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旧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21   点击:


  木笛安排丁管家照看木莲。
  他在灵前上了香,就离开了,对了谢太太,他实在哭不出来。他不是宗桐,宗桐毕竟早先在谢太太身边过几年,谢太太最后对宗桐还是有些情份。
  谢太太最后相信的是心仪,心仪也有些惊讶。谢太太在府里人缘不好,好多人都躲着她,谢太太为人傲慢,不大瞧得起人。对心仪开始是轻视讽刺,后来才算是客气些,有了继恩,这才有了改观。
  宗桐陪着哥哥,木莲一直跪在那里,只是喝了些水,还是继恩在一边,他才喝了下去。
  心仪现在让奶母抱着继恩,在木莲身边。
  孩子的哭闹,才能惊动木莲,他有时候看着孩子,才会有些温暖。
  宗桐劝他,哥哥,不要这样,会让母亲不放心。
  她用了母亲二字,木莲抬起头,我这辈子,对不起她。
  三天后,木莲回南京去了。
  他临行前,到了木笛的书房,正好心仪也在,他叫了声大哥,有些无力有些苍凉,木笛问他,你还好吗。木莲点点头,冲着木笛弯了腰,鞠了一躬,木笛有些惊讶,木莲说,我替我母亲,还你一个公道。然后对心仪也行了一个礼,孩子拜托了。
  旧事恩怨,随着谢太太的故去,算是过了,他们兄弟还是兄弟。
  木莲走时,给了木笛一个电话号码,这号码只有你知道,有急事,打这个电话,有人会转告我。
  他给妹妹打了个电话,只说了句,我走了,继恩你帮忙照看吧。
  宗桐说我送送你吧,木莲说不用了,你出现不大方便。
  垂杨里---离心
  谢太太的后事,方家到是送了奠仪。
  方夫人让国外的二小姐回来去祭拜一下谢太太,二小姐称病未归。方夫人有些头痛。她隐约听闻了继恩的事。
  最初是恼火,谢木莲敢欺骗方家。
  她找了管家来,让管家再找人查证。管家心中有数,但权衡之后,做了表面文章,谢继恩有完整的出生证明,就是木笛的儿子。
  方夫人说是谣言吗,管家说,应该是,继恩和继祖眉目很像,而且谢木笛的夫人很疼爱那个孩子,孩子住院十几天,夜夜守在床前,如果不是她的儿子,她不可能扔下家里两个孩子,却照顾别人的孩子。
  方夫人有些相信了。
  管家继续说,都知道谢木笛是外室所生,谢太太一直不让他进谢家,也不让木笛的母亲牌位进门,谢木笛不可能帮这个忙。
  那位谢学者决定的事,他父亲也管不得。
  方夫人这才罢了,不过她心里明白,真假不重要了,如果说谢家把事情做得周详了,就算是真也是假。
  重点是瞒住方二小姐。她听说,二小姐和一个洋人在一起。也许会想找机会离婚。
  木莲回来后,管家把事情说了一下,包括调查结果。
  木莲谢了管家,找人给管家儿子升了职,私下里又给管家在城外买了一百亩地。管家也说了二小姐在国外的事,那个洋人的名字,谢木莲也知道了。
  木莲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事捅出去,现在和方家脱离合适不合适。
  他现在心里,对二小姐已经非常厌恶。当年的二小姐表面上还算知趣,上海被绑架事件,没有让二小姐长长记性。真以为天下人都给方家面子呀。她不是真的公主。
  垂杨里---暴光
  木莲找了个外国的朋友,这个人原来是木笛的同学。
  把二小姐的事情在英国报纸上登了出来。
  木莲没有在国内作手脚,怕的是方家察觉,这次的苦主是二小姐情人的老婆。
  二小姐是名人,方家的事,自然有人关注,于是上海的报刊率先转载。
  木莲佯装不知道,却故意和一个素日不睦的人吵架,那人一直嘲笑木莲是小白脸,果然对方一生气就说了上海报纸登载的二小姐的事,木莲故意大怒,打了那人,然后让人去查实。
  木莲装作生气的样子,让手下的人马上去查,又故意让管家把打架的事情告诉了方夫人。
  方夫人早两天看见了上海的报纸,正在催促二小姐回来,不想二小姐和情人难舍难分,不肯回来,对于报纸如何写她,全不介意。
  现在听闻了木莲和人打架的事,心里有些慌乱。
  木莲从手下那里,拿到了相关的证据,这才来见方夫人,很是苦恼的样子,问方夫人,这样一闹,如何收场,方家颜面何存。
  方夫人去找姐姐平息事件。
  报纸上再没有方小姐的名字,媒体都被打了招呼,集体沉默。
  木莲从方家搬走。
  他必须做出这个姿态,下一步,他还没有想好。
  垂杨里---出走
  木莲走的时候,叮咛了管家,有什么事通知他。
  管家点头,他老谋深算,料定木莲是一种姿态,为的是和方家谈条件。方家不会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让二小姐离婚的。现在已经有人抨击方二小姐生活腐化,置疑方家的家教。幸而方家的另两位千金,都还中规中矩,没闹出什么新闻。
  二小姐终于被方夫人弄回了国,方夫人的态度鲜明,如果她不回来,就登报声明和她脱离关系,而且这次二小姐的姨母,也劝她回来,体面还是要讲的。二小姐不情不愿的回了国,方家的生意,自上次绑架事件之后,方夫人就往回收,不再让二小姐全权管理,有一部分让木莲代管。
  二小姐回来后,方夫人大发脾气,说她不考虑方家的颜面,做事太没脑子。二小姐心中不服,但还没顶嘴,管家说过,方夫人身体不好,不能激动,有什么事,二小姐要多体谅。
  二小姐保证不在折腾,好好的收收心,方夫人让管家告诉门岗,没她的批准,二小姐不许出门,在家思过。
  二小姐马上要反驳,看了母亲锐利的眼神,终还是闭了嘴。
  方夫人明白,木莲必须回来演这出戏,表演一下恩爱夫妻的形象,才能证明那些是谣言。谢木莲这个时候高调离开方家,反而是火上浇油。
  她理解木莲的愤怒,遇了此类事件,没人不愤怒,木莲是受害者,可是如何安抚。
  她和管家商议,管家说,投其所好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满意

下一篇: 《   垂杨里---退让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今日立夏,明天入伏,读小说自然想到各位作者,辛苦了,注意防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