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筹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4   点击:


  不是这样—叹息
  付云白满心的叹息,坐到了贺天辰面前,她知道,这是一场艰难的谈判,其实在贺天辰眼中,她本没有谈判的资格。
  如果不是为了贺一鑫,他不会这么礼遇她,也好,他还是个有弱点的人。
  贺天辰主动给付云白倒茶,付小姐,我希望,你是个聪明人,我们能达成某些协议。
  付云白接了茶,礼貌致谢。
  不是这样—差距
  这一瞬间,贺天辰对这个女孩子,有了一种莫名的好感,自己在这个年纪,还没有如此的冷静,他不明白,是什么经历,让她如此的平静。难怪她看不上一鑫,一鑫和她比,还是太孩子气。
  他唯一放心的就是,付云白不喜欢一鑫,现在想想,也许是遗憾,如果她真的喜欢一鑫,他到乐得成全,他始终认为,一个人的智商和情商才是最重要的。
  他沉默着,不知如何开口。
  终于,他开口了。
  
  不是这样—开口
  贺天辰的语调还是那么不紧不慢,有些低沉,他的嗓子有些沙哑,但有磁性,所以并不难听。
  贺天辰说,付小姐,我先声明一点,我说的任何话,都是想解决问题,无意伤害谁,或者针对谁,不要误解。就是爱钱,也没什么不对,没钱不能生存。为了生存所做的一切,我都能理解,也很尊重。
  付云白放下茶杯,贺董,我一直非常敬重您,起码您肯心平气和的和我说话,愿意和我分析一些事,不是上来,就喊一句狐狸精。
  贺天辰微微叹息,周静就是这样,所有年轻的小姑娘,都这么喊,你不必介意。付云白也笑笑,没有,我不介意,这是一种夸奖,其时我整容之前,一点不漂亮,难看在下巴上,太方,有些男性化,那时候,真没人给我这个称呼,现在有人这么叫,真是一种赞扬,证明我漂亮了。我挺高兴的。
  不是这样—气氛
  有这个开场白,气氛到轻松了不少,没有那么沉闷,这一刻,贺天辰由衷的佩服,这个小姑娘调节气氛的能力,她始终不卑不亢,这一瞬间有些怀疑,保姆说,付云白气得周静发疯,他在想,看的出来付云白长于调节气氛,控制情绪,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付云白在周静面前,没有费心周旋,她是厌恶周静,对周静有些敌意。
  这也可以理解,女人对女人,总是少些宽容,比如周静对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好像天生带了厌恶,读《红楼梦》时感叹王夫人就是和天下美女有仇,看到自己的夫人,也是如此,到也合理。
  不是这样—主题
  贺天辰说,你这样理解,我很高兴,起码你不钻牛角尖了,有些话,换个角度想想,果然另一重意思。
  可惜,小婉不像你这样,有一次周静这样骂她,她哭了半天,眼睛都肿了,一鑫无计可施,也陪着掉眼泪,那一刻,我就感觉,他们不合适。一对夫妻,不能互相鼓励,有了事,一块掉泪,够感人,也够无力。而且一鑫,永远解决不了母亲的问题,婆媳关系,成了他的难题。
  付云白反问,你说一鑫是妈宝男。
  对,贺天辰肯定的说,这是一鑫的问题,可能以后会好些,现在,我看他成长了不少。
  
  不是这样—承诺
  贺天辰回到正题,小婉的事,我很遗憾,不过你放心,我也要个结果,不会这么不明不白,尤其是,可能她还有贺家的孩子,因为没有见到她本人,也没有医院的证明,我只能说也许。不是确定。
  付云白点头。
  贺天辰说,我会查个究竟,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这件事,和贺家有关,我也要给一鑫个答案,否则,他心里过不去,我不希望,他一生为这件事纠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请相信,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承诺。
  不是这样—条件
  付云白,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了,也劝劝一鑫,不要管了,你们弄不出什么结果,你们找来了谢磊,结果如何,谢磊为钱而走。有什么意义。牵扯的人越多,反而影响我的精力。
  贺天辰拿出一张卡,付小姐是个聪明人,这样岂不更好。
  付云白拿起卡,看了看,又放下。
  贺董,你以前给我钱,我要,我认为那是我的劳动所得,我有监督贺经理的工作,可这张卡,我不能要,我为小婉而来,不是用她挣钱。
  不是这样—心迹
  付云白又说,贺董不要误会,我理解你的想法,请听一下我的看法。
  我来这里,只是关心我的朋友,我不会做打击贺家的事,当然如果有什么意外,贺家的某位人物,如果犯了法,我相信,贺董也不会和法律对抗。当然我相信一鑫,不会有过激行为。这点你放心。
  我是小婉的朋友,不是天辰集团的商业竞争对手,这一点您大可放心。
  
  不是这样—说服
  贺董,您没必要把我当成敌人,现在的一鑫已经长大了,不是从前的一鑫,他不可能放弃对小婉的关注,这件事,谁也说不服他,与其让他一个人折腾,不如我帮她,起码我能控制事态,不会引起不必要麻烦。您用我,大可放心。对小婉的关注,我们是一致的。
  贺天辰摇头,我有我的办法,你们的参与,只会添乱。
  付云白在思索,自己和一鑫知道的,贺天辰都知道,可是贺天辰知道的,自己却不知情,他一直不让自己介入,只有一种可能,贺天辰没有结果,但他怕结果不能控制,到时候,自己会和他针锋相对。
  不是这样—诚恳
  付云白叹了口气,贺董,我也三十了,不是冲动的人,有些事,我也会权衡,只要不是人命,一切皆可谈,小婉不会非要赖着嫁入贺家,这样的婆婆,有什么可非要坚持的。贺一鑫根本不能调解婆媳问题,并不可靠,如果当时我在小婉身边,我早劝她放手了,我不知道她是爱情冲昏了头,还是为了什么,但我相信,她是一个绝对善良的女孩子。我能保证。
  贺天辰明白了付云白,不会放弃,但她开出了条件,只要不是生死的问题,她都不会无理取闹,而且可以说服小婉离开一鑫。哪怕是有了一鑫的孩子。
  不是这样—心动
  贺天辰曾经考虑过,如果谢小婉真的带了贺一鑫的孩子出现,怎么办,让他们结婚,周静死都不会同意,也许会抢孩子,也许置之不理,如果不让他们结婚,一鑫心里过不去,肯定是两难的结果。
  如果付云白能说服谢小婉,拿钱走人,也许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从他目前掌握的消息来看,谢小婉当时是离开了,老宋肯定了,看见谢小婉出了公园的门,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本来想跟,可是考虑到周静,才没有。
  不是这样—考虑
  他在思索付云白的话是真是假。
  云白,他换了称呼,你想过吗,你不是小婉,你能做她的主吗,她带子归来,如何会轻易放弃这桩婚姻,这桩婚姻里,我相信有爱情的成份,但到了现在,爱情也是百孔千疮。仅凭一个孩子,得到一个婚姻,难度太大,几乎不可能,可是她会放手吗。
  付云白想了一下,她也许不会,我会劝她放手,拿到足够的钱,养大孩子,如果以后遇到了合适的,嫁给爱情。
  不是这样—好处
  付云白热切的望着贺天辰,贺董,你需要一个调解人,不管是一鑫,还是小婉,我是他们的朋友,是最合适的人,没人比我合适。
  贺天辰在考虑。
  以目前了解的资料,谢小婉是有可能,躲起来生了孩子,不知道她听了谁的话,以为母凭子贵,就能嫁入贺家。
  他真不明白,一个温柔俏丽的女人,怎么会突然执迷不悟,非要做贺家的儿媳妇,他相信她爱一鑫,可是贺家有什么好,周静那样的婆婆,如何相处。一鑫没有和母亲决裂的胆气和想法。
  不是这样—解决
  贺天辰说,好吧,你的话有道理,不过,我们有协议,你必须劝阻一鑫不要再参与此事,管好他,我不想他生事。
  付云白皱眉,为什么,这事绕不开他,让他参与,免得他自作聪明,我估计,他也会找人调查。
  贺天辰沉默,我的底线是不让一鑫知情,我不打算让他见谢小婉,如果能说动谢小婉,他们不见的好。
  付云白明白了,贺天辰根本不打算让贺一鑫见小婉,不会承认小婉和她的孩子,他和周静一样,都不给当事人机会,都想用钱解决。
  
  不是这样—心寒
  付云白虽然也不希望小婉嫁入贺家,可是仍然不愿意,贺家如此对待小婉,她有些心寒。但她明白,她不是贺一鑫,不管是周静和贺天辰,对她没有容忍度,目前来讲,贺天辰掌握的信息最多,不能得罪他。
  付云白坐直了身子,表情郑重,贺董,我明白了,您也不会给小婉机会进入贺家,我懂了,如果我有机会,我一定劝小婉放手,离开这个地方,重新生活。她值得被人尊重的人生。一鑫那里,我尽量劝他,不要和您为敌,如果他有本事说服你,那是他的本事。
  不是这样—阻止
  贺天辰点头,你很聪明,这很好,我不喜欢和笨人打交道。
  他把卡,放到付云白手中,这是你应得的。
  付云白接过卡,我去做事了。
  走到门边,看见那盆草。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夙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念罢,转身看向贺天辰,贺董,你是一个懂感情的人,如果小婉却有深情,你也不给一丝机会吗。
  不是这样—机缘
  贺天辰喃喃,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他眼神有些迷蒙,也只一瞬间,又坚定起来,深情不是一个人的,你感觉,一鑫有深情吗,如果有,你就不用来这里了,他早就发现联络不上小婉了。
  付云白愣住了,难道这场感情,是小婉的一相情愿。
  贺天辰说,我成全爱情,不成全一相情愿。
  一相情愿,付云白叹了口气,她的确忽略了贺一鑫的态度。
  
  不是这样—忽略
  付云白匆匆离开。
  她现在可以肯定,贺一鑫的行动,贺董都知道,现在必须阻止他的行动,起码要让他延后,不如此,她就不能留下来。
  付云白给一鑫打电话,我要重要的事找你,你在哪。
  贺一鑫正往诚明公司走,他说,苏天明回来了,我要过去一下。
  付云白马上说,你在他们公司附近的那个茶馆等我,我有要事,先不要见苏天明。
  贺一鑫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答应了。
  不是这样—印象
  二人见面,付云白要了一壶茉莉花茶,所有的茶里,她爱的到是这种常见的花茶,有种花香,让她感到舒服。
  曾经和小婉喝茶的时光,还能不能重现。
  贺一鑫有些奇怪,你有什么急事,我都约了苏天明。他时间很紧的。
  付云白说,一鑫,先不要救助于苏天明,他毕竟是外人,有些事,让别人知道不好,何况诚明也是地产公司,大家在一个圈子里,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你还想着日后和苏天明合作,你不想给他留个坏印象吧。
  
  不是这样—也许
  贺一鑫有些犹豫。
  形象,他心里一沉。
  云白,你什么意思,你不是非常着急吗,不找苏天明,我的人脉还是差了点,你不着急吗。
  付云白慢慢的喝了一口茶。
  苏天明凭什么帮你,还要与你父亲为敌,你爸爸是不想这事传开来,你现在这样做,是完全和他相反的意图,你这样会让苏天明为难。
  贺一鑫反问,也许我爸爸,干涉不了苏天明的行动。
  
  不是这样—分析
  付云白说,你爸爸如果用地产的资源置换呢,苏天明怎么选,不要让人为难,这样他无论怎样选,都是痛苦,要么失去机会,要么失去朋友。
  贺一鑫低头。
  付云白劝他,一鑫,你与其求外人,不如求你爸爸。你明知道,他事事走在你前面,何必和他置气,求外人去。
  贺一鑫有些为难。我,在他面前,没什么话语权,他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如果考虑,就不会一直不让我插手。
  不是这样—方式
  付云白说,那是你的方法不对,没让他相信你,他不相信你的处事方法,担心你坏事,才事事瞒了你,如果你给他信心,你总要尝试一下,行不通,再说。
  贺一鑫双手乱摇,不可能,我试过多少次了,他总以为我是小孩子,根本不给我机会。
  付云白低低的声音说,那你和他交换。
  贺一鑫奇怪,我有什么筹码。
  付云白抬头观望,确定四下无人,抓过一鑫的手,在他手心写了几个字。
  一鑫好似明白了,一愣,你确定这个筹码可以。
  不是这样—筹码
  付云白点头,你不也有怀疑吗。
  贺一鑫低头,这是个机会,可是会不会惹怒我爸爸,他最恨人家要挟他。
  付云白叹了口气,你找苏天明,他一样会生气。
  贺一鑫把茶一饮而尽,好吧,我试试。希望能有用。
  可是,他有些苦恼,我还是想好好做事。
  付云白安慰他,你怕什么,天辰早晚是你的。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点头

下一篇: 《 不是这样---警告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豪门难嫁,在利益与虚荣面前,爱情往往是苍白的。不管付云白为小婉如何争取,最终怕是曲终人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