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点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4   点击:


  不是这样—表态
  贺一鑫在付云白耳边轻声说,你放心,我会给你个交待,不要和我父亲冲突,对你没好处,要冷静。
  付云白也领悟了。
  她明白,贺天辰纵横商界几十年,如今功成名就,不是周静,那个疯女人,贺天辰做事滴水不漏,不是轻易对付的,如果和他明着做对,自己讨不了好。
  付云白有些无力的感觉。
  她看了看贺一鑫,贺一鑫点头,相信我。
  
  不是这样—信任
  贺一鑫让付云白先到外面等他。
  贺一鑫自己匆匆回到父亲面前,父亲撵走付云白,必须对自已有一个解释和交待。
  贺一鑫看着父亲,父亲其实已经有了年纪,他不染发,原来乌黑浓密的头发里,有了不少白发,额头也有了皱纹,贺一鑫一时心绪有些复杂,看到母亲的发疯,父亲的白发,他突然间明白,他不能当小孩子,躲在他们身后,总有一天,他才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他希望父亲信任他。
  不是这样—表达
  贺一鑫走上前,诚恳的说,爸爸,不好意思,我的事让您费心了,我很惭愧,这件事无论怎么成了现在的样子,起因都是我。
  贺天辰有些动容,贺一鑫能想到这一层,算是不错了。
  贺一鑫继续说,我只是想和大家一样,谈个恋爱,找个我爱的人结婚,不必非要把这个人放上秤,量一量,是不是我和般配,我只是希望,爱情归爱情,可是没想到,会成了现在的局面。
  有时候,我奇怪,父母的辛苦,带给我无忧的快乐生活,不就是为了让我感觉到幸福吗。为什么,我的感觉不是幸福,是辛苦。不被尊重,不被信任,命运被别人操纵。
  
  不是这样—真实
  爸爸,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您和妈妈骨子里都一样,都用自己的方式决定我的人生,左右我的思想,控制我的世界,我不想这样,你和妈妈不同,你更精明,更大度,请你,告诉我事实,让我能对自己的事情有发言权,不是多年后,一声叹息。
  说完了,一鑫给父亲深深的鞠了一躬。
  贺天辰有些动容,他犹豫了。
  终于贺天辰还是说,一鑫,我相信你的话,我答应你,之后你的事,你做主,我不会替你决定,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不是这样—无力
  贺一鑫有无力的感觉。
  他发现,他说不动父亲,原来人和人的界线这么深,沟通这么困难,理解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
  贺一鑫叹了口气,爸爸,我很遗憾,因为我的能力,不足以让你相信我。好吧,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们互不干涉。
  说完了,他走了出去。
  不是这样—面对
  付云白没有走远,看见一鑫,她望着他,这一瞬间,他们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们关心着一个人,都无能为力。
  贺一鑫的状态却很好,他走上前,给云白一个微笑,走,我们一起商量一下。靠我们自己,如何解决问题。
  付云白有些感动。
  有些不可置信。
  他们并肩离开。
  天上月色半圆。
  
  不是这样—商议
  付云白提议,找个地方大吃一顿,这一天,都没好好吃东西,现在感觉饿了。
  贺一鑫欣然同意。
  他们找了个大排档,二人喜欢这里乱哄哄却又生机勃勃的气氛,这里太热闹,却让人有安全感,好似在红尘里。与生活很贴近。
  其实一鑫原来不大来这里,上大学的时候,他特意选了外地的大学,算是得到了些自由,和同学们经常光顾。回到这个城市里,又成了贺少爷,就不大来了,认识付云白之后,云白带他来过这里,云白说,这里特有烟火气息。
  不是这样—抛开
  这时候二人,都认真的吃饭,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
  离开这里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贺一鑫送付云白回去,到了付云白的公寓门口,一鑫说,云白,什么也不要想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在公司见。我也理一下头绪。
  付云白微笑。
  
  不是这样—失眠
  付云白上网,按习惯打开了邮箱,和小婉那个特别的通信邮箱,依然没有小婉的回信,她又写了一封信,现在,她天天写日记,写当天发生的事,和自己的感受。这一天付云白也照旧,小婉,你在哪里,你那个堂哥,估计是拿钱回去了,我不知道,他原来是做交易来的,我很失望,你说,我要不要去见你父亲,说动他,给我授权书。好不好。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还是疼爱你的。我也相信是这样。
  付云白写完了,点了发送的按纽。
  不是这样—独立
  贺一鑫决定独立,可是他明白,他现在的实力,真的一般,他想了想,他为什么不能群策群力呢,他还是不想报警,可是要让付云白相信他的能力,需要有所行动。
  他在脑海里,盘算着他认识的那些朋友,他想起来,苏天明有个同学是警察,能不能私下请人家帮个忙。或者提供一下办法。
  他决定明天联络苏天明,如果他回来,就当面沟通,如果没有,电话里拜托一下,反正要有进展。让付云白看到他的诚意,他没有放弃这件事,他不是逃兵。
  他也要给小婉一个交待。
  
  不是这样—早餐
  天一亮,贺一鑫就醒了,这一夜睡得不安稳,他最近的睡眠一直不太好。
  不放心母亲,他开车回了家,他答应过母亲,就是出去住,每天肯定回来陪她吃一顿饭,想想今天的事,不知晚上有没有时间,所以一大早就过来了。
  保姆在厨房做早餐,看见他,到是轻松些,一鑫,你过来正好,你妈早醒了,在花园里,你去陪陪她,这样,她胃口好了,能吃下东西,昨天的晚饭就没吃。
  一鑫皱眉,怎么又不吃饭,这胃怎么受得了。
  
  不是这样—安心
  一鑫坐在母亲身边,周静看见他,脸上有了笑容,她的神情也有些恍惚,但看的出来,看见儿子还是欢喜的。有些安心的样子。
  一鑫拉了母亲的手,妈,你怎么又不好好吃饭,这身体怎么受得了。周静叹了口气,吃不下,可能有胃火。一鑫说,妈,你放心,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是你的儿子,我会帮你,你一定保重好身体。
  周静看看他,微笑,有你在,我就安心,我相信我儿子,就是全世界都指责我,你也一定会理解我,对不对。
  贺一鑫毫不犹豫的点头,对,我是您的儿子。
  
  不是这样—对峙
  饭桌上,一鑫看见父亲,淡淡的打了招呼,就只忙于照看母亲吃饭,和母亲说些她喜欢的话题,哄着周静吃饭,然后对她说,这几天天气不错,你别老在房间里,在花园里走动走动,这样胃口才好。
  周静对一鑫的话到是频频点头,一鑫对保姆说,阿姨,你监督着,让我妈多晒晒太阳,她要是不听,你给我打电话。
  贺天辰心中感叹,周静这个糊涂人,居然有个孝顺儿子,到是有福气。这孩子对自己到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还在为昨天的事,和自己较劲。
  不是这样—上班
  贺天辰让沈小明把自己的车开到公司,他对一鑫说,我坐你的车,你送我到公司。
  贺一鑫有些不情愿,不过不敢不听,他面无表情,一脸的严肃。
  贺天辰在车上,一面看报纸,一面说,你不要不知好歹,我做的事,都是为了你,你以为,我是害你呀,对了我冷冰冰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贺一鑫回击,对,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能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我要尊重,我是大人了,我不想我的事,别人替我决定,你和妈妈不一样,她那样做,我能理解,可你这么做,我不理解,你管理公司,都是替别的部门经理做主,那你要他们干什么,要想让他们成长,就要让承担责任。
  不是这样—承担
  贺天辰眉头紧了,你和别人一样吗,你要是别人,我省多少事。
  贺一鑫摇摇头。
  贺天辰更恼火了,对了贺一鑫,他就有发脾气的冲动,幸而他的控制力极强,这才平息了一下气息,一鑫,你没做父亲,不知道当父亲的心,我虽然希望你快速成长,可我怕你跌跟头。
  贺一鑫听出了贺天辰语气中的关怀,不好再反驳,只是嗯了一声,不过他还是说,爸爸,我要做的事,别人也拦不住。
  
  不是这样—警告
  贺天辰下车前,冷冷的说,你不要任性,在天辰集团,人家让你三分,外面没人让着你。别让人利用了。你那个朋友苏天明,是个精明的人,别让他利用了。
  贺一鑫突然笑了,你和妈,还真一样,是不是同化了。
  贺天辰火了,你说什么。贺一鑫振振有词,不是吗,我妈总说所有的女人,只要条件不如咱家的就是勾引我,就是狐狸精,你呢,只要做业务的人,找我就是利用我,因为我是你的儿子,说来说去,因为我是贺一鑫,所以我身边的人,女的是狐狸精,男的是利用我,我就特笨特傻,就是让人欺骗,让人利用的。
  
  不是这样—反思
  贺一鑫把车开走了。
  贺天辰在原地有些恍然。
  他和周静同化了。
  这对于他是奇耻大辱。
  他从没瞧得起那个女人,年轻时感觉她还天真可爱,现在只发现她的无知自以为是,她的愚蠢,儿子居然说,他同化了。
  他叹了口气。
  不是这样—烦躁
  贺天辰感觉心情有些烦躁。
  他怕一鑫受伤害,这一点可能和周静是一样的,这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
  只是他不认为贺一鑫的婚事,一定要门当户对,彼此利用,他明白,那样的婚姻,有多痛苦,一个男人在外面打拚事业,回了家,对着妻子,很多情绪不能表现出来,很多话不能讲,是非常的苦闷的。他不希望,儿子为了公司娶一个他不爱的人,一鑫的性格,他知道,一鑫不能委屈自己,一失意,就喝得大醉,年轻时还行,担负了重任,是决不允许的,一鑫衣食无忧长大,对金钱没那么渴望,对事业没那么热切。所以,找个他喜欢的人,姑娘只要人品过得去,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到是最好。
  
  不是这样—查询
  谢小婉的事,他不是不管,他也要个结果。
  他已经请了侦探去查,不是一家,表面上他是委托给了王阳的朋友,实际上,他不知为什么,突然对王阳有些怀疑,所以另外找了两家,其中一家,还是外地的,是小婉老家的,他的想法是,让对方了解一下小婉的家庭背景,这一年间,小婉有没有回过老家,有没有和他们联络过。这很重要。
  他是给了谢磊钱,他说的明白,只此一次,绝无二次,谢磊愿意报警就报警,但如果那样,先还钱,他让谢磊写了借条。
  
  不是这样—伤心
  贺天辰到了公司,他的胃也不舒服,儿子一直关心母亲的饮食,却没注意到,他只喝了半碗粥。
  他叹了口气,有些心灰的感觉。
  可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告诉他,不能任由这种情绪,他想起了,付云白,什么力量,支持着她趟这混水,做一件对自己毫无益处的事。
  这个女人不可小看,她对贺一鑫有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大过了谢小婉,贺天辰明白,谢小婉也许爱上了一鑫,可是付云白没有,一鑫明知这一点,还是对付云白言听计从。这就怪了,明知人家不爱你,还听人家的,这是贺天辰不能接受的。
  
  不是这样—谈判
  贺天辰还是有自负的,能让谢磊离开,为什么不能让付云白离开,如果付云白不管这事了,事情就简单多了。
  他拨通了付云白的电话,付云白的态度很镇定,和平素一样,客气的说,贺董,早上好。
  这一刻,贺天辰突然发现,付云白真的是个对手。
  他说,你到我办公室来,我们谈谈。
  
  
  不是这样—赴约
  付云白放下电话,对一鑫微笑,你父亲约我谈,估计他希望我是第二个谢磊。可能会让他失望。
  贺一鑫皱眉,我不知道这事,对不起云白,我为我父亲的举动,向你道歉。
  付云白看着他,我很奇怪,你母亲做的事,比你父亲过份多,为什么,你不替你母亲道歉。
  贺一鑫想了想,我认为,我母亲做的一切,可以理解,我父亲不应该。
  付云白若有所思。
  你是以为,你妈成天在家,不接触社会,所以她如果愚昧一下,可以理解,你父亲不应该,他见多识广,自己努力有了今天,他懂更多的世事,不应该那么专断。
  
  不是这样—点头
  贺一鑫点点头,不应该是这样吗。
  付云白叹了口气,你还是偏向你妈,对你父亲不公平,你父亲在外辛苦,才有了贺家的日子,他是功臣,你母亲有个好家庭,这一生坐享其成,小时候靠父亲,长大了靠丈夫,老了靠儿子,老天爷对她多好,她应该知足惜福,可是她呢,对不如她的人,总是轻视总是怀疑。
  付云白走到门边,我还是敬重贺董的,虽然他现在烦透了我,恨不得我消失,可是我依然尊重他。因为他会忍耐。你母亲一生的字典里,没有忍耐这两个字。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愤怒

下一篇: 《 不是这样—筹码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