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警告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4   点击:


  不是这样—阶段
  付云白劝他,凡事有个阶段性,你想想,眼前你怎么好和你父亲在公司的事务上相争,不如让一步,不让也得让,比如天达公司是怎么成立的,你做得了主吗,对于公司的业务如何运营,你一窍不通,资金如何筹集使用管理,你也不明白,你现在就是半瓶子醋,有太多要学习的东西,所以不如用这个,和你父亲做些交换,天辰日后,总要由你负责,不急于一时。
  贺一鑫本不是非常固执的人,对于权利也没太大的渴望,只是想做点事证明自己,既然付云白这么讲了,他感觉有理,想了想,好吧。希望能管用,如果我父亲,还是不同意,付云白说,你告诉他,你是天辰的股东,有你母亲的授权书,你是可以行使某些权限的。
  不是这样—权限
  贺一鑫点头,好吧,我最近总和他谈话,这一个月谈的太多了,我都快烦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看他,有时候和我母亲一样的固执,听不进人劝,他叹了口气,我都被折腾老了。
  付云白苦笑,你才是年轻人,要老也是我们老了,你的人生,才是阳光灿烂,我都快,无计可施了。
  贺一鑫伸了伸懒腰,看看付云白,你很年轻呀,而且做事有想法有主意,我挺羡慕你,知道自己做什么要什么,和苏天明一样。
  不是这样—感伤
  付云白叹息一声,你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父母不管怎样,是爱护你的,想让你幸福,他们对你真是掏心掏肺,好多人有父母等于没父母,你不要不知足了。
  贺一鑫心中一动,云白,说说,你和小婉的事吧,你们的感情为什么那么好,不像普通的闺蜜。
  付云白眼神有些伤感,我们是同病相怜。
  我们的家庭都是父母离异,他跟着父亲,我跟着母亲,我妈身体还不好,上大学的时候,我都犹豫不要上了,所有的费用都要自筹,小婉的父亲再婚后,继母就不大喜欢她,不过她乖巧,嘴甜,人也勤快,继母有些无可下手。找不出毛病。小婉的父亲,收入不低,所以供小婉上大学没问题,小婉鼓励我,上大学是必须的,是一生的大事,我的学费,是她出的。
  不是这样—友情
  我后来才知道,小婉从大二开始打工,大二那年,她父亲病了一场,收入也不如从前了,继母乘机断了她的生活费,幸而她的学费,早在两年前,和父亲要了出来,只是生活费也是一笔钱,她之前存了些,后来打工的收入,其实是帮了我。我那时也找过工作,一则是时间短,二是我脾气不好,不如小婉好找工作,她模样漂亮,人也机灵,收入比我高。
  如果没有小婉的帮助和鼓励,我可能早放弃了。
  小婉像个仙女一样,心善人美。
  
  不是这样—气愤
  付云白说完了,突然愤怒起来,你妈妈,就是看她不顺眼,我真的不明白,她懂小婉吗,知道小婉是一个怎样的人吗,她根本轻视她,只因为她不是富二代吗,贺一鑫,其实论生存能力,论对人的好,你根本不如小婉,要我看,不是她配不上你,是你配不上她,你家还挑三挑四的,你父亲态度好些,可也不赞成小婉嫁你。你父母骨子里是一样的。
  付云白不知不觉,眼泪掉了下来。
  贺一鑫有些失措。这些事,这些人,好似离他很远,有人为了上大学的费用,而打工,他见过不少,可是两个小姑娘,因为父母离异,而陷入了困境,想想,他的家庭的确是幸福的,他是幸福的。
  
  不是这样—凑合
  如今想想父母凑合的婚姻,因为利益而存在的婚姻,也有好处,起码让它保持了完整,自己不用面对后妈后爸的,父亲爱钱,到是好事了。如果不是因为利益,父亲早不会忍耐母亲了。
  母亲,他叹了口气,她是好妈妈,也只是疼爱自己,可是不懂自己,也不肯懂,也不理解,也不肯理解。这是他的无奈。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巾,递给付云白,云白都过去了,以后会好的,小婉是好人,我一直都知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会给她个交待。
  
  不是这样—交待
  付云白为自己的失态,有些惭愧,多少年不流泪,以为这一生不再有眼泪,多少年不轻易动感情,原来自己还是如此的敏感脆弱,她竭力保持情绪的平和,一鑫,我多谢你这样讲,不过在你父母面前,不要这样讲,他们不希望你和小婉见面,怕你被纠缠了,所以你最好表现的无所谓些,不让你父母紧张。
  贺一鑫点头,云白,你相信我,不管是为了爱情,还是责任,我不会丢下小婉不管的。
  付云白点头。
  
  不是这样—委托
  贺一鑫没有和父亲正面谈,有些为难,他不长于谈判,面对贺天辰还是心存畏惧。这是多年的习惯了。
  他委托云白表态。
  付云白又坐在了贺天辰的办公室里。
  付云白沉稳的说,贺董,我只是替一鑫传话,他说,他可以在天达公司的事务上沉默,他不知道你的意图,但可以尊重你的决定,但小婉的事,他必须参与。
  
  不是这样—参与
  贺天辰非常恼火。
  付云白,这是你教的吧。一鑫没这么多花花肠子。
  付云白点头,是我的建议,他接受了,他不肯放弃对小婉的寻找,我想这样,对你对他都好,您何必一定要阻止他和小婉见面呢,我答应您,劝小婉不再打扰你们的生活。我说到做到,请相信我对小婉的影响力,我们比亲姐妹还亲。我对她有影响力。
  贺天辰仍然面有怒色。
  不是这样—怒色
  他一生最恨被人逼迫。
  看着付云白,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如果小婉不听你的,或者你根本就是缓兵之计呢。
  付云白冷笑,贺董,你真以为,你们贺家是天堂吗,别人要往里跳,一个轻视自己的婆婆,一个冷漠自己的公公,一个心志不坚做不得主的丈夫,这是什么好婚姻,根本不值得小婉争取,
  至于我,你放心,我从头至尾,就没看得起一鑫,不过是个还不太坏的富二代,又不是白手起家的苏天明。
  不是这样—僵局
  付云白的话,让贺天辰更加恼怒,我的儿子,轮不到你瞧不起。
  付云白起身,贺董,我是代表一鑫来谈的,如果你希望,他按你的意思去做,还是接受的好,现在的一鑫,不是过去的一鑫了,他要做的事,你们拦不住。如果一定要限制他,结果可能会让你更不满意。我想,你也不想同时应付两个难题。
  贺天辰皱眉,什么两个难题。
  付云白微笑,天达公司,是你的一个计划,我不知道你的目标是什么,但这不是正常的合作,你心中明白,如果一鑫在那里碍手碍脚,事事捣乱,针对江达,足以让事情偏离你的方向。成全一件事,难,破坏一件事,容易。
  不是这样—安慰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不过他长于情绪控制,虽然如此,还是语气平静,你在威胁我吗,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付云白冷笑,贺董,我不是你的敌人,我既不是谢小婉,也不是你的商业竞争对手,如果你愿意在我这费心思,那更好。
  贺天辰沉默。
  眼前这个局面,他的确不希望,花时间在付云白身上,他明白,付云白和谢小婉不同,谢小婉感情用事,而付云白始终是清醒的理智的,她三言两语操纵着贺一鑫,她的影响力远远大于谢小婉,唯一的安慰是,她不喜欢一鑫。
  不是这样—抽烟
  可是贺天辰不愿意妥协,他不喜欢一鑫卷进来,不想他有机会见到谢小婉,他本来的想法是,他能解决这件事,他担心一鑫见了小婉,会旧情复燃,那时候,就不好办了,他终不能和周静一样撒泼打滚的反对一件事。
  他在沉思。
  付云白又安稳的坐下,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贺天辰。
  贺天辰再次点燃了一支烟。付云白听一鑫提过,父亲抽烟,是有事情不能决策。
  不是这样---缓和
  付云白先开了口,贺董,何必想那么远的事,过一关是一关,有些事,你想的太复杂了。可能没那么复杂。比如说,就算一鑫和小婉见面,不一定就会生死与共,隔了一年的时光,人的思想是会有变化的。就算他们要在一起,一鑫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不可能不顾忌周静和你的感受,他也会考虑事缓则圆,不一定就闹得不可收拾。而我,始终以为,小婉不适合当你家的儿媳妇,会劝她放弃。
  贺天辰瞪了一眼付云白。
  付云白居然还是微笑,贺董,小婉的事,说下大天来,不过是家务事,天达是公事,你感觉呢。
  不是这样---暂时
  或者,付云白走到贺天辰的办公桌前,轻声说,你暂时同意,让一鑫有些成就感,事情进展到哪一步,掌控权还在你手里,何必现在在这个环节上纠缠,误了你的大事。你知道,我们都不是做大事的,你才是,何必为了我们浪费你的时间。
  贺天辰掐了烟。好,成交。
  付云白松口气,贺天辰,你别以为自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真到了那一步,不会按你的意愿进行的。你连自己的命运,也不能决定。
  
  不是这样---欢喜
  贺一鑫是欢喜的。
  他美滋滋来见父亲,这是他第一次赢了。
  贺天辰看见他,无限烦恼。
  这个傻子,知道什么是家人,什么是外人吗,跟着外人,一起和父亲作对,还沾沾自喜,自鸣得意。
  他好不易按捺心头怒火。
  
  不是这样---详情
  贺天辰淡淡的说,我说话算数,讲信义。谢小婉那天离开后,上了辆出租车,老宋亲眼所见,我后来让老宋离开,是不想,这件事,为外人知道,我要顾忌你的名誉。我现在找人打听了,谢小婉应该在本市,她是想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母凭子贵,进入贺家。别的消息,还在打听之中,我能说动谢磊,不只是因为钱,谢磊是看了小婉的生产记录,这才安心走了。我没给他多少钱,我不是傻子。给人钱太多了,是授人以柄。
  贺天辰有些不情愿,说出这些。
  贺一鑫满面喜色,我做爸爸了。
  不是这样---忍耐
  贺天辰忍耐着一鑫的欢喜。
  一鑫却惊讶,爸爸,你做爷爷了,你不高兴吗。
  贺天辰冷笑,你妈听见这话,会直接晕死的。
  贺一鑫叹了口气,她就是想不开,天下事,岂能尽如她意,有些事,要接受,不能总是发疯。随遇而安多好。
  贺天辰抚额。
  不是这样---警告
  贺天辰正襟危坐,贺一鑫你听着,我说话算话,答应了你的事,我做到了,你做你的事,去天达上班,接受江达的建议,尽快推动项目的发展。我这边有了消息,会马上告诉你,我既然和你说了开头,后面的事,也瞒不住,但你不能私下运作,不要去找外人帮忙,那样我们会成为笑柄。
  贺一鑫点头,放心,你只要不瞒着我,我也不愿意求人。
  贺天辰挥手让他离开。
  一脸的烦恼!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筹码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感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