因为这几天一直折腾,她早已经没了力气。
  
  不是这样—半夜
  半夜周静醒了,她睡不着了,心事重重,这事就如此了,她就低头了,不低头又如何,结婚证领了,现在居然不顾自己的死活,跑去旅行了,什么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她叹气,她伤心,她想摔东西,可是闹腾有什么用,想想这几年,一不顺心就闹腾,结果呢,一鑫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无声的落泪,这一刻,她就是一个可怜的母亲。
  一直坐到天亮,才朦胧睡去。
  贺天辰走的时候,关照保姆,不要出门,一定要看好太太,她现在的状况,不能一个人在家,保姆点头。
  
  不是这样—来客
  十点多的时候,来了一个客人,是公司财务的小纪,小纪是周静介绍进公司的,她母亲是周静的同学,一直数年如一日的奉承周静,贺天辰不喜欢这个同学,奈何周静喜欢,在那里,能满足她的虚荣感,所以女儿毕业后,周静就让小纪进了公司,到了财务部,也是专业对口,贺天辰不好干涉。
  小纪模样一般,不过和她妈一样,有张灵活的嘴,总是哄得周静高兴,因了这个,一鑫到是挺乐意她来,有人让母亲高兴总是好的。今天小纪来了,她看看保姆在一边,就和周静使了个眼色,周静心领神会,对保姆说,我今天有食欲了,想吃饺子,你去市场买点韭菜吧。保姆有些为难,可看周静态度平和,不像有什么变故,就点头。
  小纪看保姆出门了,才拿出一个信封。
  
  不是这样—照片
  周静打开一看,全是照片。
  是小婉和一鑫在国外的照片,照片上小婉巧笑嫣然,一脸幸福,一鑫的表情,到有些忧郁,小纪说,这是网上的,不知道谁发到了公司的邮箱上,现在成了爆炸性新闻,大家议论纷纷,都羡慕小婉成了凤凰。
  周静马上起身,她做梦,她永远不是凤凰,别以为哄的一鑫团团转,就大功告成,没有的事,我在这伤心欲绝,要死要活,他们在那边欢天喜地,没这事,她看了看照片上的背景,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原来他们去的这。
  
  不是这样—失踪
  电话响起的时候,贺天辰正在开会,讨论金融公司融资的事,要先投入一部分资金,最后议定是两千万,不过贺天辰有些犹豫了,金融公司和江达的关系,他想了想,决定这部分资金,分期投放,先投五百万,如果能运转开来,后续的资金,就不考虑投放了,金融公司是为了融资,不是为了公司投钱。
  刚要散会的时候,沈小明跑来,把手机交给贺天辰,表情有些慌乱。
  贺天辰有些困惑,小明这个人,还算沉住气,一般来说,不会七情上脸。小明指指手机,贺天辰接起了电话,是保姆的声音,说找不到周静了。她出去买菜,周静想吃饺子,正好家里有小纪陪着,就出了门,不想回来了,周静不在,她以为周静散步去了,就出门找,没找到,回到家,发现周静用来旅行的箱子不见了。
  
  不是这样—安排
  贺天辰一愣,对保姆说,这样吧,你在检查一下,周静的证件在不在,尤其是护照,还有,你发现周静失踪,到现在多长时间了,保姆吱吱唔唔的说,三个多小时了,贺天辰有些生气,那你怎么现在才通知我,算了,他明白,现在怪人无用,只好说,你去看看周静的东西,还少什么。
  贺天辰看看小明,你现在马上去一下火车站和机场,看看有没有周静,如果见到了,马上带她回家,你从保安处调人,说我的话。不要和他们说什么,只让他们听你指挥就好。
  沈小明点头,转身办事去了。
  
  不是这样—帮手
  贺天辰想了想,叫来付云白,然后让小纪到他的办公室,他对付云白说,我回避一下,你要问出小纪,她找周静干了什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非常重要,小纪见了周静,周静就失踪了。
  贺天辰的表情,让付云白意识到,出了大事,她点头。
  不负所托,一个小时后,付云白挥手打发了小纪,和贺天辰汇报,小纪是周静让她一直盯着公司这,有什么特别的事,要记得汇报,她是周静弄进公司的,自然要听话,她在公司的一个论坛上发现了小婉和一鑫的旅行照片,就拍下来,给周静送去了。
  不过她不知道周静干什么去了,她走的时候,周静表情平静,一切正常,这是她的原话。
  
  不是这样—论坛
  付云白打开那个论坛,贺天辰看了看那些照片,能查出是谁发的贴子吗,云白说,找了公司的一个网管,他说是一个网吧的地址,没什么用,网吧里人进人出,流动量极大。
  贺天辰想了想,你和我先回贺园,商量一下这事,如何处理,我让保姆确认一下,周静带走了什么。
  付云白有些不情愿,她不想插手此事,可是她明白,如果周静有什么事,和小婉也有关系,她也担忧,周静会跑到国外去找一鑫,母子相见,一鑫不可能不顾母亲,那样对小婉肯定有影响,可是母子天性,不能让人家母子不见面吧,而且周静的身体状况,也让人担忧。虽然她不担忧,可是,她不想影响小婉。
  不是这样—分析
  进了贺园,保姆迎上来,太太的证件都不见了,还有一张信用卡。
  付云白想想,我听小纪说,她离开这的时候,不到十点半,如果周静行动迅速,十一点之前能离开这,现在是,她看看表,下午五点了,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了,如果是坐火车,肯定走了,如果坐飞机,除非她有关系。
  保姆看看贺天辰,太太有熟人在机场,也许能搞到票。
  
  不是这样—出国
  这时候,沈小明回来了。
  他有些无奈的说,我找人查了登机的旅客名单,婶子是上了飞机,不过不是飞巴黎的,是去首尔的,估计是要再转乘,看来,她是急于离开这,怕我们阻拦。
  贺天辰有些气愤,这个女人,真是疯子,在家里折腾不够,这要做什么。
  付云白马上说,我们还是通知一鑫,让他们离开法国。
  保姆却突然开口,这样不好,太太心脏不好,现在是撑着一口气,如果在法国找不到一鑫,会受不了,这不行,让一鑫在法国等太太,一块回来的好。
  贺天辰看看保姆,看看付云白,他在权衡。
  
  不是这样—争论
  付云白说,如果是为了照顾周姨,可以另外安排人过去,没必要现在让一鑫看见她,这时候,都在气头上,根本不可能心平气和的谈话。
  沈小明看看云白,看看贺天辰,他低了头。
  贺天辰心中明白,保姆的话对周静有好处,可是如果一鑫见了周静,那事态也不一定就好转,有谢小婉在,她不离一鑫左右,一鑫只会左右为难,周静动手动习惯了,发生肢体冲突,事情不好办。
  保姆看看云白,付小姐,请你考虑一下太太的身体状况,她奔着儿子去的,没有人能替代一鑫,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付云白心中叹气,她知道这对周静好,可是对小婉大大的不好,她拒理力争,我不这么以为,周姨现在不能受刺激,她见了小婉,肯定情绪不稳,不如不见。
  不是这样—固执
  保姆不理会云白,先生,这不是小事,太太的身体最重要,不能让她出意外,她是在国外,只有一鑫的话,她能听,否则,出了事,就麻烦了,就算我们赶过去,也不中用。
  贺天辰想了想,小明,你去找一下张医生,和他说一下,明天,安排他出国,把周静的情形和他说一声,拿些钱过去,做为这次的费用。
  他又对保姆说,你和张医生一起走,至于,告诉不告诉一鑫,我在考虑一下,你收拾你的东西去吧,这次,不要再让周静离开你的视线。
  保姆点头,她转身要走,看见付云白,又突然说,付小姐,不要太心狠了,如果太太有事,一鑫会遗憾,也会怨恨小婉让他失去了母亲,你那样不是帮小婉,是害了她。
  
  不是这样—警告
  付云白看着保姆的背影,有些惊讶,从来不知道,这个保姆口才如此了得,这话很有力度,付云白心里一震,母子连心,瞒着一鑫,如果没事也罢了,如果有事,的确是件麻烦事。
  付云白做事敢作敢当,不怕一鑫怨恨,可是如果牵连了小婉,就不合适了。付云白有些犹豫了。
  她转向贺天辰,贺天辰也在思索。
  贺天辰开口,云白,我感觉保姆的话也有道理,现在周静的情况不太稳定,这样吧,你给一鑫打个电话,只说,周静去找他了,是见还是不见,让他自己权衡吧。
  不是这样—勉强
  付云白勉强的点头。
  她想了想,决定只说结果,不说原因,不提照片的事,只是简单的说,发现周静离家,应该是去找你了,你看是在那等,还是离开那里,去别的地方,你自己决定吧。你父亲安排保姆和张医生随后赶去照顾周静。
  贺一鑫的声音已经变了,我妈一个人来。
  付云白点头。
  贺一鑫愣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拖延

下一篇: 《 不是这样—短信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