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接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1   点击:



  宗桐现在对谢太太的态度是看在木莲的面子上,见了面也客气几句,但不像从前那样恭敬。
  她知道在太太心里,她就是个庶出的丫头,根本不配做木莲的妹妹,可惜木莲不那么想,在木莲眼中,她就是他唯一的妹妹。当着木莲的面,谢太太要是给宗桐脸子看,木莲马上就恼了。
  几次下来,谢太太只好收敛些,比从前客气了。
  宗桐收拾好二姨娘的客房,去谢家接人,先去给老太太请安,这是必须的,这几年亏了老太太照应二姨娘。老太太虽然有嫡庶观念,但对二姨娘还算和气,也是因了对谢太太失望。
  和老太太聊了几句,出来后,特意去了老太太让身边的孙妈妈那里,给了孙妈妈一些衣料,孙妈妈一生没成家,一心服侍老太太,对衣服什么不在意,宗桐劝她,穿得精神些,老太太也高兴。
  宗桐去见二姨娘,二姨娘正和谢老爷下棋,谢老爷看见女儿自然高兴,宗桐说了来意,谢老爷没说什么,二姨娘忙说,家里挺好的,不去你那里添乱,你们那么忙,也没时间陪我,还不如在这里呢。
  宗桐撕娇也不管用,谢老爷说,你娘不愿意去就算了。
  宗桐无奈,只她先放下这事。
  回来了有些闷闷不乐,心杨劝她,不如那天看岳父高兴了和岳父说一下,二姨娘上面有谢老太太,不可能不顾忌些,毕竟她一直谨慎。
  宗桐叹气,自己有了自己的家,可是母亲却不能来,自然不高兴。
  垂杨里---成全
  木笛知道了这事,到是同意二姨娘去宗桐那里散散心,他知道二姨娘顾忌什么,就和妹妹说,连谢老爷一块请,就好和谢老太太交待了。住个十天半个月,只要开了头,就好办。
  宗桐果然去磨父亲来看梅花,谢老爷明知女儿的意思,也只得同意了。
  这下子宗桐开心起来。
  请的时候,自然也请了谢老太太,老太太自然一口回绝,但是她到是同意老爷和二姨娘去那里玩几天。
  二姨娘生平第一次做客,心里是欢喜的,一晚上没睡好。
  在宗桐家,她才感到自在,没那么多佣人,到也省事,心杨一口一个岳母的称呼着,他时常不在家。但仆人经了交待,对二姨娘极是尊重。
  谢老爷现在不大管事了,也乐得消遥自在。
  只是住了十多天,还是要回去,毕竟母亲还在谢宅。
  沈太太听闻了,对沈校长说,我们还没去,他们到先去了,沈校长说,当初让你去,你不去,现在你又有意见。
  沈太太只是不高兴,见了儿子诉苦,心杨说,您的客房收拾的挺好,只是小了些。沈太太说,我才不稀罕你们那里,一个院子,才四五个仆人,能干什么。
  
  垂杨里---做客
  二姨娘和谢老爷回去了,沈太太也非要去,沈校长不配合,他说家里住着舒服,去他们那里干什么,儿子一天不着家。
  沈太太赌气自己去,可是去了发现,这里的仆人太少,而且只听太太的。而那个太太不是她,是儿媳妇。
  宗桐在国外多年,习惯自己的事自己打理,心杨从前也不喜欢仆人围着转,所以桐庐的仆人,都是各管理一摊事,一个是做饭的,一个是门房,一个是司机,一个是花匠,还有一个说是管家,什么杂事都管。
  她去了,没人照管她,厨师告诉她,开饭的时辰,开水自己去厨房打,吃饭去餐厅,厨师会把饭菜送到餐厅。管家负责采购,但是有规定,他两天去一次,如果沈太太要买什么东西,只能自己去。而且这里的规定是,少爷不在家的时候,不接待两家直系亲属以外的客人,沈太太凑不成麻将搭子。她说这规定不合理,管家说太太(宗桐)说了,关门闭户才是正经人家该有的规则。而且每天中午,木笛过来吃午饭,也只是对她客气两句。
  她发现这个客人要闷死了,儿子不在家,宗桐早上出门,中午有时在,有时不在,下午五点回来,到是比儿子早,但是她并不去请安,只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有一次沈太太去宗桐的院子,管家拦住了,说是太太有交待,她的院子事先不通报,不能随意进入,里面有谢家的商业文件。
  
  垂杨里---脾气
  沈太太要发脾气,找不到儿子,宗桐是尽量不和她照面。
  遇见了就客客气气,沈太太要是指责她,她就沉默,或者转身离开。
  沈太太发现无趣,她只能说宗桐不恭敬她,但是一日三饭,她住的地方也是收拾得极好,是管家单找了个佣人,每天上午来,做半天,都是忙乎沈太太的事,给沈太太打扫院子,洗涤衣服,或者陪者沈太太购物,人家是专门来照看她的,平时这个人也没请着。
  沈太太叹气,心杨不缺钱,为什么舍不得多找几个佣人,她责问管家,管家振振有词,说太太交待了,勤俭持家,才是兴旺之本。
  左一个太太说了,右一个太太说了,沈太太非常气愤,这是宗桐的家,真不是她儿子的家,管家说对呀,牌匾就是宗庐呀,沈大少爷亲笔写的字,真是一笔好字,在本省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字。还有人打字的主意,想要偷了去呢。
  沈太太生气,不吃饭,宗桐听管家说了,就给沈校长打了电话,沈校长无奈,只好亲自领了大夫来,大夫说是心情郁闷,让孩子们多顺着些。沈太太得意,宗桐说,是呀,是该多顺着些,然后说心杨,你也是,整天不在家,不陪着婆婆,你看婆婆都病了。
  心杨只好说,我请假吧,沈家的生意受了影响,也是没办法。
  沈太太发现,她只要说什么,宗桐就往心杨身上推,好似和她无关。后来宗桐干脆去香港出差去了。
  
  垂杨里---回家
  宗桐去香港了,心杨整天深更半夜才回来,有时候一身酒气,沈太太恼怒,又不知朝谁发作。
  沈校长趁机让她回家,她也发现无趣。
  她前脚搬走,宗桐就回来了,一点面子没给她留。
  沈太太感觉这一次交锋,她又失败。
  她现在反而羡慕谢太太了,谢太太不用和儿媳妇斗气呀,当然也不敢,方二小姐是什么人,哪里会和谢太太多话。
  谢太太提起来也是一肚子苦水,就是结婚时见过二小姐,后来都没见过,别说孝顺了,人都看不见。
  她替木莲委屈,沈太太替心杨委屈,二人到是有共同语言。王太太暗恼姐姐糊涂。二小姐的闲话是好讲的吗,说几句也罢了,自家姐姐可不能糊涂。
  她回来和丈夫说了几句,让他去谢家劝劝谢太太。
  王二老爷对这个姐姐,也是无法,明明不缺吃喝,日子消遥,非要多事,方家的二小姐,是何等人物,岂能议论,就是心杨都不能得罪,得罪宗桐就是开罪心杨。
  他特意去了谢家,开导姐姐,和沈太太在一起,不要提家务事了,这些事情,本来就不好和外人说。你们并不是真正的亲家。
  谢太太有时明白,有时气愤,此时就有些明白,她叹了口气,不说不说,好了吧。
  和沈太太不说,能和谁讲。
  王二老爷只好说,姐姐愿意散心,出去玩玩也行,去南京看木莲也好。这到是个好提议。
  谢太太好久没见儿子了,就给儿子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回来,不回来自己去南京看他。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感伤

下一篇: 《 垂杨里---探亲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