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捧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19   点击:


  满天星----报信
  程宗扬心里有些感激,张松涛只一句话,并不多言,一则为了安全,他和他,都不确定,彭先生会不会安排别人监视他们,按说不必要,可是难讲,彭先生谨慎多疑,这个性格让他平安渡过几次危机,可也限制了他的发展,他太犹豫,有些机会错失。姚黄责怪过几次,可是彭先生总是说小心使得万年船,加上爱惜羽毛,愿意以学者的形象示人,不想染上杀伐之气。名声到是好了,可是权力就弱了。
  这也是这几年,彭先生频繁与马督军往来的原因,他看到了他的弱势,想要借势。
  程宗扬估计,张松涛越是如此轻描淡写,越是要他领这个人情,他心里明白,这个人情是欠了,最重要的是,他告诉了他,姚黄的意项,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要达成心愿,到是可以借助师母的力量。
  
  满天星----吃饭
  彭先生并没有最后下决定,他还是倾向于马彭联姻。
  这一天是三姨太生日,这个生日真假无人较真,不过是找个收礼的机会罢了。而马督军意在彭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
  彭先生自然要给面子,和夫人一同出席,还特别点了程宗扬护卫,这本是张松涛的职务,程宗扬心中一动,还是说了是。
  护卫队是张松涛调教的人,但对程宗扬更要恭敬,这是张松涛的多番教导,对于大哥二哥,必须比对自己还要敬重。事实上,那些人对方可仁的态度,有些敷衍,对程宗扬到有些真心的畏惧。
  张松涛私心奇怪,方可仁的权力更大些,人更嚣张些,怎么反而威势不及程宗扬,他后来发现,年节时,方可仁没给护卫们什么好处,到是程宗扬另有一份津贴。张松涛心中一动,有些感叹。
  满天星----捧场
  场是必须要捧的,彭先生特意早到了一刻钟,提前说过,可能有事会提前离开,特此致歉,马督军哈哈大笑,咱们之间,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接待姚黄,有些令马督军为难,他早闻彭先生惧内,而这位夫人,一直以格格自居,观念正统,对于那些姨娘们,不假辞色。想来想去,到是水仙神来一语,让大嫂迎接吧,大嫂也是名门之后。
  马督军想想,只好如此,他的儿媳妇谢婉如到真是名门之后,祖父做过一任总督,只是家道中落,她和马督军的长子江河是同学,算是自由恋爱吧,马督军查了谢家的底,马上同意,他就是要改换门楣,不怕谢家穷,只要谢家祖上的牌子。
  满天星----勉强
  酒席摆开的时候,本来安排程宗扬坐在彭先生身边,旁边就是水仙,这是谢婉如的安排,三姨太事先叮咛过,她自然要成人之美,谢婉如到是有些夫唱妇随的贤良,对于三姨娘也只是礼节上客气,她的婆婆是二姨太。但马彭联姻是马家的大事,她拈得轻重,自然要配合,而且小姑子花容月貌,马家必会用好这枚棋子,自然不好开罪这位娇客,只是她并不以为,这种联姻能成。她听江河说过,彭先生的三个干儿子,选了哪个都成,只有程宗扬不成。
  表面上看程宗扬最低调,从不张扬,素来在彭先生身边并不显眼,可是细一琢磨,全不是那个意思,彭先生的钱袋子在程宗扬手里,那自然说明了彭最器重的原是他。而程宗扬几乎没有弱点,他也抽烟喝酒,可是极为克制。他也打牌搓麻将,可是输赢皆在掌握。他一切都参与,可是一切都不深,和他与人的交往一样,感觉很亲切,他并不傲慢,相反做事周全细致,不令人难堪,可是你永远猜不透他的心意,这样一个人,他的婚姻大事,岂是别人能操纵。除非他本人乐意,做马家的驸马,否则彭先生也做不得主。
  满天星----冷场
  寿宴开的时候,三姨太盛装出来,姚黄撇撇嘴,很是看不上这位风歆犹存的美人,一把年纪了,还穿娇艳的海棠红,姚黄摇头。越是浓装,越是显年纪,只是身材的确不错。
  谢婉如不得不陪着三姨太一桌桌敬酒,先是主桌子,众人举杯,姚黄也举了,并不喝,直接放下杯子,算是给了面子。彭先生假装没看见,他余光看见,程宗扬居然也是如此,居然还得了姚黄的赞叹,他心中一动,程宗扬想要奉承谁,真是一捧一个准。
  三姨太自然也看见,若无其事,喝了杯中酒,继续走下一桌。
  
  满天星----暗潮
  坐在另一桌的马江河,看了这一幕,眼角微露笑意,这说明了程宗扬根本不考虑这门亲事,但凡考虑一下,不会如此,他心中松了口气,水仙是要高嫁,父亲不会浪费这枚棋子,可这个人不能是彭先生的人,不能是程宗扬,如果程宗扬成了他的妹婿,他没把握能胜他。他并不想和程宗扬为敌,他和他,有些互相欣赏。他要的是平衡过渡,接过父亲手中的位子,他需要和彭先生合作,但不是联姻,联姻联的是马家,不是他。
  马江河明白,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这位子早晚是他的,可是怎么接却有文章,父亲目前无此打算,一直对他又用又防,马水仙的婚事,也是父亲架空他的一部棋。他可以忍耐,只要不太难忍耐。他的母亲忍耐了半生,他也可以。
  满天星----退席
  有侍者在程宗扬耳边说了什么,程皱眉起身,走到姚黄身边,低语了两句,姚黄频频点头,然后说,既然如此,你去吧,让老三过来就是。
  程马上离开。
  水仙站起来追了过去,程宗扬步子太快,到了门边,和张松涛笑笑,难得的客气,老三,这交给你了,幸而你在。
  水仙此时追了上来,程宗扬你去哪,程宗扬不得不回身,这是在马家,他不能不敷衍一下,大小姐,我还有点公务,先走一步。水仙上前,今天是我妈的生日,你不能给个面子吗。
  程宗扬看了看石头,石头已经去发动车了,他说,大小姐,不好意思,急事。
  满天星----生病
  让程宗扬离席的不是什么公务,是唐笛病了。
  这一年来,程宗扬收买了唐笛的一个女同事,那女同事刚刚留校,被程对唐笛的深情打动,愿意有事通报一声。
  唐笛胃不好,她一直没习惯这里的饮食。
  程宗扬到的时候,大夫已经走了,唐笛租住在校外的公寓里,屋子不大,本来就是过渡,没想着长居此处。
  她的邻居,就是程宗扬安排的那位同事。
  程宗扬一脸的汗水,电梯太慢,干脆爬楼梯上来。
  唐笛有些奇怪,你怎么来了。
  程宗扬看她脸色还好,就说,路过看看你,怎么,胃不舒服了。
  满天星----问责
  程宗扬离席,彭先生当时是看见了,只是夫人点了头,他不好说什么,他没有把不快表现出来,他心里以为,程是找理由提前退场,以示对马彭联姻的不满意。
  他出门看见张松涛,你什么时候来的,张松涛马上说,我跟了来,怕有事,人手不够,彭先生有些感动,张松涛来了不入席,居然在外面充当护卫,他心中叹息,程宗扬有张松涛一半的殷勤就好了。
  姚黄出来的,张松涛忙上前扶了一下,干妈当心,有台阶。
  彭先生上了车,问张松涛,你二哥去哪了,让他来见我,张松涛看表,现在已经十点了,彭先生沉默。张松涛忙说,好的。
  满天星----决定
  姚黄到了家,先去洗脸梳头换衣服,她做客有做客的衣服,家居有家居的服饰,反而是家居的衣服更讲究,她说这才是派头。
  姚黄喝了杯参茶,这才不慌不忙的进了书房,彭先生在看文件,看见夫人进来,摘了眼镜,还没休息呀。
  姚黄坐在沙发上,怎么,要兴师问罪呀,宗扬离开,是我同意的,唐笛病了,他要去看看。
  彭先生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明白,夫人的意思是放弃马彭联姻了,当然不会是为成全当事人的心愿,他不认为姚黄会以为爱情大于天,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形之下。
  彭先生有些苦恼,他不愿意和夫人冲突,从历史来看,只有意见不一致,妥协的都是他。
  彭先生只好唔了一声,姚黄说,我们也别绕圈子了。马彭联姻就算了吧,不合适,你想借马督军的势,他要借你的名,马家不久的将来,必有纷争,是儿子赢还是老子输,真不一定。我们卷进去做什么。
  满天星----心意
  程宗扬赶到彭园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张松涛到是第一时间传达了指令,只是程宗扬要等唐笛吃了中药,才肯离开,他话不多,只说一次,唐笛性子也安静,看了看他,有些无奈,你不忙着在马家孝敬未来的丈母娘,到这里干什么。
  程宗扬皱眉,你怎么知道。
  唐笛笑了,她笑的时候,神情和平素不同,到有些合她的年纪,小报大报天天说,谁人不知,我又不是在世外桃源。
  程宗扬淡淡的说,流言就是流言,与我无关,我要成亲,也只能是你。
  这算是第一次把话说明,唐笛愣了一下,有些欣喜有些犹豫,她看着桌上的兰花,还是程宗扬送的,花未开,只叶子的形状也是优雅。
  满天星----做主
  唐笛反问,你能做得了主吗。
  程宗扬说,我不能不如你,你都能做婚事的主,我也能。唐大小姐。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是逃婚吧。
  唐笛点头,看来,你们是调查我了,程宗扬摇头,不是我们,我如果要查,三年前就知道了,不用等到现在。
  唐笛不语,许久才说,如果你做得了主,我就嫁,不过我只给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你不娶,我就离开这里,去海外。
  程宗扬一扬眉,好,一月为期限。
  程宗扬离开的时候,才发现,一月时间似乎紧了。
  他明白,彭先生的心思,只是唯这件事,他不能听命,他们师生如父子,就是亲爹订的亲,他也不能从命。
  
  满天星----争取
  程宗扬赶到彭园的时候,这里灯火依旧通明,他进了书房,看见姚黄也在,他有些惊讶,先问候了师母,只有他的称呼一直不变,还是上学时的旧称,师母,姚黄一向挑剔,只对他,没有指责,师母就师母,对于姚黄来讲,这个称呼,到有些难得的亲切。
  彭先生看着他,有心晾一晾他,没让他坐,闷自抽着雪茄,姚黄有些不满,她不喜欢烟味,但是当了外人,她要给彭先生面子,如果只是他们俩,她一皱眉,他早不敢如此了。
  彭先生也深知此道,所以有些爱好,只敢在众人面前表现。
  程宗扬并不急,彭先生不理会他,他就安然的站在那里,身板笔直,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他知道彭先生要讲什么,所以并不着急,反正他的心事已明,态度也早已经表达清楚,他不相信,彭先生会无视,他不是方可仁,唯命是从,如果真到了绝境,他还能一走了之。
  满天星----开口
  姚黄知道彭先生的意思,不过不大看得上这种方式,宗扬不是方可仁,这招没什么用,如果比沉得住气,最后还是自己失望。她端起茶杯来,慢慢的品茶,她虽然在海外几年,没喝过咖啡,还是喜欢茶。
  她放下茶杯,故意弄出动静,彭先生终于开口,你现在好大的作派,不高兴转身就走,督军府的宴,也能如此随意,太任性了。
  程宗扬马上回答,是,学生错了,没有下次。
  彭先生感觉舒服些,虽然知道这也许只是程宗扬的态度,未必是真话,但面子上还是舒服。
  满天星----婚事
  彭先生又说,马彭联姻,你怎么看。
  程宗扬摇头,不看好。
  彭先生笑了,你到直接了当,我没有兵,不联姻如何。
  程宗扬依然面容平静,联姻没有用,马督军不会因为嫁一个女儿,就损失自己的利益。势在联盟就在。
  而且马江河,一定会捣乱。
  姚黄点点头,她欣赏宗扬的智商,有某些方面,比彭先生还冷静。彭先生不以为然,江河的势力成不了什么气候。程宗扬低眉,不在开口,他不能和彭先生辩论,那会认为是顶撞。
  满天星----挑明
  程宗扬想起那个一月的期限。
  他上前一步,老师,马督军树敌太多,杀伐太重,于您的声名不利。马家靠的是枪,借您的名,可是您损失了声誉,却借不到他们的枪,这桩联姻,于我们不合算。
  姚黄起身,对,我也是这么看的,而且马水仙本人素质太差,不配宗扬。
  彭先生无声的叹气,他一直犹豫,可是让夫人这么一折腾,他似乎没了选择,可是不联姻,会开罪马家,用什么理由,就凭夫人那个八字不和的说法。
  彭先生看着姚黄那张,依然端丽的面容,对于夫人,用美丽形容,好似不合适,姚黄的美有种贵气,不是那种妩媚的,所以她对妩媚的女人,始终看不上眼。
  
  满天星----请求
  程宗扬想了想,即使联姻,也不能安排您身边的人,太明显。
  彭先生冷笑,终于找到了出气筒,惹不得夫人,弟子还是能教训。
  不用我身边的人,马家会同意吗,马水仙是督军的千金,你们三个的身份,还是高攀。
  程宗扬想到方可仁,想到张松涛,他叹了口气,都是兄弟,不管有过怎样的纷争,他不能祸水东引,他和方可仁有过生死之交,在战场上,方可仁推开了他,伤了自己,他背着方可仁穿越生死线,送到后方医院的时候,他都以为方可仁死了,他当时大哭,后来知道方可仁没死,他就昏了过去。
  张松涛是彭先生的一个远房亲戚,为人极为低调,一直负责彭先生的护卫保安工作,对他和方可仁一向是敬重有加,在关键时刻递个消息,虽然没有太深的交情,可这也够了。比如这一次,程宗扬领了这人情。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满天星----通风

下一篇: 《 满天星----同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