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诉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20   点击:


  邻居----诉说
  田然在张兰的教导下做事极快,慢了母亲的眼神就刀一样劈了过来,她下学后,马上往家跑。
  进了家门,换了鞋子,正好帮母亲端饭。
  刘文静本想喊田然一起走,却看见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她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是一个文静的人,真如其名。
  收拾好书本,不紧不慢的往回走。
  宋芙蓉中午家里没人,她早饭中饭都在外面吃,所以她零花钱极多,她家里永远有各种点心和饼干。她是班里的一个小头目,她大喊一声,好几个女生簇拥着她走向校门,她和同学说着搬家的事,住楼房的人不多,她说了她家是六楼,能看到好远的地方。有一个女生问她,能看到咱们学校吗,她点头,那是当然。
  她没有提两个邻居,尤其是没有提田然。她不喜欢田然,也不喜欢刘文静,但对田然是忌妒,对刘文静是轻视。
  她还分不清这两种感觉,但直觉让这两个都不是她的兵,她们不屑于围着她,就像她不屑于靠近她们。
  田然的饭桌上,都是安静的,田家是食不言,母女安静吃饭,田然想说什么,看了看专心吃饭的母亲,还是安静了。她奇怪,话多的母亲,如何在饭桌上,能如此的安静。
  邻居----热闹
  相比于田家,刘家就算热闹了。
  刘文静进了家门,饭菜已经上桌子,刘师傅已经起来了,饭就是他做的。他只管做午饭,马老师三四节有课,回来的晚。
  刘师傅话不多,他做菜的特点是舍得放油,所以比较香,但马老师会唠叨他费油,他情绪好的时候,不说话,情绪不好的时候,就说,再唠叨我不干了。
  马老师一项是爱唠叨,可能和她的职业有关,喜欢重要的话说三遍,有时候不重点也说两遍。
  马老师回来的时候,刘文静已经吃饱了,她吃饭挺快,主要是中午要小睡一会儿,这是刘家的规矩。
  而刘师傅其实午睡比上午回来睡得好,这一觉,通常到了四点左右。
  刘文静今天却睡不着了,她闭着眼睛想心事,她发现宋芙蓉的那件上衣,好像是新的,没见过的款式,她知道宋芙蓉的妈妈经常出差,能从各地给她带衣服。
  宋芙蓉一直是班里穿衣服最讲究的人。她不穿去年的旧衣,她的衣服永远是新鲜的款式。
  这时候她听见母亲正和父亲说着晚上晚回来一会儿,她们有个会,完了她去农贸市场买条鱼,让刘师傅把米饭先煮上。
  刘师傅今天挺高兴,爽快的答应了,说起昨天田副厂长去车间,田副厂长经常爱在车间转悠,和工人们关系还好,他话不多,可是他真的懂行。
  
  邻居----体育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学生们最喜欢的课。
  自由活动时间,刘文静没和女孩子们打闹,她一个人坐在操场东侧的台阶上,看蓝天看白云,看杨柳青青,看花儿红红,她的眼睛里有无数的风景,这就让她满足了。
  田然不喜欢凑群,她抬眼看见刘文静,经过昨天,她和刘文静之间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她走过去,也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刘文静友好的一笑,奇怪她没嫌台阶上有土。田然也笑了,她笑的样子,一下子成了小孩子,没那么严肃的时候,她挺好相处。她说,我妈爱干净,其实我没那么讲究,只是在家里怕她讲。
  二人都笑了。
  刘文静很欢喜,因为田然这句话有些私房话的意思,她说,我们家省事,都不讲究,桌子几天才擦一次。
  田然抬头看天,秋天的天气真好,她说。
  刘文静点头,是呀,不冷不热的,空气都是清爽的。
  她们之间话不多,就那样坐在一起,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宋芙蓉眼尖发现了她们俩在一起,她微微皱眉,她心里嘀咕,她们俩怎么在一起了。
  放学的时候,田然不着急了,她妈妈下班晚,而且今天告诉她,帮一个同事介绍对象,她爱管这种事,她父亲要在车间加班,盯什么产品。
  田然主动叫了刘文静,两个人一起往回走,学校到家这一段很近,十多分钟,街头的月季花还开着,菊花不常见,到是偶然有紫薇花还开着,这个季节紫薇不多见。刘文静喜欢紫薇,拉着田然看。田然对花不太感兴趣,她更喜欢绿植,这可能和家里的氛围有关,她家的花多是绿植。
  田然说,我爸爸说了,绿植更有静气。
  她说的时候一脸的骄傲。
  
  邻居----惆怅
  她们出校门的时候,宋芙蓉看见了,有些不高兴。
  这时候音乐老师喊她去合唱团,她这才欢喜起来。
  宋芙蓉想,新年联欢的时候,她会在全校的大舞台亮相,那时候,田然和刘文静都是她的观众,她们会为她鼓掌。
  这时候的田然,说起家里的君子兰,低声说,我爸爸最喜欢君子兰,说是君子都喜欢这花,有风骨。
  刘文静很想看看君子兰的样子。
  田然带她去爸爸的房间看花。
  刘文静看见了君子兰,狭长的叶子,碧幽幽的,她实在不明白,君子为什么喜欢这花呢。
  可是她也有些触动,这君子兰和紫薇不一样,有种让人心沉静的感觉。
  田然说这花二百多块钱呢。
  刘文静本想摸摸花的叶子,可是一听价格,吓了一跳,二百块钱,那是父母两人一月的工资。
  她很惊讶,这花这么贵呀。
  刘文静回家的时候,马老师不在家,刘师傅在做饭,刘文静安静的写作业,只是写着写着,她眼前出现了那盆君子兰,那盆是她父母一月工资的花。
  她和要母亲说,她家也要养花,她们养不起君子的花,可以养别的花。
  邻居----买花
  刘文静果然缠着马老师,家里要养花。马老师心情正好,搬了新家,面积大了不少,她想想,阳台上放几盆花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刘文静说了田然家的花,绿植君子兰,说得头头是道,马老师皱眉,她说,花就是花,贵也是花,便宜也是花。弄回来你也不养,还是我弄。咱家也不可能花几百买花去。
  星期天,马老师果然买回来几盆,刘文静一看见,就有些失望。到也五颜六色,有串红,有仙人掌,还有一种小花,叫什么“死不了”据说,没人打理也能自开自灭。
  她还是高兴的,虽然这些花,没有君子兰,可也是花,她在日记里写道,我家也有花了,妈妈说,花就是花,和价格没关系,好养活是第一位。虽然这些花,没有君子兰有格调,格调这个词也是田然说的,但是花就是花。让人看了就会心情愉悦。
  新生活还是欢喜的,刘文静有了自己的房间,朝阳的,阳光照进来,亮亮堂堂的,她喜欢这里,虽然母亲把舍不得扔的杂物放了不少在她的房间,不过在她的坚持下,妈妈给她买了一张写字台,这是她的书桌了。
  晚上的时候,她打开了台灯,在写字台上写日记,满心的快乐。
  她有时候跑到阳台上向远处眺望,能看到很远,那时候,楼房还少,她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仙人掌是不好看,可是她喜欢这个名字,仙人,卖花的师傅说,这花能开,开白色的花,很有仙人气。
  
  邻居----白菜
  六层还算清静,田副厂长经常加班,东门是非常寂静的,张兰有时候去同事家做说客,调解一些纠纷,只有田然安静的学习。
  中门算是热闹些,可刘师傅有时候是夜班,也只有马老师大声喊刘文静刷牙睡觉的声音,马老师嗓音宏亮。
  西门两口子说话声低,他们有时候会嘲笑马老师粗俗,但李芬发现,马老师和张兰走得很近,有时候一起逛农贸市场,二人挺能聊得来。
  李芬就说,马老师人很精的,张兰老公是副厂长,将来有前途,这是提前做功夫呢。估计还是想把刘师傅调到常白班的。
  宋科长就说,你也去和张兰往来呀,你们女人有话讲,我到想接近田副厂长,可是不好接近,田满脑子都是技术什么的,我也不懂。
  李芬点头。
  冬天到了家家会储存大白菜,别人家都是放在小房里,吃的时候往上搬,李芬却让宋科长的科员给搬到了楼上,一部分放到了阳台,一部分放到了楼道里。
  放到楼道里那十多颗,她不好放在东门,就往中门那放。
  马老师皱眉,回家和刘师傅说,李芬不讲理,她家的白菜,占了楼道公用空间,都快堵自家门口了,她让刘师傅往西门挪。
  李芬开门扔垃圾,看见白菜都靠在自家门口了,就生气了,马上讲,谁这样不讲理,把我家的白菜堵了我家门。
  马老师听见了,马上开了门,反击,你也知道那是你家白菜,不放你家门口,放谁家。
  李芬没想到马老师反应这么快,马上说,我放楼道怎么了。马老师冷笑,有一点公德好吗,楼道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家的,这是公共空间。
  李芬马上插了腰,公共空间,也有我一份,我占我那一份。马老师看了看她,回家拿了尺子来,对李芬讲,好的,你那一份三分之一,你不要过了线,说完,她拿了粉笔,划了界线,然后对李芬讲,不要欺负人,你要是过了我的线,我是不客气的,白菜你要愿意送我,我就收了。
  李芬马上恼了,吃不起白菜就说,还想要别人的。
  马老师,不怒,冷静的说,不要换概念,我说的是公共空间占用过界的问题,不是吃不吃白菜的问题,你吃得起白菜,就一天三顿的吃。
  
  邻居----冷战
  两家的女人让男人劝了回去。
  这种鸡毛小事,男人当然不会出场。
  李芬气得难平,大骂马老师小气小心眼,宋科长劝她,不要和小市民计较,一点小利,他们看得重。李芬叹气,怎么和这种人做邻居。
  宋科长就说,不要生气了,回头影响睡眠,李芬是美容第一,这才不在嚷嚷,去洗脸抹化妆品了。
  刘师傅劝老婆,这何必呢,有什么好吵的,我说移动了白菜了,人家不高兴的。
  马老师说,她爱高兴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我家的白菜放她家门口,你以为她没意见,这些人就是自私,只顾自己利益,占了楼道还嫌占用的少。我和你讲,你这次不打回去,下次她更过份。一天到晚鼻孔朝天,见了面话不讲一句,以为自己多高贵,不过是个小女人,烫得头像鸡窝,身上的香水八里地外都闻得见。
  刘师傅一看越劝马老师越兴奋,只好说,不和你讲了,你就爱吵架,不太平。
  刘师傅转身听收音机了。
  三个孩子,都听见了楼道的争吵,都没参加战斗。
  刘文静不喜欢李芬,她虽然年纪小,可是知道西门瞧不起她家。这和田然不一样,田然是有些骄傲,她人家有资本,并不是瞧不起人。
  宋芙蓉有些嫌母亲丢人,她也不愿意把白菜放在门口,老师让她锻炼身体,她不想下楼,都在楼道里跳绳,现在母亲放了白菜,她不好活动,李芬让她去五楼的楼道,她有些不乐意,直觉上,她感觉五楼的楼道,好似不是她家的。
  田然正在作课外题,她学习好,听见了外面的争吵,她心里的感觉是西门不讲理,张兰其实和田然讲了一句,西门有些过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领居—照面

下一篇: 《 邻居-----无声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