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探亲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1   点击:


  垂杨里---探亲
  木莲同意母亲来南京探亲,他也想念母亲了,虽然母亲有些成事不足,可是始终是世间最疼爱他的人。
  他的意思是秦妈妈陪同太太一起来,秦妈妈也同意了。
  谢太太又挑了几个顺眼的仆人,谢老爷让说丁管家陪同吧,谢太太不乐意,这几年她感觉丁管家明显的倾向二姨娘。
  秦妈妈说丁管家年轻的时候,照管过府上的生意,南京经常去,他去了有个照应,谢太太不以为然,到了南京,有儿子呢,不用丁管家。
  秦妈妈看谢太太固执,不再说了。
  谢太太原想邀请弟妹王太太一块去,王太太却不愿意敷衍她了,在本地还好些,若是到了外地,谢太太弄左性,太难缠。
  谢太太前呼后拥的准备起程。
  木笛让心仪照看一下谢太太的出门事宜,心仪不知道,在太太的行李中,有一只箱子是木笛安排的,他买通了谢太太的一个跟班,夹带了一箱资料,说是给教育部一位朋友的。事先重重的打赏,事后还答应,照管那个跟班在学校的兄弟。
  既然木莲事先和各方面打了招呼,谢太太一路顺风,有人照看,有人奉承,谢太太极享受,只是在南京火车站出站口,有人在检查物品。谢太太不悦,她带给儿子的东西,岂能任人翻腾。
  她极不配合,后来站台来了人,忙着赔礼,说接到了谢局长的电话,这才罢了。谢太太这才转了脸色。
  出了车站,跟班照看行李,有木莲的朋友,孙先生前来取走箱子。
  
  垂杨里---外宅
  木莲没有和方家说母亲来的事,他知道方家清高,不一定瞧得起母亲,他不要母亲受委屈。
  他在外面另购了住宅,现在有时候去方家,有时候就说是出差,住在外面。
  他把母亲安排好了,又交待了秦妈妈,不要让母亲去方家。
  木莲留了个司机,负责带母亲出去玩,还有两个保镖暗中跟着。
  谢太太对于游玩兴趣不大,她是看儿子的。木莲很忙,有时候一连几天看不见人,谢太太感觉无聊,幸而秦妈妈几个陪她打牌,一直让她赢,才好些。
  谢太太有一天说,要去方家看看,秦妈妈忙说,还是和大少爷说了,再去吧,毕竟方家门第高。
  谢太太不以为然,谢家也是有脸面的人家,哪里不配做人家亲戚了,就算木莲是入赘了,那自己也方家的亲戚吧。
  秦妈妈安抚不了,只好说,那总要带些礼品吧,谢太太说,她早准备好了。
  秦妈妈给仆人使眼色,让他们去通知木莲。
  秦妈妈让她太太化妆,试衣服,是想拖延时间。
  实在拖不过去了,只好往方家去。
  到了方家,门上听说是木莲的母亲,到还客气,引了进去,带到客厅,方家那天只有二小姐在家。
  二小姐不愿意见谢太太,就让管家陪着,自己打了照面,推说有事,就出门了。大半天,只一个管家,在旁边客气。
  谢太太问方家的主人呢,管家说,已经联络了,只是都没联系上。
  垂杨里---生气
  谢太太等候了一下午,也没见到方家的主人,二小姐一去不归。
  到了晚饭的时候,管家来了,说是安排了饭,谢太太脸色已经不悦了,她起身说,府上主人不在,她就不打扰了。
  秦妈妈自然知道太太好面子,这次是折了面子。
  回到了木莲的住所,她气得吃不下饭,就先睡了。
  秦妈妈接到了木莲的电话,他在外面执行公务,回不去,听秦妈妈说了,只是沉默了几秒种,说让秦妈妈明天领母亲去散散心,方家不要去了。
  谢太太却不去散心,她心里郁闷,又不好发脾气,毕竟这是她带来的人,余下的人,是木莲的仆人,她只是恹恹的。
  她决定回去吧。谢家好歹没人轻视她。
  她和木莲通了电话,说是后天回去。
  临行的前一天下午,方家来了人,是管家带了礼物,说是方夫人回来了,表达一下心意,请谢太太过去吃饭,谢太太现在已经不想见方家的人,就推说身体不好,明天就回去,不打扰了。
  半夜下了雨,谢太太听见外面有动静,她起身出来,秦妈妈听见动静忙过来照看她,原来是木莲赶了回来,秦妈妈安排人给木莲准备吃的,谢太太上前抱住儿子,忍不住悲从中来。
  木莲心绪复杂,他安慰母亲,说一切会好的,以后会好的。
  谢太太对了儿子,反而没说什么,抱怨方家是让儿子为难,面对木莲的时候,她就能忍耐了。
  第二天木莲送母亲上车,他还有事,不能送回去,就交待他的司机一路护送,到了谢家再返回。
  他没有回方家,现在的他,对方家也有意见。
  垂杨里---炫耀
  谢太太是要面子的人,回来后,一字没提方家冷落,只说方家如何气派,并把方夫人给的礼物,送了众人。
  居然给了二姨娘一些衣料。
  二姨娘只是收了起来,这些衣料太时尚,她没穿得场合,也没敢给宗桐。
  宗桐来看母亲,见了衣料到没说什么,二姨娘让她去看看谢太太,毕竟木莲对宗桐一直挺好。
  宗桐不想母亲为难,就去给太太请安。
  谢太太人到是消瘦了些,有些沉静,表情不太像从前那样刻薄。不过提起方家,还是赞不绝口,叹息人家的富贵。
  最后却说,你们兄妹都不太顺,子嗣上都弱了些。
  宗桐以为她是讽刺,看她的表情有些恍然,好似真的忧伤,就劝了几句,说木莲年轻,现在仕途好,多少人奉承。
  谢太太叹气,也是辛苦,一天到晚不在家,回了家也没人知个冷暖。还是木笛有福气,起码媳妇贤惠。
  谢太太在外人面前却是神采飞扬,和沈太太提及木莲是赞不绝口,她送了沈太太不少礼物,沈太太着实羡慕。
  心杨的生意越作越大,有些机会往南京跑,他听说了谢太太在南京的事,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方二小姐的脾气,对方夫人都不应酬,怎么会应酬谢太太。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接人

下一篇: 《 垂杨里---回味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