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身份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3-18   点击:


  引子:江水滔滔,一直在流动着,他和她,都看见了江鸥,都有些感触,也许做一只鸟儿也不错,多么自由,想飞到哪里都可以,不用像他和她,隔了水相望,他看着轮船越来越远,天上落下雨来,又是一个梅雨季,他轻轻的转身,一个人往回走。
  
  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海棠花,这个季节,海棠花最美,粉白黛绿的,让人的心都柔软起来,他叹了口气,他的婚姻,不能再拖下去了,他不明白,彭先生明明有三个义子,为何独独插手他的婚事,大哥方可仁比他还大两岁,三弟张松涛也只比他小一岁,哪个都是男大当婚的年纪了,为什么独独要逼着他先成亲。
  看着海棠花,他眼前出现的是唐笛的影子,到不是唐笛美丽如海棠,唐笛的模样,如果用花木形容,也不似海棠这般娇艳,她是清冷了的,更像是竹子,这么形容唐笛,如果唐笛知道可能会诧异,但不会生气,这个女人不同,她不是那种轻易动怒的人,就像她很少笑,偶尔笑的时候,到有些明艳如海棠的感觉,就是当年,她在海棠花前一笑,他才让人在院子里种了海棠花。
  他转身时,想起唐笛那句话,如果要如花,我是梧桐。
  
  满天星----心思
  彭先生也有些郁闷,他现在有些后悔插手程宗扬的婚事了,他一直警醒,这三个义子,目前看着都对他俯首听命,但各有各的心思,他最器重的反而是对他最不奉承一直只喊他老师,不喊干爹的程宗扬。他做过程宗扬两年的国文老师,那时候,他想着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最能改变世界,才跑到大学里执教,也不是真的执教,他在海外归来,自然得到教育部的礼遇,加上夫人姚黄的人脉,他一进大学,就挂了副校长的名,教学是他当时的爱好。也只教了两年,满眼教室里的学生,也就看中了两个,一个是程宗扬,一个是方可仁。
  现在想起来,三岁看老,原也有理,比如那两个学生,个性如当年,一个脾气火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是一杆最好的枪,只是看持枪的人是谁,另一个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想得多做得少,有时候沉稳的让人气闷。
  比如现在,夫人姚黄都看了出来,程宗扬不接受这门亲事,他不想做督军家的驸马。
  
  满天星----驸马
  彭先生在屋里走来走去,少见的烦躁,姚黄到是笑了,多大的事,你就沉不住气,我们是想和马督军结盟,也不一定非要这门亲事,婚事不过是锦上花的事,没有这朵花,这锦也是锦。
  彭先生站住了,通常来讲,夫人开了口的事,他是不能驳回的,他现在不好表现他的烦躁,不得不坐下来,借着喝茶,平稳一下心事。
  窗外的花木极好,姚黄并不爱花,可是爱花是风雅的事,她请了最好的花匠,打理的花木繁盛,她说,这是为彭先生养的。让人知道彭先生是有学问的,彭先生以文名闻名天下,不可无花,不可无茶,所以彭先生要品茶,要养花,有时候还要请人来做花宴,以各种花入宴,博个风雅之名,春有海棠秋有菊花,夏天是莲冬天是梅。
  
  满天星----解惑
  姚黄对服饰也讲究,现在都讲究洋装,她不喜,她端的是满清贵族格格的派,她的母亲是郡主,到了她,想着总能弄个多罗格格吧,那也是格格,早些年订的亲,也是一位将军,她是将军夫人的。若不是宣统退位了,她还在她家的庭院里,做着将军夫人,当然也许将军妻妾成群,那就不如现在了,总是一夫一妻,就是彭先生这样的地位,不比将军差,也只能有她一位夫人。
  姚黄这一生最成功的事,就培养了丈夫,当年在国外慧眼识珠,扶植地主的儿子彭先生,教她品茗,区分各种水,教他各种礼仪,才让他现在举止有度,那都是姚黄的心血,所以在丈夫面前,她永远是高高在上的,只是这种高高在上,她掩饰得极好。
  姚黄看彭先生坐在那里喝茶,姿态高雅,这才说,能为什么,程宗扬的态度,只能说明,他心中有人。有一个女人,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满天星----请托
  张松涛刚要进门,就感觉有人在暗处,他一回身,月影里看清了来人,到不是看清对方的眉目,而是身影,他笑了,二哥,这是做什么。程宗扬不说话,示意他进门说。
  张松涛的屋子里,有一种冷清的感觉,他唯一的奢好是酒,所以弄了个酒窖,各种叫得上的酒,他都有。
  他要开灯,程宗扬先开口了,月光挺好,就这么聊吧,程宗扬准确的找到沙发,轻轻坐下来,张松涛不得不也坐了下来。
  张松涛想说什么,又沉默了,他知道程宗扬的个性,话少,事少,不轻易麻烦人,能顺手帮人的事,愿意顺手。应该说不难相处,只是他一直不懂他的喜好,想要投其所好,也没个机会。
  程宗扬说,不要和人讲,我找过你。我知道老师让你查唐笛,你查到什么,尽管实说,只是如果老师要见唐笛,或者为难她,一定要告诉我。唐笛于我,生死与共。
  满天星----生死
  程宗扬走了,张松涛还在黑暗里坐着,有些惊讶,有些感触,他一直以为这位二哥,没有弱点,可是刚刚对方告诉他,与另一个人生死与共。
  张松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有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累了,回来了,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刚才的人和话,都是一个梦。
  干爹让他查唐笛,他查了,越查越发现,唐笛不似那么简单,表面上不过是一个大学的美术老师,听说打算出国留学,在打听出国的手续。
  可是接下来,才发现,问题出在唐笛的档案上,档案是本地人,可是他的人汇报,唐笛的话是标准的普通话,她对当地的话,能听懂,但说不上,唐笛的解释是,小时候在北方长大,中学后才回来,所以不太会说当地的话。这话没人信,唐笛的档案里,父母都病逝了,她是独生女儿。家有薄产,才够她读完大学,直至就业。可是唐笛的一位同事说,唐笛在校外租住公寓,那公寓里的钢琴,和摆设,不似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且唐笛通身的气派,不像是小户人家的孩子。
  满天星----汇报
  张松涛在第二天醒来后,确定不是梦,因为程宗扬在茶几上给他留了瓶酒,酒到不名贵,却是他常喝的绍兴花雕。
  看见花雕的一瞬间,他一半是惊一半是喜,他这些年自持身份,从不在公开场合喝花雕,偶尔自己独酌一下,他不知道程宗扬如何知道他的喜好,这花雕是礼也是敲打,不要以为,他现在是彭先生的侍卫长,就能一手遮天,程宗扬还是程宗扬,虽然他不开口喊彭先生干爹,但张松涛明白,彭先生最器重的并不是方可仁,哪怕方可仁的职务在程之上,可是彭最欣赏的还是二哥。
  张松涛站在干爹干妈面前,完全是一个得宠的小儿子形象,脸上是孩子气的笑容,先是帮着姚黄修剪文竹的枝叶,满口夸赞干妈的审美水准。姚黄到是愿意和他多聊聊,方可仁一身的粗俗,宗扬太静,沉默似金的样子,到像是彭先生的翻版。
  
  满天星----详细
  张松涛的汇报结论是,唐笛表面上看是一个普通大学美术老师,正忙着出国的事,但实际上她的档案的内容一句不真。可能名字都是假的,看唐小姐的言谈举止像是出身北方大家族。而且能做出那份档案,不像是有钱办到的事。
  他在汇报风格上和程宗扬相似,多一句话没有,不似方可仁经常说了半天,不知说什么。彭先生看着唐笛的照片,有些惊讶,他以为必是天仙,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学生的模样。有什么地方让程宗扬迷得晕头转身,一直不答应马督军家的婚事,凭心而论这模样,还不如马家的二小姐马水仙呢。
  姚黄示意要看照片,张松涛忙从彭先生手里拿了相片,恭敬的双手奉上给干妈,他一直明白,彭先生什么都不怕,只怕太太,太太的意见高于一切。
  
  满天星----身份
  姚黄和彭先生的感觉不同,她一眼看过去,到有种亲切的感觉,这女子眉间的书卷气,打动了她,她笑笑,到是不俗气,比马水仙高贵多了,她用了高贵这个词,彭先生皱眉,这话不好讲,姚黄不以为然,就咱们三,你还怕有人泄密不成。
  张松涛马上做了个闭嘴的运作,姚黄到笑了,我放心你,你干爹也放心,要不然,也不会把我们的安危,都交到你手上。
  姚黄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那一卷文字材料,对张松涛说,涛子,你到北平和天津去一趟,我感觉这姑娘就是那两处的人,唐笛来这三年了,查一下三年前,这两地有没有什么名门望族的新闻,或许有收获,我感觉,她应该是天津人。
  她转向彭先生,我看这门婚事算了吧,彭先生皱眉,我虽然没答应,可是马督军为水仙开了口,我如何拒绝。
  姚黄说,这好办,就说我们合了八字,不和。
  满天星----沉默
  彭先生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张松涛,张松涛马上说,我这就去天津。
  张松涛走之前,想了想,给程宗扬打了个电话,二哥,我去趟天津,然后挂了电话。
  程宗扬的眼眉一动,他放下电话,心思有些乱,奇怪,为什么是天津,从哪里确定,唐笛来自天津,为什么猜得这么准。他看着眼前的档案,张松涛没这判断力,这是谁的结论,彭先生吗,他摇头,彭先生在这方面,没有如此敏感,那是师母了。
  程宗扬叹了口气,有人说他是小诸葛,他心里明白,很多事,他都无能为力。年少轻狂的时候,他以为他能随心所欲,到了现在,年近三十,才明白,太多的事,都在掌控之外。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不是偶像--尝试

下一篇: 《 满天星----通风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月涵的又一个中篇《满天星》,闪亮登场,敬请关注!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