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退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21   点击:


  

  谢太太现在的态度变了。有了继恩,她才算是感到了寄托。
  孩子在心仪那里,她可以过去照看,因为木莲再三叮咛,这次的事情,欠了木笛夫妇的人情,为了孩子安全,必须交由他们名下,不能惊动方家。谢太太明白轻重,其中的原委,连兄弟也没说。外界真的以为,这孩子是木笛的。
  所以现在见了木笛,谢太太到是识趣的称呼大少爷,对心仪到是客气三分。她看的出来,心仪对孩子是真疼爱,视若已出。让她安心不少。
  她在后宅一辈子,太明白,孩子的教养多出于母亲,父亲都忙,也没耐心照看孩子,所以只要心仪对孩子好,这孩子就不会被委屈了。
  有时候,到能和心仪说几句家常,本来她和沈太太关系不错,还能聊几句。谢家进入了一个平和的时期。谢老太太非常满意,木笛顾全大局,心仪贤良知礼,这对夫妻让人赞叹。
  心杨其实为妹妹委屈,可是不好说什么,毕竟都是谢家的孩子,做大哥的不管谁管,他劝过心仪,照顾好自己就成,反正谢家的仆人不少,那个奶母还不错,对孩子挺好。
  心仪笑笑,那孩子真可爱,其实细看和继祖还有些像呢。心杨心的话,本来就是至亲,肯定有些像。
  人生都有退让的时候,不退让是不行的。
  他也有退让,他们夫妻年纪不是很大,完全没必要非忙着过继,都是为了母亲。为了沈家的和睦,也委屈了妹妹。
  生意却并不像以前那么好做,各种摊派太多,工厂其实不挣钱,全靠贸易养着,可是他不能放弃工厂,里面工人那么多,没了工厂他们怎么办。
  打着木莲的牌子,也算好了,就这样,他都感到了吃力。
  谢家的生意还算平稳,主要是对外贸易多些。有了念恩,宗桐减少了出差的时间,她现在非常喜欢和孩子相处,这个孩子唤发了她身上的母性。
  有时候和沈太太的照管方式不同,她也不争吵,只是微笑着,等沈太太离开了,她在交待奶母。
  
  
  垂杨里---生病
  那一次继恩生病,让谢家人仰马翻。
  谢太太一直守着,彻夜难眠,心仪也熬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后来还是二姨娘过来,和她们一起倒着,这才松快些。
  木笛的两个儿子,身体一直都好,属于那种很好养活的孩子,到了继恩,却是经常感冒了,这次发烧,来势汹汹,开始也没当大作事,后来还是木笛作主把孩子送去了医院,谢家的女人,带了奶母,都在医院里。
  木笛看着内宅混乱,只好让宗桐过来照看几天,宗桐把杏儿找来帮忙,让秦妈妈盯着厨房给太太们熬汤补身体。
  孩子出院的时候,小脸也瘦了一圈,那天木莲得了消息赶回来,他表情平静,但木笛看的出他眼中的焦急。他终于在这个弟弟身上,看到了他的弱点。
  木莲抱起孩子,居然有模有样,继恩抓着他的手,眼睛亮晶晶的。
  这一刻木莲知道什么是心软。
  此后他的转变,是对监狱里的孩子网开一面,允许他们自由活动,伙食上有了改善。
  他给谢家的人都送了礼物,心仪的最重。
  谢太太终究上了年纪,又着急上火,孩子好了,她就病了。木莲看望她,她说,她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现在想想是自己错了,希望木莲不要争强斗勇。现在想想,当年不应该害了二姨娘的孩子。
  木莲听了这话大惊,回头看看四下无人,这才平静些,他不知道母亲因何突然转了性。他听秦妈妈说现在太太真的信佛,都已经吃素几个月了。
  垂杨里---和解
  他去见父亲,谢老爷说太太最近脾气极好,不发脾气,对谁都和气。
  上次居然送了二姨娘一件披肩,东西极好,是王家送谢太太的生日礼物,盈盈从北平带来的。
  说是颜色年轻,她不适合,就给了二姨娘。二姨娘原比她小六岁。
  木莲皱眉,他听人说,人不能突然转性,转性不是什么好预兆。
  他说,要不然让医生给母亲查查,谢老爷摇头,你母亲哪里看西医。
  木莲想想,找个好中医吧,我听说沈家认识一个好中医,回头和妹妹说说。
  中医请来了,给谢太太号脉,只说是病人身体虚弱,还是看西医吧,宗桐私下和木莲说,可能是糖尿病。
  无奈谢太太不看西医,她的固执上来,无人能劝。
  后来心仪抱了继恩来,让她看孩子的份上,去医院看看。这才说动了谢太太。
  谢太太住院一段时间,算是有了些起色。
  二姨娘经常去医院给谢太太送饭,她吃不惯医院的伙食。宗桐不以为然,她说让秦妈妈去吧,你去干什么。
  二姨娘摇头,我去吧,秦妈妈事情多,还要帮着少奶奶管家。
  宗桐知道母亲心软,可对谢太太她还是耿耿于怀。
  谢太太去的很急,本来已经没事了,一天夜里医院突然打来电话,赶去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了。医院的电话一来,木笛马上让管家通知木莲。
  木莲赶来时,谢太太已经去了。
  秦妈妈把她的一个箱子拿来,给了木莲。
  垂杨里---私房
  木莲打开来,最上面是一封信。
  信很短,只是几句话,应该是最近写的。
  谢太太还有一些私产是木莲不知道的,她留给了继恩,交由沈心仪保管,孩子长大了,再给他。木莲有一瞬间的茫然,他的母亲,居然指定的监管人是心仪,不是他。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和嫂子关系如此和睦,她竟成了母亲最信任的人。
  另有一个小铺子,在繁华地段,生意不错,是卖香料的,谢太太指定给了宗桐,说那孩子小时候叫了她十多年母亲,她其实心里,一直还是喜欢这个孩子的。如果她有个女儿,她希望就是那个样子。
  木莲的泪落了下来,再后面一些首饰是给盈盈的,她曾经想要做儿媳妇的那个侄女。对木莲只一句话,木笛是个好人,当哥哥尊重。
  信的最后,居然是四个字:好自为知。
  木莲放下信,他有些茫然,世间最爱她的人走了。
  心里有些空茫。心仪抱着继恩过来了,心仪把孩子放到他身边,继恩站得不稳,一下子扑进了木莲的怀里,这一刻,木莲才放声痛哭起来。
  他按母亲的意思,把那些东西,分送了众人。
  谢太太娘家的二老爷和太太过来了,王太太看了给盈盈的东西,这才红了眼睛,这个大姑子,她本不喜欢,但现在她发现,谢太太其实照看了娘家许多年。
  宗桐看了信,看了那个铺子的地契。眼泪落下来。二姨娘让她和木莲一起守夜,她同意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旧事

下一篇: 《 垂杨里---所好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