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主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5-25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争执
  杨经理感觉这样考核不公平,项目不一样,如何考核。
  常经理有些不耐烦了,杨经理,如果你感觉不公平,可以退出竞争,你看李小丁的项目是外地的公寓项目,她都没意见,杨经理心想,李小丁根本就是拿来充数的,他几乎脱口而出,还是冷静的把话咽了下来,说了出来,就得罪了李小下。
  李小丁眼观鼻,鼻观口,没有表情,她对这个会议,毫无兴趣,她本来想,上网找点资料,可是被这个会议,占用了一下午的时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意见
  杨经理争执了半天,看常经理没了耐心,施经理一言不发,李小丁神游天外,他终于感觉无力,如果李小丁和他一起发表反对意见,还有影响力,可现在李小丁的样子,是没什么意见,他估计李小丁没有参与竞争的心,才这样无所谓。
  杨经理怏怏的离开了水木青城的销售中心。
  他并没有走远,快到下班的时间,他知道李小丁一般不加班,等到李小丁出了销售部,他就给小丁打了电话,小丁看见杨经理的车,停在不远处,有些惊讶。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请客
  杨经理给小丁打开车门,小丁有些不好意思,您别这么客气。杨经理说,应该的应该的。我请你吃饭,有些事请教。
  饭店是杨经理选的,环境极好,绿植都翠生生的,生机勃勃的样子。
  杨经理点了几样菜,一上来,小丁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杨经理一笑,留心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小丁赞叹,你们销售真厉害,太有心。
  杨经理叹了口气,没办法,都是为了生存。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帮手
  小丁点头,是,销售的压力是大。
  杨经理叹了口气,你是明白人,我不绕圈子了。当初常经理说过培养我做营销总监,现在又弄什么竞争上岗,施经理的水木青城项目,是三个项目中品质最好的。这竞争的条款,本身就不公平。
  小丁心想,我就知道是这事。
  小丁只好劝他,杨经理你别想太多了,你一直说项目品质,其实你可以和经理谈别的考核指标。只要不是考核销售套数和回款金额,那么项目本身品质的意义就不大了。
  杨经理摇头,不可能不考虑这几个指标,这是最重要的销售指标,就是考核增长率,我这个项目也增长不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联合
  杨经理和小丁的关系一直不错,不是一个部门,一般来讲不会有什么矛盾。他希望联络小丁,他没把小丁当对手,他认为总监的人选,在他和施经理之间,而施经理的可能性要多过百分之五十。
  小丁半吞半吐的说,我对这个兴趣不大,常经理的脾气,你也知道,你越反对的事,他越坚持,何必一开始就给他个坏印象,而且他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杨经理感觉有道理,可是有些郁闷,要是这样,他还不如直接任命呢,还让我挂个输的牌子。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劝慰
  李小丁劝慰杨经理,既然是比赛,就不是直接任命,有些事也不好讲。
  杨经理叹了口气,一口喝下杯中的啤酒。
  李小丁忙说,你不要这样了,还要开车呢,酒驾不是闹着玩的。杨经理忙喝了两杯茶,头脑清醒了许多,这才说,好吧,我也不想那么多了。尽力而为吧。总感觉,我们都是棋子,下棋的人是老板。
  出了饭店的门,小丁劝他,找个代驾吧,要不然就打车回去,明天你怎么也要来销售部。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来电
  回了家才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
  一看是师兄的,她心想,多长时间了,他才想起自己,屈指一算,有半个月了。
  回过去,电话关机了。
  小丁有些惆怅,这算什么事。
  李冰看看她的表情,摇头,你们联系太少了,他不给你打电话,你不会给他打呀,这哪里象是恋爱。
  哪怕一天打两个,都是正常的。
  李小丁张张口,叹了口气,我打过去,他总说开会呀,接客户呢,也聊不了几句,你说我怎么办。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感觉
  李冰提到恋爱的感觉,让小丁有些茫然,现在这样子,真不是恋爱的感觉,好似她和师兄之间太平静。好似认识一辈子了,可有的时候,又发现,并不了解他。
  李小丁正在惆怅,电话响了,还以为是师兄,没想到接起来施经理。
  李小丁明显的失落了一下。
  施经理到是极敏感,你怎么了,好像很失望的样子,小丁忙说,别误会呀,我是等一个朋友的电话,没想到是你。
  施经理这才说,这样呀,我尽量长话短说,不占线,小丁笑笑,你说吧,他估计不会打过来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拉拢
  施经理也有拉拢的意思,他毕竟要迂回一些,只是提醒小丁,不要和杨经理结派什么的,常经理最讨厌员工拉帮结派的,尤其是反对他的事。小丁扑哧一笑,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李小丁表态,你放心,我知道我自己的斤两,我就是一个陪衬,我有自知之明,我也不会拉什么派,没用,我可不想得罪未来的总监,那可是我的直接主管。
  施经理这才放心,他看的出来,杨经理对他的敌意,不想再加上一个李小丁,人际关系是管理人员的一项考察指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猜测
  施经理猜测小丁要等的电话是沈川的。
  他劝小丁,销售经理是比较忙,一忙起来都没点,这个工作不容易,压力大,你要多理解。
  李小丁知道施经理的好意,故作轻松的说,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快休息吧。
  施经理笑笑,李小丁的性格其实还是不错的,人老实,也温和,重点是没什么坏心眼。和人相处,让人放心。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职
  常经理公布的考核指标里有一项是离职率。
  事实上水木青城的离职率反而是最高的。这一点施经理挺无奈,明明这个项目,销售量不低,可是销售员,就是跑得快。他调查过几次,都是感觉提成低,他们卖的多,拿的并不多。
  他和小丁商量,要不要和常经理反映一下,小丁摇头,常经理能不知道吗,不过招人容易,他就不介意了。通常来讲,销售员在一个新地方,积极性要高些。反而是老销售态度随意,缺少斗志。公司一直说是控制离职率,可实际上,常经理对销售的离职,并不介意。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努力
  施经理制订了一个百日销售的计划,给大家鼓劲。
  其中有一项是重奖励销售冠军。
  他调整了总提成,从里面拿出一部分做为对销售冠军的奖励,他要设立一个榜样。
  水木的销售冠军,基本上轮流的,到没有固定在一个人身上。
  常经理天天也是早会晚会的开,销售员私下说,施经理都没常经理这么紧张,后来才知道,开发商提高了任务额度,总经理自然是压力最大的。施经理明白,他要识趣些,要积极些,如果他完成不了任务,那么别提营销总监了,现在这个位置都难讲。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危机
  原来开发商换了大股东,大股东原来有个合作的代理公司,其实是想换人。但是吧,合同是有约定的,只好增加任务额度,结款也开始拖沓。是希望常经理知难而退。
  常经理心中明白,可是又舍不得这个项目。
  施经理最早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以前经历过类似的事件,胳膊拧不过大腿,这种情形,离场是早晚的事,他婉转的暗示了常经理,把当年自已公司的事,说了出来,希望常经理有个思想准备。最起码,常经理应该考虑寻找办公室。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关系
  常经理没那么悲观。他一直在找关系,他的想法,事在人为,如果能和新股东说上话,危机就解除了,这个项目做到现在,越来越顺手,这片的地块也已经升值不少,一半是为了感情,毕竟付出了,一半为了利益,这个项目品质不错。
  常经理三绕两绕,找到了一个关系,只是有些难堪,这个关系是骆姐的老公,当年公司的前股东。常经理有些为难,低不低这个头,如果低了头,事情办成了,还有意义,如果低了头,事情没办成,或者对方不愿意办,那成了笑话,面子和利益,让常经理有些纠结。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规矩
  行有行规,新股东也没想一时三刻换人,毕竟还有另外两个股东,只是他卡住了结帐,就会令常经理束手无措,常经理终于决定,向现实低头,死马当活马医,总要争取一下。如果不行,他也决定离场了。
  常经理想了想,找来李小丁,他知道李小丁这几年和骆姐还有往来,他听见过李小丁有一次和骆姐约了逛街。小丁听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常经理想通过骆姐解决这件事。他不好意思见骆姐的老公,骆姐毕竟在公司几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试探
  小丁约骆姐吃饭,讲了公司的困局,说了新股东的事。骆姐一直沉默。
  小丁叹了口气,骆姐,常经理想请您吃饭,大家聊聊,您看呢。
  这是试探,如果骆姐一口拒绝,此事就不谈了。如果骆姐同意吃饭,那还有余地。
  骆姐苦笑了一下,这事如果是我办,我会试试,毕竟是我老公的亲戚,我只能说试试。如果我老公不愿意管这事,我也不好意思吃这饭。小丁忙感谢了一番。小丁身负使命,不得不说,常经理说,在商言商,他当年也是无奈,并不是针对谁。骆姐点头,这个我知道。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分析
  施经理知道了这事,他叹了口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话真有道理,常经理当年拆股没问题,可是善后做的不合适,骆姐在公司多年,当年应该留下人家,如果挽留了人家坚持走,是一回事,不挽留是另一回事,小丁点头,她还记得当年骆姐离开时不舍的眼神,后来提起公司时的惆怅。
  施经理摇头,常经理做事,有时候太急躁,没考虑对方的处境。小丁心想,这话就这么说吧,骆经理当时的职位特殊,她是财务经理,如果留下她,还要换岗,也只能管管行政什么的。这是手轻手重都为难,当然了常经理可以逢年过节,和人家继续走动,只是她不想背后说什么,她对常经理还是非常尊重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拒绝
  三天后,骆姐打来电话,婉转的拒绝了,她说我和老公提过,老公说,这事不太好管,因为股东的代理公司里,有人家的股份,这等于是人家自己公司的利益,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不想多事,这个面子不好给。若是他的事也罢了。
  小丁转达了骆姐的意思,常经理皱眉,如果这样,那我们这个项目是保不住了。
  常经理考虑如何解除合同,恼就恼在,明明是开发商刁难自己,还要自己解约。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主意
  常经理找来杨经理和施经理还有李小丁,大家商议办法。
  杨经理本来还担忧,他的亲戚撤股,常经理会对他有意见,没想到常经理没提此事,他松了口气,他的建议是还是要开发商提出来,毕竟哪一方先开口,哪一方被动,但公司不能把重点放在这个项目了,留几个人做做样子,反正合同也没规定,必须有几个销售在现场。公司找办公室,尽快离开这里,公司的主力,也都放到别的项目上。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