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无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20   点击:


  邻居-----无声
  刘文静听见父母的争论,她对父亲有些不以为然,父亲是太老实了,什么不都不计较,可是心里不甘心,有时候会抱怨,她更欣赏母亲,有什么说什么,不藏着不抱怨。
  父母对她的教育是统一的,让她听家长话,听老师话,好好学习,多干活,只是有时候马老师会说,如果同学欺负你,不要忍让,该讲就讲,打架也不怕,这话不当着刘师傅说,刘师傅会反对,他一惯的原则是有问题向上面反映,对于刘师傅来说,领导是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马老师的性格外向直爽,但人很善良,三句好话,有时候会把一个优秀老师的指标让出来,事后也会后悔,刘师傅比她聪明,能看出别人是真讲好话,还是别有用心,只是他不习惯拒绝别人。幸而他的车间主任岳主任一直欣赏他,别人不加的班他加,别人不干的活,他干,岳主任坚持每年的模范归了刘师傅。
  所以刘师傅还是很有底气,他一直相信老实人不吃亏,马老师私下和亲戚说,刘师傅不过是运气好,遇见了岳主任。而工人出身的谢厂长,对工人的利益很维护,这算是刘师傅的运气吧。
  邻居-----无言
  宋芙蓉本就和刘文静不说话,现在因了两家母亲的争执,更是互不理睬,刘文静无所谓,她本来也不喜欢宋家的作派。
  早晨出门的时候,她们正遇见,谁也没说话,刘文静行动迅速,马上抢先下了楼,快步走远了。
  宋芙蓉有些恼,她不理睬别人,她感觉是权力,可是刘文静一样的不理睬她,让她有些失意。她以为她是高刘文静一等的,老师表扬她的次数多,她嘴甜人乖巧,所以班主任很给她面子,她是文艺骨干,男同学女同学都会对她有好感,可是她发现,刘文静对文艺活动不积极,也不热情,是真的不关注。
  她一上午有些气闷,可是她发现刘文静一切如常,刘文静认真的听讲,语文老师把刘文静的作文当范文,刘文静也没显出多大的喜悦,刘文静脸色平静,她的平静让宋芙蓉恼怒,她发现了刘文静是真的平静。
  中午的时候,刘文静和田然又一起离开,宋芙蓉在同学们的包围里找到了乐趣,她一扬手,请两个跟班去吃饭。
  宋芙蓉的手面大,她母亲是业务员,有时候奖励多,她基本上同学们中最有钱的。
  邻居-----安慰
  田然和刘文静一起往回走,可是二人并没有说什么,她们俩就这样,有时候在一起,无话也是欢喜的。
  上了六楼,看见那碍眼的白菜,田然突然用脚踢了一下,刘文静笑了,她明白田然的好意,这是表示她对刘文静的支持。刘文静懂了。
  二人各自进了家门,关门的时候,刘文静特意向田然点了点头。
  刘文静的中午时间要充裕些,进门就吃饭,吃饭了,也不用她收拾桌子。父亲会收拾好。马老师会督促她去午睡。
  马老师的原则是中午休息好了,下午有精神。
  张兰中午是回来给闺女做饭的,只是做得极简单,一个菜,主食是顺手带回来的包子或者花卷。
  张兰的原则是自己的事自己做,田然收拾好桌椅,还要扫干净地。
  田然中午并不午睡,只是闭目休息一会儿。原来她订了闹铃,现在不用了,刘文静会敲门叫她一起走。
  刘文静每次敲门的时间,一分钟不差,让田然很放心。她和母亲说,刘文静真准时。
  张兰点点头,文静内秀。
  田然注意到母亲对文静的夸奖,她有些奇怪,她能感觉出母亲对文静的欣赏,母亲是个挑剔的人。可是母亲却说过,马老师是个热心人。
  
  
  邻居----换灯
  马老师下午回来的时候,发现刘师傅不在,她有些奇怪,刘师傅不大爱出门,都是闷在家里,如果出门,也是直奔目标,要么是买米面,要么是买水果。
  她进了厨房,烧上水,准备晚饭,这时候,自家的门开了,刘师傅推门进来,还一直说,不客气,有事吱一声。
  马老师问他和谁说话呢,刘师傅说和李芬,李芬让他帮着按个灯。
  马老师大怒,我昨天刚和她吵架,你就去给人家干活,刘师傅说,都是邻居,还有隔夜仇呀,多大的事。
  马老师脸红了,什么大事小事,是她不讲理,这女人脸皮真厚,她也好意思,不等他们家宋科长来安。
  刘师傅现在基本不和媳妇吵架,马老师嘴快,那是老师的特长之一,而且马老师很会讲理,你发现她那套理论,自圆其说,你找不出错误,可是感觉不舒服。
  刘师傅闭口不言,马老师很是生气丈夫的老实。
  她心里不舒服,晚饭就没炒菜,刘文静奇怪,只一个咸菜,马老师说,想吃自己做去。这话其实是说给刘师傅听的,刘文静有些恼,不明白母亲怎么了,不过她知趣的沉默,吃了饭,马上进自己的房间学习了。
  西门也没做饭,原因是李芬明天要出差,宋科长被人请吃饭了,她不想做饭,就领着宋芙蓉去饭店了。
  宋芙蓉经常去饭店,这次她点了个宫保鸡丁,她特爱吃这个菜,成了她的必点菜目。
  李芬叮咛宋芙蓉,我出差要半个月,你自己记得吃饭,衣服自己洗,宋芙蓉点头,李芬说,这次回来一定买个洗衣机。
  
  
  邻居----阳台
  东门的阳台,更像是花房,田副厂长做了花架子,有几盆吊兰用铁丝固定在高空,错落有致的摆放。绿萝在花架子上垂落着,还在阳台的外沿弄了细铁丝网,便于花木攀岩。
  制作这些的时候,他找了刘师傅帮忙,刘师傅手巧,弄这些不在话下。田副厂长折腾花的时候,非常的耐心,一丝不苟的画了图纸。两个人折腾了一天,晚上田副厂长拉了刘师傅去饭店喝酒,刘师傅有夜班,只少喝了一点。
  两个人地位悬殊,可是说起机械制造到是投缘,田副厂长很佩服刘师傅的手巧,什么活计一说就能做出来,刘师傅羡慕田副厂长脑子灵光,那图纸画得真传神。
  二人都没喝多,田副厂长晚上要去夜校,他在学英语,有些英文资料,他要自己看,不要通过翻译。
  二人在饭店里聊着机械制造的事,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田副厂长只好起身结了帐,他要去夜校了。
  刘师傅没回家,直接去厂子吧,马老师最烦人喝酒,一闻酒味就生气,马老师有一双特别的鼻子,什么味道都能闻出来,什么烟味酒味饭味。马老师作饭的时候,是全副武装。带了帽子,穿了围裙,有时候做鱼还要佩戴口罩。马老师几乎天天洗头,她说怕头发上有饭味,不是别人闻了,是她自己不舒服。她不是洁癖,她是味道癖。
  马老师站在阳台上,看了一眼东门的阳台,还是有些心动,东门的阳台,就是个花房,那些花木,在星光下,安静的温柔的吐露着芳香。在风里,摇曳着各自的情丝。
  
  邻居----假花
  李芬出差回来了,先买了洗衣机,她最烦洗衣服,有了洗衣机,她也能享受一下,但现实很骨感。要准备专门的插座,每次洗衣完毕,要把洗衣机里的水擦干净,免得生锈。
  所以她决定,以后星期天大洗,平时的衣服都集中到那天一块洗。
  李芬在阳台上转了一圈,现在阳台成了宋科长的吸烟区,李芬看到了东门的花木,有些羡慕,但随即一想,真花打理多麻烦,她决定,买些假花回来,还不都一样。
  李芬一直想拉近和东门的关系,可是不知如何下手。张兰态度很热情,可是说话不远不近。宋科长更在意田副厂长的态度,可是田副厂长这个人油盐不进,就是一个技术控。
  夫妻二人商议了半天,没有好主意,送礼吧没有由头。请客吧,估计请不动。后来是宋芙蓉说,不如就说大家搬了新家,一块聚聚。
  夫妻俩都说好,可是这样的话,只请田家不合适,还要叫上中门的刘家。
  李芬到不介意和马老师的争吵,她是个现实的人,谁有用谁就好,不会介意对方的态度。
  她先同意了,说叫上中门,六楼聚会,这样看着自然,张兰能同意。
  为了拉近距离,她考虑在外面叫菜,但地点在自家,这样看着亲密。
  一切准备就绪,她发了邀请,马老师本不想去,可是李芬亲自来请,满脸的笑容,虽然马老师看着假,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如何拒绝,她这人吃软不吃硬,人家客气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三家聚在一起,孩子们不得不互相客气一下,宋芙蓉今天是主人,穿了件母亲新买的小礼服,样子新颖,田然和刘文静都很好奇,但田然的好奇在心,刘文静的好奇在脸上,刘文静夸赞这衣服真华贵真气派。她是真心话。田然只点点头,宋芙蓉对刘文静的夸赞很受用,她喜欢那一句华贵,这个词,听上去高端。
  田然看见了那些假花,样子也很美,但她冷笑,她受田副厂长影响的,喜欢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对于假花这些根本看不上去,只是礼貌的点头,只有刘文静,到是对一切鲜艳的色彩感到赞叹。
  邻居----缓和
  应该说聚会很成功,大家都很给面子。
  宋科长说了几句,远亲不如近邻的话,大家互相关照。
  几个男人喝了一瓶酒,酒是宋科长的茅台,刘师傅赞叹好酒就是不一样。三个女人闲话家常,无非是孩子的成绩,孩子的喜好,女人们只要一聊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
  三个孩子,反而是最安静的,宋芙蓉说多,一会儿说她家的台灯是香港那购买的,本市都买不到。刘文静到是真新奇,她是个直爽的孩子,看见好东西就真心赞叹。而田然不以为然,她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这顿饭吃得很无聊。
  大人们的关系缓和了。
  宋芙蓉说,你们下午放学叫上我,咱们一块回吧,刘文静点头,田然说,你经常有课外活动,这样吧,我们在教室门口等你五分钟,你要是不出来,我们就走了。
  宋芙蓉发现,田然是个有主意的人,她不受气氛的影响,刘文静到是好相处。
  宋芙蓉心里有些气闷,田然为什么就那么高傲。她有什么呀,她直觉田然美丽,可是她感觉自己更漂亮,老师们明显更喜欢她呀。
  田然成绩好,可是自己能歌能舞,老师说她能考试艺校。
  宋芙蓉得了母亲的叮咛,不能和田然冲突,田然的父亲将来能做厂长的。
  
  邻居----同出
  这一段时间宋芙蓉没有训练,就和两个邻居一块回家,她半是欢喜半是懊恼,这里不是以她为主。
  她买零食的时候都是三份,刘文静每次都道谢,有时候也回请。可田然每次不收,她说,吃零食对牙齿不好。
  宋芙蓉就说,我天天吃,我牙好的很。
  田然就一笑,不再说话。
  宋芙蓉没有成功的感觉,田然的沉默,不是服输,而是不屑一争。
  刘文静就打圆场,少吃点没什么,回去刷牙就好了。
  宋芙蓉才有了台阶。
  父母看不起中门,一个工人,一个小学老师,可是宋芙蓉感觉刘文静好相处。刘文静的功课没有田然那么出众,但也在前十名,算是好学生,她的作文好,还得个学校的比赛一等奖。语言老师很喜欢刘文静,一直鼓励她继续写下去,让刘文静报了课外作文班。
  刘文静虽然不参加那些体育运动,可是她每次运动会的投稿都都能让学校广播。
  宋芙蓉发现她不能完成母亲的任务,她不太可能和田然成为好朋友,事实上没有刘文静在场,她和田然根本说不上话,她说什么,田然都没有回应。
  有一次她唱歌,田然说她的高音处理不好,宋芙蓉最得意就是唱歌,她让田然示范,田然说,她不会唱,可会听,宋芙蓉的嗓音在高音那处理不好,如果想发展,还是再找个声乐老师,学校老师教得太马虎。
  幸而刘文静忙说,宋芙蓉的歌在本校是数一数二,年纪还小,高音可以再学习。
  宋芙蓉和母亲诉苦,李芬想了想,也许田然说的有道理,田副厂长原先是学校合唱团的,现在在厂子里,也是男高音呢,李芬说我给你找个声乐老师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诉说

下一篇: 《 邻居---求学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