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通风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19   点击:


  满天星----心乱
  程宗扬的习惯是烦忧的时候,会在屋里走动,到不是一定要思考,而是分散一下注意力,平静一下心绪。他在屋里转了两圈,还没有开始理清头绪,他的司机兼保镖石头来了,石头比他大一岁,但是面相显老,倒像是大了五六岁,这个人的好处是沉默,从不多话。
  石头敲门进来,说是马小姐来了,程宗扬皱眉,你告诉她,我不方便见她,石头点头,转身离开。程宗扬心里对这位马小姐有些无奈,不知自己如何入了她的眼,马督军的女儿,本地的大家名媛,追求的人不要太多。有一阵子马水仙喜欢百合,几乎街面上看不见百合,都入了马家,马家那一阵子,低头抬头都是盛放的百合花。
  
  满天星----水仙
  马水仙被石头挡驾,石头的说法是,程宗扬有事,不能见客。马水仙一扬眉,要往里闯,石头对身边的两个人使个角色,那两个人,真要面无表情的挡在了马水仙面前,她大小姐脾气刚要发作,可是想到母亲的话,彭先生是不能开罪的,你父亲也要给三分面子,而程宗扬是彭最得意的弟子,又是干儿子,得罪了他,就是开罪了彭先生。而且你是沪上名媛,不要自降身份。
  马水仙愤愤而去。
  她的母亲是马督军的三姨太,好不易熬没了原配,虽然不能扶正,可是二姨太软弱,四姨太没孩子,府里的大权在了她手上,这几年一直以正房自居,对女儿的教导,左一个身份,右一个身份。很怕人家说,姨娘生的。
  满天星----花季
  马水仙是马督军最宠爱的女儿,生得漂亮,也极会看人眼色,得自于母亲的真传,三姨太虽然是生了女儿,二姨娘到生了马督军唯一的儿子,可是硬是不得宠,硬是不让马督军正眼相看,若非儿子争气,三姨太真能跃过二姨娘扶正。马督军一直犹豫,二姨娘不喜欢,三姨娘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干脆不扶正了。也私心想着,若是能遇见哪家的闺秀,名媒正娶一个,现在讲联姻吗。
  三姨太一直和水仙讲,婚姻大事,真正的大事,选对了人,一世的荣华富贵,而且如果女婿真的有水平,还能提升她的身份,她原先想着,借女扶正。
  马水仙在挑挑剔剔中错过了年华,一转眼二十五了,这才着急,高不成低不就,原先的世家,忌讳她庶出,新派的人物,有些海外归来的,三姨太不喜欢他们没根基。
  
  满天星----比较
  选中程宗扬,还是水仙自己的意思,所有的人里,不管喜欢不喜欢她,都有个好脸,毕竟她父亲是实权派,可是程宗扬例外,他和彭先生出入过马家几次,总是礼貌而冷淡,对于所有的女性不假辞色,对马水仙也是客气有余,热情全无。
  马水仙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心动了。
  她的奶妈到是个实用者,她私下劝水仙,不能总听三姨太的,这么折腾下去,岁月不饶人,马水仙也被母亲的挑剔弄烦了。
  她看中了程宗扬,就和父亲讲,三姨太当时反对,认为他不过是彭先生的干儿子,又不是亲儿子。不想马督军,却赞叹,水仙有眼光,程宗扬出身军校,为人稳重,是彭先生最得意的弟子,他到是点了头,三姨太才转了转眼珠,另有了打算。
  满天星----希望
  三姨太是行动派的,既然女儿和督军都喜欢,她就找人打听,一打听才发现,难怪马督军乐意,程宗扬管理的事务,是彭先生的经济事务,也就是说彭先生的财权,在此人手里,自然是心腹中的心腹。
  三姨太乐意了,就给女儿出主意,如何打扮,如何收服男人的心,她那一套,在马督军那里奏效,可是用在了程宗扬身上,成了反作用,可能是水仙学艺不精,画虎不成反类犬。
  水仙是那种长相明丽的女孩子,爽直活泼,如果是这样,也不招人烦,三姨太那类手段,偏柔媚,于水仙本不合适,所以有些假模假样的,到让人有些畏惧。
  满天星----恼火
  马水仙没受过这个气,气哼哼回家,先摔了花瓶,奶妈看见了,并不上前,马上找人给三姨太汇报了,她知道水仙的脾气,都是惯的。
  三姨太叹了口气,真是一物降一物,女儿在她眼里,也是花朵一样的美人,如何在程宗扬那里,就没一个好脸,他们家找人打听了,程宗扬并没有女友,这有赖于彭先生那里封锁了消息,彭先生还想着程宗扬低头,不想节外生枝,他知道马家的脾气,如果寻唐笛的麻烦,开罪了程宗扬,怕是不好收场。
  水仙闹腾了一会儿,心绪平静了些,她想了想,也许程就是那个脾气,不是针对自己,只要亲事订下来,自己有什么顾虑。
  
  满天星----静观
  程宗扬有一瞬间的后悔,这几年,明知道唐笛的身份有问题,应该自己先找人调查,一直怕唐笛生气,明摆着唐笛不想提过去的事,所以就没有找人调查,可是他知道,唐笛是从天津来的,他们相遇是在客轮上,那时候唐笛的口音有天津话,这几年,她控制的很好,一直学习当地话。
  现在张松涛去了,他绝对相信张松涛的能力,一定能查个明明白白,他怎么办,不能成为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
  可是眼下派人,有些扎手,不能动用这里的人。
  
  满天星----跟随
  程宗扬在九点钟的时候,到了一家俄国人开的酒吧,说是喝酒,只带了石头,但是石头,很警醒,在门口坐着,观察出入的各色人。
  那一晚上,石头眼中的程宗扬一直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其间有几个女人过去搭讪,有的坐下来聊会儿,有的站在那里说几句话,都没有超过十五分钟,有一个女人,身材有些偏高,一头卷发,停留了七八分钟,引起石头注意的是,那个女人,长发遮了眉眼,只露一双红唇,到有些娇艳。
  那个女人离开了程宗扬,扭身到了另一个桌子那里,和另一个人喝起来了酒,后来她离开的时候,路过石头,石头闻见的浓烈的烟味,他有些皱眉。这是烟不离手的人,身上才有气味,这个女人,在这种场合讨生活,抽这么多烟吗。
  
  满天星----疑惑
  石头后来想了想,那个女人,其实自己根本没看清她的样子,只记得一个身高,长发烟味红唇,这些特征,等于没有。
  十点半的时候,程宗扬离开,石头起身,他不明白,程宗扬来这里干什么,他隔一段时间就来,说是放松。这种地方,容易让人放松,放开眼前的世界。
  石头在梦里醒来,他突然发现,长发女人,好似每次都和程宗扬聊几句,时间不长,有时候,递根烟给程宗扬,有时候,喝一杯酒,她说话的声音很低,以至于石头没听见过她的嗓音。
  他动了追查这个女人想法,可是转瞬间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如果有必要,程宗扬会让他查,既然程宗扬一直没开口,那有两种可能,一种程认为不必要查,他有判断,石头不认为自己比程高明,是程救了他两次命。另一种可能,这个人是程的线人。
  满天星----提醒
  石头还是在车里提醒了一句。
  昨天和您喝酒的一个女人,身上的烟味真重,太呛人。走哪都记住那味。
  程宗扬本来闭目养神,突然间睁开眼,他只是唔了一声。
  程宗扬马上明白了石头的意思,那是一种善意的提醒,这个女人,虽然长发遮了眉眼,可是那一身浓烈的烟味,也是一种标识。
  他心里叹了口气,弱点这么明显,自己竟没发现,真是离得太近。
  满天星----防范
  程宗扬到了办公室,拨了个电话号,只说了一句,少抽点烟,已经让人注意到了,你换个牌子。
  对方听了,直到电话里是盲音,才挂了电话,他叹了口气,想到了石头,真是厉害,这个人,居然记住了他,虽然他不知道他的样子,可是凭一个味道,他不能有弱点,他有弱点,就是程宗扬的弱点,他知道他必须考虑戒烟了。
  他站起身,拎着行李,准备去天津,他不用刻意做什么,只要盯紧了张松涛就好,他只需要,知情即可。
  可是他也明白,不让张松涛发现,这是什么难度,那是一个比石头还厉害的人。
  满天星----摊牌
  彭先生受到了马督军的盛情款待,马督军再次提到了联姻,彭先生本要点头,还是姚黄先开口,本来是极好的事,我找人算了,说是八字不太和,我正找人破解。
  姚黄说话的时候,笑意殷殷,极是诚恳,可是马督军马上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八字这个,他也信也不相信。
  彭先生有些难堪,姚黄的态度有些明显,只看了一眼唐笛的照片,居然有些接受了,他真心奇怪,人和人的眼缘真是奇怪,自谓贵族出身的姚黄,一向不大看得起人,总说人家根基浅,可是唐笛现在身份不明,不过是个美术老师,到让姚黄有了关照之心。
  彭先生看了眼夫人,不好说什么,只好举杯敬酒,他到是极为诚恳的说,只要没有大问题,我还是看好这门亲事。
  满天星----信息
  张松涛连去再回,不过十天,当那些照片和报纸放在彭先生的书房的桌子上,姚黄到是赞叹,老三呀,不错,办事得力,张松涛面无得色,只是笑得灿烂,干妈,应该的,别耽误事就好。
  彭先生仔细看了半小时,把资料递给夫人,姚黄对于彭先生的公事,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参与感,可能是他们无子,这始终是姚黄的一个心结,她是不允许丈夫再找别的女人,所以才出主意认了三个干儿子。彭先生只要不是绝密的事,都会满足姚黄的心思,如今的事,说起来算是私事,夫人干涉就干涉吧,他一直不解,夫人为何对与马督军联姻兴致不大,开始到不反对,可是程宗扬的态度一表现出来,姚黄就犹豫。他不懂她是不是不喜欢马水仙,可是联姻贵在一个联字,和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程宗扬少年人任性轻狂,也罢了。姚黄应该是利益为上呀。
  
  满天星----书香
  姚黄看的到快,只十几分钟,就说,我说呢,唐笛看着一身的气派,原来外祖家是翰林家,难怪。
  这话令彭先生和张松涛都一愣,这与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让彭先生忌讳的是,唐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富商,而唐笛的舅舅到是名人,王致远。
  那张报纸,是一张小报,猜测的是三年前唐家大小姐唐文清的突然病故,有的猜测说是唐小姐逃婚走了,也有的说是出国了,有一张旧照,眉目间还能看出是唐笛。
  姚黄站起身,一脸轻松的说,要说吗,唐笛也配得上宗扬了,论出身门第不比马水仙差。
  彭先生仍然跟不上夫人这跳跃的思维。
  他抬头看了一眼松涛,张松涛马上知趣,干妈,我这一身的尘土,我先告个假。姚黄马上点头。
  
  满天星----通风
  张松涛走到街边的电话亭,回身看了一下,没有人注意自己,转身进去,打了个电话,只一句话,干妈喜欢唐小姐。
  程宗扬放下电话,他的消息早一天到,他看了,到是松了口气,唐笛有她的背景,虽然和唐家闹翻了,唐老爷干脆在报上说自家女儿病故了,这等于是宣布,唐家没有大小姐了,唐笛他年就是回去,也进不得唐家的门,可是王致远的牌子,足以令唐笛安稳。现在想起来,唐笛那些资料,应该是这位小舅舅帮的忙。这就是为什么,唐笛要在学校任职了。王致远是天津教育局的副局长,知名学者,经济学家。而且他的岳父是前教育部副部长。这些背景,足以让他能保住唐笛。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满天星----身份

下一篇: 《 满天星----捧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