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恍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07   点击:


  不是这样—恍然
  这时候,付云白大胆的猜测了一下,唐美娟是周静看好的儿媳妇人选,这姑娘估计是见过一鑫,她动了心,才愿意跑到天辰集团,做小职员,没想到,近水楼台不得月,她岂会死心,这才联络了周静,没有小纪的那些照片,周静也会被小唐带出国,小唐不会轻易放手。
  付云白感到头疼。
  她想了想,决定告诉一鑫,虽然这样太多事,可是,她觉得只有一鑫知道了唐美娟用情太深,才有个考虑,不要接触唐美娟了。
  一鑫放下电话,他叹了口气,他怎么桃花这么多。
  看见小唐和母亲在一起,他已经对小唐有了怀疑,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他当时想,如果小婉不出现,他会不会接受唐美娟,最后还是摇头,不会的。如果没有小婉,也不是小唐。
  
  不是这样—帮忙
  贺一鑫的心情有些复杂,半是得意半是烦恼,有人如此痴情于他,自然是一件有面子的事,但目前来讲,却有些麻烦,和小婉好不易修成正果,唐美娟的出现,有些让他心虚,幸而现在小婉只是关注周静。
  吃饭的时候,小婉吃了几口,先回卧室了,对着周静厌恶的目光,是让人扫了胃口,小婉发现,自己没有想象的坚强,这个女人,真让她烦恼,真不该心软答应王阳,发什么照片刺激周静,结果周静跑到了眼前。
  她的手机一直在手中,收到一条短信,她看了看,马上删除,她的回答是,我已经帮了你的忙,现在周静在我眼前,我非常后悔。
  不是这样—倾诉
  小婉一走开,周静就说累了,回房间休息了。饭桌上只有一鑫和唐美娟,她认真的看着一鑫,这个女人,就是你的真爱,为了她,伤害自己的母亲,为了她,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吗。值吗。
  一鑫看看唐美娟,她是另一种美丽,和小婉不同,小婉是清水芙蓉型的,唐更娇艳,好似一朵盛开的玫瑰,他低了头,小唐,我们只是工作关系,我不知道你怎么和我母亲走在一起,我很失望,你应该在天达公司。
  不是这样—痴情
  唐美娟拿起自己的书包,你知道这个包值多少钱,这是我一年的工资,你真以为,我是为了工作,才进天辰集团吗,我是为了你,一鑫哥哥,你不认得我了吗,我小时候,你去唐家玩过。一鑫愣了一下,你是,唐伯伯的那个侄女。
  唐美娟点头,那时候,你们叫我花仙子,你忘记了吗,你说长大了,娶我做你的新娘。
  一鑫有些茫然,我不记得了,小唐,那是孩子话,现在已经不一样,我已经结婚了,我是真的很在意小婉,为了她,走到今天,我愿意。请你还是离开吧,你如果愿意,继续在公司上班,如果不愿意,还是回到唐家吧。
  
  不是这样—伤心
  唐美娟的眼泪掉了下来,一鑫哥哥,我哪里不如她,你不要一时糊涂,好不好,周姨喜欢我,我才是她理想的儿媳妇,你怎么那么傻。
  贺一鑫有些不忍心,他站起来,拍拍唐美娟的肩膀,小唐,不要这样,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不要糊涂了,这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提及了。我有我的生活,我们不是一回事。
  唐美娟突然紧紧抱住一鑫,不,一鑫哥哥,我不认输,我早早就认定了你,我不放弃,不放弃。
  这时候,小婉走了出来,一鑫忙推开唐美娟,快步走过来,小婉,你别误会,小婉只是微笑,我相信你。
  不是这样—劝离
  小婉态度温柔,没有生气的样子,还对唐美娟客气的笑笑,她拉了一鑫回房,一鑫,我们一会儿就走吧,一鑫奇怪,不等明天了。小婉说怎么等,你妈妈是这态度,那个小姑娘又是那样,我怎么安心,你不也为难吗,反正,明天一早,保姆和医生就来了,而且我看你妈和那个小姑娘,关系亲密,她们互相照看就好。
  一鑫有些不乐意,我妈刚来,我就躲了,她一定受不了,小婉,还是等等保姆吧,小婉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等,是我也难过,你妈的态度,换谁受得了,一鑫,咱们走吧,哪怕回国都行,我受不了,你妈对唐美娟亲亲热热的,她就是当着我的面来撮合你和唐美娟的。
  别以为我看不懂。那小姑娘是你妈给你找的女朋友,肯定是门当户对的,对着她,我有危机感,好不好。
  不是这样—眼泪
  一鑫先是见了唐美娟的眼泪,此时又看了小婉的眼泪汪汪,终于妥协,好吧,我们收拾东西,一会儿就走。
  小婉这才微笑了,一鑫,你真好,你放心,我会珍惜的。
  第二天一大早,周静来敲门,一直敲不开,后来找了服务员,才知道,客人昨晚已经退了房,走了。
  周静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这是什么儿子,母亲千里迢迢来了,他居然半夜跑了,她痛哭失声。哭着哭着,突然晕了过去。
  
  不是这样—关机
  这一次,谢小婉不仅关了自己的手机,也关了一鑫的手机,她说,一鑫,我们要清静的过几天二人世界,这几天,我们都关机,和世界隔绝,不要让任何人任何事打扰到我们。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果然轻松起来。只是贺一鑫会有些不安心,但是想想,这是结婚旅行呀,小婉已经挺委屈了,不能再让她不开心了。
  他开机的时候,一堆的短信,一堆的未接电话,有几条是唐美娟发的,说是周静病了,进了医院,后面有保姆的一个未接电话。
  他想了想,还是给保姆回了电话,和唐美娟还是不要联络了。
  
  不是这样—生活
  贺一鑫提前结束了旅行,回到了国内,
  和小婉一起回贺园,只见到了贺天辰,贺天辰态度平静,只说是周静身体不太好,还在医院,对于他们,贺天辰的意思,小婉还是住在公寓里,一鑫一个人去看看周静吧,现在周静不能提小婉的名字,一提就发作,医生说不要刺激病人了,小婉作低头倾听状,一直不说话,一鑫看着她,她才说,听爸爸的,我回公寓,你去医院,多晚我都等你回来。
  新娘子发现,王子娶了灰姑娘,并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王子自己也焦头烂额的,她心情有些沉闷。突然间发现,很多事,是她想的太容易了。
  贺家的这套公寓,地段好,设施好,里面的家具也都是新的,当新房自然极好,她放下东西,才开了自己的手机。
  
  不是这样—聚会
  看见付云白的未接电话,小婉有些欢喜,总算有这个人关心自己。她拨打了云白的手机,听见云白的声音,她是真的开心,云白,小婉的声音有着欢喜与心酸,云白也非常的高兴,你回来了,太好了,我去看你吧,你在哪。
  二人见面,自然是欢喜。
  小婉拿出一套高档化妆品和两瓶香水,这是送你的,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牌子,云白说,好,你送的我收下,以前也是你给我化妆品。
  云白放下东西,端详小婉的神情,还好,你的气色不错,看来,没受气。
  小婉苦笑,还好吧,一直躲着周静。
  
  不是这样—打算
  付云白的建议,小婉也不要总在家里,还是上班的好,如果不能去天辰集团,她愿意和苏天明商议,让小婉去诚明好了。小婉摇头,我要去,也是去天辰,我看一鑫目前没这个打算,我打算自己开个咖啡店,这是我小时的梦想,现在有能力圆梦了。
  付云白点头,这也好,反正,你做什么我都支持,那,在哪开店,小婉说,有一家现成的,在高教区,有一家转让的,过几天我去办手续就好,里面有现成的店员,可以继续用。我只是请了一个会计,是我原来的同学,人挺好的,你呢,愿意来,我们就一起开,你要是乐意去诚明,就去。
  
  不是这样—脱身
  付云白摇头,我也想马上脱身,不在天辰了,可是现在,我在天达,也要一鑫回去了,我才好交接离开。我是不想在贺氏了,真复杂,他们对我也挺忌讳,一会儿重用,一会儿让我坐冷板凳。
  小婉感叹,都是为了我,你放心,现在一切好了,你不用委屈自己了,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付云白也是一脸喜悦,能这样最好。
  她想了一下,小婉,我不管你经历了什么,我眼中的你,都是美丽善良的,过去都过去了,现在是现在,你现在是贺一鑫的妻子,你要珍惜。
  不是这样—惊变
  付云白第二天一进公司,就发现哪里不对,武玲匆匆赶来,付经理,江总失联了,有三天一直联络不上。
  付云白有些不可思议,失联,会不会是谈业务,手机没电了,武玲摇头,不应该,他去谈客户,都不是一个人,可现在,是他一个人联系不上,他的两个助手,一直也找不到他,他们开始以为是江总手机没电了,可是一连三天,找不到人,才着急了,而且,武玲说,会计也失踪了。
  付云白这才紧张了。
  她想了想,马上找来了许敏,二人商议一下,决定把目前的情况,写个文字汇报,马上报到集团。另外,她找来武玲,你去一下银行,查一下帐,武玲说,我没有财务章和公章,不能查呀。
  
  不是这样—急招
  付云白想了想,事情紧急,一面让武玲去找会计,用各种方式,电话短信邮件,然后说,我让许敏安排一个人陪你去一下会计的家里打听一下。你有了进一步消息,马上联络我。接下来,付云白想了想,既然贺一鑫已经回来了,这事,还是先通知他,让他回来主持工作,后面的许多事,需要他这个法人来料理,不是自已一个代理能解决的,要调动诸多资源,自己也没有这个能力。
  贺一鑫的电话到是通了,他听了几句,马上说,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回去,你先不要汇报给总公司,我去了,商议一下,也许是一场虚惊,如果闹到集团,太丢人了。他匆匆挂断电话,往公司过赶。
  谢小婉看他脸色不好,忙问什么事,一鑫敷衍的说,公司有点事,我回来和你说。
  
  不是这样—怀疑
  贺一鑫听了许敏的汇报,又看了看付云白临时写出的情况说明,和目前的应对措施,应该说应对措施,还是停留在内部处理层面,他也在犹豫着,不过,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果只是失联,日后会极难堪,在集团那里,也会很丢面子,他想了想,这样吧,等武玲的消息吧,如果会计那里,毫无消息,再考虑到集团汇报。
  许敏有些担忧,贺经理,这样好吗,我们应该第一时间汇报给集团吧,毕竟江达和会计,是有权限调动资金的,那可是集团的投资款项,本来都应该报警,只是考虑到我们毕竟是集团的投资公司,还是要看集团的态度。
  
  不是这样—犹豫
  贺一鑫还是犹豫,他知道许敏的话有道理,可是他不想成为别人的笑话,心中有侥幸的心理,不认为,江达和会计,会如此疯狂。他想了想,许敏,我们不要大惊小怪,如果这是一个误会,影响太坏了,会让江达对我们发难,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样吧,还是看武玲那里如何。
  许敏还要坚持,付云白对她摇头,许敏先这样吧,你在通过朋友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人和江达共过事,或者和会计认识的,我们再了解一些信息。
  许敏只好点头离开。
  付云白给贺一鑫倒了杯水,一鑫,你先坐下,也许真如你所说,事情只是个误会。我们现在不要太急。
  不是这样—安慰
  贺一鑫一把抓紧云白的手,云白,这是我的第一个公司,我不想弄成笑话,你说,是误会对不对,是误会。付云白理解他,一鑫,我知道你重视这个公司,你也不要太慌,这毕竟是合作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而且另一方是公司指定的,不是你选的,即使将来真有问题,也不是你要负责的。你最先坚持的是诚明集团,这些我们都有记录可查,还有打款的事,你也提过建议,可集团一力要求如此,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
  贺一鑫感觉舒服些了,是这样,对是这样,这不是我的责任,可集团还是会怪我监管不力,还是我的责任。云白还是安慰他,你如何监管,监管不是靠一个职务,是靠制度流程约束,哪里有双方合作,财务全是对方的人。
  
  不是这样—责任
  贺一鑫感觉舒服些了。
  谢谢,云白,我现在感觉好些了。
  云白把水递给他,一鑫,现在不是考虑责任的时候,是考虑如何处理应对这次危机事件,你想想,善后才是重点。
  贺一鑫喝了水,平静些,对,善后。
  他抬起头,脸色好了些。
  云白,我们什么时候,和公司汇报。
  付云白想了想,这样吧,今天下午五点半之前,还是联络不上江达,我们就汇报,启动公司的应急预案。
  不是这样—茫然
  这一天的时间,是茫然的,好似时间特别慢,又好似特别快,贺一鑫是在焦虑状态。小婉中午约他吃饭,他匆匆说,有客户了,就挂断了。小婉直觉,有什么不对。她问云白,云白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只说公司有些急事处理,一鑫是比较忙碌。
  五点的时候,武玲打电话,他们去了会计的老家,没有找到,也问了不少熟人,都说没联络过,她的声音有些哑了,贺经理,武玲说,怎么办,他们去哪了,怎么消失了。贺一鑫电话里声音还算沉稳,你先回来吧,公司会处理。
  一鑫放下电话,叫来许敏和云白,我们去集团吧。
  不是这样—震怒
  贺天辰是惊讶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汇报,一鑫说,我一直安排人在查找,想有个结论再说,总不能一联络不上人,就跑到公司吧,如果是一场误会,怎么处理。
  贺天辰对沈小明说,你去找王主任来。
  王阳很快到了,他也非常的惊讶,马上打江达的手机,手机关机,他又找了个熟人问,人家也联络不上,只是给了一个江达家的电话,也是没人接听。
  贺天辰在屋里来回的走动,看的出来,他非常的焦躁。
  不是这样—处理
  贺天辰最后的决定是,不对外说,集团这边也先瞒着,让一鑫先安排人办公章和财务章的挂失手续,
  云白庆幸公司的证件,在许敏那里,所以挂失手续的事,由许敏办理,并负责补办公章和财务章,这次一鑫表示,以后这些证章,他负责管理。
  他到是满意,父亲的决定,只要这件事,不对集团公开,就能保住他的面子,云白却有不同意见,贺董,这件事瞒不住,我们办挂失,要登报声明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这件事,只能拖,不可能瞒,而且瞒的时间太久了,流言更多,会更不利。
  一鑫有些不安。
  
  不是这样—暂时
  贺董一挥手,我知道,现在这是应急方案,我会安排人查找江达的下落,看看有没有消息,我只是缓一下,对集团是要有个解释的。
  许敏开口了,公司不准备报警吗,按现在看,江达肯定转走了公司的投资款。
  贺天辰皱眉,不能报警,影响太坏,会让人对天辰集团的管理有质疑,这是不允许的,我特意强调,这件事,你们不能外泄,回去和你们天达的人开会,都不许外传,否则开除。
  至于武玲,目前让她到人力上班,至于以后,过一段时间再说,他看看许敏,你现在开始招聘财务人员。
  许敏勉强点头,心里有些奇怪。
  
  
  不是这样—持续
  贺董留下了一鑫和王阳,让沈小明送许敏和云白回去。
  许敏和沈小明挺熟悉了,就说,小明,我和云白说几句话,你稍等,她拉了云白的手,云白,我总感觉贺董的态度有些怪,一鑫的态度,我理解,他是为了面子,可是贺董,不会只是为了面子,你不感觉奇怪吗。云白点头,是,不过,这不是我们要管的事,许敏听我一句劝,不要管那么多,按公司的意思做吧,过了这段时间,你如果不喜欢这里,我们一起离开,我反正是要离开的,天辰集团,不像外表那样。
  许敏点头,还是有些不情愿,云白,我总感觉,这事不是表面这样,云白马上看看远处的小明,许敏,不要说这样的话了,说到大天,这公司是贺天辰的,就算他有什么手段,那也是贺家的事,我们不必费这个心。
  不是这样—妥协
  许敏点头,她叹了口气,这不和她的作人品格,可是现实如此,她能如何。
  云白拉了她的手,两个女子,在夜色迷蒙的繁华都市里,都叹了口气,她们各有各的心事,却有一颗真诚的心。
  沈小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先送了许敏,然后是云白,云白一路沉默,沈小明突然说,云白,你是不是觉得这事奇怪,云白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意外,江总看上去像个做事的人,也能干,真不懂,好好的平台不用,这是做什么,自误前程。
  沈小明意味深长的说,也许,这是他要的前程。
  不是这样—惊讶
  付云白有些惊讶,小明的话,似乎话中有话,她想问什么,可是,她提醒自己,小明是贺天辰的心腹,不能随便说话,云白苦笑,人太复杂,真不知道,好好的日子不过,折腾什么。唉,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沈小明也叹了口气,是呀,好好的日子。
  云白下车的时候,小明说,云白,如果可能,还是早些离开天辰吧。云白点头,谢谢你。
  云白一夜想的很多,心事很乱,天明时,才微微睡去。
  到了公司,一鑫已经在那里,他的气色不好,不过表情还算稳重,他开了个会,大意是江总和会计有事请假了,武玲调动到人力部工作。
  
  不是这样—欺人
  许敏一直低头,开了会,就去办理相关的手续了。
  云白有些惊讶,一鑫的转变,现在的一鑫,突然有些陌生,他已经很会演戏了。
  云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相关的文件整理好了,给一鑫送过去。
  一鑫站在窗前发呆。
  看见云白,还有些茫然。
  云白放下文件和资料。
  一鑫突然说,云白,我这样对吗。
  云白点头,不能说对与错,这是商业行为,贺董可能有他的考虑。
  
  不是这样—条件
  一鑫说,我父亲的意思,这事压下去,当初办理的工商手续里,我是法人,也是大股东,找个理由,把公司注销了。
  然后再重新成立一家公司,投资款就说亏掉了,公司财务会有质疑,我父亲想办法解决。新的地产公司,他答应我和诚明合作,我想这样也好,总比把事情闹开来,公司形象受损,我是丢人现眼好,这样皆大欢喜。
  当然,也有条件,我把善后事宜处理好,我想了,武玲给她三个月的工资作补偿,但让她写个证明,证明天达公司,是业务亏损,而关闭的。
  
  不是这样—安置
  云白点头。
  这样很好,对公司对你,对大家都好。
  一鑫说,我的想法是新公司要成立,你和许敏,一个是办公室主任,一个是人力部的经理,她新招的会计,是给新公司招聘的。
  云白想拒绝,后来一想,如果和诚明合作,不妨留下来看看,反正,再合作的公司,自己把档案拿过来,和天辰就无关的。
  云白点头,好吧,我的意思呢,小婉不能总在家,虽然她想开咖啡馆,我感觉她不是经商的料,还是让她到新公司吧。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短信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条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