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暗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03   点击:


  不是这样—猜测
  一鑫的眼神落在美人身上,又闪开了,这个女人,这个年纪,如此的美丽,美丽之外的柔和,才更让人心仪,难怪父亲多年牵挂。错过这样的一个人,是不是此生的最大遗憾。如果能修补这个遗憾,父亲会不会,和她在一起,她和母亲比起来,好似明珠美玉。
  一鑫替母亲悲哀,母亲富贵不缺,可是少了些从容平和,多了些戾气,为什么,母亲不能学学人家。
  他看着父亲,似乎他和美人挺般配,只是细看下来,父亲的脸上多了些算计,和人家也不是一个等级。
  付云白也打量着美人,看上去,她和小婉有几分像,突然间,她想,难道小婉和美人是亲戚。可是谢家的人,她见过几个,没有这位。小婉有一张全家福,也没有她。她是谢家的人吗。
  
  不是这样—成全
  美人看着云白,云白,我看过小婉的日记,知道你,谢谢你,来到这里,为了她。
  付云白想,她果然是小婉的家人,云白斟酌着开口,我怎么称呼您,是叫姐姐,还是阿姨,美人笑笑,和小婉一样,叫我表姑吧。我是她的表姑,我姓叶。
  表姑,云白艰难的开口。
  您在这里,您是贺董的故人。
  美人笑笑,谢谢你用故人这个词,这比情人好。有情还累此生,无情也罢。
  她看向一鑫,一鑫有些不好意思,叶阿姨,我无意冒犯您,我只是对父亲有些不理解。他瞒着我太多的事。
  美人看看贺天辰,天辰,一直这样,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过这样的事,不愿意晚辈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母亲,肯定也不愿意你知道。
  
  不是这样—不提
  贺一鑫试探的问,您是叶婷,我看见过你相片,在我父亲的书房里,那时候的您也美,现在更美。
  叶婷点头。
  看看贺天辰,目光中有遗憾有伤感,也有柔情。
  这种目光让人心动。
  贺天辰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少了些防备。
  
  不是这样—话题
  叶婷看着贺一鑫,一鑫,你愿意娶小婉吗。贺一鑫没有看父亲,只是看了一眼云白,点点头,我愿意,我愿意担当这个责任。
  叶婷说,你不怕父母反对,也要这么做,离开贺家也情愿吗。
  贺一鑫点头,我愿意。
  叶婷点点头,目中有赞叹的意味,你比你父亲重情,是个好孩子。
  她又说,哪怕没有孩子。
  一鑫一愣,有孩子呀,怎么没有。我们有孩子。
  
  不是这样—惊变
  叶婷痛苦的摇摇头,没有孩子,孩子的事,是小婉欺骗了你,她不是有心,她从机场回来的时候,是有了孩子,可是和你母亲争执中,受了伤,孩子没保住,她不甘心,才编了孩子的事,照片是电脑合成的,用你的相片和她的相片,合成的,有一个软件,可以做到。
  几个人的心情各异,云白有些难过,贺天辰松了口气,如果只是安抚谢小婉要容易的多,一鑫有些茫然,然后还是点头,我也愿意,我对小婉是真心的,只要她还爱我,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愿意。
  贺天辰看向一鑫,一鑫,现在不一样了,你们一年多不见了,你要冷静些。
  贺一鑫固执的说,我对小婉是真心的,我愿意。
  不是这样—原谅
  叶婷说,你不怪她欺骗你吗。
  贺一鑫摇头,我不怪她,我知道她是伤心。
  叶婷叹了口气,你到是个长情的孩子。
  她转向贺天辰,不能成全孩子吗,一定要一鑫遗憾吗。
  贺天辰面对叶婷,有些犹豫,他说不出那个不字,只是轻声说,周静不会乐意的,我不希望,家里闹意见。
  不是这样—反对
  贺一鑫打断父亲的话,爸爸,我和妈妈谈,就算离家,我也要坚持我的选择,你不要拿妈妈的话说事了,你们做事,一直各顾各的,并不投缘,你不要说,你是为了妈妈的感受,才反对,你自己不愿意,就说你的想法。
  贺天辰有些狼狈的看看叶婷,一鑫,你不要固执了,你说不动你母亲,你不要自以为是了,你真的要离开贺家吗。
  一鑫点头,目光坚定,对。
  我愿意,自己的事自己做主。
  
  不是这样—支援
  贺天辰把目光投在付云白身上,云白,现在不存在孩子的问题了,你劝劝一鑫,你认为他们合适吗。一鑫是孩子气,可是这真不是为了小婉好。
  付云白看看一鑫,她下意识的点点头,她现在有些怀疑小婉对一鑫的感情,一鑫现在的冲动,不知是为了情,还是为了义,她终于开口,一鑫,先不要这样,你和小婉见面谈谈,再决定吧。
  贺一鑫没说什么,只是看向叶婷,表姑,我见见小婉吧。我和她谈,我相信,她愿意嫁我。
  叶婷点头,就是因为她愿意,我才和你说。
  不是这样—怀疑
  叶婷看向一鑫的目光,非常的温柔,一鑫,不要勉强自己,这件事,无关对错,你怎么选,都有道理。我理解你。我知道你母亲对你的好,她剖腹产生下你,再不能有别的孩子了,一直视你为生命,你要是因此而放弃小婉,我会劝小婉离开。
  一鑫有些动容,仍然固执的说,我想好了,我不后悔。
  叶婷说,你上楼吧,到了二楼左转,第一个房间,你们谈吧。
  一鑫起身,走到楼梯那里,突然回头,表姑,你是不是前几天,去过绿岛咖啡馆。
  叶婷点头,一鑫说,你和王叔叔认识吗。
  
  
  不是这样—原来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
  果然如此。
  一鑫上楼去了,贺天辰突然说,婷婷,你和王阳一直有联络。
  叶婷叹了口气,是的。
  贺天辰的大脑飞快的思索。
  小婉是你的亲戚,王阳和你有联络。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不是这样—难言
  叶婷说,有些事,是巧合,不要想太多了。
  贺天辰摇头,不可能这么巧合,是王阳安排的小婉进入公司对不对。
  叶婷点头。
  贺天辰有些不解,为什么,他就是为了让小婉和一鑫在一起,然后好气周静吗,他怎么知道一鑫会爱上小婉,一鑫之前,在任何事上,都是听话的。如果一鑫不爱小婉,或者听从了周静的话,放弃小婉呢。
  叶婷苦笑,他不是想让一鑫心动,是想让你心动。你没感觉,小婉和我有几分像吗。
  不是这样—荒谬
  贺天辰有些愤怒,他太小看了我,在我眼中,你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代替你。而且,他想说,就是你,我当年也放弃了。
  这话让叶婷说了,就是我,你也一样没有心动,不过是动心。
  贺天辰有些不好意思,叶婷,对不起。
  叶婷摇头,没什么,你有选择的权利,我还是这句话,一鑫也有。
  贺天辰皱眉,王阳这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他妻子车祸的事,他报复周静吗。
  
  不是这样—前因
  叶婷点头,是的。
  那个醉驾的亲戚,是替周静出去办事,人家当时喝了酒,不想去,周静非要让他跑一趟。后来出了事,亲戚也挺害怕,让周静想办法,周静才说服了王阳。
  贺天辰说,就是为了这个。
  叶婷欲言又止。
  天辰,这个理由完全说的过去。
  有些事,你不要怪别人,你如果没私心,就不会吃亏。
  不是这样—不止
  贺天辰在沉吟,婷婷,王阳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叶婷叹了口气,我答应替他保密,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记得我的话,你无私心,就不吃亏。
  贺天辰却有些不安。
  他提了另一个问题,小婉是真的爱一鑫吗,还是另有所图。
  叶婷坚定的说,小婉最初来这里,只是找份不错的工作,没有别的意思。叶婷看看云白,小婉受过王阳的资助,小婉父亲再婚后,对小婉的学费一直拖着,后来是王阳帮了忙,当然,她转向云白,你也是受益人,小婉给你的钱里,有一部分是王阳出的。
  云白恍然。
  
  不是这样—算计
  可是,贺天辰不能不怀疑,现在王阳在他的心里,变得非常的可怕,他想到了,王阳引入的江达,他有些不安。在天达公司的问题上,他是有私心的。这是他的资本,会不会王阳早已经看穿了他心思。
  贺天辰真的想,马上见到王阳,质问他,可是质问什么,目前来说,王阳并没有做什么违规的事,如果说算计他,还有些影子。
  他本想马上离开,目前的局面一团乱,当着叶婷的面,他说不出反对贺一鑫和小婉在一起的话,小婉是叶婷的亲戚,这关系不同,他欠叶婷的,一心想补过,可是同意这门婚事,他又不甘心,他和周静都一样,希望一鑫找个好的妻子,只是好的标准不一样,他看重女方本人的能力,而周静看中女方的家世,但不管从哪个角度,小婉都不合适。
  
  不是这样—不安
  这时候,楼上有了动静,一鑫和小婉手拉着手出现在客厅,小婉依然很美丽,她的头型,和叶婷有些像,这样看起来,她和叶婷的确有几分相像,只是气质差别太多,她身上有青春的气息,却少了份优雅平和。
  一鑫上前,爸爸,表姑,我和小婉商量好了,我们会在最近结婚,请大家喝我们的喜酒,我会和母亲谈,爸爸,希望你帮助我,达成我的心愿,我不想做个负心人。爸爸,他语气诚恳,我不想多年后,拿着一个女人的照片,去感受遗憾。
  贺天辰眉峰一动,叹了口气,勉强点头,好吧,我会做你母亲的工作,估计没什么效果,不要和你母亲提小婉和叶婷的关系,那样会更复杂,事情更难办。
  不是这样—温柔
  小婉到是神情平静,很温柔的样子,一脸的幸福。
  她走上前,谢谢贺叔叔。
  贺天辰看看小婉,只是点点头。
  想到王阳利用小婉接近自己,总有些不爽。
  王阳,费那么大的劲,不会只是如此简单的谋算,就是为了让自己心动,让周静不安,这个理由,似乎说不过去。
  贺天辰起身,小婉,既然你和一鑫准备结婚,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如果周静不乐意,你们可以先住在外面,我答应你们,会做她的工作。记住小婉,你现在是贺家的人了,我们是一家人,不要做伤害家人的事,一鑫对你,是有情份的。
  
  不是这样—欢喜
  半个小时后,贺家父子离去,云白和小婉在花园里散步。小婉出其的沉默,云白奇怪,你怎么了,小婉,你应该高兴呀,贺天辰既然答应了,那就不用担忧了,时间长了,周静自然会妥协,你不知道周静多惯一鑫,你放心,早晚你光明正大的进贺家。
  小婉微笑,是,我应该高兴,一鑫在乎我,这是我没想到的,我以为,他就是个花花公子,现在看来,他是有情意的。
  付云白拍拍小婉的手,对呀,这就好了,皆大欢喜,你也是苦尽甘来,以后,会一切顺利,越来越好的。小婉,你是个有福气的人,相信自己。
  小婉却有些茫然,会吗,福气。福气。
  
  不是这样—晚饭
  晚饭是和叶婷一起吃的,付云白故意赖在这里,她喜欢叶婷身上的风度,有些崇拜的样子,愿意和叶婷多呆在一起。反正,现在天辰集团的工作,可上可不上的。
  叶婷对云白也非常的友好,一直赞云白有情有义,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云白脸微微红了,哪里呀,阿姨,我是小婉的好姐妹,自然要过来。
  叶婷说,云白,小婉没什么好朋友,你们情同姐妹,要互相帮助,既然小婉在这里,你也在这吧,这个别墅,随时欢迎你来住,现在小婉住在这里,你可以搬来和她做伴,我过几天就回去了。
  不是这样—月下
  付云白欢喜极了。
  这一夜,她就留下了,小婉安排她在客房,付云白本想和小婉在同一个房间,后来看小婉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就没多说。
  晚上睡了一觉醒来,看见窗外的星星,一时童心大起,一个人溜出了房门,到花园里走走,月光照在花木上,另有一番情致。
  付云白在石椅子上坐下来,感受着月下的温柔。
  突然她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侧耳倾听。
  
  不是这样—惊讶
  云白听出了是小婉的声音,声音很低,似乎是在那棵梧桐树下,云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小婉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我不考虑,我想结婚。
  对方似乎在说什么,小婉似乎在考虑,过了一会儿,小婉说,我考虑考虑,一鑫对我那么好,我不能不顾忌他的感受,周静是周静,我又不和周静在一起生活,你不要说了,你想干什么是你的事,但是我不能这样,我现在是贺家的人,我不能伤害一鑫。
  小婉后来终于不耐烦了,好了好了,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答应帮你的忙,我帮了不少了,我都失去了孩子,还不够吗,我不许你利用一鑫,不许,我不和你讲了,我要回去了,我表姑还在这。
  
  不是这样—藏身
  付云白躲在一边,看小婉回了别墅。
  云白叹了口气,小婉,你真的有事,瞒着我们,那个让你针对贺家的人,应该是王阳。难怪贺天辰一直强调,你现在是贺家的人,他估计已经想到了这出好戏的导演是谁了。小婉收手吧,否则,你会失去一鑫。
  付云白轻悄悄回了客房。
  一夜不得好睡,天亮的时候,她收拾好了,想想,还是和叶婷打个招呼,她还是回天辰集团上班,好好研究一下王阳。
  
  不是这样—试探
  早饭是叶婷做的,色香味俱全,付云白吃得极好,表姑,你真厉害,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太完美了,你是我的偶像。
  叶婷微笑。
  付云白吃了早饭,对小婉说,小婉,我要回去上班了,我现在集团工作,我的领导是王阳,他管得不严,不过我也不能不自觉,今天要回去上班了,你呢。
  小婉听到王阳的名字,眉头皱了一下,我呀,我今天上午去美容院,中午约了一鑫吃饭,我们商量一下结婚的事。
  不是这样—暗示
  付云白羡慕的说,好呀,新娘子,好好享受甜蜜时光,有个帅哥做男朋友,是蛮好的,走哪都让人羡慕,你是贺家的人了,祝福你。
  小婉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叶婷若有所思。
  小婉上楼去了,付云白准备出门,叶婷走过来,云白,你和小婉是朋友,多劝劝她,我总感觉这个孩子,有心事,她让我来,帮着谈结婚的事,我不能不来,虽然我不看好这门婚事,可是我不能不成全她的心愿。
  云白点头,表姑你放心,我会劝她的。您也劝劝她,既然一鑫是真心的,就放下一切,好好结婚,过自己的日子,报恩的方式有多种,不一定非要伤害别人。
  
  不是这样—提醒
  付云白走了。别墅又恢复了清静。
  叶婷收拾好行李,小婉马上挽留,姑姑,你不要走,起码看我结婚了,你再走,好不好,你在这,我心里踏实,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叶婷摇头,小婉,你放心,贺天辰既然答应了,不会反悔,我不能在这,如果周静知道我在这,会刺激她,不能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你明白吗,孩子,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来之不易,幸而一鑫有情,没有辜负了你。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你的幸福最重要。
  叶婷拍拍小婉的肩,云白是个好孩子,有事多和她商量。她是你的朋友。
  
  不是这样—从容
  在公司里见过王阳,付云白从这张老实忠厚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算计的样子,想想,人家也算自己的恩人,她格外客气。只是她真的不希望,任何人影响小婉的婚事,既然小婉要进贺家,那结婚是最重要的事。
  付云白继续在别人疑惑的目光里,上上网喝喝茶,在集团混日子,她的想法是,只要小婉和一鑫结了婚,她就离开天辰集团,另找份工作好了,不在天辰让贺天辰看着头疼,他知道贺天辰不喜欢自己。
  付云白的从容,到让王阳另眼相看,这到是个可以做事的人,起码人家脸皮够厚。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反感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拖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