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反思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0   点击:


  不是这样—领悟
  苏天明是聪明人,见多识广,付云白的话,他马上明白了。
  苏天明没有自己去贺家,而是找了贺一鑫的一个同学,一起去。
  周静看到他们,自然不能拦在门外,尤其是贺一鑫的那个同学,和一鑫的关系非常好,苏天明,周静原来见过,知道一鑫很尊重苏天明,她对文质彬彬的苏天明也有好感。
  二人见到了一鑫,一鑫正在家里烦闷,母亲不让他出门,说静养几天,公司的事,不让他操心。
  保姆殷勤的上了茶,拿了水果,幸而一鑫那个同学机灵,围着周静问长问短,苏天明才轻声说,付云白让我问候你。
  不是这样—心事
  苏天明看周静一直在场,就匆匆结束了这次探访,反正话已经带到。虽然他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却也明白,周静不喜欢付云白,他注意到一鑫的手机在周静手里,心中叹惜,还是如此,周静管贺一鑫,和上学时代一样,一直是当三岁孩子一样。他为贺一鑫叹息,贺一鑫那个同学,也大发感叹,贺一鑫表面顽劣,骨子里还真是听话,换了他,早和家里闹了,这么大了,跟个犯人似的。
  苏天明谢了同学,同学说,没什么,我也想来看看他,没有你,我一个人来,还真有些胆颤,唉,一鑫也不容易,他妈那双眼睛,跟审贼一样。
  不是这样—思索
  贺一鑫马上明白,付云白肯定是和他联络过,在母亲那里碰了钉子,才找了苏天明,他没有马上发作,免得母亲迁怒苏天明。
  贺一鑫假装累了,要休息一会儿,他说,妈,我要睡会儿,吃饭的时候叫我吧。
  周静看他回房了,没有多心,和保姆说,我约了理发师做头发,一鑫睡了,我正好做头发,他要是醒了,你告诉我,保姆点头。
  不是这样—电话
  看周静的车开了出去。
  贺一鑫马上从房间出来,他的手机母亲带走了,一鑫和保姆商量,阿姨,我用一下你手机,你别告诉我妈。
  保姆犹豫着,一鑫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我就打一个电话。几分钟。
  保姆收了钱,把手机递给一鑫。
  一鑫忙忙的拨打付云白的手机。
  手机一通,一鑫就说,这是我家保姆的电话,你有事吗,云白。
  云白有些激动,也有些心酸,她说,你好好养病,早点好了,现在公司让办相关的注册手续,和远达的合作,看来是已经定了。
  不是这样—惊讶
  贺一鑫惊讶,这么块。
  付云白说,是呀,让沈小明办理,他母亲过生日,他请假了。
  贺一鑫一皱眉,他这个滑头。
  付云白说,你没事吧,你要多注意身体,别想这些了。
  贺一鑫想说什么,想了想,你找一下苏天明,给我买一部手机,办个新手机号,我不能被我妈困在家里。
  不是这样—手机
  周静回来的时候,贺一鑫还在房间里,保姆说一直在睡。
  第二天苏天明又来了,说是给一鑫送些保健品,一鑫挺高兴的,忙说,阿姨,你给天明泡茶,大红袍。他给保姆递了个眼色。
  过了一会儿,保媒找周静,说找不到茶叶。
  周静只好起身去了厨房。
  这时候,苏天明把手机递给了贺一鑫。贺一鑫拱手致谢。
  不是这样—律师
  贺一鑫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给他的律师同学打了个电话,他说他是地产公司经理和法人,现在地产公司和别的公司新成立一个公司,他的权限是什么。
  贺一鑫放下电话,他在心里盘算,他是就这样,在家里养着,做母亲的乖儿子,而公司交给父亲折腾,做他的好员工,还是弄清事情的原委,做一个真正的总经理。
  他犹豫着,有一个声音鼓励他,做自己,贺一鑫,你不小了。
  他终于决定行动,他要取得母亲的支持。
  不是这样—支持
  贺一鑫让母亲到了他的房间,他说,妈,我把我的事告诉你,我需要你的支持,你相信我,我是认真的。
  周静听完儿子的话,你怀疑你父亲,有什么别的打算。
  贺一鑫点头,妈,我一开始不懂,可是我有朋友,他们是业内的,我问过他们,我也咨询过律师,我感觉,我爸爸的这次与远达的合作,有问题,之前我问过他,他的意思是为了项目快速启动,可是和一个没有开发经验的远达合作,这种启动有什么意义。
  不是这样—授权
  周静看着儿子,有些惊喜,这孩子真的长大了,可以独立思考,不再是那个小孩子。
  她想了想,你爸爸对事业还是看重的,不至于做什么事吧,天辰集团,本来就是他的,他没必要呀。
  贺一鑫说我也奇怪,按说不可能,可是这件事,就是交待不过去,我问王阳,他吱吱唔唔说是父亲的意思。如果一切合理,光明正大,王阳没必要是这个态度,一定有问题,妈,你给我授权,好不好。
  周静看着儿了,她是真的犹豫,她虽然和贺天辰感情不合,但公事上,没有插手过,如果这样一来,会让贺天辰对她有意见。
  不是这样—说服
  贺一鑫说,妈,你想想,如果爸爸真的没什么,那么我的插手,他没有损失,如果他有问题,那么是帮天辰集团,是帮我。
  周静终于点头,好吧,我给你授权书,不过他是你爸爸,先和他私下沟通,不要公开的折腾,伤了父子和气。
  一鑫点头,妈,你放心,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加重我说话的份量,让父亲面对我,不是为了为难他,我们是一家人,有事能商量,我不是为了伤害他。
  
  不是这样—帮手
  一鑫拿到了授权书,找到了自己做律师的朋友,对方给他介绍了一个业界知名的律师,一鑫委托他做地产公司的法务顾问,他不相信现在公司的那些法务了。
  一鑫给沈小明打电话,沈小明说已经到了老家,一鑫问他,你为什么现在请假,不要和我说为了给你母亲做生日,往年你都没有这时候请过假,沈小明说,一鑫,我有我的难处,我其实就是瞎猜的,也没什么证据,你还是找贺董吧。一鑫想了想,小明,我们也是亲戚,我需要你的帮助。
  沈小明马上说,一鑫,对不起,这事我帮不了你,我是贺叔的亲戚,他匆匆挂了电话。
  
  不是这样—帮助
  沈小明的态度,在贺一鑫的意料之中,他其实是一种试探,从沈小明的态度里,他能确定,沈小明可能对这件事,也有疑惑。如果沈小明一无所知,他完全可以指责一鑫无事生非,可是沈小明只是因为和父亲的亲戚关系,不愿意得罪父亲,那就说明了,事情就是他想的那样。
  贺一鑫下定决心,要面对父亲,说出自己的疑惑,承担自己的责任,想到责任两个字,他心生了自豪感,他是个大人了。
  一鑫决定和付云白沟通一下,他希望得到云白的帮助,这一刻,他明白,他其实还是不敢独自面对父亲,心里有些发怵。
  他有些遗憾,母亲别看平素对父亲摆架子,指手划脚,一脸的轻视,可是真到这时候,母亲居然也没有胆色和父亲唱对台戏。
  
  不是这样—犹豫
  付云白先是吃惊,贺一鑫的快速成长,看了周静的授权书,和一鑫新换的法务顾问聘书,她有些惊讶。
  一鑫说,我要和爸爸摊牌,你陪我一起去好吗。
  付云白直觉的说了句,不好。
  马上又解释,你是想先礼后兵,不把事情闹到台面上,我毕竟是外人,如果有个外人在场,贺董可能顾忌会多,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贺董有他的难处,只是你不知情,可能是公司的商业机密,我参与不合适。
  
  不是这样—鼓励
  贺一鑫的神色有些暗淡,可是云白,我真的怕呀,我从小到大,都是看了他的脸色,现在我质问他,真有些开不了口,心里直打鼓。
  付云白理解这种感觉,一鑫,你换个角度想问题,你不是质问贺董,是质询,是询问,你是公司的董事,又有你母亲的授权书,你现在和你父亲的股份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们的权力是一样的,你是出于对公司的业务负责,为公司而和你父亲沟通,先把这一层意思说明了,贺董就能理解你。他也希望你成长。
  付云白把话说完了,也有些纸上谈兵的感觉,贺一鑫却有了精神,对呀,现在的我是董事贺一鑫,不是儿子贺一鑫。
  不是这样—战场
  贺一鑫走到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对着镜子微笑,贺一鑫,你是最优秀的,一定行,过了今天这一关,就什么都不必担忧了。
  付云白看着这样的贺一鑫,突然有些触动,他并不是个纨绔子弟。
  贺一鑫说,云白,你陪我到集团总行吧。
  付云白推脱不得,只好说,好吧,我开车,你在路上再想想,怎么说,比较有利于谈话。
  付云白到楼下开车。
  在车库里,她还是拨通了贺天辰的手机,贺董,一鑫要找你谈谈,具体的内容,可能和远达有关。
  
  不是这样—对面
  贺天辰放下手机,对一鑫有些头痛,这个孩子,原来看着不务正业,吃喝玩乐,怎么突然间对工作如此上心,本来以为让他去地产,不过是走走形式,安周静的心。周静一直要求给儿子放权。可没想到,现在的一鑫,居然像变了一个人。
  贺天辰叹了口气,躲着不是事,就和他谈谈吧,当成一个大人一样沟通一次,不能总是不把他当回事。他真的长大了。
  贺天辰还是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沟通,他感觉在熟悉的空间里,自己心理上比较放松。
  不是这样—授权
  贺一鑫为了缓和心里的压力,先把周静给自己的授权书,放到办公桌子上,然后很认真的说,贺董,我现在是以董事的身份,和您沟通,有些问题,我有质询的权力,请您认真对待。不要敷衍我。
  贺天辰拿起了授权书,看了看,平静的放下,不动声色的说,那好,我们就谈谈工作,不过,你要明白,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就算你是董事,我是董事长,这一条是在工商备过案的。
  贺天辰点头,开始吧。
  
  不是这样—否定
  贺一鑫列举了远达的情况,明确表态,放弃和远达的合作。
  贺天辰本想发脾气,看了看授权书,终于冷静下来,他平静的说,远达的确在他们当地没有成功的开发项目,可在本地,已经在市中心成功的拍地,进入了开发阶段。这说明,他们在本地,有成功的运作经验,这是我们需要的。我们既然进入这个行业,需要的是快速启动项目。不是找一家本地的房产公司,磨洋工。贺一鑫听的出来,父亲是指诚明公司。
  贺天辰语重心长,我知道你和苏天明的关系,可是公是公,私是私,你不要公私不分,大不了,下一个项目,可以和诚明合作。
  
  不是这样—反思
  贺一鑫被公私不分几个字,给震了一下,但他清醒下来,付云白说,当你遇见意外的时候,先冷静一下,想一想对方的指责是不是站住脚,不要急于认输。
  贺一鑫慢慢的说,贺董,诚明集团的口碑是非常好的,有完善的成熟管理团队,他们能通过集团的初选,证明人家有实力,并不是我公私不分,第一轮的筛选,和我没关系吧。
  说完了,他静静的看着贺天辰。
  贺天辰起身到饮水机前,给贺一鑫倒了杯水,放到桌子上。
  一鑫,你的话有道理,诚明集团有实力,但不等于适合我们公司目前的需求。一鑫,你敢说,你对诚明的好感,和苏天明没有关系吗。
  
  不是这样—交锋
  贺一鑫本来要解释,突然想到了,我是来讨论远达的,不是诚明,这是付云白对他的特别提示,只认准一个主题,不要跑题,忘记了自己的目标。
  贺一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说,贺董,我们回到原来的主题,我们是讨论,远达公司和我们公司的合作问题,不是讨论诚明。
  贺天辰微笑,如果没有诚明地产,你还会对远达如此挑剔吗。
  贺一鑫点头,没有关系,这两件事,我对远达有怀疑,是因为,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协议,明显不对等。
  
  不是这样—实质
  贺一鑫说,我和江达沟通过,他是远达的总经理,这个人长于业务,对地产的运作,并不熟悉,而且我们集团出地出流动资金,明显不合理,除非我们是控股,如果不是控股,这不合适,我也请教了法务,我新换了家事务所,他们也说不合理。
  贺天辰说,那好,也就是说,你不是否定远达,而是否定协议的有些条款。
  贺一鑫有些头晕,搞不懂哪里不对,就只好点头。
  贺天辰想了想,你的话也有道理,这样我和公司的法务再沟通一下,对于持股比例,再探讨一下。
  不是这样—胜利
  贺一鑫脸上有了笑容,他有胜利的感觉,更难得的是,从始至终,贺天辰一直尊重他,他有些飘飘然。
  贺一鑫点头,好吧,不过我要求我们的法务顾问,也参与到讨论中来。
  贺天辰点头,好的,我和王阳说,他会安排的,你要参与都行。
  贺一鑫心满意足,他站起来,好吧,那我谈完了。
  他不想在这里,总感觉哪里不对,怪怪的,面对着父亲,他其实有些手足无措。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命令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寻找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