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满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9   点击:


  
  心仪挺满意自己的命运,她是个知足的人。
  家中父母疼爱,尤其是哥哥对她的照看。嫁了自己钟爱的人,虽然有时候她发现木笛对着远方出神,若有所思,苏玉琴的名字,让她怀疑过,但她是聪明人,她是他的妻子,这就够了,至于别的她不多想。他既然娶了她,她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陪在他身边的人是她。
  三个孩子,长子聪明懂事,次子在老太太身边,是有些娇惯,不过人也机灵,一向嘴甜,连谢木莲他都一口一个叔叔的叫着,让木莲每次都对他板不起脸。
  念恩给了娘家,她没什么不满意,这件事,是父母兄长多年的期盼,她不能不顾忌他们的想法,而且孩子在沈家,不会被委屈了。她也相信宗桐会真心疼爱孩子。宗桐的第一个孩子流产,她多少有些内疚。好似冥冥之中她该还给宗桐一个儿子。现在她安心了。
  沈谢两家的关系也缓和了。
  只有谢木莲不以为然。
  他从南京找了个大夫,专程带了人回来,给宗桐看病,他还是希望宗桐有自己的孩子。
  宗桐没那么多想法,但是考虑到一个孩子太孤单,总不能再过继心仪的孩子吧,所以自己能生是最好的。
  沈太太真把念恩当作了亲孙子,看儿媳妇对念恩是真的疼爱,心里的气才平息了不少。
  木莲这次回来,没有公务,他住回了谢家。
  谢太太这几年显老,身体是真的弱了,不过是吹了风,就感冒了半个月才好。看见儿子时忍不住落泪。
  木莲心里也有些酸楚。他总是亏欠了母亲。
  垂杨里---孝子
  他想做一回孝子,却发现他不能为母亲做什么。
  谢太太原先指望,他娶一房媳妇,在外置产,她能去做老封君,过过婆婆的瘾。可是没想到,他选择了入赘。
  方家的门槛太高,当年他怕不够高,现在发现太高,挡住了母亲的脚步。母亲去南京看他,却被二小姐冷落,被方家轻视,他能体会心高气傲的母亲是如何的伤心。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把方夫人给的礼物,分送了众人,要的是面子,不只是母亲的面子,还有他的面子。
  母亲想要一个孙子,享受天伦之乐,他听闻沈太太有了念恩就不在生事,看来老太太们太需要一个孙子了。
  他不指望二小姐,方家当年的第一个儿子姓方的要求,现在看来不好实现,二小姐一天到晚吃喝玩乐,根本不想要孩子,十月怀胎,二小姐根本不能忍耐。
  他也在犹豫,他是想借方家上位,可是他没想一生无子呀。
  让方家同意他纳妾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就被方家捆死吗。
  他现在有个相好,是个女学生,容貌自然是美的,最难得对他一片痴心。他把那个女学生带了回来,交给母亲,他替她改名字,小荷。
  小荷是机灵的,对了谢太太一口一个婆婆的叫着,谢太太虽然希望对方快生个孙子,可是也知道事情的微妙,就说叫干妈吧。
  谢太太去了趟南京,见识了方家的大宅大院,门口的警卫森严,知道了高门大户,心也小了些。不那么目空无人。
  小荷以谢太太干女儿的身份留了下来,对外说丈夫在战争中被炸弹炸死了。谢家的人,自然不信,不过没多事。木笛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原委,他有些担心木莲惹火烧身。他自知说不动木莲,只是告诉了心杨。
  心杨不得不出面劝劝。
  垂杨里---危机
  心杨想了想,家里还算保险,尤其是他的书房。
  他让唐涛在门口附近加了岗。
  木莲很惊讶他的谨慎,你怕什么,不过是一个商人。
  心杨冷笑,我是不怕,我担心你怕。木莲扬眉,什么意思。
  心杨直接了当的问,小荷是什么人,哪里来的,南京女校的学生,你也挺招摇。
  木莲有些惊讶,你居然查我。
  心杨反问我查你做什么,是有人注意你,不要以为方家那么放心你。不过是我的人恰好知道了,替你改了信息,让那个小荷去了香港。只是我管一次,可管不了两次。
  木莲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他没想到他身边有方家的人,这是要好好查一下,还不能惊动对方。
  他想了想,二小姐还在国外,没时候管她,也屑于管他,唯一会注意他的是方夫人。方夫人是真想替二小姐保留这个丈夫,她要替女儿保留一个家。
  他说,怎么办,小荷已经有了身孕,我必须要这个孩子。
  心杨想了想,你自己保密吧,孩子生下来,你也不能带回方家吧。
  谢木莲曾经想过让孩子留在谢家,但必须要谢木笛相助,以他的孩子名义,才不会引起方家的警觉。
  他回了谢家,去找父亲,他明白谢老爷重子嗣,不会不管他目前唯一的孩子。谢老爷其实已经觉察了小荷的身份,只是木莲不找他,他乐意装糊涂。
  现在木莲把心杨告诉他的话,回明了父亲,为了安全启见,必须让木笛认下来。谢老爷心知肚明,必须如此,唯如此,方家就算是日后知道了,也必须沉默。
  可如何和木笛开口。
  垂杨里---谈判
  谢老爷明白,木莲是让他和木笛开口。
  木莲眼巴巴的看着父亲,谢老爷突然心软,这个孩子小时候是像个小霸王一样,可是心不坏,那时谢老太太只一个孙子,自然捧在手心里,谢太太又惯他,他完全是被谢家两个女儿惯坏了,可有时候,他犯了错误,谢老爷教训他的时候,他也知错,就是这种眼巴巴的眼神。
  他那时候,虽然知道父亲会打他会骂他,可是他犯了错误,在外面惹了事,谢老爷总会替他收拾摊子。
  现在他又是这样的望着父亲。
  谢老爷点点头。
  谢老爷突然开了箱子,拿了不少首饰给心仪,心仪很是奇怪,但长者赐不敢辞,她也收了,却有些奇怪。
  木笛马上想到,能让谢老爷送礼,必然是大事。念恩的事,谢老爷是感谢过他们夫妻,但也只是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了句,当大哥的,原是要照顾弟妹的。
  那么现在,必然是木莲的事。
  木莲的事,需要他们夫妻帮忙吧!
  谢老爷开了口,他一提头,木笛就明白了,他没有说话,一直等到谢老爷说完了,还是沉默。
  谢老爷知道这个儿子难缠,原本亏欠他,心里有些歉意。宗桐的事,他们夫妻已经帮了忙,那是舍了个儿子,现在是要搭上名誉。
  木笛说,小荷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不能留在谢家,她在谢家,迟早要露出风去,接生的时候,可以找医院的医生护士来,我来安排,保证不走露风声,这孩子算是我们的第三个孩子。
  垂杨里---交换
  木笛的最后一个要求是,和木莲当面谈。
  兄弟二人对坐无言,桌子上有酒菜,木莲一杯接一杯,想不到今生还有求他的时候。
  木笛说,我帮了你这个忙,总当得起,你叫一声大哥吧,以后人前人后都要这么称呼。木莲点头。
  木笛说,我最后一个要求,要一个承诺,将来我有求你的时候,你帮我一次,不问原因,不计代价。
  木莲的酒醒了,他抬头看着木笛,本来他不多想,可是那一句不问原因不计代价,这八个字的份量,足以让他置身于危险之中。
  他看着他,你又不是,那三个字,他没说,他确信木笛不是,他的侦察网非常厉害,如果木笛是,他一定能察觉。
  那还有什么能不计代价呢。
  木笛喝下杯中酒,我现在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诺千金,必不相负,这点我信你,我要你今天点个头。
  别忘了你的孩子,其实是要我们夫妻抚养长大。他在我名下,我要对他的品行负责,不会让你母亲把他娇惯坏的。
  我给你一个顶天立地的孩子,你给我一个承诺。
  木莲有些动容,他知道他必须点头。
  五个月后,木莲的孩子出生了,取名继恩。
  谢家的兄弟交易,心仪接受了,她全当是命运把念恩还给了她。
  垂杨里---无奈
  那一句大哥叫得木莲满心无奈,可是他不得不低头,他心里明白,他能给继恩钱财地位,可是给不了他名份,也许有一天,他熬出了头,可以把孩子接过来,那不是短期能办到的。
  他到是相信木笛的人品和心仪的善良,他承认心仪是个贤妻良母,他的兄长还是有福气的。心仪把自己的儿子给了哥哥,又接受了小叔子的孩子,两个孩子的一走一来,都是她善良的体现。她身上是真的有着传统妇女的美德。为了这个,他欠了人家的。
  只是他不知道,木笛将来让他兑现的承诺是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
  最初他想过把孩子放到宗桐名下,把继恩和念恩调换一下,可是想到沈太太,他放弃了打算。沈太太的个性简直比自己的母亲还要麻烦。而且他是心杨的母亲,还扯着心仪,让人不好动手,希望上次的警告有些效果。
  木莲抱着儿子,心内翻江倒海,有一瞬间他有些后悔,他不择手段为了名利,到底值不值,可是到了现在,回头路也难走。
  他安排小荷出国。
  给了钱,给了承诺,让小荷放心。
  小荷虽然不愿意,可是知道方家势大,如果此事外泄,二小姐的手段太可怕,估计她连命都难保。
  走就走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猜测

下一篇: 《 垂杨里---旧事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