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感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09   点击:


  可是木笛明白,他没有感伤的理由,他是一生,心仪也是一生,他明知道她的包容,还有对谢家的付出,就算是宗桐和婆婆的冲突中,心仪也是一直帮忙劝导母亲,她对他的深情,他若是不知,就是负了她。
  他和苏玉琴有情无缘,他不能选她,也许真实原因,苏玉琴至死都不知道,没有人明白,不是因为沈家的门第,也不是因了谢家。他明白人生总是有得有失,他既然选了,就不能患得患失。
  上天待他终是不薄!
  娶妻如此,还能何求。
  而且心杨能告知他苏玉琴的事,以他当时的渠道,根本不可能那么早获悉消息,心杨算是人至义尽了。
  他不能负了沈家。
  他愿意和妹妹聊聊,好似少年时光,那时的谢家,他愿意说话的只有宗桐,那个明慧的小姑娘,他感觉出她和二姨娘的善意,二姨娘是善良,宗桐好似喜欢有个大哥哥。
  他敏锐的感觉出来,小姑娘的委屈,在谢家的尴尬,因了庶出,她的地位总是艰难。谢老太太重男轻女,待他好,对宗桐一般。幸而小姑娘灵慧,对谢老太太极尽礼仪。
  二姨娘失子,小姑娘那时也是悲伤,可是还要天天守着二姨娘,那时他懂她的无助,她担心失去了母亲。
  他找了二姨娘,说了他的事情,一个孩子,没有父亲可以,不能没有母亲,母亲就是母亲,不管她的身份是外室还是姨娘,都是孩子的天。
  垂杨里---平静
  后来他出国,一定要带走宗桐,他知道他出了国,二姨娘根本不可能决定宗桐的事,他不想让谢家把宗桐胡乱嫁了。
  带她离开,让她有不同的未来,哪怕将来她嫁人生子,也有过一段快乐的青春时光。
  幸而心杨对她是真好。
  他想过,如果宗桐离婚,他干脆让她去香港。幸而心杨争取到了搬出来住。
  现在妹妹唯一的遗憾就是孩子。
  心杨和他提过,如果再过四五年,还是如此,就收养他的孩子。木笛也同意了。
  所以现在他会让两个孩子常来见姑姑。
  他看的出来,宗桐非常喜欢他们,尤其是继祖。继祖的个性,到是有些像心杨,真就应了外甥像舅舅的说法,就是五官上,也和心杨相仿。
  如果日子就这样也好。
  沈太太现在闹腾了几次,没什么结果,她态度太差了,宗桐就不来了。
  还是王二老爷的太太,劝她算了吧,儿大不由娘,和媳妇过不去,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儿子离婚,要么儿子离家。
  沈太太有时候也想,还不如让他们离婚呢,可是她马上明白,那不可能,心杨不肯,当年心杨为了娶宗桐,耗费了多少年,多少姑娘比宗桐漂亮,比宗桐出身好。她一直不懂,宗桐的样子只是清秀端庄,并不是美人。个性也并不活泼,而且也不奉承心杨,也不是狐狸精的样子。儿子如何就非她不娶。
  王太太说,这都是命吧,天注定,好比她的女儿盈盈,当年不嫁木莲,和表哥跑到了北平,又不嫁表哥,最后是这样,都是命!
  沈太太信了命,就认了命,虽然见了宗桐没笑脸,也能安安静静的,不再多事。
  她唯一烦恼的是孩子的事。
  沈校长私下说过,过继的事。反正心仪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外孙子。
  垂杨里---委屈
  沈太太满心委屈,她的儿子何等优秀,难得就因为宗桐,只能收养妹妹的儿子吗,就算是心仪的孩子,那也是别人的孩子。她替儿子委屈,可是她知道儿子的态度,她灵机一动,想起当时和谢太太他们提过,给木莲纳妾的事,如果是这样,那心杨更应该纳妾了,她肯定谢太太不会反对。
  她和沈校长刚一开口,沈校长就大为惊讶,现在什么时代了,还有谁家会纳妾,不要提了。
  沈太太反复说,这不是特别情况吗,谁让宗桐无子。
  沈校长说,心杨不介意,就没必要。
  沈太太冷笑,合着沈谢两家都归于谢木笛的儿子吗,沈校长有些糊涂,那不是心仪的孩子吗。
  沈太太和他说不通,就罢了。
  沈校长担心太太生事,就悄悄的和心杨说了,心杨抚额,心想这样还不如离婚呢,当然离婚他是不会的,可是纳妾怎么可能,一开口宗桐就会提离婚。而且谢木笛还不抽他,就是木莲别看钱在他这放着,可遇了宗桐的事,也不会客气。
  他不提木笛,他反问母亲知道不知道谢木莲现在的地位,知道不知道谢木莲一句话,能死多少人。他拿出一份报纸,指着一份枪决的新闻,一次枪决了一百多人,他问母亲,你知道这些事都是谁指挥的,母亲脸色变了,心笛一字一句的话,谢、木、莲。
  沈太太真的变了脸色,她不知道谢木莲如今这样威风。
  心杨说,要不您问问谢太太,木莲对宗桐怎样。
  沈太太找了个机会和谢太太打牌,装作不经意的说,谢木莲对宗桐怎么样,谢太太摇头,不是一般的好,是太好,比对我这个妈,还好。还真把那个妹妹当回事。
  王太太忙说,本来就是亲兄妹吗,哪里能不好。
  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
  沈太太说,如果她妹妹受了委屈,他会管吗。
  谢太太放下牌,当然管,我现在都对那丫头客气,不就是木莲不许为难她吗。
  沈太太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她知道宗桐的脾气,当然不会同意老公纳妾,若是宗桐借机告状,那真不是好玩的。心杨说,也许木莲不会直接针对沈家,可是知道是您的事,找您娘家的麻烦呢。
  垂杨里---无计
  沈太太感觉无计可施。
  王太太是聪明人,看沈太太的表情,就知道有事,她听了丈夫的话,千万不可多事,插手人家的家务事,尤其是看好姐姐。
  所以她马上转了话题,特意让沈太太胡了几把,可是她看了出来,沈太太心不在焉。她心里想,沈太太和谢太太到是绝配,都是不肯省事的。她也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沈太太忧虑的是孙子,谢太太何尝不是,她也是如此,盈盈成亲几年了一直没孩子,亲家到是没说什么。
  可是王太太却感觉不妙,盈盈表面厉害,其实是天真傻气,亲家那一家子没一个老实人。若非自家这面有木莲这个亲戚在那挡着,对方才不得不客气三分,毕竟他们是木莲的亲舅舅舅母。
  路上她劝姐姐,说话客气些,毕竟宗桐是沈家的儿媳妇,人家也是一家人。
  谢太太说,我当然知道,可是沈太太一直不喜欢那丫头,也是那丫头命好,老公一直宠着。王太太说,沈家就是心杨做主,沈太太也要和儿子低头,比如您那,不都是看木莲意思吗。
  谢太太摇头,上辈子欠了他们的。
  她回了谢家,故意去二姨娘那里转了一圈,奈何丁管家安排了人,不让太太见二姨娘,说是二姨娘身体不好,在休养。
  她当即说,这是什么规矩,太太到见不得姨娘了,没让她给我请安,就罢了。
  这时候心仪已经让人通知了老太太,老太太让身边的孙妈妈过来,说请谢太太过去陪老太太喝茶,谢太太只好说自己吹了风头疼,先回去了。
  太太走了,杏儿一直劝二姨娘放心,老爷交待了太太不能难为您。
  这家里,还是老爷说了算。如今老太太对谢太太有意见,讲规矩,老太太头一个给她立规矩。
  垂杨里---散心
  二姨娘到不会有什么埋怨。
  她自从进了谢家的门,就没想着扬眉吐气,她只想着宗桐幸福就好。
  唯一的遗憾是当年那个孩子没保住,她一直奇怪,谢太太有些跋扈也罢了,怎么能如此心狠,她进谢家,当年是给太太敬过茶,是太太点了头的,她的孩子,也是太太的孩子,太太不喜欢她,可是太太也不替谢老爷想想吗,那可是谢老爷的孩子。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心痛,都是刻骨,只那一刻,她深深的怨恨谢太太,她的儿子木莲是孩子,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吗!
  都是母亲,如何这么心狠。
  对于谢太太的污辱,她一向不理不睬,那些比起失子之痛,算不得什么。
  杏儿离了谢家,就去了宗庐,把谢太太的反常举动告诉了宗桐,谢太太近几年还算消停,不知今天是怎么了。
  宗桐谢了杏儿,她们是少年的情份,她没把她当丫环,她也没她当主子,有些平等的意味。
  杏儿后来接触过一些太太小姐,但她眼中,最有气质的还是自家小姐。
  宗桐气质文静,落落大方,还有本事,谢家的生意在小姐手上,比原来还有规模,老爷说,幸亏有这么个女儿。
  宗桐说她考虑考虑,杏儿说,不如把二姨娘接到这里住几天,散散心。
  宗桐和心杨商议,心杨当然同意,他说,你看怎么好都行,房间我让人收拾就是了,你看看岳母喜欢什么,就加些什么,总让她老人家舒心,宗桐喜欢心杨称二姨娘为岳母。一直以来,哪怕是公开场合,心杨见了二姨娘都是叫岳母,他并不忌讳,他的岳母是谢家的二姨娘。因了此,很多人私下虽然议论不和规矩,但大面上对二姨娘客气了不少。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感动

下一篇: 《   垂杨里---接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似乎只有大户人家才有故事,穷人是没有的,就像泥土,无声无息,所以写大户人家,写皇宫,便趋之若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