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询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13   点击:


  
  邻居----青春
  张兰没有答复田然,她明白田然的意思,可是她不喜欢田然绕圈子的说话,她也些犹豫,她制订的原则是一月存三百块钱,这样年底加上资金,能凑四千块钱,加上家里的两千,一共六千。
  六千不算多,她知道张松的缺口,张松和朋友借了三万,这压力不小,他说的是三年还清,那一年至少还一万,就是张松和丁眉两口子的工资加一块,也不够呀。
  张松要面子,说话算数,所以才会申请驻外。
  当姐姐的总要伸把手,而且张兰心里盘算过,自己结婚这些年,张松工资高,没少三百五百的帮她,给田然每年的压岁钱也是三百。光兄弟给自己的钱,就四五千了。
  所以田然的态度,她明白,可是没接话,心里有些犹豫,如果给了女儿买衣服,那这个月,就不能存三百了。
  田然看母亲沉默,心里有些恼火,她不信母亲听不懂,可是母亲的含糊,让她想到了她自己的承诺,她愿意帮小舅存钱,心里有些落寞。算了,田然想,再凑活一年吧。
  田然有些后悔,那几年太实诚,把小舅给的压岁钱,都上交了,如果不上交,十几年下来,也不少钱呢。
  田然回到书房,又照了照镜子,她自信比宋芙蓉漂亮,可惜,没有宋芙蓉会折腾,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算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就是清水中的芙蓉花。
  
  邻居----爱美
  现在田然,晚上睡觉前会好好的用香皂洗脸,以前她都不洗的,早上在镜子前,梳头的时间长了,其实没什么好梳的,短发一梳就好,可是会多梳几下,然后才离开。
  她故意错开时间,不和宋芙蓉一起下楼。
  宋芙蓉那大红的羽绒服,始终像一团火刺激了她的眼睛。
  她晚出来了几分钟,和刘文静遇上了,刘文静看见她有些奇怪,田然你出来的不早。
  田然笑笑,没事,我就是赶不上早自习也没事。
  刘文静了然,这就是优待生的特权。
  二人一起下楼,田然看了看刘文静的衣服,刘文静经常锻炼,不怕冷,现在还没穿羽绒服,只是一件大衣,看的出来,不是新的。刘文静看田然盯着她,就笑着说,这大衣是我妈的旧大衣改的。
  田然看刘文静的表情,很开心的样子,没有不好意思,刘文静说,我妈手真巧,改的和新的一样,我们同学都没看出来。
  刘文静一直夸赞母亲的手艺,田然受了感染,也真心的说,马老师就是手巧,我妈就做不了这个。
  和刘文静一起出了小区,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刘文静走了,田然看了看她的背影,突然间心情好起来,不在纠结宋芙蓉的羽绒服。
  
  邻居----兰花
  田厂长得了笔奖金,张兰知道了,抢先去财务科领了,她给田厂长打电话说了,田厂长心里后悔,早知道抢先一步。他本来想买花呢。
  田厂长知道钱进了张兰手里,再想出来就难了,他把买烟的钱省下来了三百,正在考虑如何使用。
  回了家,田厂长和张兰抗议,你不要替我去领钱,多不好。
  张兰说,怎么不好,你是厂长,应该想大事,这点小事不用记着。
  田厂长说,你去了,显得我是妻管严。
  张兰冷笑,不是妻管严,全厂都知道,谁能管得了你,你的心思,上班在车间,下班在兰花。
  田厂长呵呵一笑。
  他说,你总要给我点吧,那资金八百呢,一半总行吧。
  张兰说,我们说好了,今年不买兰花了,帮张松一把,明年我不严管。
  田厂长张张嘴,没说什么,他对小舅子印象好,不好说别的,只好点头。
  他的眼前晃过了兰花。
  邻居----衣服
  张兰想了想,还是从丈夫的奖金里拿出三百,给女儿买衣服吧。
  她还是上楼时看见宋芙蓉了,突然想起,女儿和宋芙蓉一般大,而且在一个学校,一个楼层,这出来进去的,人家的孩子,总是鲜亮的衣服,自己孩子好几年一件羽绒服。
  她和田然说了,田然眼前一亮,她说好的,好的。
  星期天田然和母亲去商场,挑了一件大红的,她在镜前试穿,感觉不如宋芙蓉穿漂亮,最的还是选了件鹅黄色的。张兰摇头,这个颜色娇嫩,可是周周洗,穿一年就不暖和了。
  田然想了想,主要是袖子爱脏,我在学样用套袖,也不是天天穿,我那件旧的,还能轮换着。
  张兰张张嘴,还是同意了女儿的选择。
  在这些小事上,她不想和田然闹意见,田然就这样,你不按她的意思,买了她不穿,这孩子太犟。
  田然真的挺高兴,她感觉,自己有品味,还是这个颜色好,温暖明亮的颜色。
  田然挑了件白色的围巾,这一身搭配起来,她有春天的感觉。
  张兰一直摇头,反正田然的围巾是自己洗,随她吧,这些颜色太不务实。
  
  邻居----从容
  田然把新衣服穿好,带上围巾,心情好了许多。
  她在楼下看见跳绳的刘文静,刘文静只穿了一身运动衣,还满头大汗的,张兰说,你这孩子穿得太少,不运动了赶紧上去,别感冒了,刘文静笑着点头,赞美了田然的衣服。
  田然的脚步轻盈,可是回头看见刘文静的时候,突然有些不舒服。
  刘文静的赞美是真心的,可是她只是赞美不是羡慕,她不知刘文静为什么不羡慕。
  田然回了家,换下新衣服,问母亲,你说刘文静为什么不在意穿什么衣服,她妈的旧衣服,她也高兴的穿。
  张兰看着女儿,皱眉,她说,刘文静比你们朴实,这个你们,田然明白指的是她和宋芙蓉。
  张兰看女儿的表情,有些不服气,就说,也可能和家庭氛围有关,马老师本身就不爱打扮,当然这和职业有关,她们当老师的,衣服都严肃,不好太花哨。这花哨,田然明白是指李芬。
  田然听了母亲的话,并不满意这个解释。
  她想刘文静一定也爱新衣服,可是马老师不给她买,马老师为什么不给女儿买,可能是因为马老师要接济亲戚。一想到亲戚,她想到了小舅,小舅去外地了,都不能经常带她去玩了,她知道小舅需要钱,据说是为了房子。
  田然有些惭愧,她的衣服不是非买不可的。
  田然和母亲说,算了,最近也不要给我买东西了,还是支援小舅吧。
  邻居----圣诞
  圣诞是洋人的节日,可是孩子们喜欢。
  那天正好是周末,三个小姑娘在楼道里装扮,三个人打扫了楼道,尤其是五楼到六楼这一段,她们安了彩灯,贴了彩纸,很有些节日气氛,这些装饰品都是宋芙蓉准备的,她喜欢这个节日,还缠着父亲弄了棵圣诞树。
  折腾完毕,去宋芙蓉家,打扮那棵圣诞树。
  宋家照旧是女主人出差,男主人在外面吃宴。
  宋芙蓉已经习惯了。
  她满脸笑容的拉着两个同伴一起打扮圣诞树,弄好了,她双手合十许愿。
  这时候宋芙蓉的样子是虔诚的。
  田然想宋芙蓉有时候也挺是可爱的。
  马老师做好了晚饭,让她们一块来吃,张兰回娘家看母亲去了,母亲身体不太舒服,张松又在外地,她这几天,下班都是先到母亲那里,晚饭也是田然一个人解决。
  三个小姑娘在马老师家吃饭,一面吃,一面说圣诞的话题。难得田然也参与了讨论。
  
  邻居----意外
  宋主任回来的时候,已经挺晚了,他现在都是自己开车,借这个理由不喝酒,他发现挺好。
  进了小区,他放慢了车速,路过孙书记家楼下时,他看见吴尘和一个人在一起,宋主任多看了一眼,那是个中年男子,两人看着很亲密的样子,宋主任心中一动,不过还是把车开了过去。
  宋主任想起刚才那一眼,吴尘是笑着的,他没见过吴尘笑,平素吴尘一副仙子气,总是冷冰冰的,也就是对了孙宁,才有些温和的意味。
  刚才的吴尘那一笑,真有些春花的意味,明艳热烈。
  可是那笑不是对着孙书记。
  宋主任直觉吴尘和那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可是他不好再往下想。又一想,吴尘要真有什么事,也不会在自家楼下吧,出出进进都是小区的人,谁不认识她呀。
  宋主任这么一想,就心里踏实了。
  宋主任回家,看到五楼到六楼之间一闪一灭的彩灯,知道是女儿的杰作,心中微笑,这个孩子,还是很可爱的,她是真的热爱生活,也会享受,也会制造气氛。
  宋主任把那棵金桔树放到自家的客厅里,看女儿不在家,就敲了敲中门,果然宋芙蓉还和两个同伴聊天呢,讲她们演出的趣事。
  邻居----金桔
  宋主任谢了马老师,招呼两个小姑娘一块去看他的金桔树。
  金桔树上结满小金桔子,黄澄澄的,宋芙蓉第一个说好看,她问这桔子能吃吧,宋主任哑然失笑,能吃能吃。
  刘文静也说好,这桔子树是暖色调,放在屋子里正合适,很温暖的感觉。
  田然没说话,她感觉树不错,不过放在宋家这客厅,不太好,宋家没种什么花,嫌养着麻烦,都是些大红大紫的假花,加上沙发的颜色也是明艳的色调,显不出这棵树了,要是放在她家的绿植里,到是别的风味。
  田然不会敷衍,只说了句桔子不错。
  宋芙蓉听出田然的不以为然,她有些奇怪,明明这么好的桔子树,如何田然一点感觉没有,田然学过几年美术,也有审美呀。
  刘文静脸上是真心实意的欣赏。
  宋主任是人精,几个小姑娘的表情,他一扫而过,大概知道她们的看法。刘文静能欣赏一切美好的事物,发现优点,宋芙蓉是单纯的爱热闹,一切热闹明亮的事物都喜欢,田然是有些可惜的感觉,好像是可惜了这棵桔子树。
  
  邻居----气氛
  元旦的时候,宋主任给中门和西门,一家各送了棵桔子树,说是彩头好,图个喜庆。
  田然眼前一亮,马上说谢谢,宋主任看到田然的绿植,再看这棵树,马上懂了田然当时的眼神,这桔子树放在田家,的确比在自家鲜亮多了。
  宋主任接到了张兰和马老师的诚挚感谢,大家都明白,如果宋主任送的东西贵,到不好收,还要考虑还礼,这样的礼物最合适,又都是两家都有,就是邻居之间的一个往来。
  马老师也喜欢那棵桔子树,放到门厅里,出来进去,看着养眼。
  宋主任心里不是滋味,他也知道他家的摆放随意,有些是李芬的主意,李芬这个人会打扮自己,可是艺术品味就差远了,都是大红大绿的。
  宋主任心想,让一个小姑娘给小看了,田然的眼神分明是宋家的客厅,可惜了那棵桔子树。
  宋主任想到小丁,这小姑娘别看穿着朴素,不化妆,可是人家真有审美感,把办公室的几件家具,调了一下位置,感觉好多了。
  宋主任和小丁商量,到他家看看,给布置一下。
  小丁当然欢喜,这说明宋主任没把她当外人。
  小丁去了宋家,有些意外,宋家的家俱都是深色系,而假花都是大红大紫,她说该养些绿植,宋主任说无人打理,怕养不活,小丁就选了好养的绿萝吊兰芦荟什么的,那些假花,都扔了。
  邻居----不悦
  李芬出差回家,进了家门,吃了一惊,若非仔细看,还以为走错了家门,家俱上有的加了桌布,都是浅色系的。
  客厅的绿植青青葱葱的,极是养眼。
  最大的意外是窗帘,换了山水系的,她有些奇怪,这个工程不小,要细致,她也感觉这样挺好,清爽,可是她不喜欢,她喜欢浓烈的色彩,不喜欢这种幽静温馨的感觉。
  她坐下来,沉思起来。
  宋主任到家的时候,看见李芬挺高兴,你看我把屋子布置得如何,李芬笑盈盈的,你有这眼光,这是谁弄的。
  宋主任话到嘴边,没说出小丁,改了口,一个家装设计师的建议。
  李芬奇怪,怎么想起来弄这个,宋主任说,我这不是有时候客人来家吗,就弄了一下,没花多少钱。
  李芬到不在意钱不钱的事,现在外欠已经还清,她松了口气。
  邻居----询问
  李芬私下问芙蓉,你爸爸怎么想起折腾这个了。
  芙蓉摇头,她是不知道,一天放学回来后,家里多了绿植,过了几天,窗帘也换了,她也没管这些。
  李芬问不出什么。
  第二天在科室看见严小惠,这几年严小惠表面上对李芬很尊重,都是科长前科长后的,偶然李芬交待什么事,严小惠都认真的做了。
  二人关系还算和睦。
  中午李芬请大家吃饭,大家都挺高兴。
  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听见严小惠和一个同事说,宋主任真行,都把人领家了,好几次呢,出出进进的,楼道里的人都知道,那个同事说,宋主任胆子太大了,李芬不在家,也不能这样吧。
  李芬的脸色变了。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
  李芬没有进去,转身出了饭店,给科长说,有点急事。
  李芬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她不相信严小惠的话,宋主任没那么荒唐,就算真有什么,也不会把人领家里,宋主任怎么也要忌讳宋芙蓉呀。严小惠一向传八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探望

下一篇: 《 邻居----沉默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