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求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10-21   点击:


  邻居---求学
  李芬到是为女儿花了心思,托了许多人,找了位极有名望的音乐老师,据说没有天份的学生,人家不收,这位老师,教一个成一个。
  星期天的上午,李芬早早叫醒了宋芙蓉,母女俩简单吃了早饭,就开始各自打扮,李芬的规矩是没有半小时出不了门,描眉画眼线,打扮底弄胭脂,挑衣服,最后她选了一身简单的套装,看着简洁,却是当年的时装款。最后犹豫着配什么丝巾,羊绒的感觉有些沉重,最后选了丝绸的。
  宋芙蓉不用化装,只是用洗面奶洗净了脸,梳好了头发,挑衣服花了些时间,最后挑了粉红的上衣,咖啡色的裙子。
  李芬打扮好,看了看女儿,摇头。她同学说,这位老师爱朴素的打扮,不要太艳了,她让女儿换了浅粉的上衣,看着才清爽些。宋芙蓉有些不悦。
  那件粉红的上衣,衬肤色,她刚要抗议,李芬马上说,时间快到了,不要再啰嗦。
  母女二人出门的时候,宋科长酒醉未醒,李芬有些意见,当爸爸的太省心,本来说让宋科长开车送她们,现在只好打车。
  可是在马路上站了十多分钟也没拦到车。
  这时候李芬看见了张兰的弟弟正开车离开,他是给姐姐送了些酒。
  李芬忙招招手,说了情况,张兰的弟弟张松是个热心肠,马上让她们上车,送她们过去。
  
  邻居—骄傲
  张松把李芬母女送到少年宫,又返了回来。
  他跑上六楼敲姐姐的门,张芬看见兄弟去而又归,有些奇怪。
  张松说,人家对门都送女儿学声乐去了,你怎么不管田然呀。
  小姑娘总要有特长的。
  张兰想了想,也是,可学什么呀。
  张松说,问问田然。
  田然正在听英语带子,她听了父亲的话,英语重在口语。
  这时候舅舅问她,报什么课外班。她有些茫然。
  张松说,你喜欢什么呀。
  田然想了想,画画。
  姐弟二人马上决定,找个美术班。
  张松说包他身上了,他去打听美术班。
  宋芙蓉很高兴,那个挑剔的老师,收下了她,说她嗓音不错,有天份。
  母女二人,中午在外面吃的,特意找了间火锅店,宋芙蓉爱吃这个。
  宋芙蓉有些骄傲,她要在田然面前得意一把。
  她回了家,故意去东门,表面上是向张兰阿姨感谢一下早上搭了张松的车,实际上是炫耀一下,她进了声乐班。
  她去的时候,张兰挺客气,一直夸赞她有天份,田然还听英语带子,头也没抬,只最后的时候,向她挥手说再见。
  邻居—绘画
  张松找了美术班,问清了学习的时间和费用。来和姐姐复命,也拿了书法学习班的招生简章。
  他去的时候,刘文静正和田然一起复习数学,刘文静数学有些吃力,她是来请教田然的,她不愿意问马老师,马老师当然教得了她,可是越教越急,总是骂她笨,一会母女俩都急了,每次马老师教孩子学习,都是骂一个小时,教半个小时,刘师傅看着都累。
  久而久之,刘文静就不问马老师了,刘文静的成绩还算不错,她知道学习,也能自己复习,死记硬背的分数不低。马老师也不多问了。
  田然讲题也不大会教,不过她肯一次次重复,也把辅导书给刘文静看,这样刘文静勉强能明白。
  张松说了美术班的事,田然问刘文静,你也报一个吧,咱们一块去少年宫,他们这里离少年宫不近,又倒一趟车。张兰是没时间送孩子的,听了这话,感觉也对,两个小姑娘做伴多好。
  张松心想是呀,刘家人有时间,如果接送孩子,可以把两个孩子一起捎上,多好。
  刘文静点点头,她选了书法。
  刘文静心里明白,美术是花钱的,纸张颜料都太贵,母亲不一定乐意,书法好些,不过是墨罢了,纸可以用旧报纸,花费不会太多。
  刘文静回家和母亲说了,家里的财政是母亲管,刘师傅不管这些。
  马老师想了想,田然学绘画,宋芙蓉学声乐,刘文静总要学一样,要不显得自家太跌份,她说,书法就书法吧。
  
  
  邻居—书法
  刘文静是个有心的,她和田然一起做功课,看田然学绘画,她也跟着看看,回家自己练习。
  田然听过的英语带子,她借回来听听,听完了,再还回来。
  不过刘文静发现,她的口语比田然差太远了,她不灰心,反正学着就是了,比田然差也没什么,当不了第一第二,可以当三四。
  田然拉着刘文静一起画写生画,春天的季节,花开柳绿,她们各画各的,田然画得极好,极为逼真。可是张兰却说,刘文静画的好,田然不服气。张兰说,你们你们画的蝴蝶和花枝。你的形似,可刘文静画的蝴蝶有感觉,好似蝴蝶飞离了花,有些忧伤。
  田然有些惊讶,她仔细看刘文静的画,画中的蝴蝶是有些留恋不舍离开的感觉,好似是有些忧伤。
  可是刘文静的画,蝴蝶没有她的漂亮,花呀没有她的艳丽。
  张兰说,你的基本功好,刘文静的基本功是差了些,可是画的时候,你眼中只有花和蝴蝶,没有感情。刘文静是想着蝴蝶会如何的感受。
  田然故意问刘文静,你画的时候,想什么呢,刘文静说,我感觉蝴蝶好像不想飞离花朵。
  田然不说话了,母亲说的对,刘文静的画,有感情。
  田然服气母亲的眼力,母亲能看懂刘文静的画,可是自己的画,母亲说只是形似,她有些失望。
  刘文静的书法进步并不是很快,反而是田然也照了字帖来练习,比刘文静还好些。田然挺高兴,她以为刘文静会烦恼,可是刘文静也挺高兴,刘文静说,你写得好,我当然高兴了,你是我朋友呀。我认真写了就好。
  刘文静对这些,好似真的不在意。
  到是田副厂长说,刘文静这个孩子心挺大,是真的不介意。
  田然点头,去年的三好学生争夺就是这样,刘文静的投票和另一个学生一样多,老师说,那个学生进步快,刘文静去年就是,要不今年谦让一下,刘文静马上说行,她真的很痛快。
  
  
  邻居—吵架
  那天是周末,通常大家的心情比较放松,刘文静被获准看一个小时电视。邻居的电视都是彩色的,刘家的还是黑白的。马老师说,黑白的好,省眼。
  刘文静明白,是因为彩色的太贵,这方面她不计较,她从小的记忆里,她家的经济就紧张,主要是父母要贴补各自的家庭,父母是一个村子的同学。一个转业进了厂子,一个考了师范。
  马老师算是会过日子的了,她手巧,刘文静的记忆里,什么都是母亲做。饭是如此,衣服是如此,衣服从衬衫到棉衣,从围巾到鞋子,都是马老师针针线线做出来的。
  宋芙蓉的母亲,边看电视边吃瓜子,而马老师是边看电视边织毛衣。
  最辛苦的是母亲,而父亲一直在三班倒,就是看中了夜班补助费。
  所以刘文静从不讲究吃穿,给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抱怨,一冬天的咸菜吃下来,她也是吃得津津有味。大姨说她好养活,不挑,刘文静明白,她还挑什么,她的父母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一周只看一小时电视,马老师说,小孩子总看电视容易近视,而且刘文静其实也没时间看电视,作业那么多,还要复习还有预习,哪有时候。周末的电视,也是找找动画片,她爱看花仙子。
  争吵是从东门传出来的,刘文静有些奇怪,东门也会吵架,那满是绿植的家庭,怎会吵架。她喜欢东门的摆设,虽然西门更豪华,可是田然说,有些东西叫格调叫品质。
  她有些好奇,她的房间,和东门就隔了一堵墙。
  她听了几句,好像是为了花。田副厂长下乡看到了一盆兰花,人家不卖,他磨了半天,最后花了四百块钱。张兰生气了。那是她打算买洗衣机的。
  
  
  邻居—兰花
  田副厂长极爱兰花,只要看到新的品种,肯定要买回来,他不抽烟不喝酒,对衣服不讲究,还是张兰看他是领导了,主动给他购置的,
  这一次田副厂长是先借了司机的钱,张兰还了钱,表面上没说什么,回了家就生气了。西门买了洗衣机,张兰就动心了。东门的人爱干净,衣服几乎天天洗,都是张兰一双手。还有那些窗帘被罩也是经常更换,对于张兰来说,洗衣机用处太大了。虽然李芬热情的说,让她把大件的拿到她家洗,可是人家客气,张兰不会当真,再说用别人家的洗衣机,她心里不舒服。
  她和田副厂长说了,田也同意了,他也知道家里最大的家务就是洗衣服。他也爱干净,幸而他的衬衣都是妻子天天洗了。所以他当时马上响应。
  可是转身就忘了。
  四百块钱,半个洗衣机没了。
  东门收入不低,但是,家里的开销也不少,田副厂长的养花,女儿的学画,还有人情往来。
  张兰感觉自己挺委屈了,丈夫的衣服,女儿的衣服,她好几年没买新衣了。
  本来看上了一件枣红色的羽绒服,一问四百块钱,没舍得,可是现在成了丈夫的一盆花。
  张兰身上那件蓝色的羽绒服,已经穿了四年了,张松已经说过她了,也太节省了,她在娘家都有些抬不起头了,说好了今年一定买新的。
  张兰非常恼怒,声音也大了起来,田副厂长开始还解释,后来就沉默,他也知道妻子生气的原因,可是他就爱养花,这个爱好是他的乐趣,他沉默是金。
  马老师在犹豫要不要过去劝劝,到是刘文静拦了她,刘文静比马老师想的多,她说,你别去,你去了人家不好意思。
  刘文静知道田然好面子,她担心的是田然不高兴。
  她有心里想,大人吵架吵了就舒服了,可是孩子不会舒服。
  
  邻居—无事
  第二天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东门,还是照常,田副厂长一身西装,很是精神,张兰还是微笑着叮咛丈夫记得吃午饭。
  田然有些气闷,母亲闹了一晚上,父亲就安静了一晚上,她开始怪父亲,后来感觉母亲得理不饶人,而且她后来想到了,这是楼房,不是平房,楼上楼下可能都听见了,母亲的嗓音哄亮。
  田然看刘文静的表情,还是如常。
  她问刘文静周末看什么电视了,刘文静说,她只有周末能看电视,自然要看动画片了。她家的电视放在父母房间,就是离田家远的那间屋子。田然有些安心。
  只是宋芙蓉偏生问田然,你爸妈吵什么呢。田然硬梆梆的说,我爸爸从不吵架,他只爱养花。我爸爸是有素质有爱好的人。
  宋芙蓉无语了,她想了想,好像是没听见田副厂长的声音,母亲还说,张兰还真厉害,副厂长一句话没有。宋科长不以为然,张兰也就只能嚷嚷了。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劝架,宋科长的原则是只要人家关起门来吵,就不能打扰,除非是对方吵到了公共空间,那他就要劝和。
  宋芙蓉没明白素质和爱好的关系,她感觉这两个词没什么必然联系,难道有爱好的人,就有素质吗。
  田然说了这一句,冷漠的眼神让宋芙蓉吓了一跳,她不懂田然的眼睛怎么这么厉害,和老师似的。
  
  
  邻居—借钱
  刘文静回家的时候,看见了大姨,大姨对她好,每年都送些棉花来,让母亲,给刘文静做新棉袄。虽然母亲的棉袄没有人家的大衣好看,可是刘文静穿着非常暖和。
  每年冬天宋芙蓉都是穿大衣,漂亮是漂亮,可是她总是喊冷,刘文静只是奇怪,冷为什么不穿多点。
  刘文静的棉袄很暖和,她的手总是热的。
  她和大姨说了会儿话,就写作业了,她知道大姨坐四个小时的长途车来,肯定有事。
  后来她知道大姨的儿子明亮哥哥考上了高中,是来借学费的。
  母亲自然是给了,但是刘文静晓得,她家的日子又要紧张了,而且如果这时候父亲的亲戚来借钱,母亲肯定会恼,可是借了娘家,不能不借夫家,可是再借,他们就真的困难了。
  父母有时候吵架,就是为了这个事。
  刘文静很乖巧,这时候总是躲他们远些,免得马老师训她。不是分数低了,就是锅没洗干净。
  她有一次听见,母亲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刘文静有些伤感。
  那天是星期天,刘文静听见父亲和母亲说给他父母寄些钱,这个月是他父亲的生日,他们回不去,总在表示一下,他妹子来电话说了。
  刘文静的姑姑嫁到了本村,到是能照顾爷爷奶奶,这让父母省了不少事。
  马老师叹气,十块钱太少,再多了没有。
  刘师傅有些不高兴,怎么也要五十呀。
  刘文静不听下去了,她转身出了门,找田然做功课去了。
  田然今天也不高兴,舅舅给母亲买了新羽绒服,母亲挺高兴,父亲却生气了。
  说母亲太讲究,张兰不高兴,生气回了娘家。
  田副厂长只好给了田然早点钱,让她今天自己解决,他去加班了。田然有些生气,父亲气跑了母亲,却让她一天没饭吃。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无声

下一篇: 《 邻居----叹气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一系列的邻里家长里短,孩子学习兴趣反应社会进程中复杂的教育生存状态,文笔稍散,能集中反应会更好些,个见,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