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拖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05   点击:


  不是这样—怀疑
  贺天辰这几天一直在忙。
  他现在找人在查王阳的一切,包括通话记录,包括和什么人接触。
  贺天辰重点是查王阳和江达的关系,从调查结果来看,江达和王阳并不直接认识,是通过江达的叔叔认识的,而江达原来在家房产公司,做到了常务副总的位置,人到是精明强干,他有一个朋友的父亲,是本市的一位领导,所以江达早就想进入本市的房产市场了。
  从资料上看,王阳没说假话。
  贺天辰回忆和江达的几次接触,应该说,这个人的工作能力是有的,他提出了,公司另成立一家金融公司,便于融资,这样后期开发的资金,才有保障,就不用集团再投入了,这个计划也没问题,事实上,金融公司已经成立了。法人是江达,他和一鑫各占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不是这样—接触
  从二人的接触上看,并不频繁。
  王阳的生活非常有规律,大多的时间都在公司,上班下班回家,在单位陪同自己的时间是最长的。
  贺天辰反复回忆王阳近一年来的变化,感觉一切正常,他和谢小婉在公司,也没有过多的往来,谁也不曾看出他们之前认识,他是她的恩人,这一层才让贺天辰害怕,王阳是个太出色的演员,完全骗过了自己。可是,目前来说,没有任何证据,单凭他之前认识谢小婉,就说人家居心叵测,这有些诛心,无凭无据如此处理他。他不是一般的员工,知道公司的事太多,或者说知道自己的事太多,包括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成立天达公司。
  是静是动,贺天辰犹豫着,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知难而退。
  不是这样—困惑
  一鑫说,他在咖啡馆见过王阳和叶婷,叶婷说,只是普通的喝咖啡,那天她刚来这,如果不是为了小婉,她不会来这,不会见贺天辰,当年既然说过,此生不见。她愿意兑现承诺,她不恨周静,过去的事,三个人自己的选择,她不想失信于周静。见到王阳,是因为王阳只是普通朋友。王阳是提过,让她留下来,和小婉生活在一起,何必一个人住在老家,在这里,和小婉互相照看。
  不过她当时就拒绝了,只要她生活在这个城市,周静就不会乐意,她不想节外生枝,尤其是在凤凰别墅,那里有贺家的另一套房子,她不想让周静误会她,王阳当时很失落,还说,她太固执了,没必要这样,几十年过去了。她何必自苦。何必对周静那样的人守什么承诺,周静就不配。
  不是这样—盘算
  贺天辰不能像王阳一样若无其事,尤其是日日相见,现在他走哪都带着沈小明,晚上吃饭,也都带着小明,他反复叮咛沈小明,不要和王阳过多的接触,沈小明有些疑惑,贺天辰淡淡的说,我现在只信你。
  沈小明没多问,他一向话少,感觉贺天辰和王阳之间有了问题,不过不是他要关心的事,他的任务就是做贺天辰的司机和保镖。他到不担心,会有人袭击贺天辰。只是他看的出来,贺天辰最近明显的紧张。
  这个工作好过从前监督周静,他不喜欢周静,可也不愿意监视周静,总感觉有些不光明磊落。
  他还是想着,有一天回到天达公司,做行政经理。
  
  不是这样—疏远
  现在贺天辰尽量在疏远王阳,另外提拔了一个人做办公室副主任,和天达公司的工作对接也转给了新提升的沈副主任,沈副主任做事认真,只是有些张扬跋扈,他和王阳原来有些小矛盾,贺天辰就是看中了这一点。王阳态度从容,丝毫没有不悦。
  贺天辰在公司的会议上,几次批评了王阳,说他做事太保守,没有进取精神,缺乏开拓性,表扬沈副主任,公司的人私下议论,贺天辰似乎在栽培沈副主任,有取代王阳的架式。
  王阳仍然沉得住气,表情温和做事踏实,很多人都还是比较愿意接受王阳,有的替他抱不平,感觉贺天辰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不优待公司元老。
  
  不是这样—看戏
  沈副主任挺奇怪付云白的存在,他有一天故意安排云白打印文件,付云白打印好后,他故意问,你的职务是什么,云白笑笑,我是王主任的助理,协助他的工作。沈副主任很吃惊,他还有助理吗,可我看你也不跟着王主任外出呀。付云白看看周围,大家表面上认真工作,但耳朵都立着,云白故意大声说,他不好意思指挥我,我是一鑫未婚妻的好姐妹,王主任那是照顾我。
  沈副主任这回是真的吃惊,贺经理要结婚了吗,新娘子是谁。
  付云白笑笑,满脸的自豪,老员工都认识,可能你也见过,谢小婉呀。
  沈副主任不说话了,他怀疑的看着付云白,在思索这话的可信度。
  
  不是这样—传言
  贺一鑫要娶灰姑娘的事,马上传播开来。沈小明听见了,他还不知道这事,没敢告诉贺天辰,但贺天辰还是知道了。
  贺天辰打通了云白的手机,你到我办公室来。
  贺天辰面沉似水,是你说一鑫要结婚了。
  付云白点头,是,我说的,沈副主任好奇我的存在,我就告诉了他。
  贺天辰很生气,你知道吗,这公司里的人,有些是周静安排过来的,你这样嚷嚷,怕她不知道吗。
  
  不是这样—早晚
  付云白笑笑,贺董,周静的手机在保姆手里,什么电话,她能接,什么电话不能接,你不能做主吗。
  贺天辰看看付云白,你到是聪明,你怎么知道保姆是我的人。
  付云白说,猜的。
  贺天辰不说话了,你认为,我应该让周静知道这事,付云白点头,你既然答应了,不想失信于叶婷吧。我给您个建议,你只要和周静说,她是希望要一个儿子喜欢的媳妇,还是希望一个故人出现。反正小婉也不住在贺园,有什么呀,刺激不到她。
  
  不是这样—试探
  贺天辰皱眉,我不想扯上叶婷,叶婷想过清静的日子,如果扯出她来,周静也许会另生事端。现在周静快出院了,我也不能总让她在医院。
  付云白微笑,贺董,如果有人偏让周静知道呢,比如王主任。
  贺天辰一愣,你怀疑王主任。
  付云白点头,当然了,王主任肯定对周静有意见,如果不是王主任,小婉可能真的就出国了,我相信小婉有一个时期,是打算离开这里,她一直想去巴黎,有机会,她不会放弃的。如果不是王阳,她不一定去而复返。
  
  不是这样—面目
  贺天辰点头,可能吧,不过,你都是猜测,没有证据。付云白点头,有些事,你永远没证据,除非当事人说,可是王主任不会自己说,小婉是个重情的人,王主任帮过她,她不会出卖王主任,所以永远没证据,可是天下的事,一定要证据吗。
  贺天辰若有所思。
  付云白说,和周静谈吧,有些事,你瞒着,瞒来瞒去,反而有麻烦,你和周静还是一家人,有些事,开诚布公的说清楚。免得让别人利用。
  
  不是这样—头疼
  贺天辰点头,我明天去接周静出院,我会找机会告诉她。不过,你不要在公司传播了,我还是不希望,员工议论此事。
  付云白点头,好吧,我也不想说,只是你应该说。
  贺天辰皱眉,付云白是在替小婉制造舆论,自己听到了风声,却没有制止,这证明,这桩婚事是真的,她要的是小婉名正严顺,不管小婉住在那里,她都是贺一鑫的妻子。
  贺天辰有些无奈。
  他后来和一鑫聊过,一鑫说,他对小婉的确有情,一直没忘记她,现在失而复得,他愿意结婚。
  
  不是这样—冲突
  贺天辰从医院里接了周静回家,到了家,他让保姆去做些贺一鑫爱吃的菜。周静到是挺高兴,一鑫呢,他知道我今天回来吗,为什么不在家。
  贺天辰想了想,开门见山吧,他今天去办手续了,结婚的手续。
  周静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和谁,谢小婉那个狐狸精吗,她又出现了,这个女人阴魂不散,拿了我那么多钱,又转了一圈,登堂入室。
  贺天辰叹了口气,我也不太赞成,不过一鑫愿意,你就算了吧,他们住在外面,不在贺园,你不要太激动,对你的身体不好。
  周静看着贺天辰,你为什么不阻止,这个女人会害了一鑫。
  贺天辰沉默,周静上前,给一鑫打电话,这婚不能结。贺天辰摇头,已经晚了,手续应该办了。
  
  不是这样—狂怒
  周静一把推开贺天辰,你安的什么心,把我弄进医院,让那个小狐狸和一鑫结婚,你要害死一鑫吗。你明知道我和她势不两立,你还这样,贺天辰你在报复,你在报复。
  保姆此时端来了水,走近周静,太太,先不要激动,喝点水,你的血压一会儿又高了。
  周静正无处发泄,拿过水,泼向贺天辰。
  贺天辰现在和周静在一起,高度紧张,早有防范,他往旁边闪去,有些水珠落在衣服上,还好不太厉害,他叹了口气,周静,是一鑫非要结婚的,你总明白吧,我本人也不看好小婉,他们并不合适。可是一鑫愿意呀,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小婉,叫得真甜蜜呀,贺天辰你安的什么心,还是你看上了那个小狐狸。
  
  不是这样—不可
  贺天辰震怒,想要上前,最终还是控制了情绪,我不和你谈了,你和你儿子自己谈吧,他转身对保姆说,拨通一鑫的电话,让她自己闹吧。
  一鑫正在登记大厅排队,电话响的时候,前面还有两个号,他看见母亲的电话,头皮有些发麻,终于还是接了,是周静的声音,一鑫,你回来,不许你登记,我不会让那个小贱人进贺园,你给我回来,要不然,我们断绝母子关系。
  一鑫有些头痛,看看身边的小婉,正微笑的望着他,今天的小婉,一身大红衣服,更显得美丽娇俏,小婉温柔的目光,满是依赖。
  一鑫这才有了勇气,妈,我们已经领了证,如果你不接受,我们不回贺园。
  
  不是这样—无力
  周静无力的放下电话。
  一时悲从中来,自己千宠万护养大的儿子,居然在人生大事上,和自己唱反调,不考虑自己的苦心。
  可是周静不肯就这样放弃。
  她走向贺天辰,让沈小明把车开过来,我去找一鑫,我不能允许他这样胡闹,毁了自己一辈子。
  贺天辰犹豫了一下,还是让沈小明过来。
  不是这样—一步
  沈小明故意把车开得慢些,奈何周静一直在催促,保姆一直在安抚周静,太太,不要这样,你身体吃不消。
  周静冲进大厅的时候,正赶上贺一鑫和小婉刚领了证,小婉一脸的喜悦,一鑫也非常的高兴,终于办了一件大事,自己不是负心汉了。这时候,周静冲了过来,小婉迎上前,甜甜的叫了声妈。周静扬手一个大耳光,小狐狸精,别叫我妈,我死也不会认你。
  一鑫忙过来,妈,你别这样,这是在外面,太丢人了。
  周静看见一鑫,一把抓紧一鑫,儿子,你怎么这样对妈,我是你妈呀,你一点不顾忌我的感受,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你就不要妈了吗。你忘记了妈,是怎么对你的。有了媳妇不要娘,你就这么不孝顺吗。你要逼死我吗。
  不是这样—恶毒
  贺一鑫看看周围,有些不安,妈,不要这样,有事我们回家说,好不好,我保证,除了这件事,我都依你。
  周静紧紧的抓着他,不行,就在这,你去把证退了,要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儿子,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今天出院,你不来接我,和这个狐狸精来登记,你眼里有妈妈吗。
  小婉站在一边,眼神复杂的看着周静,这个疯女人,还是如此。
  她当年害了姑姑,现在又来这一套,幸而贺一鑫不是贺天辰。
  小婉这时也走过来,拉住周静的手,妈,您别生气,一鑫一直惦记你,他真的非常孝顺,真的。你别冤枉他。
  周静看见小婉,马上火了,一把推开小婉,你给我滚的远些,我嫌你脏。
  
  不是这样—委屈
  小婉并不生气,只是泪光盈盈。
  望着一鑫,有些楚楚可怜。
  周边的年轻人纷纷指责周静,阿姨,什么年代了,你还干涉儿子的婚事,真是老封建,你还是回家养老去吧。
  有一个姑娘安慰小婉,别理她,自己过二人世界,这样的婆婆,可不能生活在一起,还不把你吃了呀。
  小婉只是点头,依然轻声哭泣。
  不是这样—离开
  有个小伙子上前拉开一鑫,好了新郎官,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赶紧哄媳妇去吧,你妈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等你们有了儿子,你妈就接受了,现在道理是讲不通的,赶紧走吧。
  小婉这时上前,拉了一鑫的手,一鑫,我们走吧,妈,正在生气,我们说什么也听不进去,过几天,妈消了气,我们再去看她老人家。
  小婉转身对周静说,妈,我们先走了,不惹你生气,过几天,我们回去看你。说完,她拉着一鑫走了,一鑫有些不忍,回头看母亲,中间隔了不少人,周静想冲过来,却有人劝她,阿姨,算了吧,儿大不由娘,不要折腾了,人家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你还闹腾,有什么用,现在那就是儿媳妇了。
  周静一时气愤,推开身边的人,你们知道什么,那个小狐狸精,不要脸,勾引我儿子,专门和我做对。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瞥嘴,阿姨,你还真自以为是,勾引你儿子,也是你儿子愿意,人家姑娘长得那么漂亮,是你儿子看上人家了吧。
  不是这样—安慰
  小婉拉着一鑫上了车,她这一年已经学会开车了,她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们先住在凤凰别墅吧,我姑把钥匙给了我,住在你的公寓里,怕你妈来闹,多丢面子。而且我不想刺激她,你说呢,一鑫点头,好吧,听你的。
  小婉说,我订了个旅行社,后天,我们去旅行,不贵。来回两万多,一鑫点头,他的那些卡,都给了小婉,其中包括他卖了包和表的那张卡。贺天辰后来还是给了他一张存折,上面有五十万,说是他结婚的费用,他想了想,还是给了父亲,您先保管吧,我现在钱够。
  贺一鑫明白,婚礼是不能办的,母亲的闹腾,如果办婚礼,一定会出麻烦,既然不办婚礼,余下的花费不多,他说动了小婉旅行结婚,小婉也善解人意,马上点头。说只要是和他在一起,有没有婚礼,无所谓,只要能让婆婆满意,她愿意委屈自己,不过婚纱照是要拍的。
  不是这样—绝食
  周静在众人的嘲讽中被保姆带走了。
  沈小明一直没进大厅,他嫌丢人。现在看周静出来,忙开了车门,周静对沈小明一直不满意,此时更是怪他没进去,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小明,沈小明已经看惯了她的表情,不以为然。
  周静在车里盘算,生气没用,闹腾没用,可是她不能向那个女人低头,她不相信儿子心里没她,都是让那个女人给害的。
  她一进家门,就对贺天辰说,你给一鑫打电话,你告诉他,他要是不回来,我就绝食。
  贺天辰打一鑫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他转向周静,一鑫的手机关机了,你不用绝食,演那个戏,没用。
  
  不是这样—认真
  周静认真的说,我不是演戏,我现在是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我真的绝食。你怎么找到他是你的事,要不,你就看我死吧。
  晚饭周静没吃,贺天辰不以为然。
  第二天贺天辰照常上班,到了午后,保姆来电话,先生,太太早饭午饭都没吃,这样下去不行呀。
  贺天辰皱眉,我也没办法,一鑫的手机关了。
  保姆叹气,可怎么办呀,一鑫也狠心了。
  贺天辰放下电话,这事,要不要管。
  
  不是这样—拖延
  谢小婉结婚是和云白提了的,告诉云白,他们不办婚礼了,出国旅行好了。
  白云真心祝福。
  小婉,你要珍惜,你们的婚姻来之不易,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没有什么比你的老公重要,比一个幸福的家庭更重要,别的人,别的事,都过去了。
  云白意有所指。
  小婉装作听不懂,那当然了,我会好好过日子,你尽管放心吧,你要不放心,和我们一起去旅行。
  
  不是这样--事态
  贺天辰还是找来了付云白,周静闹绝食,你说怎么办,是告诉一鑫,还是不告诉。
  付云白马上摇头,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太老套了,不能妥协,要是低了头,以后周静总用这一招,你怎么办,一鑫不可能永远不独立。什么都让周静操纵。
  贺天辰看着云白,不是你妈,你到是不当回事。
  云白笑笑,贺董,你冷静些,周静就是要死一回心,才知道,别人不是她的木偶,一鑫是独立的个体,这样折腾不管用。她就是一直太顺了,总想操纵别人的命运,若不如意,就要死要活的。
  贺天辰点头,好吧,这次,就让她死一回心。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暗示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勉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作为母亲,适当的放手也是放过自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