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探望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10   点击:

  邻居----借钱
  张松这一次下决心借钱,他当过兵,还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战友,有一个自己开了饭店,生意不错,可是他知道,生意人,资金都在运营,不一定有闲钱。
  张松在外面,抽了几根烟,被夜风吹得受不了,才进了家门。
  张松没答理妻子,先进小房间和儿子聊了几句,让他早点休息。
  又看了看母亲,母亲还在灯下织毛衣,看见他,放下毛衣,叹了口气,拿出一个存折,上面有一万块钱,这是我的老本了,给你吧。张松眼睛一热,胡乱擦了泪,看儿子如此,老太太也有些伤心,但还是说,事情这样了,也不要再和你媳妇闹了。
  张松马上点头,您放心,今天我是才知道这事,一时冲动,才和她争吵。
  张松回到房间,丁眉还在灯下,看的出来,她思绪挺乱,见了张松,不知道说什么,可又不想认错,就故意绷了脸。
  张松没理他,从立柜里拿出旅行袋,装了几件衣服,然后拿了围巾帽子,丁眉站起来,你干什么,深更半夜的,闹哪出。
  张松连看也没看她,开门走了。
  张松去了单位,他自己一个办公室,到是方便,和传达室的值班大爷说了几句,说是加班。
  
  
  邻居----丁眉
  老公半夜走了,丁眉这才感到害怕。
  张松脾气好,不是没脾气,这个人比较冷静,知道吵架不解决问题,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有耐心,都是有事商量着办。
  这一次丁眉知道事情闹得太大,她其实也不安了几个月,她知道这事情早晚要闹出来,不是小数目的钱,一听张松要钱,就知道包不住火了。
  丁眉有些后悔,这事的确是自己做错了,难怪张松生气。
  张松离家,婆婆的房间没动静,丁眉想,还是求求婆婆吧。
  丁眉想去敲婆婆的门,又犹豫了,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
  丁眉上班后,张松回来一趟,拿走了一些书和衣物,他和母亲说,这房子他必须买,要找几个朋友想想办法。
  母亲说,量力而行吧,时间太紧,这钱不是小数目,人家借钱给你,也要考虑你什么时候还。
  张松笑笑,我知道,我先住我姐那几天。
  田然看见舅舅非常高兴,张松说,他最近在这附近办事,所以在姐姐家住几天。
  田厂长自然没话说,反正他一天不在家,每天回来就十点以后了。早上他没起床,张松就上班去了。
  
  邻居----请客
  张松请了几个朋友吃饭,说了集资建房的事,请大家看情况搭把手,这钱他三年之内还清,让大家斟酌着办。
  一个星期东奔西走,还差一万。
  这一天丁眉在他单位门口等他,看见丁眉,他皱眉,他这几天非常上火,还有三天,就到日子了。
  丁眉给了他一个信封,他打开一看,正是一万块,他有些奇怪,你从哪里借的,丁眉说,你别管了,先交了钱吧。
  张松终于赶在截至日期之前,交上了集资款项。
  丁眉也叹了口气,她知道这次的麻烦太大了。现在是人家不还她钱,可是丈夫是实打实的借了不少钱。
  丁眉劝张松回家,总住在姐姐家,也不是办法。
  张松回了家,不过他申请了驻外,他们单位的人,都不太愿意驻外,环境艰苦不说,也没星期天,一住就是一年。
  张松就图了驻外的补助高,一年多三千块钱,不是小数目。
  丁眉心里后悔,知道丈夫是为了早点把钱还上。
  
  
  
  邻居----分别
  张松和张兰说了,让姐姐经常回家看看母亲,有什么事搭把手,也和儿子说了,要是奶奶身体不舒服,就找姑姑。
  儿了懂事的点点头,原先娇惯的小少爷,现在也知道了什么是烦恼,儿子看了看母亲,没说什么。
  丁眉整理出差的物品,装了好几包,张松都拿了出来,这些东西,在那用不上,他只打一个小包,就走了。
  张松就是走的时候,和丁眉也没个好脸。
  丁眉心里委屈,可是也知道这件事,怨自己,娘家人也抱怨她,做事没轻重,动用家里的存款,不和老公说一声,怎么也不占理。
  张兰到是一周过来一次,主要是过来看看老太太,幸而母亲没受这件事的影响,身体还好,她私下和张兰说,你弟妹做事也是太大胆,所以我才没管张松驻外的事,让丁眉受点教训吧。
  丁眉的性子改变了不少,没那么张扬了,对张兰也客气了许多。
  张兰看在眼睛里,心想,丁眉这个人,这次算是栽了跟头,可是吃苦的是自己的兄弟。
  姑嫂关系本来就一般,现在到是客客气气的。
  
  邻居-----劝导
  田厂长到是劝过张兰,事情这样了,日子还要过,还是劝劝张松,驻外就一年吧,不要延长,那条件太苦,也不要和丁眉怄气了。
  张兰心想,这话说的容易,那好几万,不是小数目,想想自家一点存款没有,兄弟的忙一点没帮上,平时张松尽照顾自己了,她决定存钱。
  张兰对田厂长说,我家出这么大的事,我这做姐姐的不能一点不管,我决定了,咱们辛苦一年,帮几千块钱的忙。
  田厂长点头。
  张兰说了节省开支方案,田厂长一年不能买花,烟控制着抽,每月只给田厂长一百块钱。
  田厂长张了张嘴,他说,你不能总让我节省吧。
  张兰说我也节省,一年不买新衣服了。
  张兰的花销不大,主要是田厂长的爱好花钱多,笔墨也是开销,反正现在张兰的态度坚决,一月就给田厂长一百块钱。
  田然也支持小舅舅,就说,她也不买新衣服,家里少吃几次肉。
  张兰挺高兴,女儿挺懂事。
  
  
  邻居-----毛衣
  丁眉的日子并不好过,丈夫去了外地,有时候打电话回来,一听她的声音就挂掉。
  婆婆到是没说什么,对她依然客客气气的,儿子已经懂事了,虽然不说什么,心时还是抱怨母亲的。
  儿子过生日那天,说了一句,爸爸在就好了。
  丁眉低了头,她明白丈夫为什么去外地,不都是为了还借的钱吗,如果不是她,本来不用借钱的。
  丁眉买了毛线,想给张松织件毛衣,婆婆的表情柔和了些。
  丁眉有些庆幸,在这件事上,婆婆的通达,她依然保持着不插手小夫妻家务的个性,这给了丁眉空间,而大姑子张兰,和她一直不和,但人家也没说什么。
  婆婆生日那天,张松请假回来,丁眉的毛衣也织好了,张松收了毛衣,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张松在婆婆和儿子面前,到是喜笑颜开的,他算是个乐观的人,可是对了丁眉,还是冷淡的样子。
  第二天,张松赶早晨的火车走了。
  邻居-----姐姐
  丁眉心里没底,她和娘家人提,母亲抱怨她大胆,丁眉说,我也想为儿子存些钱,我家孩子比不得田然,想上好高中,肯定要花钱,没想到事情出了意外。
  母亲说,儿子是你的,也是张松的,他也心疼,你和他明着说,他帮你把把关,就算以后出事,他也不好怪你,可是你背着人家干这事,就让人生气了。
  母亲的建议是找张兰。
  母亲看的出来,张兰的婆婆是不插手儿子两口子的事,这老太太精明圆融,不管这事。
  张兰到是热心肠。
  丁眉请姐姐吃饭,给田然买了围巾,张兰心中明白,这是求她呢。
  张兰沉思着,他们的事,不到离婚的份,既然日子要过,就不能老这样,张松的冷战,也要早些结束,闹的时间长了,也不好收场。,
  她说,他不理你,你去找他,你找个时间,去张松那里看看他,住几天,张松这人平时脾气好,不过生气的时候,不好哄,你有点诚意。
  丁眉点头。
  张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也是为这个家,不过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有些大事,还是要商量着办。
  丁眉点头。
  看着丁眉的表情,张兰心中感叹,丁眉还是在乎张松。
  
  
  邻居-----探望
  丁眉请了几天假,去看丈夫。
  一周后回来,脸上有了笑模样,张松看见她的时候,明显的有些感动。
  丁眉给张兰打电话,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表示感谢。
  张兰想这样多好,她也不希望弟弟家里出问题,钱没了,只能没了,再挣吧。男人也要有担当。
  张兰还在继续家里的经济管制,田厂长很是无奈,他看中了一盆兰花,奈何没钱,一月一百块钱,这里面含了烟钱,他现在连抽烟都要控制,他只好转科室,别人都知道他抽烟,当然要给他敬烟,这样到是省了烟钱。
  田然到无所谓,她不在意穿不穿新衣服,只是一头扎在知识的海洋里。
  那天她在楼道里看见宋芙蓉,到是吃了一惊,宋芙蓉穿一件大红的羽绒服,白色的羊绒围巾。学校不让梳长发,宋芙蓉也剪了短发,但头发斜分,头发帘烫了一下,马上感觉不一样,她皮肤白,红色的衣服,更衬肤色,在冬天这个季节,宋芙蓉让人眼前一亮。
  宋芙蓉脚上是棕色的高跟皮鞋,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很有些风姿。
  
  
  邻居-----羡慕
  田然突然有些失落。
  她知道学校的男生,都喜欢盯着宋芙蓉,其实论模样,宋芙蓉不是顶美的,但是她会打扮,时尚给她加了分,她表情好,笑的时候多,看人的时候,微侧了头,眼神有些迷惘,很有些妩媚的意味。
  田然本来不以为然,她感觉宋芙蓉除了会打扮,没什么长项,可是看着冬天里像一团火的宋芙蓉,她心里有些羡慕。
  田然回了家,有些闷闷不乐,父亲不在家,母亲在厨房里忙晚饭。
  田然站在镜子前,仔细打量了自己,论五官她比宋芙蓉漂亮,院子里的人说她是冷美人。
  只是她的衣服,一年到头都是校服,现在也是一件天蓝色的旧羽绒服,洗的次数多了,有些发白,没有光彩,她有些生气。
  田然想了想,她发现,冬天里红色的衣服,很鲜亮很暖和。
  她吃饭的时候,看了看母亲,张兰问她怎么了,田然说,我今天在楼道里看见宋芙蓉了,她那件红羽绒服,是新买的吧,看着是新款式。
  张兰点头,可能吧,我不懂,田然看母亲这样说,有些气闷,妈,我的衣服都旧了,三年了。
  张兰嗯了一声,心里盘算着,一件好的羽绒服,三四百,她有些心疼。原来没打算给田然买,想让她在凑合一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发卡

下一篇: 《 邻居----询问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