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发卡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9   点击:


  邻居----奋斗
  李芬感觉芙蓉太孩子气,没有一点长远打算,那时候感觉她天真可爱,想在想想,这孩子太幼稚。
  她很是奇怪,这个孩子,既没有父亲的精明圆滑,也没有自己的吃苦耐劳,好似父母的优点都没有遗传,唯一的一点天份是嗓子好。
  她和老公抱怨,宋主任却很乐观,他的说法是孩子小,一直在学校这个单纯的环境里,难免天真单纯,这是优点,以后经历多了,自然会成长。
  李芬只能借此安慰自己。
  李芬还是决定再抓业务,看看能不能再有个大单子。
  今年科里新进了三个大学生,李芬现在明白,老员工不好招惹,还是从新人下手吧。
  她和科长商量,主要带带这三个新人,看能不能培养一个业务尖子。
  科长双手赞成,科长感觉现在这样挺好,李芬忙着业务,这样业务科能完成厂里的任务,自己这个科长也做得稳当,李芬经常出差,也让他轻松,李芬这个人事太多,一会嫌这个懒惰,一个嫌那个不像业务员。
  新人新气象,他们到是接受了李芬的理念,业务员就要勤快,多跑客户,李芬原来出差,不愿意和同事做伴,也是防着一手,现在这几个新人,前半年没有任务考核,也没有业绩要求,所以他们也没有提成。
  
  邻居----出差
  李芬给三个新人做了半个月的培训,先挑了最精明最有眼力价的张涛,和自己一起出差,看看小伙子,有没有潜力,还是只会耍嘴皮子。
  张涛非常珍惜这机会,留下的两个新人,让他们去车间转转,熟悉一下企业的产品。张涛来自一个小镇,人很机灵,在学校里就是学生会的,和老师的关系极好。
  购买车票,上了火车去打开水,一路上,非常的勤快,让李芬终于找到了些当领导的感觉。
  张涛下了车,拿着两个人的行李,让李芬走在前面,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李芬想起宋主任的叮咛,要低调,就说,别领导领导了,就叫姐吧。
  张涛马上改了称呼。
  这一次出差半个月,跑了大半个城市,相关的厂家,都送了说明书和样品。有两家是有熟人介绍的,有一个是姚强介绍的。
  二人办完了业务准备离开,李芬接到姚强的电话,他也到这个城市办事,说一起吃饭吧。李芬心中一动,马上说,这次不巧,她已经在车站了,火车马上就开了。
  张涛有些奇怪。
  李芬让张涛马上买车票,既然说走了,还是真的走吧,原先想在这里玩两天,现在提前返程了。
  
  
   邻居----新人
  办公室的打字员退休了,这一次要新招一个,宋主任想,一定招个打字快的。
  行政科给物色了一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学的就是办公自动化,小姑娘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一分钟打了一百个字,宋主任满意的点头。新打字员叫小丁,今年刚二十一,也是外地的,在厂里的单身宿舍住。
  小丁很满意这个工作,这家工厂在本市都是出名的,工资福利都不错,工作也轻闲。小丁天天第一个来,打扫好卫生,打好开水。宋主任的桌子擦得尤其干净,烟火缸清理干净。
  宋主任想,新人就是不错,难怪李芬说,要有新鲜血液。
  小丁工作细致,和同事关系不错,谁使唤她,都高高兴兴的去干,宋主任心想,是个老实孩子。
  新人转正都是半年,办公室年底赶上加班写材料,小丁天天忙到十一二点,宋主任看在眼里,在第四个月,就建议让小丁提前转正了。
  小丁更感谢宋主任了。
  小丁手巧,看宋主任的毛衣都旧了,就买了毛线,给宋主任织了一件,送给宋主任的时候,正是宋主任的生日。
  宋主任都忘记了他的生日,妻子在外出差,女儿从不记得父母的生日。
  小丁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宋主任,宋主任当时收了,后来想想,刚毕业的孩子们挣工资不高,这毛线不便宜呢,就把毛线钱给了小丁。
  
  
  邻居----毛衣
  李芬看见宋主任的新毛衣,随口问了一句,毛衣新买的,宋主任想想商场新毛衣肯定有商标,这件没有,就说不是商场买的,是外面毛衣加工店里让他们织的。这样暖和。
  李芬看了看,颜色不错,这个颜色显高档,眼光有进步。
  宋主任笑笑,心里有些失望,妻子也忘记了他生日。
  李芬果然没想起来,她是忙晕了。
  现在张涛成了她的助手,负责一些杂事,李芬还感觉轻松些。
  小丁现在俨然成了宋主任的秘书,办公室的人,经常是领导在就在,领导一走,就出去各科室转了,所以宋主任只好把一些联络事宜,委托小丁办理。
  小丁在电脑上作了表格,都做了备份,宋主任查找什么也方便。
  宋主任发现电脑还真方便,他现在开始跟小丁学使用电脑。
  宋主任进步挺快,已经能做表格了,就是打字一时速度慢,他用的是拼音打字。 小丁建议
  宋主任注册个QQ号,多用QQ聊天,拼音打字速度也就快了。
  宋主任对新鲜事物有兴趣,就弄了个QQ号,起了个往事随风的名字。
  宋主任发现家里没电脑不方便,于是他和李芬商量,给家里买个电脑,李芬也发现电脑的好处了,也同意,可是电脑挺贵,托了人,还花了八千块钱。
  
  
  邻居----电脑
  后来李芬才发现,宋主任是提议人,可是钱还是她出的,她买了电脑,可是使用率还是宋主任高。
  李芬经常出差,有时候在厂子里加班,宋主任是一回家,就趴在电脑跟前,上了网,有时候查资料,大多时候,还是聊QQ。
  宋主任发现虚拟世界挺好,在QQ上可以随意说什么,反正谁也不认识谁,他唯一的熟人是小丁,小丁的网名叫嫣然一笑。
  小丁教宋主任进QQ聊天室,可以打牌,可以打麻将,下象棋,可以把照片上传到QQ空间里。
  小丁的名字,经常从宋主任嘴里说出来,引起了李芬的注意。
  李芬找了个宋主任开会的机会,去办公室转了转,看见丈夫口中聪明懂事上进的勤快的小丁。
  她不动声色和小丁聊了几句。
  李芬离开办公室就放心了,小丁其貌不扬,穿衣服也老气,除了年轻,哪一点也不能和她比。
  小丁并不知道,她引起了宋主任夫人的好奇。
  宋主任回到办公室,看见李芬放在他办公桌子上的发卡,心中奇怪,李芬来这干什么。
  
  邻居----发卡
  宋主任拿起发卡,放到书包里。
  宋主任回了家,问李芬,你去办公室有事。
  李芬笑笑,我听说,你们那有个打字飞快的小丁,想去参观一下。
  宋主任有些奇怪,打字快有什么可参观的。
  李芬不说了。宋主任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的宋主任,没有意识到李芬的话中真意。
  李芬看宋主任的表情,心里踏实下来,那个小丁,真不至于让她紧张。完全就是个不会打扮也不懂品味的小孩子。
  李芬对镜自照,还是对自己有信心!
  李芬收回发卡,别在头发上,转而说,她下周出差,可能要半个月,让他留心女儿的身体,这几天宋芙蓉正闹感冒,李芬无奈,每次流感,宋芙蓉都躲不过。
  正说着,宋芙蓉回来了,她因为感冒了,就请了假,提前放学。
  
  邻居----感冒
  李芬看看女儿回来的时间,就知道她没上最后的自习课。
  李芬起身,给女儿倒了蜂蜜水,让她休息几分钟,抓紧写作业,晚上好早点休息。
  宋芙蓉喝了水,回屋里休息了,没想到只说睡几钟,饭好了,她还在睡。
  李芬不得不叫醒女儿,心里叹气,这个样子,哪像高二的状态。
  只是她听了宋主任的建议,对女儿的学习,不再逼迫,宋芙蓉娇气,一上火就感冒发烧。
  同一时间,田然刚回来。
  田然走路的声音很轻,只有她口中轻念的英语单词的声音在楼道里回响。
  田然进了家门,父亲肯定在加班,一年三百六十日,田然的记忆中,没有几天,父亲是正点回来的。
  桌子上有张条子,是张兰写的,说是回娘家一趟,晚饭让田然自己解决。
  田然皱眉,放下书包。
  没情绪自己做饭,马老师到是说过,让她过去吃,可是田然不好意思。
  田然自己先烧了开水,灌到暖瓶里,然后泡了方便面,算是解决了晚饭。然后打开了台灯,学习去了。
  张兰在娘家,也想早点回来,可是张松和妻子在吵架,母亲着急上火,拉架的时候,闪了腰,张兰只好先给母亲找了膏药,做了饭,让母亲吃了。
  张兰也有点感冒,精神不高,有些恹恹的。
  她只是劝张松要冷静,事情已经出了,不要太生气了,于事无补。
  
  邻居----入股
  原来张松的妻子把家里的存款私自拿出来,投到一个亲戚的工厂里,说是入股分红。前两年也分了红,张松的妻子很高兴,没想到,今年厂子里的产品卖不动,亲戚关了厂,人不知哪里去了。
  张松非常生气,要不是他们单位集资盖房,他还不知道妻子的事。
  妻子也委屈,我也是为了家里多点收入。
  张松质问她,那钱是我们两个人的,你起码要告诉我一声吧。我不知情,你就做主了,你尊重我吗。
  你说前几年都分红,分红的钱呢,你怎么不告诉家里,无非是进了你自己的腰包,拿着家里的钱折腾,有了好处是你的,没了好处赔的是我的。
  张松生气的摔了花瓶子。
  妻子并不服气,只说是亲戚坑人,她是受害者。
  张松发现,没法和她沟通,她不直接面对问题,明明是她自己看人不准,做事冒失大胆,不和人商量,只怪别人。
  现在张松叹气,五万块打了水漂。
  本来这钱够集资建房了。
  张松对妻子说,一套房子没了,这可是给儿子的房子,现在你去找钱吧,要不然,你自己和儿子交代,入股的事,我不说你对错,你心里明白,事是你办的,钱是你拿出去的,我和你要钱没错吧。
  
  邻居----发愁
  两个人争吵的时候,儿子在旁边,孩子已经上了初一,也有事情的分辨能力了。
  母亲的哭泣父亲的愤怒,奶奶的腰疼,让他很无奈。
  还是大姑来了,让他吃了饭,回房间学习了,张兰说,那是大人的事,让他们解决去,你的任务是学习。
  张兰要走,出门时拉走了张松。
  张兰在院子里说,你也不要怪丁眉了,也是你,那么放心她,钱让她拿着,你早干吗去了,这就是甩手掌柜的好处,自己的钱,自己不经心。
  张松一边抽烟,一边摇头,以后我的钱,不会让她管了,这女人太大胆,什么也不和我讲,那三年分红,她一丝声不露。
  张兰摇头,你有多糊涂吧。
  张兰拍拍弟弟的肩膀,你也不要发愁了,再愁出病来,也别吵了,要吵出去闹,上有老人下有孩子的,影响多不好,看妈急得。
  张松点头,他是个理智的人,今天是气急了。
  张松被风一吹,头脑冷静不少。
  他说,姐你回去吧。田然还一个人在家呢。
  张兰走了,张松没有马上回家,他一个人想对策,房子必须要,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可是他不想和妻子商量了,他只能借家,而房子的名字,他决定只写自己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忧心

下一篇: 《 邻居-----探望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