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寻找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0   点击:


  不是这样—欢喜
  贺一鑫头一次扬眉吐气的离开了董事长的办公室。
  一出门,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脚步轻快的出了集团大楼,
  付云白看见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她不相信贺天辰会因为贺一鑫的三言两语就轻易改变一个公司的决定。
  虽然付云白认为这件事,贺天辰的做法,确有让人奇特之处,当然如果她都能感觉有问题,估计集团很多人都会有这感觉,可是大家都沉默似金,而且集体不谈论此事,只能说明贺天辰在集团的威望之深,大家不想开罪他。
  不是这样—眉飞
  付云白认真开车,贺一鑫眉飞色舞的讲自己的丰功,开始我还真担心我爸爸,会大发脾气,没有,云白,我爸爸态度一直挺好,一直听我说完了,你没想到吧,他同意了,要调整和远达的合作。云白心想,是调整不是放弃。
  贺一鑫仍然沉浸在喜悦之中。
  付云白忍不住说,是调整不是放弃,对吗。还是和远达合作,只是会有些变动,是吗。
  贺一鑫点头,我爸爸说远达有他的强项,是我们需要的,这我也驳不倒。合作无所谓,只要条件合适。
  
  不是这样—商议
  付云白想说什么,还是沉默了。
  与此同时,王阳坐在了贺天辰面前。
  贺天辰问他,我不认为一鑫,几天不见,就有如此的进步,是谁影响了他,苏天明还是付云白。
  王阳说,都有吧。
  苏天明站在他们公司的角度,肯定要促成合作,只要我们一天不签约,他一天不会放手,这几天,他去看过一鑫,好似还不是一次。
  至于付云白,肯定也有影响,一鑫现在凡事和她商量,她肯定也说了类似的话。
  
  不是这样—原因
  贺天辰皱眉,苏天明的动机可以理解,可是付云白呢,她为什么。
  王阳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她在我面前,没有说过项目的话,我只是感觉,她应该有参与其中,一鑫和她走得极近。
  还有王阳说,沈小明也和付云白往来频繁,有员工看见他们一起吃饭,谈得挺投机。
  贺天辰更奇怪了,她和沈小明有什么可谈的。
  王阳不语。
  不是这样—敲打
  贺天辰让付云白到集团来汇报工作,一鑫到惊讶了,你有什么要汇报的工作,付云白也固作不解,我也奇怪,可能董事长想了解一下,你的进步,从何而来。
  见到贺天辰的付云白,并不心虚,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心,她是故意接近贺一鑫,但不想利用他,也不想让他后悔,有些事,她愿意提醒他。
  贺天辰想,王阳的话有道理,可是付云白也的确打电话通知过他一些事情,只是那些事情,都是已成事实的事。
  贺天辰说,我和你讲过,你是代表我去的,要给一鑫好的影响和指点,不要让他,胡思乱想。
  
  不是这样—表态
  付云白点头,您放心,一鑫做事还算认真,我是在给他好的影响。
  付云白的态度沉静,毫无不安的地方。
  贺天辰把话挑明,和远达的合作上,我一开始就说过,你要促成,可是现在,横生枝节,一鑫一再纠缠。我不想他受苏天明的影响。
  贺天辰如此直白的态度,让付云白确信,这其中是有问题。
  不是这样—敷衍
  付云白点头,我明白,我会提醒一鑫,苏天明是为了诚明,有些事,是站在诚明的角度考虑问题,让一鑫全面分析。
  贺天辰点头,云白,你是个聪明人,既然拿着我的钱,要办事,不要敷衍了事,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对你有利,对你不利。
  如此直白的话,付云白依然冷静的说,我明白,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事。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希望董事长解答。
  
  不是这样—解答
  付云白仍然是平静的语气,贺天辰却感觉到了威胁的意味,或者说是交换。
  贺天辰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马路,这是一条主干道,白天永远是热闹的。
  你说吧。
  付云白也站了起来,贺董,我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你另有打算,而一鑫是不知情的。
  贺天辰皱眉,这和你有关系吗。
  付云白淡淡的话,我不想让人利用,我要知道原因。
  不是这样—托底
  贺天辰转回身,我是有打算,谈不上利用一鑫,我就他一个儿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虽然眼前,他不懂,将来会明白。付云白,以你的立场,知道这些足够了。
  付云白心想,你等于什么都没说。
  不过,她也相信贺天辰不会伤害一鑫。
  付云白说,我还有一个问题,其实公司的事务,我不敢兴趣,只是拿钱办事。
  不是这样—面对
  付云白想过了,有些事,可能只有贺天辰能解释,可是如果问实了,也许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可是不这样,永远不会弄清楚,而且以贺天辰的智商,也不可能不让他怀疑。
  付云白想,不管这么多了,来了快一年了,收获不多,还是没有弄清小婉的下落,这才是重点。
  贺天辰笑笑,表情到舒缓下来,好,拿钱办事,是一个好习惯。问吧,我知道的乐于回答。
  不是这样—真相
  付云白尽量让声音平静,不想让情绪的激动,暴露内心的真实情感
  我来了一段时间,一直有件事好奇,比如我是不是和谢小婉长得像,一鑫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我有好感,而周姨,是不是因为这样才对我态度恶劣。
  贺天辰打量着付云白,点点头,你和她最像的是眉眼,不过看的出来,眉毛是后天修过的,天生像的只是眼睛。你没她漂亮,脾气也没她好。
  付云白看气氛不错,就继续发问,公司有人说,谢小婉曾经是一鑫的女朋友,后来又有和您的流言。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没想到付云白如此直白。
  不是这样—回答
  贺天辰点燃一根香烟,并不忙着抽,只是看着香烟,眼神有些迷蒙,许久才说,她是和一鑫交往过,至于我,你也说了那是流言,人们总是把美女往经理身上按。谢小婉不是那样的人,她挺单纯的,至于我太太,我很抱歉,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有些妄想症,一鑫以前被女孩子欺骗过,她心里有阴影,有时候会有过激反应。付云白观察着贺天辰,看的出来,他的情绪有些低落,看来谢小婉在他心里有些份量。
  付云白点头,那她后来去了哪里。
  贺天辰抬头,出国了。这三个字,他说的非常快。
  付云白追问,什么时候去的,去的哪个国家,一个普通的职员,哪里来的费用,她家境一般。
  
  不是这样—反问
  贺天辰一愣,付云白发现自己的问题有些咄咄逼人。
  贺天辰的情绪恢复了平静。
  他淡淡的说,那是她的私事,我不知道。
  付云白说,如果只是私事,人力部的员工,会有那么多的人离开吗。
  贺天辰反问,你认为是我把人力部的人都开除了,笑话。我会那么做事吗。
  
  
  不是这样—笑话
  贺天辰的表情,到不像作假。
  付云白有些气馁,仍然说,可是一个部门的人,大半离职,你感觉奇怪吗,这里面,会没有问题,你不觉有问题吗。
  贺天辰皱眉,对于我来说,那是小事。我一个董事长,不会注意那些小事。
  付云白追问一句,人员的去留,真的是小事吗。董事长,公司一直高喊,以人为本,原来是一句口号。
  
  不是这样—追问
  付云白把话题绕回来,您说您不知道谢小婉的事,可是她曾经是一鑫的女朋友,让周阿姨惶恐不安的女人,她的去留你会不关心吗,关心才是正常,不关心到是刻意。而且这个女人和你还有流言,她走了,对您是好事,您会不打听。这不和人之常情。
  贺天辰看看付云白,这不是好奇的范畴,我想知道,你和她有什么关系,如果只是普通的好奇,我没义务满足你,我的答复已经足够了。
  付云白抬起头来,我和她是朋友。
  
  不是这样—朋友
  朋友有许多种,贺天辰打量着她,一直就怀疑,她来公司另有目的,只是并不急于知道迷底。
  现在付云白自己说了,到也省事。
  贺天辰反问,就凭朋友这两个字,你就有了审问我的权力吗。
  付云白马上说,不是审问,是打听,我好久没她的消息了,我想知道她的安危。而且,我查过了,小婉是买过机票,可是她没登机,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
  不是这样—多事
  付云白继续说,其实查证一下,一个人出国没出国,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之所以,她的家人,没有过问,一是她给他父亲打过一个电话,说要出国几年,二是他父亲再婚后,身体不好,对她也一直不太关心。可不等于人家的人,一直不过问,她不是孤儿。
  贺天辰叹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我也是才知道,她想出国,考虑到和一鑫分手,也受了不少委屈,我是给过她一笔钱,至于她后来走没走,我不知道,还是一鑫送她去的机场,那个傻孩子还有些不舍得,想要挽回。
  
  不是这样—问询
  付云白马上说,您是说一鑫想挽回,为什么小婉会不同意,她说过,她喜欢一鑫。
  贺天辰被打断话题,挺不高兴,淡淡的说,可能是因为周静的强烈反对,我也劝过她,齐大非偶,以后的日子难过,一鑫年纪轻,性格不稳定,不是可以托付的人,她考虑到比一鑫大几岁,所以才放弃了。小婉不是一个特别固执的人。
  贺天辰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她不是你。
  付云白沉思,贺天辰给了钱,小婉也和家里说出国,为什么没走呢,是什么让她反悔了。
  
  不是这样—寻找
  付云白说,贺董,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打听过,谢小婉是从公司辞职后第四天走的,也就是说,如果她真有什么意外,有人报警,那么警方一定会来公司了解情况,对不对。
  贺天辰反问,你什么意思。
  付云白说,我和她是朋友,我们一直有联络,可是近一年间,她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不能不关心,一个大活的人死活,如果一直没消息,我只好联络她的家人,请他们帮忙寻找,或者报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反思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奇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